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17)

松山生人 收藏 13 6650
导读:《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17) 作者:松山生人 文章前面的说明:第一篇文章发表后,有的战友发问了,针对战友们的一些疑问,现对“两岁连队两岁兵”作个解释,我定这个标题的意思是:在1979年2月打仗时,我们77年度兵已经二年多一点,从当兵入伍起,按习惯的岁数来算,已经满两周岁,但还算两岁。我们一营指挥连是1977年6月成立的,到打仗时计算是一年过8个月,可算为两虚岁,所以,我的文章定名为《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就是这样想法定出来的。 文章前面的启示:为了方便战友们、好友

《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17)

作者:松山生人

文章前面的说明:第一篇文章发表后,有的战友发问了,针对战友们的一些疑问,现对“两岁连队两岁兵”作个解释,我定这个标题的意思是:在1979年2月打仗时,我们77年度兵已经二年多一点,从当兵入伍起,按习惯的岁数来算,已经满两周岁,但还算两岁。我们一营指挥连是1977年6月成立的,到打仗时计算是一年过8个月,可算为两虚岁,所以,我的文章定名为《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就是这样想法定出来的。

文章前面的启示:为了方便战友们、好友们、读者们查找和阅读我写作的《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1)至(16)篇章,请进入我的“松山生人”个人中心阅读。如果没有注册铁血军事网的战友们、好友们、读者们就可在百度输入“松山生人”搜索一下,即可找到,点击“松山生人个人中心——铁血网”,就可进入我的个人中心,点击“更多”就可打开页面,我个人中心共有6页,点击第3页,就可找到《两岁连队两岁兵训练与打仗的故事》(1)等篇章;同时可查找和阅读《炮兵第1师南疆反击战纪实》(1)序言;(2)第1章:南疆风云变化;以后篇章可按顺序点击选择文章阅读。下面继续讲述故事(17):

第17章:穿插途中遭敌炮击

2月18日凌晨2时,我炮兵第209团第1营,接到我北集团第41军炮群的命令,军炮群命令我炮兵第209团第1营跟随步兵第121师、第123师打穿插,由广西那坡县北斗公社待命地出发,从我国边境那坡县的念井,那兹出119号界碑,向越南高平省的通农县等地穿插进攻。

我炮兵第209团第1营奉命穿插开进途中,我们两岁连队(1营指挥连)的车辆走在全营的前面,车辆编队是观察所侦察和通信车、有线分队架主线车、阵地侦察和通信车、后勤保障车的顺序开进。各炮连分队和营后勤分队紧随在后。各炮连分队均按炮车、弹药车、炊事车的顺序编队开进。

我国广西壮族自治区边境那坡县的念井与越南通农县的莫隆地区交界,由于两国交界地处山区,山高林密,原来五公里内没有道路通行。

2月17日4时40分,我东线兵团北集团陆军第41军炮兵群开始炮火攻击,5时许,我北集团陆军第41军的步兵第121师各团和坦克兵开始发起冲击。激烈战斗3小时后,突破越南莫隆,歼敌独立营,部队向越南通农县城快速前进,向班庄、扣屯快速穿插。工兵和民工同时抢修119号界碑至越南莫隆的5公里急造军路,保证坦克、车辆、火炮前出。我步兵第121师第363团2营(欠6连,该连搭乘军区独立坦克团5连,因为水陆坦克爬破能力低掉队)在副师长,战斗英雄李培江和洪副团长率领下搭乘军坦克团2营坦克于17日10时30分出境,18时许在通农县城下车徒步开进。经28小时快速穿插,于次日(18日)14时30分攻占841高地,切断了原平通往高平的3号A公路,第一个穿插到位,行程80公里。17日19时30分,我步兵第363团主力进占朗金地区,次日6时30分攻占董赛地区,最早到达指定位置。至19日18时,我步兵第121师基指率三个团(步兵第361团、第362团、第363团,欠第362团第3营、第363团3连和6连)全部到达809、841高地和董赛地区,完成穿插作战第一步任务。

当开战3小时后,我北集团陆军第41军所属的步兵部队和坦克兵部队突破越南莫隆,歼敌独立营,控制了这个地区,我工程兵部队和民兵在步兵外围的掩护下,急造了一条五公里长的泥土公路,保证坦克、车辆、火炮及后续部队前出。由于山高林密,坡陡路狭,又是我工程兵部队刚开通的山区泥土公路,因此,道路泥泞,坑坑洼洼,我们营的车队前进时而受阻,好在有广西百色地区田东、田阳等县的许多参战民兵和民工进行护路,我们全营的车辆、火炮和兄弟部队的车辆,才能慢慢地前进……

