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丽影 第一卷:关山万里护宝行 第五章:任务和干姐妹

王大三 收藏 0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URL] 当天晚上,潘九霸在白龙镇的他的寓所里要喊镇上他开的春香楼的几个名妓来陪赵之亮,被他断然拒绝了。 “九霸,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官匪之间的往来还是越不公开越好,那些风月场上的女子嘴上都没个遮拦,万一传出去国民政府的脸上挂不住的,这事儿还是以后再说吧。等办完了此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


当天晚上,潘九霸在白龙镇的他的寓所里要喊镇上他开的春香楼的几个名妓来陪赵之亮,被他断然拒绝了。

“九霸,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官匪之间的往来还是越不公开越好,那些风月场上的女子嘴上都没个遮拦,万一传出去国民政府的脸上挂不住的,这事儿还是以后再说吧。等办完了此事,我就整编你的队伍,给你个团长干干。”

赵之亮说着后面的打算。

其实土匪都是希望被政府招安的,一是省得整天过着那提心吊胆的日子,二是占山为王的目的也是为了能和政府谈条件,将来有个体面的着落。除非那个土匪心高似天,想像当年军阀一样有能力割据一方,否则都还是希望政府招降纳叛,成为合法的队伍的,潘九霸也自然希望自己是这样圆满的结局,不然迟早也是曝尸荒野的下场。

现在见赵秘书长这么说了,顿时高兴的不行。

他说:“大哥,只要您为小弟留了这样的后路,那我那一成也不要了,只要给我这个团长干我就算这辈子交待给大哥了。”

潘大狗也很兴奋,他知道此事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事儿,只要他老大潘九霸当了团长,至少也得给他个参谋长干干的,因此他也表示赞成那一成的分成不要了,只要晋绥军能整编了他们白龙山的人就行了。


第二天一早,赵之亮就要回太原去了。潘九霸和潘大狗见玩留不住便送他出了白龙镇,在路口上,赵之亮告诉他们今天太原的大户贺墨轩家的“荣宝盛”字画典当行开张,他要赶回去参加晚上贺家举办的宴席。

等赵之亮一离开,潘九霸就问:“大狗,你是怎么搞的,这么个聪明人连个贺家的小丫头贺一珊和那个周存丰都搞不定,贺祥记的那么些绸缎要是搞到手,山头上的弟兄们半年就不愁吃喝了。”

“老大,您不知道啊,眼看着事情就要成了,结果没想到贺家小姐带着她大嫂到了绸缎庄,那个大少奶奶真够厉害的,一下就看出我们玩的仙人跳来了。不是我跑得快,这会儿早蹲了太原的大狱了。”

潘大狗心有余悸的说道。

“哦,有这样的事儿?”

潘九霸说:“这么说贺家老大从北平回来了,他怎么有这么个厉害的夫人那?也好,这次没骗成贺家也好,看上去贺老爷子和阎老西的关系不错,典当行开张还请动了阎老西,我们真要是做下了这个大案,将来赵秘书长肯定要查到我们头上来的。”

潘大狗说:“是啊,老大。对了,我这次见到了老大您最钟情的贺家小姐贺一珊了,老大你什么时候去贺家提亲啊?”

潘九霸道:“现在不行,他贺家不可能把大小姐嫁给土匪做小的。等着赵秘书长整编了我们,那我们可就是堂堂的国军晋绥军的编制了,那时候不愁我娶不到贺一珊。眼下那,就都省省事,等着赵秘书长说的那事儿过来,夺了这批宝物,漂漂亮亮的在赵秘书长面前露上一手,我想将来甭说是团长了,连旅长都有可能,到那时候咱们白龙山的弟兄们就算是熬出了头了。”

至于贺家小姐贺一珊,潘九霸是想了很久的心思了。不过人家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怎么也不可能答应给自己做小老婆的,本来是想抢了来的,但考虑到惹了大户人家不比一般民女,那官兵必然会对他的白龙山有所行动,更是要因此得罪了赵之亮,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只有等待有机会了再说了。


