[原创]叔叔的班长——当兵第一天

华普小子 收藏 1 3455

年代不同了,我军的官兵平等的优良传统不能丢啊!

看了论坛上几个班长的帖子,使我想起以前叔叔回忆录中,讲的他当兵第一天的事,讲到了他当兵时的第一个班长......。


1946年的阿城,在当时来讲是一个比较大的城市。领我们新兵回连队的是警卫连一排长,他把一二十个新兵一个一个仔仔细细地打量好几遍,结果把我还有几个人分在他们排二班当战士。

二班的班长是小毛,开始我认为是外号,连队点名时也叫“小毛”。我心里想八路军怪事真多,还有人叫“小毛”,大概是叫“小猫”吧。可是老兵纠正说他就是叫小毛不是小猫。小毛个头很高,比我这一米七的人还高出一截,黝黑的脸膛,小眼睛眉毛很短很浓,像两把黑色牙刷立在那。说话南腔北调分不清是哪里的人,人很和气。以后我才知道他为什么叫小毛。原来它很小就失去父母,一个人在外讨饭,后来是八路军把他收留养大的。他记不得姓什么了,连队指导员告诉他,我们是毛泽东领导的队伍,就跟毛主席姓毛吧。其它班还有跟朱总司令姓的。

二班的驻地是一间原来装豆饼的仓库,用门板搭的连铺,老同志刚把行李安排下来,只听门口的小毛班长喊:立正。我想一定来了大官,当时八路军的军服还是唐装式的没裤线,但我不管它,立刻原地立正,一动不动。只听操着江苏口音的人说了一声:“稍息吧,同志们”。这时我才扭过身来朝门口望去,原来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细高个,眯缝着眼睛,脸挺黑一说话牙齿显得特别的白。同志们听到稍息口令立刻活跃起来,“指导员开会才回来呀!”“指导员经过大街买了好吃的没有?”有的直接去直接掏他的包。我还有些看不惯,这成何体统,当兵的怎么和当官的拉拉扯扯的。后来听说他的绰号叫“黑人牙膏”,(牙膏盒上一个黑人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这个绰号起的真绝!他的包任老兵们掏,除了一个小本子一支笔和几张不知做啥的小纸片,啥也没有。他还开玩笑的对老兵说:“怎么样?收获不小吧”。“算了吧还是吹喇叭吧,指导员吹不吹?”一个老兵讲。“吹就吹一根,不过喇叭要小一些”指导员爽快的答道。于是大家就用纸卷起烟叶来,真是喇叭形状一头大一头小。抽烟的人真多,一会满屋都是呛人的旱烟味。“新同志有几个会抽烟的?”指导员问。从这就和我们新来的聊了起来。“家住哪里?”“有几口人?”“结婚没有?”“读几年书?”我们一开始很紧张,一问到谁谁就马上立起“是,我是***”“是,我读六年书”。他一再叫我们坐下来讲,也是不行,我们总是站起来像背书似的回答他的问题,逗得老同志们大笑。结果还是指导员有办法,再问话时先讲:“不要站起来讲,坐下说,你是哪里人?”这样才不站起来了。后来,指导员被一个最多不过十四五岁的小通讯员叫走了,我们才放松下来。心想:八路军的官大概都是这样子,和蔼可亲,没什么官架子。

叫走指导员后小通讯员就和二班长小毛闹了起来,他说二班长有一块很好的红绸子,抢二班长的挎包,老兵也帮他抢,结果让通讯员将红绸子抢走了。只听二班长在后面喊:“小蝎子,用不了给我留一半。”原来小通讯员的绰号叫“小蝎子”。

吃晚饭,每个班带队到隔壁的大院里,伙房和连部在这个院里。全连集合,执行排长讲了吃饭划分的位置,连长蹲在连部门口。指导员指挥唱一支歌,我们不会唱,听老同志唱,“什么花开朝太阳…”,指导员打拍子很怪,他不按几分之几的音节打,而是按歌的内容打,很形象。“什么花开朝太阳”的歌唱到“开”时,他两只手就大张开,好像花在他面前开放一样。他眯缝着眼两只手随着歌调的高低挥动着,唱得很有感情。唱完了歌,他讲了几句话,让老同志好好帮助新同志。

吃饭时在大院里按执行排长指定的位置各班围成一个圈,中央一盆菜。晚饭后说是自由活动,可是执行排长吹哨子,说要做游戏,全连集合到大院里,开始七嘴八舌的吵,这个要做那个,那个要做这个,最后还是执行排长说了算,大家围成一圈丢手绢,谁被捉到就要出一个节目,我是很担心,可老同志总想要新同志出节目,所以手绢总丢在我们新同志背后。直到游戏改为“瞎子捉瘸子”我才放下心来,这一游戏逗得大家大笑不止 。最后指导员领全连扭秧歌,老同志教我们扭,我们开始还不好意思扭。这是我在连队的第一天。

这一天过得特别痛快,这晚睡的好香,天亮时还发现我身上多了一条毯子,可能是老同志给我盖的。几十年过去了,那一天的情景历历在目,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事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