当我们一营经过越南通农县莫隆一片稻田地时,这里没有民工护路,一营指挥连的车辆和一连先行的几台炮车艰难地开过去了。可是,跟在后面的一连的弹药车和炊事车却因打滑陷进了稻田,因人员少,推也推不动。他们只好将炊事班车上的木柴全部卸下来垫路,一边垫路一边慢慢开进,整整用了一个多小时才通过这段路。当晚,又行至一段新铺的稻田路时,一连前面的炮车都已经通过,一连的弹药车再次被陷不能前进。此时,车上只有司机和车长二人。他们急忙寻找树枝和石头垫路,汗流浃背地忙了二个多小时,弄得满身泥水,汽车还是依然不动。一连的黄志强连长见弹药车老是跟不上来,估计可能是遇到困难,就派了一个排的兵力步行返回协助他们,这才将全部运输车辆推过泥泞的稻田路。

诸如此类掉队的情况,在开进过程中发生过多次。运输车为什么会掉队呢?主要原因有二,其一是车辆载重过多,每台运输车装了九十多发炮弹,重量近四吨,再加上背包及其它物资,共有四吨多重。解放牌运输车,在较好的路面载重才四吨,在执行穿插作战任务的山区,在新开的山路、稻田路、小河沙泥路、乡村泥泞路等,这么差的复杂路线上超载行驶,又无道路保障组织和保障措施,运输车辆怎能不掉队呢?其二是运输车辆配备的人员少,每台车包括司机只有二人;同时,编队又在全连炮车的后面,这样一旦打滑,无人进行协作帮助,势必就会掉队。

这是第一次出国作战,又是执行穿插作战任务。全营参战人员320多人,装备有63式130毫米19管轮式火箭炮18门,炮车和运输车辆四、五十台,另部队直属机关和直属分队加强人员60多人,运输车辆十多台。由于我们炮兵部队的装备重,在山高林密,道路泥泞的情况下开进,车辆很容易打滑被陷,前进非常艰难,而且又非常危险。火炮、运输车经常是,走一会停一会,用了十多个小时,才能开进几十公里路。

记得2月18日下午四点钟左右,我们一营指挥连和各炮连的运输车、炮车,在莫隆一个小村庄背后的泥土路上行进,走一会停一会,泥土路的右面是房屋和稻田,左面是石头山。当行进的车队停在泥土路上时,越军在远处山那边的火炮突然向我们两岁连队和全营车辆、火炮的大车队实行炮击,轰隆的炮弹发射声和近距离的炮弹的爆炸声交织在一起。经过平孟关首次大战的指战员们沉着、冷静,认真观察、分析判断,认定是越军在远处的零星火炮对我们实行拦阻射击,不必惊慌,也不必疏散。后来观察发现,越军只发射来3发炮弹,1发炮弹打到右面的稻田里爆炸,1发炮弹打到右侧面的村庄边,这2发炮弹距离我们的车队较远;另1发炮弹打到左面的石头山脚下爆炸,距离比较近,炸开的小石块飞到了车辆的逢布上。好在越军的炮弹没长眼睛,没有打中我们的车辆,如果万一打中那一台车,起火燃烧或者爆炸,都会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失。因为我们当时停下来的车队,车辆之间的间隔只有二、三米,五、六十台车连接成一条长龙似的,而且这条泥土路又窄,根本难以疏散车辆。

我们全营都是机械化部队,在较好的道路上开进,一般情况下,一个小时可以开进四十至五十公里。可是,在这新开的山路、泥宁道路上开进,十多个小时才开进几十公里,比人步行走路还要慢。这样差的道路和环境不适合机械化部队开进和展开,也不能够充分发挥机械化部队的整体战斗力!

由于道路泥泞,车辆经常被陷,前进经常受阻,所以至18日下午19时才到达那心村,前进至越南人开好的乡村公路。19日早上8时才到达越南高平省通农县县城,(旧址铺中塘)。

当时越南高平省通农县的县城,就像我们祖国某个小乡镇的一个圩场那样,道路两边有一些平房式的店铺,房屋不多,都是砖瓦平房和木板墙壁的房屋,人口稀少,看不到几个本地人。可能是因为害怕战争,当地大多数居民和附近村民,都藏到较远的石头山山洞里,不敢出来走动。

