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罡儿女群侠传 第二卷:英雄儿女 第45章:双虎邪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3.html


阿巴石和段正兴两人教训了五毒圣教的教徒后,带着阿林妹和张素素回到了客栈,本想翌日天亮后就继续赶路寻找木婉清,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的仗义之举,却招来了五毒圣教的报复。


深夜三更,突然传来阵阵惊天的虎啸声,片刻后街面上开始浮躁起来,人声喧哗。店小二起身将客栈内的火烛全都点亮,打开店门后拿起一根木棒就要出去。


忽然,有人喊道:“小二哥,外面出了何事?”


店小二回头一看,原来是今天住店的客官。而问店小二话的人正是段正兴,他被虎啸声惊醒后立即披衣下楼来察看,不巧碰到店小二正要出门。


店小二回道:“客官你有所不知,这老虎一叫,就意味着五毒圣教的二当家来了,能把他们二当家招来,本府又要遭殃了!我还是先去看看城东发生了何事?”


店小二说完就走出客栈大门和桂州府乡邻一同向着东城而去,段正兴立即反身上楼叫醒了阿巴石,又到隔间叫醒了阿林妹和张素素,并交接她们两人不要随便走出客栈,他和阿巴石出去查看情况后马上回来。


当两人来到城东时,只见一农户家门前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又见官府的人进出于该农户院落,段正兴为尽可能的查看清楚发生了何事,悄悄寻到农户家后面,轻轻一跃攀上了屋顶,他又轻轻将瓦片拾起,透过缝隙查看房里的情况,没想到下午他们救的农户一家三口惨遭了毒手,汉子伏面于地上而头颅却不见了,鲜血喷洒了一地,手中还紧紧地捂着一把镰刀。


再看汉子身旁,仰面躺着一名十余来岁的少年,可能是他的儿子。这少年尸体面目惊恐万状,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而他的胸前已经被抓得鲜血淋淋、模糊不清,一条腿已经不知了去向。这时,一名老妈子哭泣声传来,段正兴抬头向农户家院落看去,又见一名女子尸体仰面躺在院中,这名老妈子抱着她的尸体痛声哭泣,嘴里一直唤她的名字,官府的捕快无奈地摇着头。


可段正兴怎么看这名女子的尸体也不像下午他们救的那名农妇,正在发愁之时,只听院中捕快欠老妈子道:“老人家,我们早就猜到你女儿的失踪定是和五毒圣教有关,仵作已经验过尸身,她是在半月前被人活活勒死的,你看尸首已经布满斑状、体液渗出,还是早早给她下葬了。”


段正兴听后更加疑惑不解,半月前死的女子尸体怎么会出现在了这名农户院中,而他的相配又去了哪里?房中也无任何人的尸首了,难道是被五毒圣教的人绑架了不成?


正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只闻远处传来呼救声,循声望去见一人手持火把急匆匆地跑来,边跑边叫道:“快去城西、快去城西,又出事了,好可怕!”


衙门捕快听罢冲将出来,拉住更夫问道:“何事把你吓成这样子?”


更夫哆哆嗦嗦地回过头,抬起手一指已经被衙役们抬出来的汉子尸体,惊恐的回道:“他家媳妇在城西。”


可能是更夫惊恐慌张,尽忘记了说明他受惊吓的原因,而不明事理的捕快们和众乡邻急急忙忙又冲向城西,段正兴也是一惊,忽然想起阿林妹和张素素还住在城西的客栈中,急忙纵身跳下屋头,拉着阿巴石运足脚力奔向城西。


众人来到城西后,并没有在街面上找到汉子的媳妇,段正兴和阿巴石也故不作声,转身准备立即赶往客栈。


突然,一人指着街道两旁的屋顶惊呼道:“那有人、那有人!”


