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五章 雏鹰劲翮剪倭夷 第四节 目刀

朱凯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上面涕泪横流,下面屎尿奔流的杨明辉做梦也没想到,自己随手处理的那三个家伙居然有日本人的背景。早知道是这样,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呐,早就好吃好喝的供着了。这几个东洋人看样子杀人绝不会眨眼的,光是身上那股凌厉的杀气就是其他日本人身上所没有的。 原来,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上面涕泪横流,下面屎尿奔流的杨明辉做梦也没想到,自己随手处理的那三个家伙居然有日本人的背景。早知道是这样,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呐,早就好吃好喝的供着了。这几个东洋人看样子杀人绝不会眨眼的,光是身上那股凌厉的杀气就是其他日本人身上所没有的。

原来,凌源一带早在张作霖时期就是重要的矿产区,尤其是金矿开采。日本人占领后,接手了这一片的官矿和私矿,尤以金矿最为重视。为做战争准备,充盈国库所需,也为利益集团服务,满铁在此投入不少资金扩大开采和生产。翻了几番的开采量和生产量当然需要更多廉价和不要钱的劳动力,以及不想为外人知晓的“死役”,于是一个肮脏的地下劳力买卖交易市场就出现了。

杨明辉正是从事这个行当发的财。由于他的日语说得很好,天天跟在日本人屁股后面跑前跑后,知道不少内幕和信息,加上这小子心黑手狠,经他手卖出去的劳力就有好几百人。那三个送上门来的特派专员,被这小子想都没想就扔到了金矿上干苦力去了。

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熊再峰他们几个看着地上磕头如同捣蒜泥一样的家伙,均恨得牙根直疼。堂堂军调局和军政部的特派专员,在江湖行走的智商和经验上,还赶不上眼前这个随时会为求生存活命而敢于丢弃一切自尊的小混混儿。

“你还能认出那三个人来吗?”

听见主位上的大太君在问话,杨明辉连忙抬起头,“回太君,我能,我能认出来,从小我的记忆力就好。”

“我有一些话要问那三个支那人。”熊再峰后背靠在椅子上,脸色温和的说道:“现在我给你一次机会,去把他们找回来。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花多少钱,今天我要见到他们。别想逃跑,我的人会跟着你。”熊再峰一招手,身后角落里的韩冬如幽灵般飘到了杨明辉的身边,一股浓烈的寒凛的死亡气息狠狠地砸在杨明辉的脸上,吓得杨明辉又是一阵尿急屎急,哆嗦战栗不止,几欲晕厥。

“我提醒你一句,别跟他们说我要见他们,那样我怕他们半路上逃跑。”

“明白,小的明白,小的明白。”杨明辉连忙应答道,心里却道,那三个倒霉鬼一定是得罪了这位大太君,大太君亲自出马,事情一定是小不了。看架势他们三个,真落到这几个杀气都能吓死人的东洋人手里还真不如死在矿上了。得了,先保住自己这条小命再说吧。

熊再峰表面上大方的打法走了杨明辉,心里却陷入了沉思状态。

从小到大对熊再峰的崇拜、依赖和信任,使得胡硕和史招财这两个没人性的家伙,置沉思中的老大于不顾,对着叫上来的一桌子好菜,甩开了腮帮子,风卷残云的一通海造,末了两人见熊再峰没怎么动筷吃,均打着饱嗝边剔牙边静静地看着老大。

好一会儿,见老大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了,胡硕起身给熊再峰倒了一杯水。

“老大,下一步怎么办?”

“凉拌。”喝了一口水后,熊再峰带着两人走出了饭庄。

午后的凌源城里熙熙攘攘,在这个汉、满、蒙、回、鲜多民族杂居的出入关要路地点,自古以来就是商家的兴事之地。日本人占领后,更是将其作为进军华北的重要的兵力集结地。去年(即1934年)刚刚建成的凌源火车站,又一下子将承德的距离拉近了,两座城市之间的铁路线才170多公里,在日军眼里,这是一块重要的军事重地。

遛了一下午,史招财和胡硕发现老大熊再峰领着他们更多的是在银行附近转悠,随后在一家不太起眼的小杂货店前,转悠了半天,熊再峰叫两人在门口守着,自己进去好长时间才出来。哥俩一对眼,得,老大准是又打什么大的歪主意了,又会有好戏要演出了。

晚上宵禁前,杨明辉和韩冬带着三个人赶了回来。一进门,别说史招财和胡硕那哥俩,就是熊再峰也吓了一跳。三个半人半鬼模样的人进屋后规矩顺从的蹲在地上一动不动,长长的凌乱的肮脏的头发遮住了脸部,黝黑黝黑的皮肤,身上的伤痕遍体都是,枯瘦如柴的四肢和身子骨,身上的衣服根本就看不出颜色,身上的馊哄哄臭哄哄的气味直呛鼻子,这副摸样扔到大街上比乞丐还像乞丐。

熊再峰皱着眉头看了几眼后,用日语对杨明辉说道:“你确信是他们三个人吗?”

