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男人,他们受造物主的偏好,分到了更多能吸引女人的魅力元素。通常他们具有俊朗高大的外表,高智商的头脑,以及对女人体贴入微的能力。他们从来不吝啬这种魅力,追求女人就是他们最为热衷的游戏。即使他们不结婚,或者几个固定女朋友。


魅力非凡,事业有成,对女性殷勤备至。于是,女人们自然陷入了他的情网,直到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只是他几个固定女朋友中的一个。他不想对你们中间任何一个人承诺,如果你要他作出非此即彼的选择,他会做出痛苦的姿态离你而去。你想要抽身,已经不容易,因为感情早已付出,再也收不回来了。


两年前,旅居西班牙十几年的侨胞阿强家里出了事。不知内情的亲朋连忙打探究竟,并且打电话四处联系阿强,可是他的电话始终处在关机状态。亲朋好友们非常着急,急忙来到阿强的仓库寻找,但是没人知道他的消息。阿强的妻子阿玉也突然回国,有人说他已经离开了西班牙,并且一直联系不上。


直到去年11月,阿强夫妇不约而同地出现在了马德里,他们找到律师,要求办理离婚手续,还有离婚后的财产分割,但是圣诞节前夕,就传出了阿强的妻子自杀未遂的消息。


“不幸”婚姻的开始


阿强是温州人,高中没毕业就参加了工作。他曾经依靠聪明的天资博得了单位领导的首肯,但是他不满足于现状。在工作了两年之后曾尝试经商,但很快被汹涌的商海折腾得血本无归。在家赋闲了一段时间之后,在家人及朋友的劝说下,他决心要到国外闯一闯,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


1990年,阿强听信了别人口中的国外生活,于是来到了荷兰(微博),面对着这里陌生的一切,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要干出一个名堂来。但是异国他乡创业谈何容易,既无资本也无任何人际关系的他,只能东一家、西一家的打工谋生,阿强就这样漂泊动荡地渡过了三年多的时光。


听人说西班牙的身份比较容易解决,做了几年黑工的阿强听信了别人的话,他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1994年,他跟随着几个比较要好的朋友,一同来到了西班牙,很快,他就在马德里找到了一份厨房的工作。


当时的中餐馆不是现在,找到一份工作真得感谢上苍。阿强非常卖力气地干着,餐馆老板不给他发工资,只能保证他每日的食宿和每个月少得可怜的花销,后来情况有了好转,阿强每个月拿到了微薄的工资,用他现在的话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出路在何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他的出头之日。


机会终于来了,而且来得如此之快,天资聪明,跑堂技艺日臻成熟的阿强在更换了一家又一家餐馆工作之后,终于得到了这家餐馆老板娘的赏识,后来知道是老板娘的女儿喜欢上了他。“我一直没有感觉她有多么好,只是感觉人还不错,”。这是阿强对记者说过多次的话,他就是这样形容那个已经成为他现任妻子的阿玉。


阿玉的家人早年就来到西班牙,到阿玉出国时,她的父辈们已经在西班牙积累下了比较可观的产业,仅中餐馆就开了5家,这个家族的发展势头很盛,几年以后的阿玉,当仁不让地以长女的身份继承了父业,当阿强以跑堂的身份加入到了这个家族之时,正是阿玉独立开始支撑门面之际,很快,短暂的恋爱过后,阿强又以乘龙快婿的身份做上了老板的交椅。


婚姻不幸生意正盛


婚后的阿强生活过得平凡普通,用他的话说,夫妻两人因为缺少感情基础,平时很少交流,阿强虽然读书不多,但是毕竟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他对婚后阿玉的一言一行经常看不惯,甚至生出一些鄙视的感觉,但是生活还在继续,聪颖的阿强婚姻虽然不畅,但是很快就找到了经营的秘诀,他潜心钻研、苦心经营,一家原本不大的中餐馆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生意也出奇的旺盛。


就在他们夫妇生意如日中天之际,他们的孩子出生了,阿强看着惹人喜爱的女儿,并没有认同阿玉坚持生出一个儿子的要求,而是把经营的目光转向了更高的领域,此时的西班牙很少有中国人独辟蹊径、另寻出路,阿强却敏锐地看到了这一点,他已经不满足于买车、买房,不屑于过这种俗套的小康日子,他要把资金集中起来,圆了他在国内时就已经破裂的梦想。


阿强的第一桶金来源于五金,这个以前在西班牙很少有中国人经营的行业,在兴起之初着实让人受益匪浅,阿强以果敢的嗅觉闻到了这个气息,不想他成功了,伴随着成功,他又接二连三地开设了一家又一家店铺,经营的门类和范围也越来越广,到2001年,他已经成功地做起了批发生意,原来的餐馆和店面全部交给了阿玉和其家人打理。


为什么不能再娶个老婆


此时的阿强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老板,他每个月都奔走于欧亚之间,很少顾及到家里,和老婆阿玉的交流接触,仅仅局限在回家睡觉的短时间内。就在这时,他认识了比他年龄小13岁的温州姑娘叶小敏,这位叶姑娘不仅知书达理,还非常善于打理家务,更让阿强感到高兴的是,叶姑娘有着极好的商业天赋,每每到了需要决策定夺的紧要关头,她都能出奇制胜地产生一些奇思妙想,让阿强感到非常的得力称心。


意外的邂逅总能让人产生愉悦。共同的志向和情趣很快就让阿强和叶姑娘走在了一起,他们同居了。“这几年的生活才算得上是生活”,阿强直言不讳这一切。同居生活让阿强更加顾及不到家里,他索性借口商务繁忙,整天、整星期、整月的不回家。二年后,他和叶姑娘有了孩子,一个蛮招人喜欢的男孩子,有了这个意外的结晶,阿强更加悠哉地过起了一夫一妾的生活,享受着上天赐予他的恩惠。


“没有人可以让我们分开”,这是阿强在谈到这种畸形夫妻关系时,一再强调的话语。“为了她,我可以舍弃一切,包括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阿强语出惊人,但神情坚定。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从来没有把我太太当成让人厌恶的“黄脸婆”,从一开始我就不是很喜欢她,说到为什么结婚,当时有当时的特定条件,换成了任何人,也不会有第二个选择。阿强轻松做着辩解。


“这里是欧洲,我想就是在国内,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大惊小怪,已经不可以改变的是,我两个女人都为我生了孩子,而我只能有一个老婆,所以我只能选择一个 。”


阿强的妻子阿玉因为忍受不了这种生活的折磨,带着孩子回国住了一段时间,去年5月,他主动找到阿强,提出双方协议离婚,阿强满口应承答应下来,但是在财产的分割上坚决不肯让步,他的理由是,婚后财产的一半要分割给阿玉,他感到不合理,并为此四处找人游说程阿玉,要她妥协让步。


从恋爱到结婚,从合法到非法。阿强到底是无法还是无奈。这就如同女人需要一个浪漫的情种和理性责任两种特质合二为一的男人一样,男人的理想也是同时拥有红玫瑰与白玫瑰。阿强也感到奇怪,为什么女人的流泪就能博得同情,而男人的理想和愿望就该遭受唾弃。


这是在各色说客的训教声中,逐渐总结出的出自阿强之口的肺腑之言。 他爱阿玉,因为她聪颖贤惠,懂得生活。他受不了晚上睡在身边的是一个特别木讷的乡下女人。而对于再娶女人?他说不清伦理,也不想谈道德。他只知道她能够满足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他更不能因为结发就荒废了此后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