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三章(2)

墨檀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于晴饶有兴趣的抬起眉毛:“什么东西?” 肖丽娟耸耸肩,说:“不知道。”她的衣服没有像于晴那样的严丝合缝,而是披着外套下来的,不过即使看见于晴这样,她也没意思要整理自己,她犯不着因为别人改变自己。 于晴又呵呵的笑了,这是她从昨天上飞机到现在最轻松的时候了,自从刘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于晴饶有兴趣的抬起眉毛:“什么东西?”

肖丽娟耸耸肩,说:“不知道。”她的衣服没有像于晴那样的严丝合缝,而是披着外套下来的,不过即使看见于晴这样,她也没意思要整理自己,她犯不着因为别人改变自己。

于晴又呵呵的笑了,这是她从昨天上飞机到现在最轻松的时候了,自从刘坤牺牲后,她觉得身边的肖丽娟更亲近一些,不知是心理上的反应还是真的有这种感觉。

“那么,少校同志,由于命令的限制,我想申请一起去溜达溜达,可以吗?”于晴几分调皮的看着肖丽娟。

肖丽娟的个性当然不好拒绝,她把衣服穿上扣好,和于晴并肩出去。

因为是晚上八点以后,加上今天还下了雨,街道上的人像今天的雨一样稀稀拉拉的,没人愿意在这样的天气里出来。

两个女兵在街上并肩散步一样的走着有些显眼,两人没有太多的不适,相比之前,这连事儿的毛都沾不上。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站在一个广告路牌前专心的看着,于晴看了一眼那张广告,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她们继续往前走。

“我觉得离自己的城市远了心情也轻松不少。”肖丽娟四顾无人的伸了下懒腰。

于晴深呼吸一口并不清新的空气,她能感到肖丽娟所说的那种感受。

穿黑风衣的男人把手插进自己的裤兜里,然后身子略微向前倾了一下,嘴角慢慢上扬。

于晴她们并没有走远,男子的动作在前面的一个广告牌的灯箱上被淡淡的影照出来,换做别人没人会介意,可是于晴却忽然转过身,速度之快让肖丽娟往前走了好几步才回过神。

于晴大步走过去,把肖丽娟甩在后面,她的目标是刚刚错过的人,那人似乎看够了广告,正在朝于晴原来相反的方向走去,他的步伐很快,快到走路雷厉风行的于晴竟然小跑了两步才撵上。

“郭啸江!”于晴用一种偏高的声音叫唤,如果语气也能说话,那么这短短的三个字里面除了刨根问底就是刨根问底。

前面的人好像没听见一样,他继续迈着自己的步子往前走。

“郭啸江!”于晴的声音更大了,她上去一把抓住了前面那人的胳膊。

那人回过头,眼神里透着惊讶:“什么事?”


肖丽娟这个时候也赶上来,过马路的时候她甚至差点撞上了一辆车,开车的司机刚要骂,看见肖丽娟的军装没好意思开口,司机撂下一句“要不是我儿子也当兵我今天骂死你。”之后就从肖丽娟身边绕开开走了。肖丽娟没管这些,她看着于晴在她看来莫名其妙的这一举动,忘了对她把她抛下的责备。


“你认错人了吧?”那人说话了。


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于晴面前,可是这个人的动作和刚刚的习惯那么的熟悉,那就是他们一直在找的郭啸江,可是眼睛看到的事实不是,这个人的脸明白的告诉了于晴这不是郭啸江。

那人看又过来一个武警,友善的说:“我想两位是认错人了。”

于晴松开那人的胳膊,那人撂下一个微笑之后大步离开。

于晴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她的脸上写着不可思议,是,她可以确定刚刚的那个动作就是郭啸江在发现什么的时候有的特有的习惯,难不成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

肖丽娟终于有说话的机会:“怎么了?我听见你刚才叫的名字好像是今天王志文提过一次,究竟是怎么回事?”

于晴摇摇头:“没事,认错人了。”

肖丽娟不是傻子,于晴刚刚的表情和今天王志文提到的名字,还有今晚一开始于晴猛然的回身去追,她在这上面是个精明的人,她能把这些联系到一起。

“你到底发现了什么!”肖丽娟真的气结了,她很少这么生气过。

于晴扭头看着她,又皱着眉头看看那人走远的方向,脸上还写着疑惑:“没什么,就是认错人而已。”

“你在云南有熟人?”肖丽娟不紧不慢的问。

于晴摇头否定。

“那你和王志文之前交流过这次来的资料?根据大队长的命令,你们这样属于严重违规。我不得不上报了。”肖丽娟站住,碍于这事不能公开而刻意把声音压低到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上。


“不,跟王队长无关,他一点也没违反规矩,你千万别上报。”于晴当了真。


肖丽娟知道自己把气氛搞得紧张了,她故作轻松的一笑:“我们关系这么好,我怎么能说,是不是任务,是任务的话我就不插嘴。”

于晴点点头:“我就是看错了,要不刚才就把他放倒了。”

肖丽娟知道往下逼问于晴只会让两人更难堪,她找了个台阶:“是啊,你放手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能从你手下跑的人我没发现。”


