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


第三十六章 无名岛真相(三)

夜幕中,透过微光夜视镜,无名岛森然的模样展现在弗雷泽的眼前。低矮的密林树冠,像地狱的鬼怪,张牙舞爪地盯着这群弱小的活人,仿佛早已等待着一顿丰盛的晚餐。

弗雷泽接到谢廖科夫的登岛命令后,第—个踏上了无名岛的滩头。他站的位置正好是白天发生惨剧的地方,尸骨和血迹依稀可见。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很久没有受到这样强烈的刺激了,这是他离开伊甸岛之后第一次向死神挑战。他努力镇定自己,尽量放松一些,习惯地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和武器,然后开始观察,寻找穿过密林到达基地的路线。

小型登陆艇像一个大海龟安静地伏在离弗雷泽百步远的浅滩上,看见弗雷泽的手势,“海龟”掀开了背壳,独步者20名队员轻灵地扑向滩头,在弗雷泽一侧摆成“A”字战斗队形。

“哦,曼内尔喜欢这种地方,干嘛不让他来干,我一闻到腥味就肚子疼。”沙姆蹲在弗雷泽身边嘟囔着,他是弗雷泽从美洲豹带到独步者的,喜欢发牢骚,但对弗雷泽绝对忠心耿耿,说一不二。

“住嘴!我真该把你扔到海里。听着,让所有人检查一下黑匣子,不许发出任何声响。知道吗?!”弗雷泽压低嗓门命令道。

沙姆没趣地通过喉头联络器传达了弗雷泽的命令。

“呜——呜——!”一阵凄凉阴森的呜叫划过夜空,像饿狼的叫声。

“该死的!这些家伙好像闻到了我们的气味儿,我们必须转移到下风方向,然后再进入密林。”弗雷泽想着,迅速猫腰跑向岛的另一侧,沙姆和其他队员紧跟其后。那凄凉的呜咽声并没有停止,并吵醒了其它沉睡的家伙,密林中各种怪叫此起彼伏.乱作一团,就像大地震前给无数生灵带来的恐慌。

“我们现在开始搜索前进。”弗雷泽觉得在这个距离上看不清密林中到底有些会么怪物。他只知道,在他负责伊甸岛试验期间,有两百多件动物复制品被送到这个岛上。然而,这些家伙到这儿以后,死了多少,又繁殖了多少,现在还有多少,只有天知道。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必须尽快采取行动,否则,辛格和谢廖柯夫会以为出了意外,又派别的突击队上岛,那样,摧毁基地的任务就泡汤了,“方舟计划”的秘密就可能昭然若揭。

“这样过去,我们会给它们塞牙缝的!”沙姆叫道。

“打开黑匣子,寻找最强的信号,然后让它变客气—点,懂我的意思吗?保持队形,前进!”

21个黑影从地上站起,小心翼翼地进入密林。

弗雷泽走在最前面,这是他的习惯。他首先从黑匣子上看到了一个非常强的脑电波信号,是狮子或者黑熊。他迅速调整发射频段,使之同步,然后,放出干扰波,很快,跳跃的电脑波信号变成柔和的波纹,当弗雷泽前进了约50米,看到那个大家伙——一头足有一吨重的巨狮酣睡在草丛中。

沙姆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是在黑匣子上出现的电脑波,不管强弱,一律调到极度昏迷状,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畜牲!让你玩完,妈的!叫你尝尝我的厉害!哦,来吧,又一个活腻了的野种,该死的母豹!”他只顾往前走,不停地摆弄黑匣子,大有势不可挡、越战越勇的气势,心想,到头来他的黑匣子制服的怪兽比谁都多,他会立头功。要是只按弗雷泽的命令行事,那才是大傻瓜!他感觉自己在创造性执行命令方面比谁都高明。

“啊!”沙姆尖叫了一声,跟着两腿一软,瘫在地上。

原来,一条脸盆粗的巨蟒从他的头顶落了下来,擦着他滚圆的屁股落到脚后跟旁,他转身一看,魂都吓没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觉得裆部热乎乎的。他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完了,等着见上帝,可过了一会儿,裆部变得凉嗖嗖的,他清醒过来,见巨蟒一动不动。他用黑匣子对着巨蟒一测,脑电波几乎成直线,这才松了一口气,站起来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巨蟒。不过,裆部的不适使他行动不那么潇洒了。

大约行进到密林中段,弗雷泽停住了脚步,他突然想起携带的致幻剂还没有派上用场。对付数量众多的人造生物,黑匣子不仅成本昂贵,而且一对一的速度显然不能抵御成群结队的冲击,必须使用致幻剂,他立即命令所有人戴上防毒面罩,然后让沙姆施放致幻剂。

榴弹发射器突突突!响过一阵后,几十颗乒乓球大小的弹丸在这片密林的上空炸开,一层厚厚的雾气将密林笼罩其中。5分钟之后,所有人的黑匣子上都没了杂乱的波纹,密林沉寂下来,独步者队员加快了步伐向基地入口接近。