众人一起抬头向着屋顶看去,忽见两个黑影在屋顶上疾奔,其中一人腋下夹着一只大麻袋子,众人及捕快们却素手无策,眼看两个黑影就要从这边的屋顶越过他们所处的街道,段正兴一急飞身跃上屋顶,使出一阳指,一道气流就直击对面的屋顶,‘轰’地一声屋顶瓦片被击中腾了起来,第一个跳跃的黑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一脚踩空落了下来摔在了地上,他腋下夹着的麻袋也滚落到了一旁。


阿巴石也是急速冲到这人身前,在他还没爬起身时一脚踢来,黑衣人被他踢中胸口立即仰面而倒,阿巴石抓住时机提起麻袋子退到众人中,解开麻袋一看惊得目瞪口呆,麻袋中装的尽是自己的妹妹阿林妹,口中还被塞了张布巾。


阿巴石立即将塞在她口中的布巾拿出,阿林妹虚脱地说道:“阿哥,快去救素素,她也被绑架了。”


阿巴石一听,急得不知所措,大声叫道:“大哥,我娘子被他们绑架了。”


话音落,又有两个人落在了街道中,一男一女并没有身着黑衣,男的身高不足六尺,头缠黑布巾一身蓝布短打,下半面部被一张牛皮面具遮住,只留一双豆子般的眼睛在外,站定后双手抱胸站于路中。那女的落地后却要拉起被阿巴石踢翻的黑衣人,在火把的照耀下,可见这名女子二十有余,其面色皮肤白净异常,小圆脸上也是眉清目秀,特别是那张丰满的樱桃小口镶嵌在上面,显得她既性感既温柔。阿巴石、段正兴、阿林妹三人怎么也没想到,看上去这样清秀、善良的女子尽会是黑衣人的帮凶,而众人和衙门捕快见到他们,如是见了魔鬼一样,迅速退开。


段正兴见到跃下房顶和阿巴石站在一起,大声问道:“我等和你们无怨无愁,怎么要加害我的两位妹妹?且扰乱大宋州府害死无辜百姓?”


站在路中的男子听罢,‘嘿嘿嘿’冷笑一声,回道:“数年前在巴蜀林中你们杀了我教派坛主‘鬼首’,难道你们忘记了吗?问问站在你身旁的这两兄妹就知道了。”


阿巴石立即向段正兴解释了当年身居巴蜀,整个部落被鬼首施以妖术威胁,并掌控他们对抗宋庭官府和其他部落,后被逍遥派掌门虚竹亲手诛杀,救了他们部落。


段正兴道:“你教坛主鬼首迫害巴蜀百姓,犹如妖魔行为,被我虚竹伯伯诛杀,那是咎由自取。”


这时,一名捕快大着胆子走了上来,小声和段正兴他们说到,如是他们能为官府除了这些害人的妖孽,知府大人定报上朝廷重重嘉赏他们,并告知了他们这一男一女是何许人物,原来男的就是五毒圣教教主卯继仙;女的是现在鬼魔堂坛主,人称‘水月情毒’的何冰水,被打落的黑衣人就是淫贼‘林中散花’薛亮。


阿巴石一听这话,怒道:“你家知府受大宋皇恩,面对这些邪教异徒却显得胆小如鼠,你等身为衙门捕快也是放纵这些妖人残害民众,我恨不得替桂州府百姓教训你们。”


说罢,一掌将这名捕快推开,毫不犹豫地走向卯继仙等人,段正兴紧跟其后,注视着卯继仙身后的一名神秘人物,在月光和火烛的反射下,隐约可见那人低着头、披头散发,如不是那身粉色褙子装着身,还真难看出她是男是女。


以此同时,何冰水首先出手了,她跃到阿巴石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阿巴石心急一拳打向何冰水的面部,却被何冰水用右掌接住,左手又拉住他的胳膊用力向前一送,阿巴石一个列阻伏面摔在了地上。


何冰水转身面着阿巴石轻声说道:“再来。”


阿巴石本来就急,再加上被何冰水一摔,更加气恼,站起身来出拳急攻,双拳左右开交直击她的面门和胸口,哪知何冰水轻巧如燕,左闪右避躲开了阿巴石的急攻。


就在阿巴石拳速慢下时,何冰水又借势阿巴石的拳路,趁他不备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子用力向下一折,右脚同时急攻他的下盘,一脚踢在腿腕子处,阿巴石‘噗通’一声跪在了何冰水身前,何冰水立即抽出一把匕首自上而下向着阿巴石的脖颈杀来,段正兴眼疾手快迅速使出一阳指,一股内气直击何冰水的手臂,何冰水一声尖叫倒在了地上。


段正兴走了上来,指着地上的何冰水道:“好一招何氏擒拿手,以柔克刚、借力使力,不过不用在擒拿歹人,却用在欺负无辜百姓身上,实在遗憾!”


