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为抗战作出巨大牺牲和贡献的西南人民致敬!(西南人都顶起来)

抗战西南人 收藏 1 1430
导读: 今天是九一八纪念日,一方面是国耻家仇,一方面是深刻反思,张学良坐拥当时全国武器最精良的20万东北军,却不战而降。我伟大的西南人民,背井离乡,远赴千里,杀敌报国,战死疆场,为伟大的中华民族的卫国战争(中华民国)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 一、300万川军出川抗战,出兵、伤亡数全国第一 抗日战争是第二次国共合作下中华民族反对外来侵略、英勇悲壮的民族解放战争。300万川军出川抗战,64多万人伤亡,其参战人数之多、牺牲之惨烈居全国之首!川军同全国同胞一起以血肉之躯筑成一

今天是九一八纪念日,一方面是国耻家仇,一方面是深刻反思,张学良坐拥当时全国武器最精良的20万东北军,却不战而降。我伟大的西南人民,背井离乡,远赴千里,杀敌报国,战死疆场,为伟大的中华民族的卫国战争(中华民国)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

一、300万川军出川抗战,出兵、伤亡数全国第一

抗日战争是第二次国共合作下中华民族反对外来侵略、英勇悲壮的民族解放战争。300万川军出川抗战,64多万人伤亡,其参战人数之多、牺牲之惨烈居全国之首!川军同全国同胞一起以血肉之躯筑成一道国防长城!以.为首的.中央曾对川军抗战和牺牲的川军将领曾作过高度评价。四川人民在抗日战争中作出的巨大贡献和牺牲,必将成为四川有史以来最光辉灿灿的一段历史.

“七·七芦沟桥事变”爆发后的第二天,刘湘即电呈蒋介石,同时通电全国,吁请全国总动员、一致抗日。8月7日,刘湘飞赴南京参加国防会议。据杨续云先生回忆:会上各方主战主和犹豫不决,刘湘慷慨陈辞近2小时:“抗战,四川可出兵三十万,供给壮丁五百万,供给粮食若干万石!”会后,.代表周恩来、朱德、叶剑英等亲临刘湘寓所访问,赞誉他积极抗战的决心。

他回成都后,8月25日发布《告川康军民书》,号召四川军民为抗战作巨大牺牲:“全国抗战已经发动时期,四川人民所应负担之责任,较其他各省尤为重大!”川军各将领纷纷请缨抗战。

1937年9月5日,成都少城公园内人山人海、战旗飘扬。四川省各界在欢送出川抗敌将士,刘湘、邓锡侯等将领莅会讲话,表示抗战决心。几岁小学生也留着泪水上场致词;四川大学师生赠送16面“抗敌先锋”锦旗和除赠旗毛巾2000张;妇女会赠手巾250打……

纵队司令唐式遵此时一把推开麦克风,走向台前激昂慷慨陈词,吼声响彻全场:“此行决心为国雪耻,为民族争光,不成功,便成仁,失地不复,誓不回川!”他朗诵了才写不久的一首诗以明其志:“男儿立志出夔关,不灭倭奴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处处有青山!”打内战时唐式遵被人骂为“唐瘟猪”。但此时的唐司令官悲歌慷慨,颇有易水送别之慨,少城公园内数万军民泪如雨下、掌声如雷……

抗战全面爆发后,川军七个集团军,另有一军一师一旅共40余万人,先后开赴抗战前线浴血奋战,此后四川每年向前方输送青壮军人,人数居全国之冠。曾任国民政府军政部长的何应钦曾写过《八年抗日之经过》一书,书中记载川军出川人数令人震撼:抗战8年中,四川(包括西康省及特种部队和军事学校征的10万余人)提供了近300万人的兵源充实前线部队,占全国同期实征壮丁1405万余人的五分之—还强!