“嘿,头儿,山顶上好像有人!”沙姆从嗓子眼儿挤出声。

弗雷泽透空看见了两个晃动的人影。好快?!他凭直觉判断那是—伙特种队员,而且运动方式很像天狼队员,他看过天狼的训练资料。顿时,他全身的汗毛立了起来。不好,这帮家伙知道了我们的意图,好在对方看上去还在寻找基地的入口。他计算了一下时间,他最多还有5分钟,不能再拖延了,他当即命令沙姆率队在通往入口的必经小道上设伏,形成两道防线,自己带2人直奔基地入口。

由南面上无名主岛,几乎没有怪物找麻烦,唯一的障碍是要面对高约80米的峭壁。但这对天狼队员来说,只用了l0多分钟20名队员象壁虎一样悄无声息地攀了上去。

夜战最忌讳在山顶上运动,浅色均匀的夜空背景会让行踪暴露无遗。但山语偏偏让曹猛带了一组人马顺着山脊走,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自己带了一组人马潜入丛林,沿着山腰的斜坡摸向基地的入口。

“他们上钩了!有十几个家伙正朝我们这面摸过来。”山语听到了曹猛从对讲机里传来的声音。

“能看清到底有多少人吗?”山语问。

“不行。谁知道那些岩石后面还有多少人?地形太复杂,但少说也有十几个。”

“行了,拖住他们,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不许开杀戒。”山语强调说。

“这是在考我呢!这可是消灭独步者的好机会呀,干嘛不乘现在断绝了这个后患呢?”

“你问我,我问谁去?这是命令。”

“不可思议的命令!知道了。”听得出,曹猛极不甘心。

和曹猛刚通完话,山语就瞄见百米远的地方有移动的身影,正向基地入口快速靠近。该死!到底还是让独步者抢先了一步。山语不敢再迟疑,给两侧的同伴做了一个手势,迅速扑向基地入口。

这时,基地入口的另一侧密林,被一道道耀眼的激光束照亮,像炸了锅似的,嗖嗖嗖,嚓嚓嚓,一片喧嚣。曹猛有意让队员在林中横窜竖跳,弄得藤蔓枝叶哗哗作响,电磁枪不停地射击,把独步者队员的火力全部吸引到这个方向上。

奇怪的是,独步者队员并不进攻,反击的火力也是胡乱打在岩石或树叶枝条上,仿佛同样也接到了“不杀生”的命令,双方就像玩游戏似的僵持着。

“嘿!天狼今天怎么变成一群黄鼠狼啦?干起偷鸡摸狗的事情啦?”沙姆躲在一快岩石后面大声地叫喊。

“你们自己干的偷鸡摸狗的好事儿,现在想擦屁股,晚了!”曹猛回了一句。

“赶快回到你们原来的位置,这里没你们什么事儿,不然……。”沙姆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觉得腰上被一个东西顶住了,转头一看,傻眼了:“兄弟,你不会来真的吧?”

“叫你们的人住手,没看见你们的激光把树都点着了吗?”曹猛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停止射击!谁他妈的把树给打着了,赶快给我灭火,不然,这位天狼的兄弟会把我的脖子拧断。”沙姆朝着自己左右两侧的叫喊着。

枪击停止,几个独步者的队员,冲到百米开外两颗燃烧起来的小树下,搭起人梯用树枝将火扑灭。幸好没风,空气潮湿,不然这片密林很快会烧成一片,躲都来不及,何谈扑救?

“你们的弗雷泽上校呢?”曹猛问。

“兄弟,我正想提醒你,要想活命赶紧撤离这里,我想这会儿,弗雷泽上校已经按下了无名岛自毁装置的按钮。咱们只有10分钟撤离的时间,你不会想在这种鬼地方把命给送了吧?”沙姆几分得意地说。

“想自毁?怕没那么容易吧!我没接到撤离命令之前,这里应该是安全的。走吧,去看看你们的秘密基地,那里面可能有让你我开眼界的东西值得一看。”说着,曹猛用枪顶着沙姆的腰朝基地入口方向走,其他独步者队员的身边都跟着一个天狼队员。

这边弗雷泽带着2名突击队员冲到基地入口,只见锈蚀的铁门已经被穿开一个大窟窿,里外躺着一些鼠狼、巨蜥还有两只狮子。弗雷泽让1名队员守在门口,带着1名队员摸了进去。他顾不得仔细察看第一间大库房里的情形,直奔第二道门,见完好无损,关得严实,右上方的开门装置已经损坏,门应该是有人从里面锁上的,他想。