今晚已经没有了兴致再往下走,于晴提出回招待所,一拍即成,两人回到招待所。于晴的心一直放在刚刚看到的那个人身上,好像魂儿也跟着那人走了,她走路的时候甚至撞到了前面的树,一个过路老太拄着拐杖好奇的看着,两个年轻的军官不好意思的笑了。

回到招待所的时候王志文正在送程建国下楼,看见两个女兵一个怒气冲冲一个心不在焉的回来不免的惊讶。

“再见,明天我还会过来。”程建国军礼告别,王志文回礼。

看着两个女兵从外面回来,程建国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就走出招待所的门口,他回头看了一眼满脸疑惑的王志文双手环胸的看着台阶下的两人。

“你们出去干什么了?”王志文看着于晴脑门上还挂着撞树时残留的木头渣滓。

“闷了出去溜溜。”肖丽娟早就收起满脸怒容的表情,换上了一副轻松的面孔。

这更奇怪了,平时不苟言笑的肖丽娟今天竟能笑的这么热情,王志文更觉得她们心里有鬼。

“你们出去一趟把魂儿丢了啊?”他看着于晴刚刚回魂的表情。

“哦,没什么,就是不小心撞树了。”于晴反应过来。

王志文无奈的笑笑,信以为真,他放下环着的双手:“累了早早回去休息,我们不熟悉这里,不要随便往外跑。”他叮嘱完之后就上楼。

于晴和肖丽娟互相看一眼,于晴冲王志文做了个鬼脸加一个张牙舞爪的手势,肖丽娟忍不住笑了,就连门卫也忍不住,往前走回头看她们的时候撞在前面的一个战友身上。


陶思然嘴里咬着一块面包边走边看着今天交上来的报告,她有些不满意的咂咂嘴,嘴里的面包停留在那一个动作上,她停下来,眉头拧着一个疙瘩,明显的对上面的某个地方不满意。

一个兵好像是倒退着走,因为他直接撞在原地沉思的陶思然,陶思然一个突然的抬头,嘴里没来得及下咽的食物走了一半——卡在嗓子眼里了。

陶思然憋得脸通红,她弯下腰使劲捋着脖子,不断地锤着前胸,那个惹祸的兵看见把一个上尉撞成这样,慌不迭的不知从哪儿下手,因为对方还是个女的。他只能到处找水,可这是在大院里,最近的水龙头也得在后面。


“你,你走路不看啊?”陶思然终于抬起身,指着前面到处找水的兵说。

“对不起,首长,我没注意。”那个兵笔直的敬礼,比她的都标准。

陶思然缓过气,头上因为刚刚的挣扎渗出汗珠,她让自己的气喘匀一些,然后稍微整理一下自己刚刚的窘态,拿出一个军官该有的样子:“你——哪个分队的?”陶思然并不是要告状或去报仇,她只是看这人面生的很,而且如果实在本基地内,一般称呼她为“队长”或者“陶队长”。


“报告首长,我没看见您。”那个兵脸都苦了。


陶思然缓缓气,现在舒服多了:“我不是告状,没那么小心眼儿,你是本基地的人吗?”她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年轻的士官。

士官又敬礼,陶思然无奈的回礼:“报告首长,我是消防中队的丁凯凯,上次是一位王志文队长要我送一些关于火灾鉴定的东西来,今天我来送这些东西。”

陶思然有些受不了对方一板一眼的回答:“放松,这不是中央军委会堂,还有,没接领人你怎么跑进来了?”这是她最讶异的地方,她从上到下打量了面前的这个消防战士。

“我,我——”丁凯凯脸上更苦了,不过也用不着他回答,两个执勤兵飞快的跑过来,其中一个喊着:“我离开一会儿你就进来了!”

陶思然明白了,她跟那两个跑过来的执勤兵说:“王志文队长的朋友,我让他进来的。你们回去吧。”

两个值勤兵记了几笔,然后被陶思然打发走。


“好了,这回安全了,你本事真够大的啊,在执勤眼皮子底下溜进来。”陶思然一手叉一没吃完的面包一手拿着一卷资料看着他。

“没溜进来,我光明正大的走进来的。”丁凯凯不好意思的嘟囔着。

陶思然没看见这么不开眼的:“你当兵几年啦怎么不机灵点儿!”

说罢之后她才想起重要的事:“王队长有事出差,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于晴副队长呢。”丁凯凯立马追问。

“哟呵,你认识的人还不少啊,”陶思然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她觉得刚才的判断纯属失误,“她是我的副队长,也一起出差了。”

“哦——”丁凯凯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天没人出来领他。

“那——”丁凯凯有些为难的看着手中的东西,足足一个大包裹。

陶思然看出了他的为难:“我转交给他吧。”

“队长让我亲手交给王志文队长的。”丁凯凯那股子拧劲上来。

“要不你就带回去,等他回来再说。”陶思然真的有些气结了。

丁凯凯当真了:“只能这样了。”

陶思然要不是考虑到本队形象真想拍自己脑门子一巴掌,她拦住丁凯凯:“开玩笑的,有专门的寄存室,跟我来吧。”她转身带路,几个队员在玩篮球,“咚”的一下,篮球砸在陶思然头上。

这一下太结实了,陶思然捂着脑袋冲篮球来的方向找人:“这又哪个不开眼的!”可是在视界范围内她没看见那个罪魁祸首,丁凯凯挠挠头,只能看旁边的一个垃圾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