赵之亮总算是在傍晚赶到了“六凤居”,贺家的宴席还没开始,但来的人也算是不少的了。

身居省政府秘书长要职的赵之亮自然是一来就被何云麟、贺云鹏弟兄请到了主桌上座了。

贺老爷子欠身让座,赵之亮那里肯占老年人的主座那,就在主座边上坐下。

今天,他来赴贺家的开业宴,是身负一个重任来的,那就是向贺家进行征捐,这是阎老西事先就安排好的事情,以加强山西和绥远的防务需要为名,向太原的各家商户征缴防务费,安排在贺墨轩头上的是十五万捐款。这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像贺家今天开业的“荣盛轩”典当行也就是二万大洋开起来的,这十五万能开七个半这样的大铺子了。

知道贺墨轩绝不会那么好说话,所以阎锡山就让心腹赵之亮先到一步,先向贺老爷子吹吹风。贺家在太原也是响当当的大户了,贺老爷子还是太原商会的副会长,他要是带头拿了这笔钱,就不怕其他的商户敢抗拒不交了。

见来的人不多,喝了几口茶后,赵之亮就把要捐税的事情先说了一遍,贺老爷子听罢一愣,半晌没说话。

过后,他对赵之亮说:“赵秘书长,有关防务捐税的问题我看还是要先和商会的同仁商议一下为好。太原这么多商户要按您这个比例捐起来那就得二三百万了,这个数目对于商户压力太大,我担心大家嘴上不讲,心里不服啊。”

赵之亮笑道:“贺会长,那就要看你和众商户是怎么做工作的了。眼看着日本人在东北成立了伪满洲国都三年了,小鬼子是亡我中华之心不死啊,这迟早都要向关内发动进攻,我们山西和绥远是华北的门户,要是不做好准备将来吃亏的还是你们这些商人啊。要是日本人来了,你们的家产往哪儿转那?所以阎会长是想大家所想,急大家所急才准备扩充军队,购买武器,将来也好有效的抵御日本人的侵略嘛。而现在国民政府才刚刚稳定,财政收入有限,很多军费上的事情还得靠当地的财政拿啊,而我们山西不靠你们商会我们还能靠谁那?因此,这次的捐税是一定要捐的,我这不是在和你们商会商量,而是代表阎大帅向你们商会下达的晋绥长官公输下的死命令。您老是德高望重的副会长,所以还要请您老做好表率工作哦。”

他这一说,贺墨轩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但是他的脑子还是开动着,毕竟十五万银洋是他家底的近六分之一了,对他来说已经伤筋动骨了,他不得不先做一番盘算。

看来,赵之亮秘书长说话绝不是虚言,虽说心疼的厉害,可这钱不捐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不过窍门还在数额的多少上,要想少捐一些,一会儿还得看阎锡山来了后的情况,能不能这个山西王说上话是最重要的。


而在“六凤居”的另一个包间里,贺云麟正在和几个客人说着话,其中一个叫张思睿的盐商正是共产党山西特委特科的科长,这正是这个贺云麟回太原来要见的人物,而其他的人则是特科的工作人员。

看看其他来宾还没到,于是,张思睿抓紧时间告诉贺云麟,最近在溥仪出宫逃往天津时丢失的那批清宫文物现在现身在北平了。

“现在日本东北关东军华北办事处的人正联合北平的日本领事馆的领事鹭岛正雄活动频繁,还有小笠原特务机关长那个大特务的配合,针对的就是这批珍贵的国家文物。小日本叫嚣说这是满洲国的东西,必须找到并交还给他们,简直是狂妄之极。”

张思睿接着说:“明明是我中华瑰宝,却被小日本说成是他们的东西,真是可笑。这次组织上给我们的任务就是将马继武的运宝队伍在山西境内截住,防止军阀马步芳、马鸿逵用珍贵的文物向外国人交换武器。另外据说北平军阀冯明德也想将这批文物找回到他的手上去,以此和英国人迈克尔交换大量的武器,这是绝不能让他得逞的。目前中央在井冈山根据地正开展着反围剿的斗争,但是还是命令我们无比将文物截住,不能使之流到国外去。”

贺云麟说:“那么我的任务是什么?”

