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三章(1)

墨檀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云南边境上,正好赶上细雨朦胧,接领的武警队长把他们接到了车上之后递过去三把伞,三个人不好意思的笑了。几人一路泥泞的来到一个监狱,里面关押着报告上说的那个犯人。 “程队长,真的太麻烦你了。”王志文看到了程建国的胸牌,他脸上有些异动。 “应该的,你们也是,大老远来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云南边境上,正好赶上细雨朦胧,接领的武警队长把他们接到了车上之后递过去三把伞,三个人不好意思的笑了。几人一路泥泞的来到一个监狱,里面关押着报告上说的那个犯人。

“程队长,真的太麻烦你了。”王志文看到了程建国的胸牌,他脸上有些异动。

“应该的,你们也是,大老远来的也不休息一下,直接奔这儿来了。”对方是个实在人。

王志文说:“都有任务在身上,就别客气了。”

程建国点头笑笑,他身材有些和魁梧沾边,王志文问:“程队长哪里人?”

“山东的。”程建国自然的说。

王志文心里一震,嘴上呵呵的笑了两声:“一直在这?”

“一直,习惯了。”程建国有些憨厚的笑了,露出整齐的牙齿。

王志文和陈风一样,只是陈风是听到的声音,王志文看到的是胸卡,他们都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想到了同一件事,那件让他们走上不同路的事,走上不同路的人。

“远了啊——”王志文自言自语的笑了。

“什么?”程建国回过头,他没听清。

“哦,没什么。”王志文扭过头,看着窗外的雨,已经过去了,他还能分得清现实。


监狱周围杳无人烟,偶尔路过的也是一些郊区的居民出来倒腾点东西,今天下雨,所以人更显的少。

守卫的武警警觉的看着来人,里面的一个少尉明显认识程建国,等程建国拿出一封信给他们看的时候,其中的一个班长样子的人放他们进去,他们看了看来的三个不熟悉的军官,如果说王志文身上的那股硝烟可以掩盖他的真实年龄,于晴身上的刚毅让人不能怀疑这是个可以胜任任务的军官,那么旁边显年轻的肖丽娟就让他们不得不多看一眼,她脸上的文质彬彬的眼镜和少校军衔,足以让不知情的人好奇的多揣摩一会儿。


地图的另一处,W市也突然稀稀拉拉的下起了雨,秦朝阳出门的时候忘了带伞,他闷着头跑到一个公交站台上躲雨,这里人不多,大多数是来躲雨的。一对情侣在他之后也跑了进来,男孩帮自己的女朋友拂去头发上的雨水,女孩幸福的笑了。

秦朝阳心里一震,他捏紧了左手的无名指,他记起有一次和刘坤约会的时候他们也忘记了带伞,那个时候两人找了一棵树躲雨,看着外面的雨,刘坤忽然来了一句:“原来下雨不带伞也是一种浪漫。”

秦朝阳闭上眼,往事历历在目,不知是什么流到了嘴角,咸咸的,和着雨水。他庆幸今天淋了一身的雨,这样可以掩盖他现在的窘状,要坐的公交已经开走,站台上的人更少了,他睁开眼,这才觉得回到现实的人原来是会冷的,公交车卷起的淡淡的水雾,他看着马路对面一辆疾驰而过的警车。


于晴看着窗外的阴雨天气,心中平添了几分烦躁,她讨厌阴雨天,因为在阴雨天有太多的回忆。

他们在审讯室坐了不久,几个武警押着一个面色猥琐的男人走过来,他的动作也像他的人一样,一双老鼠似的眼睛好像在到处找食。

“就是他。马日泰。”程建国小声的重复了一遍他们早就滚瓜烂熟的名字。


“长官,我知道的都说了。”马日泰用不流利的中国话说着。

程建国没有参与到审理,他白他一眼,倒是原来负责审理的一个军官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我看你能扛多久!”