我们的车队和全营指战员,到达通农县城时,这里已经被我北集团所属的步兵和坦克部队占领一天了,但残敌未肃清,县城外围枪炮声连续不断。我们看到这里有我步兵和坦克兵指战员防守,有的步兵站岗放哨,有的步兵休息待命,有的步兵在县城外围继续清剿残敌。我们全营指战员在这里休息了大约一个小时,又接到前往黄得穿插开进的命令。

2月19日9时,我们全营指战员受命往黄得穿插开进,准备占领黄得阵地支援步兵攻打越军班庄守敌。因路狭泥泞(即乡村土路),车辆、火炮前进艰难,经常是走一会停一会,走了六、七个小时,才前进十多公里。当我们全营的车队前进至半路时,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我们两岁连队不知那个排的战友发现乡村土路下面的涵洞里藏着一个越南人,是一个男人,大约四、五十岁,看上去象是农民,也不知是越南特工,还是化装侦察的越南军人,但因为他没有携带枪支弹药,因为他的真实身份无法确认,又因为战前部队的上级政工部门教育讲过,不是伤害越南老百姓,不能拿越南老百姓的东西等纪律,所以,我们营里的领导决定放他走,当时有的战友说把他抓起来,营里领导考虑到我们向前穿插开进,带着他不方便,搞不好还会引火烧身,最后决定还是放他走,他听到放他走后,马上向一片稻田地那边跑去,跑过一片稻田地后又跑上山去了。

当天下午三、四点钟,当我们全营的车队进至郎干村时,前面道路不通,车队前进受阻。我们当初也不知道上级指挥机关和指挥员是怎么搞的,道路情况没有侦察清楚,根本没有道路通行的地方,竟然将我们重装备的机械化炮兵部队指挥到这条路上,造成前进受阻,既担误了进攻时间,又来回折腾消耗大量汽油、人力和物力。在这里我们听到:“昨天晚上,即18日晚上,我步兵第121师后勤部的骡马运输队,进至郎干至黄得之间的山口处,遭受越军分散之敌的伏击,伤亡严重。”

当我们的车队和全营指战员进至郎干村庄,接近山口处时,前面只有乡村小路,车辆、火炮无法通行。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钟左右,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确保炮兵部队安全,上级命令我们全营,立即返回通农县城郊露宿待命。部队返回通农县城郊宿营地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到达宿营地后,司机班的战友们马上检查车辆,加油的加油,加水的加水,保养车辆,做到随时能够开进。司务长孙彦平迅速组织炊事班人员马上做晚饭,炊事员们分工明确,相互配合,个个忙碌着,速度很快,大约四十分钟左右,全部饭菜就煮好了。全连人员分各班围在一起,坐在地上吃晚饭,大家都吃得又快又饱。张政国指导员和李虎旺副指导员,利用饭前饭后的时间,做好宣传鼓动工作,鼓励大家吃苦耐劳,连续作战,为人民杀敌立功。

当天晚上,我们全营指战员在通农县城外的一片比较平坦的山坡地上露宿。因为越南特工小分队到处扰乱,因此,我们全营在宿营地周围布置了许多哨兵,真是做到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战友们每间隔一小时轮流放哨,这里不是站岗,于是卧倒在地上放哨,卧姿持枪,子弹上堂,随时准备消灭来犯之敌。但放哨时上级要求,不能随便开枪,开枪会暴露全营宿营地。

当天晚上我和其他战友一起放哨时,有一段时间“哒、哒、哒”的枪弹声很近,人跑步声从远处跑过来,越来越近,我和其他哨兵都非常警惕,子弹上堂,随时准备射击,消灭来犯的敌人,但又怕误伤我步兵,又担心暴露我们的宿营地,所以一直没有喊“站住,口令。”好在过了一段时间,脚步声又越跑越远了,哨兵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当天晚上在宿营地周围,敌我双方枪声未断,炮火轰鸣的声音时断时续。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全营战友们在国外度过了第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晨,听兄弟部队的步兵说:“昨晚在通农县城外围,残敌不断袭击,扰乱兄弟部队,我步兵部队奋力还击,消灭了不少残敌,保卫了步兵部队和我们炮兵部队的安全。”

2011年9月17日至19日写于广东省平远县城。

2011年9月20日9时52分首发铁血网陆军论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万炮齐发,场面壮观,气势恢宏,给敌杀伤巨大,可部队的展开,战场的保障不易啊!还要对付狡猾的越军特工队的破坏。阿生的好文真实地再现了当年的战斗情景,尤其详细的描写了部队的展开与战场保障等细节,不身临其境,写不出这样的好文章。支持了。

本文内容于 2011/9/20 11:20:23 被桑泊渔翁蒋山樵夫编辑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