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戒:谍血风云 第一卷 第十一章 魂牵春满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4.html


见陈县令信以为真,牛山自然少不了趁机再捞些好处,于是哭穷:“靠区区百两之银,怎么能激发众人士气?我深知此役定要拿下,故冲锋在前,以作表率,即使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陈县令见状,立刻回话:“还是多亏了牛弟,今年的税赋刚刚收过,还是入不敷出,还请牛弟理解本府的难处。”

“这是哪里话,同为朝廷效力,国难当头,我等理当尽犬马之劳。”

“牛弟英明,牛弟英明。我这就回府上,牛弟早些歇息。”

“大人走好,来日方谈。”

县令回府,当即又让信使向州府大人发去五百里加急,说是本县拳匪已经剿灭,无需再派精兵驰援,只是希望再拔些银两加强防务即可。然后,便美美地依在躺椅上,哼着小曲,想象着即将到来的银票与嘉奖。

陈县令前脚刚迈出大门,牛山后脚就跟了出来,不为别的,今儿个心情不错,手头又弄了些银两,自然又惦记着春满楼的雀儿。早就等得火急火了,这不一出门便直奔春满楼。花天酒地的春满楼生意特别火,达官贵人络绎不绝,甚是欢心。见是牛大人来了,老板娘奶不敢慢怠,奶声奶气地上前搭讪:“哟,牛大人,今儿个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东南风,东南风……”说着哈哈笑了起来。

老板娘安顿牛山坐定后,便照例要探个口风:“牛大人看上去面色红润,兴致昂然,莫不是发了大财?”

“哪里什么大财,只是弄了几个小钱,这不刚捂热乎又要给你了吗。”说着,用手轻轻地摸了下老板娘的手,软软的,细细的,还飘着阵阵清香,淡淡的,这让牛山很陶醉。

老板娘随口嗲声嗲气地说:“哎哟,牛大人真会开玩笑。”

说着给了牛山一个深请的眼神,虽然老板娘三十有余,但姿色尚佳,细皮嫩肉,也是春楼一品红人,但牛山此时更惦记的是雀儿。

老板娘看出牛山心思,便道:“牛大人真是痴情男子,让人好羡幕啊,稍等,我这就给你叫来。”

牛山等得就是这句话。

不久,雀儿被叫到跟前,两人会意地笑了一笑。老板娘见牛山迟迟不肯掏银子,便谎称:“雀儿今日另他约,是否可以给牛大人另寻一位?”

牛山掏出二十两银子,放桌上一放,说:“今儿只要雀儿,谁也不行。”

老板娘忙道:“就依牛大人。”

“这里太吵,咱们走。”牛山说着,一把拉着雀儿的手就要往外走。

雀儿看了一眼老板娘,老板娘也顿了一下,然后说:“牛大人,牛……”

“我付了银子,你还要我乍的?”

“不是银子,姐妹们晚上不可以外宿的。”

“妈的,那来那么多臭规矩,”说着又掏出二十两银子狠狠地砸在桌子上,“不就是钱吗?”

老板娘见状,连忙道歉:“大人息怒,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只管玩得开心就好。”

出了春满楼,叫了一车夫,拉着直奔兵营。

雀儿是春满楼的一品红人,长得又俊又巧,看着楚楚动人,又让人又怜又爱。在春满楼普通客人一概不接,并且要价颇高,人们只能解解眼馋。

牛山有了钱,总是喜欢把雀儿带回来,上次从万有福那里弄了几百两银子,把雀儿带回来,本想解解馋,不巧碰到王主薄来商议兵晌一事,扫了大兴不说,银子也打了水漂。

这回就皇帝老儿来了,也不见了。

进门还没有站稳,牛山便迫不急待地宽衣解带,雀儿笑着说他:“你真是猴急,别把人家给吓着了。”

“美人儿,哪里会,你真是想死我了。”

房门还没有来得急关上便搅和在一起,难舍难分,刮起阵阵暴风骤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