“队长!他们……。”听到门口的队员叫喊起来,弗雷泽意识到天狼的人已经到了基地门口。他取出一个塑胶炸弹,将第二道门炸开,乘着烟雾冲了进去。

第二道门内是整个基地的监控中心,自毁装置的启动键盘就在室内的一个角上。按理说弗雷泽应该炸开第三道门,对里面的实验室和秘密储藏室进行搜查,他清楚的知道这里有人进入,从一到入口处他就有这种感觉。但时间已经不让他再耽搁,他直接找到了自毁装置的按钮,输入了启动密码,按下了启动键。

“啪!”控制中照明系统突然打开,室内光线让人睁不开眼。

“老家伙!你打算连我也一起送进地狱吗?”弗雷泽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伯里克?!”弗雷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慢慢转过身,虚着两眼打量身后站着的伯里克,除了穿着岔眼,别的再熟悉不过了,他扔下枪扑了上去,热泪盈眶,“你他妈还活着?毒狼,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里不光是我毒狼,天狼也在这儿。”

“你好啊!山猫。”东方战龙从伯里克身后走出来,一手抱着一个小鼠狼仔。

“我很好,天狼,不过你不该抱着这两个小东西。”弗雷泽似乎对东方战龙抱着小鼠狼仔很介意,他担心东方战龙要带走这两个小东西。

“怎么?它们是有主的吗?”东方战龙意味深长地问道。

“当然没有,我认为这两个家伙会给你带来麻烦,我是替你着想。外面躺着的那些大家伙醒来以后会找你拼命的,最好放下它们。”弗雷泽在暗示东方战龙当心丢了小命。

“只要你山猫不找我拼命就行,哈哈!别这么看着我,我喜欢和动物交朋友,在我的家乡有许多动物朋友,我真是想它们了。”东方战龙朝弗雷泽诡秘地眨了一下眼睛。

“天狼,你……。”弗雷泽正要发作。

“行了山猫,过来!”伯里克将弗雷泽拉到一边儿,低声问道:“你带了多少人上岛?任务是什么?”

“20个弟兄,任务我想你心里比我清楚。”

“那么,任务终止了,我已经把自毁系统的启动装置解除了。”

“毒狼,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

“当然知道,回去我自己去向贝朗先生解释,甚至接受军事法庭的调查。”

“你这是为什么?”

“为了给美利坚赎罪!”

“你……!”弗雷泽怀疑伯里克这些日子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或者脑子进水了,这么做显然是会被以“叛国罪”送上法庭。

“师兄——!我知道你就在外面,我们都在这儿,快进来吧!”东方战龙早就感觉到山语的生物波,见伯里克和弗雷泽在一旁嘀咕个没完,忍不住朝外面大叫起来。

“战龙?师弟?!真是你吗?”外面传来山语浑厚的声音。

“是我,师兄,还有小玲子也在这儿呢!”

山语拽着一个独步者队员的胳膊冲了进来,一看见东方战龙和小玲子,将独步者队员往伯里克和弗雷泽那边一推,冲到小玲子跟前一把将小玲子抱了起来,说了一句:“我的老天!真是佛祖显灵了,都好好的,嘿嘿,都好好的。”

“行呵,师兄,加入天狼啦!”东方战龙将两只小鼠狼交给波迪,摸着山语的一身作战服,上下打量起来。

“师傅走了,你又下落不明,师叔叫我出山,我只好听师叔的咯。”

“师傅(叔)他怎么了?!”东方战龙和小玲子几乎同时问道。

“师傅原本是绿星人,他的家人来找他,他去了另外一个星球。”山语无不伤感地说道。

“师叔他原来不是地球人呵!”东方战龙脸上惆怅陡升。

“好了,师傅的事情以后再说,都在这儿干什么?咱们走吧!”山语说。

伯里克走了过来,问道:“这就是你常给我提起的你的那位师兄吗?”

“瞧我光顾着高兴了,把大哥给忘了。师兄,这位就是我的‘山姆大哥’,毒狼伯里克上校,来认识一下。”

山语赶紧将小玲子放下,走到伯里克跟前,习惯地做了个揖,说:“哎呀,战龙的大哥,就是咱的大哥,小弟在这里有礼了,嘿嘿!”

伯里克和山语拥抱了一下,感慨地说道:“天狼有多了一员虎将,真是让人嫉妒。”

“我看还是赶紧撤离吧,再过20分钟这些沉睡的怪物都会醒过来了。”

弗雷泽一句话提醒了大家,一行人一路小跑出了基地,直奔海边。

辛格等人在“丘吉尔”号飞航舰上见到伯里克、东方战龙和小玲子、波迪等人意外归来,心中的喜悦自不必说,这趟无名岛现地勘察总算有了功德圆满的结果,那5名殉职的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员可以瞑目了。

三艘飞航舰在离无名岛200码的海面上对着无名岛打出了三根粗大明亮的光柱,把发生惨案的沙滩照得雪白,皮尔斯特怀着沉重的心情为5名殉职的陆战队员举行简短的告别仪式,然后,下令向圣诞岛返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