但必须认识到:老百姓反对的,只是各级恶势力国难当头,却趁机乱搞抓壮丁的“买卖”吃黑钱。实际上,这种“抓去”的壮丁只占出川军人的少数,大敌当前,四川广大民众不甘当亡国奴,无数热血青年都是自愿应征参军奔赴前线的。当时也制订有《出征军人家属优抚条例》,有安家费、免征免税、保护军婚等内容。

1943年是抗战最艰苦的阶段,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令四川在1个月内征4万五千名优秀知识分子当兵,飞印缅补充远征军。四川无数大中学生和公教人员群情激昂“泣请从军”,很快就有4万多人奔赴前线……

惨烈牺牲:川军伤亡64万余

日本军队武器精良及其残暴的“武士道”,当时是“威震世界”。但川军中从将军到小兵,无数人出川前都预立遗嘱,誓死报国。

1938年1月20日,刘湘去世,终年仅48岁。死前他留有遣嘱,语不及私,全是激勉川川军将士的话:“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

打内战时的川军,很多人是“吊儿郎当双枪将”(破枪加鸦片烟枪),被认为是当时中国“最糟的军队”、“不堪一击”……但就是这样一支部队,却在“抗日救国”感召下,出川后军纪严明,沿途鸡犬不惊,深受各地民众欢迎。抗战八年中,川军担任的前线战场,约占全国十分之二,打了无数恶仗、付出最惨烈的牺牲!

川军中广大川军“不把日寇驱出国境,誓不生还”,催人泪下动人事例举不胜举。抗战八年中,川军为挽救国家危亡与日寇鏖战,牺牲巨大。据何应钦的统计:四川出??阵亡263.991人,负伤356.267人,失踪26.025人,共计64万余人,这又居全国之冠!

艰难困苦:后方人民共赴国难

八年抗战岁月漫漫,整个中国的钱粮支撑,就主要靠“陪都”所在地的四川这个“大后方”来负担了。抗战最困难时期,估计四川负担了国家财政总支出的30%以上。以八年抗战总计,国家支出14640亿元(法币),四川就负担了约4400亿元。四川出粮也最多,仅1941年至1945年,四川共征收稻谷8228.6万市石,占全国征收稻谷总量的38.75%、稻麦总量的31.63%。


二、征兵比例全国第二的贵州

四川抗战中出的兵按照这几个数字计算,四川抗战出的兵已超过300万,达到310多万人,是全国出兵最多的省份。平均每17个四川人就有1人参加抗战。不过按照当时战争时期正常的最大的极限征兵比例(大致1比12计算),四川这个1比17的比例是正常的。

当时全国唯一一个被超负荷(就是超过1比12的比例)征兵的,只有广西省,达到1比8。

贵州抗战时期全省人口是1060万,是南方各省人口最少的省份,但贵州抗战出兵75万,比例为1比14。逼近征兵极限,是仅次于广西的出兵比例第二高的省份。

中国军民长达8年的抗日战争中,有近80万国民革命军贵州籍官兵开赴全国各个战区。黔军士兵每人每月两块钱伙食费外加3毛钱草鞋费,背着一床毯子,一把雨伞,脚穿草鞋上战场,以简陋装备与凶残的日本侵略者殊死拼杀,唱出一曲曲壮烈悲歌。

抗日战争正面战场的22次大战,多数有黔军的身影:南口争夺战、忻口防御战、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3次长沙会战、中国远征军血战滇缅、滇西反攻……一次次大仗、硬仗、恶仗,贵州籍官兵冲锋陷阵,视死如归,发挥了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民国时期在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任教、就读的120名贵州籍教官、学员中,9人后来成为高级将领并担任重要职务。在黄埔军校执教的91位黔籍教官和就读黄埔各期的1092位黔籍学员中,有79位先后晋升少将以上军衔。

黔军出省作战之初,部队装备较差,许多部队的士兵都是脚穿草鞋,故有“草鞋兵”之称。但这些“草鞋兵”很能吃苦,作战勇敢,敢拼敢杀,尤其是在山地作战更显出其优势。在对日作战的许多战役中,取得了不少辉煌的战果,其战例,略举如下:

大战台儿庄。1938年春,侵华日军调集了强大兵力进犯徐州。三月间,日寇调集其战斗力较强的第五、第十师团以及日本关东军第一、第三精锐师团等和一部分机械化部队及蒙古伪骑兵部队共20余万军队,向南进犯,企图夺取徐州,截断津浦、陇海线等交通大动脉,进而图取武汉。时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坐镇徐州指挥,曾组织了振奋全国人心的台儿庄大战。台儿庄大战中,黔军将士作战勇敢,敢拼、敢杀、敢冲,赢得“勇敢剽悍”之美称。如黔军第140师在台儿庄主战场南端的禹王山、王母山等地与日军作战,并以一部到台儿庄南端之运河沿岸阻击敌人。此大战中,我军重创日军,迫使进犯徐州之敌纷纷败退,遗弃了大量武器、装备、战车、辎重,尸横遍野,连重伤兵都来不及运走,我军仅在追击中便生俘日寇官兵数千人。黔军在此役中也因作战勇敢、敢拼敢冲敢杀而承受了巨大的伤亡,835团中校团副、遵义人王俊禹在禹王山阵亡,全师牺牲营连排以上官佐30余人,伤亡官兵共3000余人。

保卫大武汉。1938年12月,南京失守,武汉吃紧。黔军121师奉命开赴鄂东广济一带,和82师、102师、103师、140师、55师等黔军部队同时参加武汉会战。其中121师是由黔籍将领吴剑平率领出黔抗日的主力师之一。“八?一三”上海战役爆发时,121师奉命开赴上海防守江阴要塞,在两个月内与日寇接仗十多次,打退日本海军与陆军的配合进攻。自上海撤退后,该师调武汉外围田家镇松山口御敌,与日军激战月余,击溃日军两个联队,缴获大批武器。在强攻田家镇石门山附近三○一高地日军阵地的战斗中,与日军作战相持一月,使武汉江防大门田家镇要塞较久地掌握在我军手中,日军虽拥有空中优势,陆空军联合作战,也不曾“越雷池一步”。黔军82师在武汉会战中,也在阳新、大冶等地的战斗中立有功勋。

长沙会战。从1939年至1944年,日寇先后4次向长沙发动大规模的进攻。敌我双方展开了4次大战,史称四次长沙大会战。黔军140、102、121等师先后参加了四次长沙会战。黔军在战斗中英勇奋战,给予日军重创,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如1941年秋,日军第二次进攻长沙,日军以主力板垣师团及第三、第六等师团,另有汪伪部队配合,先从安阳、湘阴等方向向长沙进攻,侧翼由益阳、宁乡、铜鼓、修水等方向进攻长沙,形成弓形攻势。9月上旬,战斗打响,长乐街告急,友军纷纷后撤。黔军第140师奉命增援。9月18日,师长亲率部队由长沙东乡之夏家塅、拨茅田、金井等地出发,冒着日军9架轰炸机沿黔军行进的公路上的狂轰滥炸和低飞扫射,强行进军占领栗山港两侧高地,固守大头岭主峰。在日军的这次进攻中,黔军140师首当其冲,该部让开公路,分散隐蔽于两侧山区,待机出击。当日军进攻长沙受挫返回时,黔军健儿发挥其善于山地作战的长处,各路伏兵齐出,打得日军丢盔弃甲,损失惨重,仓惶而逃。1941年冬,日军进攻长沙惨败后,侵华日军“吕集团”司令官阿南惟几,由太原、鄂北、赣北等地抽调兵力,配合在武汉附近的第三十四、第一○一、一○六及第三、第六、第九等师团集中于咸宁、蒲圻、贺胜桥、岳阳一线,企图向新墙河、汨罗河实行中央突破,经瓮江、沿浏阳大山北麓,经上华山、交溪岭、镇头市迫近长沙,进而一举夺取长沙。这次日军进攻长沙总兵力有二十余万。我140师参加战斗无数次,多有斩获。如该师420团三营在明月山一带,经4小时缴战,将敌第六师团的一个旅团压至影珠山北,并与419团联合向敌猛攻,使日军不敢前进一步。入夜又派出小部队夜袭敌人,打死敌人40余人,缴获战刀百余把、战马60余匹。该师还在福临铺东影珠山脚一带截击日军,打得日军尸横遍野,仅第六连一个排就缴获战马40余匹,各类军用物资20余驮,弹药不计其数。