何冰水闻之,忽感羞愧难当,急忙起身退到一旁莫不出声,而段正兴将阿巴石扶了起来,径直走向站于路中的卯继仙。


卯继仙见他步伐加快,左右闪动开来,料定他是要出招了,故回身一转迅速避于那低着头、披头散发的神秘人物身后。段正兴只见神秘人物身后火光一闪,突然抬起了头颅,顿时桂州府百姓都惊叫起来,原来这神秘人物就是已经死亡的农户妻室,但乍眼一看包括段正兴在内,也是惊愕异常,她胸前的衣服上全是鲜血,还有的血液凝固在了她的脖颈处,一眼就能看出是被人割喉而死,可让他们都无法理解的就是死尸还能动弹。


段正兴正在疑惑之时,卯继仙大叫一声‘攻’,那妇人尸体随即跳了出来,直接跳到段正兴身前,伸出血淋淋的双手就要抓他的脖颈。段正兴反应过来急忙向后一退,同时使出一阳指,股股内气如同利剑一样击向妇人尸体,可是那尸体不知道疼痛,根本无法阻挡,又是一跃跳到他的身前,并抓住了段正兴使一阳指的右手,随即张开还在吐露鲜血的利口就要咬他的拇指,段正兴惊恐之下伸出左拳猛击那尸体头颅,却不能将其打翻,眼睁睁地看着那利口咬向自己的拇指。


“魔鬼。”阿巴石大叫一声,手起刀落,千钧一发之际挥起官刀一刀将那妇人尸体的头颅斩下。原来是阿巴石见段正兴不能脱身,故抢过捕快的官刀一刀斩来,救了段正兴一命。


可让他们都没想到的是,那妇人尸体头颅虽然掉了,身体却还是抓着段正兴不放,无奈段正兴拳打脚踢。


这时,阿林妹叫道:“正兴哥,你看卯继仙。”


段正兴、阿巴石听闻,回头看向卯继仙,只见他手舞足蹈时上时下,而他的一举一动在这妇人尸体上既能表现出来。阿巴石看得很是清楚,提起刀就要砍向卯继仙,何冰水见状又跃了出来,再次挡住了阿巴石的去路。


段正兴道:“兄弟你不是她的对手,提刀来砍这妇人尸体腰身。”


阿巴石立即回身,何冰水也没有阻拦,走近妇人尸体用力一刀横劈下去,即刻那妇人尸体自腰身而断,段正兴也是用脚狠狠一踢,妇人尸体前段身飞了出去。段正兴立即使出一阳指直击控制那妇人尸体的卯继仙,股股内气而出,使得卯继仙无法招架,只能迅速避让,而大家再看地上的妇人尸体时,只见那两段尸身也是在地上翻腾。


何冰水看卯继仙不是段正兴的对手,再看城中百姓义愤填膺,为保全教主性命,以及自己能安全脱身,故从身上取出一颗丸子扔向段正兴,阿林妹以为是暗器,奋不顾身跃到段正兴身前,用身体挡住那飞旋过来的丸子。


‘轰’地一声闷响,这丸子击中阿林妹后一团紫气而出,城中百姓立即捂着鼻子四散开来,段正兴亦要将阿林妹拉出,可是且被阿巴石抱住,并和衙门捕快一同将他拉出了紫气弥漫的区域。


片刻后,待紫气散尽,天已经蒙蒙而亮,段正兴、阿巴石和众人行了出来,只见阿林妹一个人躺在地上,卯继仙等人已经不知了去向,两人立即上前查看,发现阿林妹并无大碍,只是昏迷了过去。


