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6.html


三十三章 特别新闻

当孙斌走到最后一个保镖身前的时候,那个家伙还没等孙斌动脚就已经被活活吓死了。孙斌还是在他的身上毫不留情的踩了几脚,然后转生走向了琊盖尔。琊盖尔的眼神里除了恐惧已经没有任何表情了,这个曾经策划了多起屠杀华夏裔行动的刽子手此刻也知道了恐惧的滋味!孙斌鄙视的看着他的眼神,拖着他进了他自己的房间。琊盖尔只能呜呜的从喉咙里发出哀鸣,两腿软的像一滩泥一样。

孙斌把他拖进了房间,然后举起房间的圈椅把双层的落地钢化玻璃墙砸的粉碎,一震大风从墙外吹了进来,刮得琊盖尔闭上了眼睛。孙斌提着他的身子,就想拖死猪一样拖到了墙前,嘴里嘀咕了一句:“老吴,报仇了!”然后一脚把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从三十层高楼踢了下去。琊盖尔庞大的身躯,如同一个大麻包一样碰的一声砸在了楼外停车场的一部小车顶上,登时整个停车场的汽车都受到震动,警报器此起彼伏的响个不停。

孙斌没有停留,快速跑回走廊,从地上捡起了已经被人群踩扁了的两个啤酒罐,从裤兜里掏出洗衣袋装了回去,又找到那个自己吸过的烟头也装进了袋子。然后冲到了另一头的逃生通道,快速打开了被他锁死的大门。把握好速度一口气冲下了大堂,当他从另一侧的楼梯跑下楼的时候,一群三十层的住客也刚刚拥挤着跑到了楼下。大堂这时已经乱作了一团,孙斌没有跟李晓丽打招呼,趁乱快速的离开了现场。等他出了酒店很远才听到消防车和警车的声音啸叫着从远处开到了酒店。

第二天,mnl市的早间新闻报道第一时间报道了某著名大酒店发生疑似火灾的事故,有四人在现场的混乱中被踩踏致死,还有一名房客怀疑是因为恐惧火灾而跳楼身亡。记者还通过特殊渠道获得了死者的身份证上的照片。索菲特酒店总统套房中的普玛在房间里看到了电视新闻报到,也确认的琊盖尔的身份。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推开了孙斌住的小卧室。她知道孙斌昨晚很晚才回来,现在正躺在床上休息。普玛进屋之后,深情的看着睡得正香的孙斌,忍不住俯身在孙斌的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羞涩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头扎进了松软的床上上,把脸深深地埋在了枕头里。突然,她又做起来啊的大叫了一声,这就是自己的初吻?就这样送出去了?对方竟然都不知道!自己的初吻就这样被夺走了?!普玛不禁又委屈的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珠儿和丽儿听到普玛大叫了一声,赶紧冲进了普玛的房间,却只看见普玛独自趴在床上哭泣。两个双胞胎姐妹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傻傻的站在普玛身旁。丽儿这次反应比较快,过去跪在床前,用手轻轻地拍抚着普玛抽搐着的后背。珠儿也赶快去卫生间拿了面巾来给普玛擦眼泪。普玛感受到了两个小姐妹的关心,也坐了起来停止了哭泣。看着两个小美女迷茫的表情,突然有扑哧一声破涕为笑。两个小姐妹看出普玛没有什么伤心地事情,也就放心的坐在普玛的两侧,一边一个抱着普玛的胳臂陪着她笑了起来。

普玛高兴地告诉珠儿和丽儿,刚才的新闻内容,两个女孩其实刚才也看到了这个新闻,正在高兴地讨论一定是孙斌干的,就听见普玛大喊一声,两人才冲过来的。三个女孩子开始叽叽喳喳的猜测孙斌昨天到底是如何解决掉琊盖尔的……

孙斌这时候也已经起来了,其实普玛已经他的房间他就知道。以他的警觉,怎么可能有人进入到自己的房间竟然还呼呼大睡。普玛还没有进屋,孙斌就听出来是她的声音。孙斌这几天也确实太累了,从团队被劫持开始到现在,一直处于高度的精神紧张状态中。再强悍的体能也需要休息了。他知道是普玛进房间,也就没有睁开眼睛。

让孙斌没有想到的是,普玛竟然会突然强吻自己然后转身跑回房间了。谁然他也听见了普玛的那一声喊叫,但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普玛。所以也就没有出现在普玛的房间了。但是经这一闹,孙斌也已经睡意全无,而且心绪纷乱了。他让自己努力地去想林华,提醒自己不能背叛这段感情,可是思绪中却总也赶不走普玛的含情脉脉的眼神。