“回太君,我用我的人头担保,绝对是他们仨。”杨明辉在熊再峰面前,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嗯,很好,你先回去在货场等着,我的下属有事随时会去找你。为大日本帝国做事,不会亏待你的。”

“嗨。能为太君阁下效力,我杨明辉一定忠心尽力,万死不辞。”见大太君没有再深究,杨明辉热泪盈眶的表着决心。

摆手打发走了杨明辉,熊再峰立即吩咐那哥仨帮助这三人剪发、洗澡、换衣服、吃饭。

熊再峰则坐在屋子中间的椅子上静静地观察着这三个人的眼神和精神变化。

在熊再峰的注视下,韩冬哥仨默契的搬来三把椅子,将那三人拉到椅子上坐下后,三个人同时拿起剪刀象园丁修剪园圃的树枝一样,嘁哩喀喳的刀剪齐动,一会儿功夫,三张蜡黄菜色枯瘦的脸露了出来。

熊再峰盯着他们的脸和眼睛,仔细的观察判断着。出勤前,只有他知道此次任务的内容,也只有他见过这三人的资料和照片。按照规矩,此次任务找寻他们不光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么简单,一旦发觉他们投敌变节,可立下杀手,不留遗患。

尽管手艺欠佳,但还是修剪得能见到人模样了。随后三只木桶被抬进屋里,里面是凉热勾兑的温水,三个人脱光了衣服进到桶里,默默的洗着澡。

屋里一时静悄悄的,除了哗哗的撩水声,就是身上怵目惊心的伤痕,不时的刺激他们发出嘶嘶的轻微的倒吸凉气的声音。

熊再峰犀冷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在三个赤条条的身体上来回游弋切割,借机观察他们的反应。

人在赤身裸体的状态下被陌生人注视,都会有一种不自然、超尴尬的情绪骚动,进而会产生羞愤或自卑的心态,此时大抵是其心理防线最低的时候。而熊再峰的目光不是普通人的目光,那种能透骨入心的目光挖掘力,一般人是承受不起的。

木桶里洗澡的三个人暗暗叫苦,虽然表面上让人看不出来他们内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他们此时同时感到一种难言的巨大的压迫力,压得他们的心脏都要快爆裂了。那种难受的浑身上下如针芒刺背的煎熬滋味,比之之前受到的肉体折磨还要难受,几欲把持不住神经而崩溃。

终于洗完了澡,当着熊再峰的面,里里外外换了一套干净的内外衣。换衣服的过程就跟洗澡的过程一样,他们不知道对面坐着并一直注视着他们的那位主儿是谁,但有一点他们可以肯定就是这个人决定着他们的生和死,是一会儿就要揭开生死之谜的主人。

晚饭是每人一碗稀饭和一块馒头,多了没有,人在长期饥饿状态下,不易吃得太多,否则有当撑死鬼的可能。

一切处理的合情合理、周到细致,应该说服务体贴到位,甚至晚饭后还给他们准备了香烟。

三个人在并排的椅子上坐下来,看着对面的那位令他们几乎把持不住情绪的人,静静地等待对方宣判自己是否还有观看次日清晨日出的权利。

“先生们,欢迎你们!我想不用我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你们也能猜得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需要你们接下来做什么事。”对方神色沉静如水,在这张冷峻刚毅的脸上丝毫看不出他任何的思想来。对方说的是一口流利的日语。

旁边的史招财面无表情的翻译着。

也许是突遭厄运后宿命的认同了命运,也许是在这几个月之中尝到了牲畜般非人的折磨和压迫后,心性大恸,进而自动沦丧了所有的自尊和信念,坐在椅子上的三个人面色形同枯槁,一言不发,面对死亡临颈,均表示出听天由命般的衰相。

沉默。屋里一时陷入了死气沉沉的静默中,空气里漂浮的微尘都似乎于此刻在空中悬浮凝固。

“再往深里说,我清楚的知道你们每一个人的背景资料,知道你们每一个人的隶属关系,每一个人出关的使命。我既然能在此时请各位来此做客,也不想废话。各位听好了,我只说一遍,跟大日本帝国合作,就活,拒绝,就死。”熊再峰的语调并不高,但字字句句都如寒冰利剑,伴着自身不怒自威的压迫力,直刺入人的肌肤和心脏。

而他那双经年特训的眼睛,如同鹰隼一般,死死盯着椅子上三个人的眼睛,似能看透看穿每一个人的心脏搏动的频率,进而能准确的计算和判断出对方此刻沸腾的血液冲击下的求生选择。

目光如刀。

目之刀杀人无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