激战松山。抗日战争期间,国际支援物资,只有靠云南至缅甸的公路(缅境内即史迪威公路)。1942年4月,日军第五十六师团在攻占腊戍后,于5月初窜至怒江边的惠通桥西岸。以一个加强联队,即松井联队配附炮兵、工兵、战车等占据松山,构筑半永久性工事,妄图截断我西南唯一的国际交通线。敌第十六师团系南进部队中的精锐。而第一一三联队,即松井联队,又系该师团的精锐,兵力约3400余人,武器精良。敌人曾狂言:“中国军队不牺牲十万,休想攻取松山。”受命攻取松山日军阵地的是黔军103师。激战近两个月,终将号称精锐的松井加强联队全歼,敌联队长松井切腹自杀,只在掩体内俘虏非战斗勤杂人员二十余名,营妓(即军妓)十余人。此役,黔军将士亦付出巨大牺牲,后在松山战场大垭口即埋葬了103师的六百余忠骸,建立公墓,并由师长熊授春刻碑铭记,其碑文曰:“查松山之敌为倭第五十六师团松井联队及野炮兵第三大队,本师奉命于民国三十三年七月十二日开始攻击,赖我忠勇将士,奋不顾身,前仆后继,卒于同年九月七日完全占领,歼灭顽寇三千余人,掳获重炮八门,山炮一门,其他军械无乍,我亦阵亡官佐五十九员、士兵一千四百五十名,但因当时战况紧迫,多数未及安埋,战后收集忠骸,迁葬于此,仅官佐四十六员,士兵六百二十名,兹为纪念忠贞,特将所有阵亡官佐姓名刻诸石碑,以垂永久,尚望国军胞泽,共同维护,俾此墓能与松山共终古,而凭景式则幸甚。参谋长谭国铎敬撰。师长熊授春题立。”

八年抗战期间,在对日作战的千百次战役、战斗中,出省抗战的黔军健儿,战上海、保南京,激战中原,缅甸远征,其战功煌煌。

抗战八年,贵州人民每25名壮丁中即有1人为国家流血,在战场杀敌;每3名壮丁中即有1人为国家流汗,在后方做工;每人担负战争费用58元,贡献稻谷1.2市石。贵州各族儿女,在民族生死存亡关头,贡献至巨,光耀中华。


三、抗日战争中的“滇军”——国之劲旅

滇军——特指民国时期云南的军队。从“辛亥革命”到“护国运动”,有“滇军精锐,冠于全国”之说,抗日战争时期亦有“滇军素质已成为全国之冠”的赞誉,被视为“国之劲旅”。

滇军,也以它悲壮的牺牲和辉煌的胜利而载入20世纪中国抗日战争的史册。抗战中,滇军中出现了卢汉、孙渡、张冲、鲁道源这样的抗日名将;也出现了唐维源、寸性奇、陈仲书这样的抗日烈士,却没有出过投降的将军,更没有出现过伪军。“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种崇高的民族情操,是滇军的骄傲,也是云南人民的光荣,这就是“滇军精神”,也是“云南精神”。

抗战胜利后,三支滇军劲旅国民革命军第60军、新编第3军、第58军,分别代表国家、战区司令长官,在越南、九江、南昌接受日本帝国主义的无条件投降,洗雪了近百年来中华民族被侵略、侮辱的耻辱。

滇军英勇事迹县略举如下:

六十军血战台儿庄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略中国的战争,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在国家危难之际,云南省主席龙云毅然表示:“身为地方行政负责者,当尽以地方所有之人力财力,贡献国家,牺牲一切,奋斗到底,俾期挽救危亡。”1937年8月,在南京国防会议上,龙云允诺出兵20万,支援全国抗战。1937年9月,龙云将滇军6个旅12个团组编成1个军,番号是国民革命军第60军,军长卢汉,下辖一八二、一八三、一八四师,分别以安恩溥、高荫槐、张冲为师长,共四万余人。于1937年旧历重阳节在昆明南郊巫家坝机场举行誓师大会,之后部队由云南经贵州入湖南,徒步行军40余天到达常德。之后又按命到达武汉,蒋介石曾命令这支军容整齐、士气旺盛的军队绕闹市一周,以表明我们有优秀的军队投入战斗,以此来安定民心。蒋介石的德国顾问看到后,惊异地对蒋说:”卢汉率领的滇军是你们中国的骄傲,是最有力的部队。”

1938年4月,六十军奉命赴台儿庄,参加第二阶段的徐州会战。六十军英勇抗敌,牺牲惨重,龙云毫不气馁,多次电令卢汉说:“一支优秀的军队并不是看死去了多少人,而是士兵的意志是否坚定,现在我们必须振作士气,来赢得胜利。“

1938年4月20日,60军奉命驻防台儿庄外围陈瓦房、邢家楼、五圣堂。4月22日拂晓,先头部队183师541旅1081团尹国华营在陈瓦房与进犯的日军板垣师团遭遇,随即展开拼杀,为后续部队展开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全营500余人仅一人生还。

六十军各部在以台儿庄附近禹王山为中心的战斗中,密切配合徐州战区长官部的战役组织,坚持20多天阵地战,粉碎了敌人渡过运河威胁徐州的企图。由于60军前仆后继的英勇阻击,打得日军寸步难行,伤亡惨重,使日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不仅粉碎敌人由台儿庄直下徐州的企图,牵制着日军的精锐师团;也掩护了我军主力部队的机动转移,为我军数十万人的大部队迅速跳出敌人的包围圈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日本报纸也不得不承认:这是“自‘九.一八’与华军开战以来,遇到滇军猛烈冲锋,实为罕见”。

在60军坚守陈瓦房一线、禹王山、台儿庄、徐州的27天中,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参战人员35123人,伤亡18844人;542旅旅长陈仲书、1078团团长董文英、代理团长陈浩如、1080团团长龙云阶、1082团团长严家训、1083团团长莫肇衡、1081团副团长黄云龙战死;营、连、排长也伤亡过半,全军伤亡已过大半,战后部队只能缩编为5个团。龙云对滇军的英勇战斗非常自豪地说:“国家自由平等,只有鲜血可以换取。” “六十军英勇作战,望滇人继续努力。”

陈钟书旅长语:“数十年来,日本人欺我太甚,这次外出抗日,已对家中作过安排,誓以必死决心报答国家”

烈士黄仁钦连长,阵亡后发现他写给新婚妻子的信,有一段写道:“匪寇深入国土,民族危在旦夕,身为军人,义当报国,万一不幸,希汝另嫁,幸勿自误。”

徐州会战以后,滇军名声大震。不久,六十军改编为第三十军团,辖第六十、第五十八两军,之后再扩编为第一集团军,辖第六十、第五十八及新三军,先后参加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及赣北战役。滇军先后在鲁南、武汉、湘北、赣北及滇南作战,均作战勇敢,勇往直前,赢得了国人的赞赏。龙云对此曾表示,云南虽然贫穷,但为了支援全国的抗战,即使把全省的资产全部贡献出来也是应该的。话语中表现出“国家危亡,在所不辞”的气概

第三军激战中条山

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又称老三军,以区别于张冲任军长的新编第三军),是由护国第二军演化而来,官兵仍然以云南人为主,是一支“滇军”劲旅。1938年7月至1941年4月,该军奉命驻守山西南部的中条山,与友军并肩作战,粉碎了日军13次大规模进攻,功勋卓著。

中条山位于山西南部,黄河北岸,东北—西南走向,长约160公里,宽10—15公里。主峰雪花山(1994米)在永济县东南。西起晋南与陕西相望,东迄豫北济源、孟县同太行山相连,北靠素有山西粮仓美誉的运城盆地,南濒一泻千里的滚滚黄河。与太行、吕梁、太岳三山互为犄角,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1941年,日本发动全面侵略中国的战争已进入第四年,“三个月灭亡中国”的叫嚣无异痴人说梦,中国军民的英勇抵抗使日本帝国主义泥足深陷、进退维谷。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日本陆相东条英机和山杉总长在迅速解决对华问题上取得一致意见,提出“不单纯考虑南方,要确立以中国和北方问题为主的方针”。据此,侵华日军制定了1941年的作战计划,特别期待在华北消灭西南部的中国抗日军队。