说话的是驻边的武警政委霍斯阳,是个不折不扣的火人。

罪犯不知是装的还是真被吓住了,他立马战战兢兢的说:“长官啊,我……我说了——”

肖丽娟镜片下的眼睛平静的看着她,他用越南话说:“我们来不是看你的样子和听你废话的。”

除了王志文和于晴之外,在场的活人都很意外,他们这才明白眼前的这个年轻的少校不是浪得虚衔。

罪犯抬头看着肖丽娟,那里面有惊讶有绝望,还有一点——贪婪,于晴是这么感觉的他很讨厌这个眼神,如果不是自己身上的这身军皮,她非上去撕了他。


“我是肖丽娟,你完全可以用越南话跟我交谈,也希望你老实点。”肖丽娟依旧是熟练的越南话,这让人会误以为眼前的人是地道的越南人。

罪犯依旧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我都说了。”

肖丽娟把这些翻译给在场的人听,王志文皱着眉头,说:“别考验我们的耐性。”

肖丽娟翻译过去。

罪犯没说话,或许是看到这几个准备充分的武警来的时候他就觉得今天不能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


往下肖丽娟充当了交流中最关键的翻译。

于晴来这其实是雷震霆的安排,他并没有把他的真正想法告诉沈国,只是通过旁敲侧击的“指定”了于晴,沈国最近由于队中的事,在略加思索后就听了雷震霆的建议,对于队内连续出了两次问题的中队,沈国正在整理自己整理队伍,或许是因为两人毕竟曾经是同一战场的战友,他对雷震霆的话还是多少能听进的。


几乎一上午的时间,中午的时候他们换班出去吃饭,罪犯在警卫的看守下吃了一些,在外面吃着泡面的于晴有些不耐烦:“咱吃泡面他吃正八经的饭,这么扛下去倒顺了他的意思了。”

王志文几口报销了碗中的泡面,说:“我觉得他已经开始变弱了。”

“你看他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像是弱的样儿吗?”于晴看王志文吃完,也加紧了速度。

“人是有限度的,况且还是这种乌合之众。”王志文喝了几口碗里的汤。

于晴边吃边说:“你怎么看出来的?”

“不知道。”王志文在研究面前的那个面碗,于晴差点一口呛着。王志文并没有在意,他说:“你说纸糊的碗能结实多久?”

审讯室的门开了,肖丽娟出来,看见两人吃完了,说:“真就不信撬不开他的嘴了。”她把帽子夹在肘下靠在墙上,这个时候才能看出她的疲倦。

王志文放下手中的面碗,说:“你过来吃点东西吧。”

肖丽娟看看一碗已经泡好的面,说:“我哪还吃的下,气也气饱了。看那小子的眼神就想上去削他。”

于晴站起来:“我进去问问。”说着话的时候就站起来,捏的手指嘎巴响。

看着于晴从自己身边过去,肖丽娟依旧靠在墙上休息。

“累了就坐下休息一会儿。”王志文对肖丽娟说。

肖丽娟抬起头,说:“是有点累了。”她走过去坐下。


两人说着有关案件的事情,唯独没有提于晴,等过了能有十分钟,于晴整理着自己的袖口出来,她有些气喘,不过比刚刚的憋气家郁闷好多了,明显的轻松了不少。

“你们不进来接着审啊?”于晴在门口招呼他们。

“哦,来啦。”王志文从座椅上站起来,正正自己的领带,肖丽娟拿起自己的帽子进去,两人都好像什么不知道一样。

进去的时候,王志文有些哑然,程建国有些苦笑的看看他们俩。

“你去垫吧点。”王志文说。

程建国摇摇头,说:“我得看着这小子撂了。”

王志文没有坚持,三人重新坐回位置上,一直在外面的两人发现罪犯有些痛苦的瘫坐着,两个看守咬着腮帮子。

王志文看看于晴,后者一摊手一个我什么也没做的表情,他使劲一拍桌子:“不招我还有的是招儿!”

肖丽娟在一旁翻译。


罪犯抬起头,让他们有些失望:“我真的不知道啊——”他的左脸颊有些青。

在场的人有些泄气,王志文看了一会儿,忽然左嘴角往上一挑,说:“麦克,张老板,郭啸江,刘经理……”他不急不慢的念出了几个名字,于晴抓紧了放在桌子下面的手,这些人都是她认识或者熟悉的人,熟悉的名字像剔刀一样在骨头上刻下那原本已经恢复的创伤,王志文这么一一念出来,让她感觉重回到那时。

肖丽娟忘了翻译,其实也用不着翻译,在念到刘经理时候,罪犯忽然全身痉挛了一下,等他想伪装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王志文已经开始了下一轮的攻势:“看来你认识这几个人,你以为我们知道的那么少?还有几个名字,你也听听。”