于是孙斌起身去盥洗室冲了个澡,决定干脆先不想感情的事情,拿起了昨天临时在外面买的一个手机卡,装进手机以后拨通了jp国三木的电话:“三木君,然你久等了,是不是非常想念我的这个电话呢?我非常能够体谅你的心情,所以决定提前一天给你通个电话。”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马哈穆尔不和我联络?”三木非常气愤但是又很无奈,自从上次打通了马哈穆尔的电话是这个F国的家伙接的电话以后,马哈穆尔的电话就再也没有接通过。他通过自己的渠道了解到,马哈穆尔的总部昨天受到了不明武装的攻击,包括他的几个临时中转站也都同时被摧毁,而他在华夏国境内的势力也基本被清除掉了。显然那三千万美金的交易是不可能完成了,甚至怀疑马哈穆尔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可是让他不忍放弃的是山下奉文的宝藏,如果真的能够得到宝藏的秘密并且想办法运回国内,他将是国人的英雄。而三木的组织在国内的地位也将从一个三流的社团一跃而成为数一数二的大组织。有了这笔雄厚的资金支持,再加上自己受到国人推崇的功绩,他三木一郎在国内将风光无限!因此这两天三木一直在掐着指头等待这个神秘的电话。

“我想你也应该打听到了一些消息,马哈穆尔已经完蛋了,虽然我不可能给你那三千万美金的货,但是我觉得五亿三千万的这个数字既然定下了,就不要更改了。至于交易的时间地点你在等我通知吧。”说完孙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直接把电话卡取出来扔进了下水道里。

他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是为了让三木坚定与自己进一步交往的信心,他担心三木在知道国内对马哈穆尔团伙的行动之后会放弃与自己的接触。只要在这个电话里透漏出自己是一个胃口很大而且很贪婪的人物,让三木对自己拥有山下奉文宝藏的事情更加确信。山下奉文的宝藏就是老鼠夹子上的那块儿散发着诱人奶香的蛋糕,而三木一郎就是孙斌要捕的那只小老鼠。

昨天干掉了琊盖尔,也算是为老吴他们六个死难的团友报了仇了。虽然老安家族的事情还没有了结,但是有于超协助林健组织华人武装力量。想来对付掉安氏家族在棉岛的势力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早上普玛的一记强吻虽然把孙斌搞的心绪纷乱,但实际上更多的是一丝丝甜甜地感觉萦绕在心头。

最让孙斌兴奋地是昨天上午的一个意外收获,那个美丽的香水师让孙斌突然有了一种灵感或者说是在他近乎绝望的努力中看到了一线希望。他跟丽儿边逛街边去餐厅与普玛会合的时候,曾经在公用电话亭打了一个电话。那是他打给武大队长的,在电话里,他请求武东在当天针对马哈穆尔组织的清剿行动中多安排一个两人行动小组,去当年那个解救了老科学家的实验室。如果那个被废弃在山洞里的实验室还没有被外人发现的话,或许可以找到当年盛放厄尔噶果蕨分泌物的小瓶子。

这几年里,孙斌总感觉有一块石头堵在心理,压的他痛苦不堪。他在部队的时候经常以虐杀的方式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懑,甚至连已经缴枪投降的俘虏也不放过。退伍以后,他拼命地翻越国内的大山恨不得把所有的山石都翻个遍,每天把自己搞的筋疲力尽才能睡得下。在山里遇到了他的师傅,这才学会了平心静气收敛心神,但是内心的焦灼感依然没有减弱。直到这次海外遇险,他感觉自己已经一步一步接近了他想要的目标。或许是上天的安排,冥冥之中让他在F国得了很多的助力。

此时此刻孙斌的心情还不错,甚至开始有心情与三木一郎玩起了猫捉耗子的游戏。这在以前的孙斌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如果是过去的孙斌,或许就根本不会与三木有进一步的联络,因为那个家伙与自己没有什么瓜葛,根本不值的让自己费神。而现在的孙斌倒是想利用等待那个小瓶子的这几天时间,好好地计划一下,如何从三木这家伙的腰包里敲一笔资金出来。

孙斌给三木的那块儿蛋糕上又滴了一点奶油后,打开了电视,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享受他多年来难得的轻松。可是一条突然插播的本市新闻,让孙斌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