张思睿说:“你的任务有两个,一是做好识别鉴定文物的准备,因为马继武没那么傻,他知道自己此行的危险重重,所以他必定将文物先转移到北平的某处地方,然后将文物仿制,再采用声东击西的障眼法,以鱼目混珠的方式将真假文物分别运出,这一点是我们在马家军内部的同志搞来的情报。届时真假文物就要靠你的眼光来甄别了,不能上了马继武的当。第二个任务就是通知北京的同志,无比找到马继武在北平隐藏和造假文物的地方,及时不能抢回属于人民的文物也要搞清楚他们转运文物的时间和路线,然后通知我们。”

贺云麟说:“我保证完成任务,但组织上不会就为这个让我赶来太原的吧?”

张思睿拍拍贺云麟的肩头说:“谁说你是书呆子了,我看一点都不是,你想的很正确。这次我们在西安收到了共产国际给我们秘密转送来的几部电台,方志敏同志让我给北平的同志带来一台,由您带回北平去,怎么样没问题吧?”

“没问题,我肯定会将电台安全的送到刘翠生书记的手上去的。”

贺云麟知道电台是多么宝贵的东西,有了它,将来和延安总部的联系就方便的多了,上级的指示也能及时的传递到北平来了。

这里显然不是长谈的合适地点,所以,张思睿和贺云麟约定好了交取电台的地点和时间,然后就准备分手了。

张思睿送贺云麟出包间的时候,指着大厅中央主桌那里说:“云麟,你看,那个赵秘书长在和你家老爷子谈的正欢那,这个家伙很难对付,他属于阎老西的智囊和心腹,肚子里从来不灌好心眼儿,你要让贺老先生多注意他的举动。”

“谢谢张先生,此人我知道,这个时候看我父亲的脸色,这家伙一定又在敲诈商户们什么了。”

贺云麟说着就下楼去了门口,因为一会儿阎锡山就要到了,他和弟弟贺云鹏必须要亲自门口接待。


对于阎老西的这种要求,此前贺家也好,太原的其他大商户如秦财旺的秦府,范永和的范府等也好都是照章如数出钱的,明知道是敲诈,但人家手里的枪杆子硬谁也不敢抗拒不缴的。不过这次数额实在巨大,各家当家的围坐在主桌四周,脸上都露出了难色,而赵之亮权当是看不见了。

赵之亮告诉大家这次征捐是保家卫国,收复东三省失地的需要,因为数额大了一些,所以给各户三个月的时间筹备,但如若发生抽逃资金的情况,省政府和督军府将严惩不贷,情节严重了还会进行全面的查抄。

见没什么商量余地了,又是贺家买卖的开业大吉,众商户只能先点了头,回头再行商议了。这时候,管家喊着“晋绥联合会阎会长阎大帅到!”

贺墨轩和众人赶紧起身迎了上去。

只见阎锡山一身长袍马褂的被四姨太江梅挽着胳膊,身后是卫士的簇拥着,走进了“六凤居”的宴会厅大门。

一进门,就摘下了礼帽递给了卫士长王风,接着对门口迎接的贺家兄弟笑笑,两撇八字胡随着微笑有规律的翘动着。


这时候贺老爷子也赶到了门前,欠身作揖道:“小号开张,惊动了大帅实在是让在下诚惶诚恐。大帅能来捧场让我贺府上下是蓬筚生辉啊,请大帅上座。”

阎锡山和贺墨轩握了握手,用标准的山西话说:“那里,那里,你们贺家生意越做越好那是我们山西的光荣嘛。哦是对诗书字画颇为感兴趣的,改日定当到你的‘荣盛轩’观摩礼拜,欣赏一番的。对了,这是你的大公子吧,听说在英国留学多年,怎么回国在那里高就那?”