接下来王志文念的是一些自己没听过的名字,于晴猜测这些可能是与他有关的人。


“跟他们无关。”罪犯忽然激动起来。

“哦,看来你还有人性啊。”王志文的声音异常轻佻,他现在的样子好像一个无赖。

“我自己干的,跟他们无关。”罪犯的身子向前倾了倾,被身后的武警死死摁住。

这回着急的不是他们了,王志文慢慢的站起来,嘴角上是一抹轻佻的笑:“那——看你怎么办了。”

罪犯看着坐着的另外三个人,叽里呱啦的说着:“别伤害我老婆孩子。”

肖丽娟像一台翻译机器一样说着。

罪犯知道这里就肖丽娟能听得懂越南话:“女首长,你求求他别伤害我的家人——”

肖丽娟说:“你配合我们吗?”

罪犯忽然停住,不过他的大脑没停,他的眼睛疯狂的转动着。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完全是沉默,双方都在僵持着,中途偶尔出来的声音是王志文喝水的声音,他看起来是最自在的一个,剩余的几个人像发条一样绷着,程建国偶尔不解的看看王志文,不明白这位队长要干什么。

“今天就到这了,明天我们再来看你。”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王志文竟然先妥协下来,他拍拍自己军帽上没有的灰尘,戴在头上,用一种挑着的微笑看了罪犯一眼然后走出去。

罪犯忽然挣扎着想站起来,最后发现只能在警卫和镣铐下徒劳的挣扎,他一遍遍的叽里呱啦的说着鸟语,那意思大家都差不多明白了,就是求他们不要动那些他说无关的人。

出了审讯室的门,程建国看着王志文打了个哈欠,再看看审讯室还在挣扎的罪犯,不免几分担忧:“你真不会那么做吧?”

王志文扑哧一下笑了:“我们是中国人民武装警察。”

老实巴交的程建国不知怎么弄了,于晴的话并没有打消他的担忧:“他鬼着呢。”

肖丽娟在后面冲他点点头,然后有些不自然的跟上去。

妈呀,千万别整出事。程建国心里念叨着,他赶忙跟上去。


今天就没有再提审那罪犯,经过王志文这么一弄,罪犯那边铁定的是不会舒服,刚半个钟头前得到的消息罪犯就在监狱里大吵大闹,不过于晴这边也不会舒服,他们问王志文怎么弄王志文就是不说,猫抓心一样的难受。

晚上雨停了,于晴走出招待所的房间,她睡不着,作祟的是今天王志文突然念出的那些名字,之前没准备没征兆的就突然来这么一下,看来王志文是准备已久,他知道自己不知道的,这也就否定了之前他们认为王志文只是个外层人的观点,她急于想把这件事告诉那边的陈风,但是这个时候没有好的时机,他们几个人中不能有人单独行动,这是沈国临走时特别交代的,当时她还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今天王志文的问题这么一引,这个问题也就昭然若揭了,恐怕现在最不明白的就是肖丽娟,她可以说到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稀里糊涂的来稀里糊涂的翻译,同时也稀里糊涂的执行命令。


于晴没有因为外面刚下雨之后清凉的空气而忘了命令,她就在门口靠着,这是军区的招待所,外面站岗的都是当兵的,于晴看着那个矗立的身影在昏暗的灯光下屹立不倒,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她在门口来回慢慢的踱步,这些天把她折腾的不轻,刘坤的事一直萦绕在心头。

“你怎么自己跑出来?”肖丽娟的声音鬼上身一样的突然出现在后面。

于晴下意识的回头一个往后一跳的动作,肖丽娟在自己身后苦笑着:“你不用天天这么绷着,这个地方天下太平不会有谁会有非分之想的。”她俩本来就站在显眼的位置,刚刚这么一弄站岗的门卫斜着眼看这俩。

于晴呵呵笑着说:“这不成习惯了吗!”

刘坤看一眼于晴,即使在现在这种宽松的时间和场合,她也把自己收拾的笔挺的。

“我以前的地方也不是一般人能呆住的,不过你们是在骨子里有一种东西,这不是严酷训练就能逼出来的。”肖丽娟认真的样子有些古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