1941年4月底5月初,日军频繁调动,为进攻中条山做准备。日军共组织了6个师团、近4个混成旅、3个飞机飞行团约10万余人,由华北方面军司令多田骏中将指挥。1941年5月7日傍晚,日军突然一起行动,分东、西、北三面“以钳形并配合中央突破之方式”进犯中条山地区。日军在飞机、坦克、大炮、伞兵的配合下,对中条山地区的中国守军发动全面进攻,并施放毒气,使守军无法坚守,攻陷中条山。

值得一提的是,以云南江川人唐维源为军长的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在敌我力量悬殊,并被敌重兵包围的情况下,仍英勇战斗,决不退让。在最后关头,唐维源军长为保持人格、国格,宁死不当俘虏,以身殉国;以云南腾冲人寸性奇为师长的第三军第十二师,被敌人分割包围后,毫无畏惧,率领部队英勇杀敌,血战重伤后仍在担架上指挥战斗,再次重伤后宁死不当俘虏,以身殉国。中条山战役这支滇军劲旅几乎伤亡殆尽,谱写了一曲中华民族用血肉铸就新的长城的壮烈悲歌。国民政府发布文告,称唐维源、寸性奇的精神,是发扬了“忠公体国不骄不怯的云南精神”

五十八军威震长沙

1938年春,龙云再次组编滇军队伍参加抗战,这支滇军队伍的番号是国民革命军第五十八军。军长孙渡、11师师长鲁道源,后任副军长,都是龙云的属下。

孙渡:云南陆良人,毕业于陆军大学和陆军讲武学校,在军中有“儒将”美誉;鲁道源:云南昌宁人,毕业于陆军讲武学校。二人配合可谓是文经武纬,相得益彰。

1939—1940年,58军在锦江防守的战斗中,孙渡、鲁道源体现出高超的指挥艺术,充分发挥了滇军吃苦耐劳、善于爬山涉水的优点,经常组织小部队涉水渡江奇袭敌人,或伏击由靖安、奉新进出南昌的敌军车辆,虏获颇丰,多次受到战区长官部的嘉奖,鼓舞了军民的抗日斗志。在1940年12月收复九岭的战斗中,孙渡指挥得当,鲁道源身先士卒率部拼杀,收复了九岭一线阵地,体现出滇军的英勇善战。在赣北、湘北的历次攻防战斗中,58军获“长胜军”的荣誉称号。

使58军名扬中外的是第三次长沙会战。1941年12月29日,日军集结重兵向长沙进攻,58军奉命逐次抵抗,诱敌深入,在长官部调配部署完毕后,撤出阵地迂回占领东、西影珠山,切断日军补给线及断其退路。

1942年1月3日,进犯到长沙市郊的日军在我岳麓山炮兵的轰击和守城部队的攻击下,攻城无望,后援、给养断绝,匆忙撤退,在海拔仅500米的影珠山下,58军堵死了日军的退路。日军对58军的阵地进行了4天的狂轰滥炸,于1月7日午夜发动疯狂进攻,企图夺路而逃。战斗异常激烈,紧要关头,孙渡沉着冷静,联络友军向进攻日军发起攻击,鲁道源亲率警卫部队投入到一线,8日拂晓,进攻的日军除21人被俘外全部被歼。58军为第三次长沙会战的胜利立下不朽功勋,从此,58军声名鹤起,名扬中外。

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云南共向国内输送兵力约40万,伤亡人数10万以上,这个数字还不包括民众伤亡的数字。此外,征送中央军及其他杂项部队之兵,又约5万人。而且军队的给养完全由地方自筹,云南对整个中国的抗战做出了她最大的贡献。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