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等惠涛坐到水泥块上之后,郝铭遥先核对了对方的姓名、年龄,又说明了自己的身份:“我们两个是冲天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受你家人的委托,在二审阶段做你的辩护人。请问你是否同意?”

惠涛看了看两个律师,又低头想了想,然后又回答了两个字:“同意。”

郝铭遥问道:“那好。现在向你提出几个问题,请你如实回答。你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事情进来的?现在被采取了什么强制措施?就是什么时间被拘留还是被逮捕?”

惠涛回答的简单明确:“我是涉嫌故意杀人于2009年8月12日被刑事拘留,9月15日被逮捕的。”

郝铭遥继续提问;“你是否承认犯有杀人罪?”

惠涛回答道:“不承认。我没杀过人。更没杀死梁晓燕。”

郝铭遥对惠涛的翻供并不吃惊:“你没杀过梁晓燕?那好,咱们一个一个的说。交通事故科已经查明那起车祸就是你的汽车造成的,你也去事故科自首了。你现在又说你没杀人,那你怎么解释你上次的交代?”

惠涛回答道:“先说清楚。我去自首是为了交通肇事,而不是为了故意杀人。”

小朱愣住了:“这家伙懂得挺多嘛,连交通肇事和故意杀人都分的清清楚楚。”

郝铭遥接着说道:“你说得对,我纠正一下。你先承认开车肇事、轧死了人,现在为什么又不承认了?”

惠涛回答道:“我当时确实承认轧死了人,可现在我不承认了。上次是肯定,这次是对肯定的否定。”

小朱差点笑了出来,心说:惠涛不像书呆子呀,怎么这个时侯还讲什么肯定、否定、否定之肯定?

郝铭遥没有笑,继续问道:“你为什么上次要肯定、现在又要否定?”

惠涛回答道:“我的车确实轧死了人,但是开车轧人的司机却是我外甥吴琦而不是我。”

郝铭遥追问道:“怎麽回事?”

惠涛回答道:“我外甥考了驾照之后没钱买车,又一直想过车瘾,就跟我借车,说要开车兜兜风。我别不开面子,就给了他车钥匙。过了几天他还车时,我发现车上有碰撞痕迹,就追问他出了什么事?这时他才告诉我他撞了一个女人。”

郝铭遥问道:“吴琦除了告诉你他轧死了人,告诉没告诉他还移尸假造现场?”

惠涛回答的挺干脆:“没有。”

郝铭遥又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说不是你撞死的人?”

惠涛理直气壮的说:“当然有。2006年5月25日—6月3日,我因急性肺炎在医院住院,26日正因高烧躺在病床之上接受医生治疗。我怎么会一边住院一边跑到郊外撞人?”

郝铭遥问道:“既然不是你撞的人,你为什么要自首呢?”

惠涛愁眉苦脸的说:“这有两个原因。当时我听外甥一说就急了,让他去自首。可是他不敢去,我妈又哭天抹泪的,说我姐姐死得早,外孙子可怜,求我想办法。我实在没辙了,看在我妈的面子上,我只好去事故科自首,为外甥顶罪。”

郝铭遥伸出一根手指;“只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呢?”

惠涛回答道:“为了离婚。”

小朱好像没听清楚:“什么?为了离婚?”

惠涛重复了一句:“是的。为了离婚。本来我想和孙春丽结婚,可是我妈非说孙春丽的八字不好,非逼着我和梁晓燕结婚。说心里话,我根本不喜欢梁晓燕。她这个人既不讲理又贪财,也根本不喜欢我。结婚后我俩经常吵架,我是离婚也不成,过日子也过不好,就想干脆找个理由和她分开。这次他们抓我进来,我正好既能和梁晓燕分开,又让我妈没法说,所以我才去自首的。”

郝铭遥不解的问:“你不愿意接受梁晓燕,可以想其他方法吗,为什么非走蹲监狱这条路?”

惠涛回答道:“其他方法只能是离婚。可我妈这辈子不容易,梁晓燕是她挑中的,离婚的方法对我妈刺激太大。这次是她让我替她外孙子顶罪的,就是出什么事,我妈也不会怪我,所以我就选择蹲监狱这条道。其实蹲监狱的滋味也不怎么样。”

小朱停住笔,好奇的望了望惠涛,心说用蹲监狱方法闹离婚,这真是闻所未闻。

郝铭遥追问道:“你刚才说你没杀死梁晓燕。理由呢?”

惠涛一五一十的反驳说:“理由?多了! 第一、我妈说我们俩婚后经常吵架,他们就相信、就当成我杀人的证据,可我妈也说过我从小老实巴交,根本不可能杀人。这句话怎么就不相信啦?第二、公安局的现场勘验报告和法医的尸检报告都说死者的脸已经泡的无法辨认了。梁晓燕她哥嫂怎么认出来的?光凭那颗红痣就能断定死者是梁晓燕?她爸爸还有颗红痣呢,他们怎么不说被杀的是她爸?第三、说我开车轧死梁晓燕,是哪一天轧的?怎么轧的?证明人是谁?警察说要给我上测谎仪,心里没鬼,我才不怕什么测谎仪呢!”

惠涛说的振振有词、条条有理,小朱不由得抬头看了他一眼。心说:“这家伙口才不错嘛?”

郝铭遥问道:“我看过你的审讯记录。你不是跟警察说国你中间从医院出来撞人的吗?”

惠涛回答道:“那是为了让警察相信,好让我住监狱。其实他们只要问问医生护士,就能知道我当时说的是假话。谁知道他们根本没查,就相信我的假话了。”

郝铭遥追问道:“如果你真的没杀死梁晓燕,你在一审法庭上为什么又都承认呢?”

惠涛回答说:“对不起。我得纠正一下。我不是什么都承认。当时我只承认开车撞了人,并没有承认撞死了人,更没承认杀死梁晓燕。”

郝铭遥有些尴尬:“好,我纠正一下。你为什么承认开车撞人?”

惠涛回答道;”当时我认为就是个交通肇事,顶多赔几个钱、蹲几年监狱。看在我妈和我死去的姐姐的份上,也就认命了。谁知现在说我杀死梁晓燕,还要枪毙我,我当然得反悔了。”

郝铭遥问道:“你有什么根据说那些材料不是证据?”

惠涛回答道:“你们可以去医院查呀!光问我有什么用?”

郝铭遥觉得没有问题可问了,就对惠涛说道:“你先看看记录,没问题的话就签个字。今天讲的这些可以和二审的法官们讲清楚。没其他问题,今天就到这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