阎锡山指着贺云麟对贺老爷子说道。

贺老爷子连说:“对,对,正是犬子云麟,此次携新夫人若梅回太原参加小号的开业庆典。”

贺云麟也微微一点头:“幸会大帅,不才现在北平燕大考古系搞文物鉴定,今后还要多向大帅这样的前辈学习请教那,这位正是不才的妻子林若梅,是北平的医生。”

阎锡山马上和林若梅握住了手:“哈哈,真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你贺大公子才三十不到就是燕大的副教授了,你太太就更不可思议了,才二十吧,都是能妙手回春的医生了,看到你们我就想到自己真是老了哦。”

林若梅说:“哪儿能哪!大帅洪福齐天,是山西人的骄傲,我们应该好好向大帅学习才是。我们所从事的职业也就是糊口饭吃而已,大帅见笑了。”

“看看,看看,你们看看。这就是文化人啊,说起话来就是中听,真是女中才子啊。”

阎锡山笑道:“小姐你叫……?”

林若梅道:“哦,回大帅,双目林,我叫若梅。”

“林若梅?好名儿,好名儿啊。我说云鹏贤侄啊,你是哪辈子修来的这福气啊,娶了这么一位江南的西施江北的貂蝉啊,还满腹经纶,实在是我山西的骄傲啊。对了,若梅小姐,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四姨太江梅,你看你们俩是不是很有缘分啊,她和你的名字里都有个梅字,你们该认个干姐妹才是啊。”

阎锡山把四姨太让到了林若梅的跟前说。

林若梅微微一下拉住了四姨太的手对阎锡山说:“大帅,这我可不敢高攀了。我要是认了四太太做姐姐,那今后不就要管您大帅叫大哥了吗,使不得,实在是使不得啊。”

她这一说,引得阎锡山哈哈大笑了起来:“若梅小姐果然是巧嘴能言,我老西着实佩服。其实这不相干的,江梅平时就喊我老爷,你跟着喊老爷不是挺好的吗。贺家大公子,你说那?”

贺云麟也笑了:“大帅所言极是,若是大帅不怕我们贺家高攀的话,那么若梅认下四姨太这个姐姐还有什么好说的那。若梅啊,还不快喊声姐姐。”

林若梅闻听,拉住四姨太的手稍稍弯腰一躬:“那我可就认下姐姐了,姐姐好啊。”

江梅勉强的笑笑,扶直住林若梅道:“妹妹不必客气,今后你就是我的妹妹了,谁要是敢欺负你那姐姐我可就要出面为你主持公道了。”

江梅原是河南许昌大户人家江懋宝家的千金,在省城里念过高中,蒋冯阎中原大战的时候,其美名被阎锡山所知,于是多次逼迫江家许亲。最后迫于阎锡山的淫威,江家无奈之下只能多次说服了女儿江梅,最后嫁给了阎老西。不过阎锡山对江梅很是在乎,疼爱有加,处处都依着她,这样当年才19岁江梅虽说对于嫁给了一个大了自己近三十岁的男人心里万分的不舒服,但穿金戴银,生活奢华富贵却让她略微填补了一点遗憾,时间长了也就因逐渐习惯而作罢了。


阎锡山有个癖好,就是很喜欢有文化有气质的年轻女人,四房太太中除大太太是原配的结发妻子,初小文化外,其他的三房姨太太都是有文化的大户人家的闺女,尤其是他这个四姨太江梅更是个师范生,文化水平很高。

此刻敏感的江梅从阎老西让自己和林若梅认姐妹的事情上看,她心里知道老西儿对林若梅有那个意思了。可惜的是林若梅是贺家的媳妇儿了,否则他肯定要心存不轨的,因为就在这太原城里寻遍了千家万户,以林若梅的相貌也可称之首屈一指的了,阎老西作为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对她有些歪心思也不在意料之外的。

不过,对于林若梅的干净利索、落落大方的举止四姨太江梅也是打心眼里喜欢的,所以她也拉着林若梅的手说:“妹妹啊,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认定你这个妹妹了。以后在山西的地界上有事儿尽管来找我这个姐姐,再说还有你姐夫给你撑着腰那,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啊。”

林若梅也不客气,随口答道:“姐姐说的是,今后有了您和姐夫的这棵大树,那我们贺家人也算是有树荫遮凉了。”

她心里想的是我能在你这太原呆几天啊,既然认下了这门干亲,你们今后对我公婆家总得照顾着点儿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