回到客栈后,安排了阿林妹睡下,而城中的乡邻甚是感激他们的仗义之举,找了一名最好的郎中为阿林妹看伤,经过郎中查看并无大碍,开了一副压惊药方就亲自为阿林妹煎药去了,段正兴和阿巴石松了一口气,立即商议怎么将素素救出。


不多时,郎中将药煎好后抬了上来,凉了片刻后段正兴亲自一勺一勺地将药喂进阿林妹口中。可是让他们都没想到的是,忽然阿林妹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用往常不一样的眼神看着段正兴,那眼神看的段正兴也是好不自在。


又突然,阿林妹一把拉住段正兴的手,柔声说道:“正兴哥,我的心口好热,你听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说着就拉着段正兴的手就往自己的胸口上摸去,段正兴立即甩开她的手,站了起来。


段正兴问道:“郎中,你在药里下了什么?”


郎中听问,再见这样的情形,无奈说道:“两位英雄莫怪于我,我的药方只是压惊之用,可能是这姑娘中了何冰水的情毒,这毒性发作时能使人欲罢不能,男的变得无情无意,女的变得风骚淫荡,如是不得解药中毒之人必会欲火攻心,荒淫而亡。”


段正兴和阿巴石一听急了,连忙再问郎中是否可有其他医治的办法,可郎中却摇着头无奈地走了。


就在郎中刚行出房门,阿林妹突然坐起身来,一把就将外衣撕扯开来,大叫道:“正兴哥,我心口好热、我心口好热,你不是爱着我吗?快过来亲一亲我。”


段正兴和阿巴石见此情形六神无主,无奈段正兴走将过去,在她眉冲、膛中、关元三穴处各点了一下,随即阿林妹昏厥过去。商量后两人事不宜迟,取出银子交代了店小二,又找来了两名妇人照顾阿林妹,径直向着桂州府州衙而去。


当两人来到州衙后,知府大人却避而不见,阿巴石一急打翻门口衙役和段正兴一起冲进衙门,硬是将知府从后堂揪了出来,让他坐在正堂之上。


段正兴甩开袍子,半跪下去说道:“知府大人,五毒圣教危害一方,你却视而不见,你这父母官怎么为百姓做主?”


知府又见两名奇人,吓得惊慌失措、不能自语,师爷插嘴解释道:“两位英雄你们有所不知,这五毒圣教都是奇人异士,各怀一套本领,且又深居黔南山林之中,衙门组织了好几次清缴,都被他们打得落花流水,之后又遭他们下山报复,前任捕头王被他们枭首示众,尸身被两只老虎啃食,可谓是尸骨无存啊!”


段正兴听后又问道:“那为何不上报朝廷,派军来清缴?”


这时,知府抖抖索索地回道:“义士,小官已经多次上报了朝廷,但上方都以北方军情为由打下了奏请,责成本州组织义军自行清缴。”


师爷到还是精明,看出了他们两人的来意,故立即欠段正兴和阿巴石为桂州府百姓除恶,答应他们两人由州府组织义军进山清缴五毒圣教。


出了州衙后,两人为尽快救出张素素,立即先带领着衙门张督头和几名衙役动身出了桂州府,他们一行径直向着黔南山中进发。


而在五毒圣教的山寨之中,被袁老二绑架回来的张素素被捆住了双手、双脚单独关于一间黑暗的木房之中,上次在巴蜀的恐怖经历已经让她记忆忧心,这次又被劫持到了邪教的寨子里,自己的命运将会怎样,她自己心里越想越觉得恐惧,她努力地挣扎着,可是双手、双脚被捆,动身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自己退宿在角落里暗暗地期盼着她的威武将军快来救自己出去。


就在这时,山寨外面有人喊道:“教主回来了。”


不多时,张素素听到一行人走步的声响,且越走越离关押她的房间越近,她屏住呼息,好像是人家不知道她在里面似地,缩在角落里动也不敢动,突然有人猛地打开房门,一道亮光闪了进来,刺得张素素眼睛也不能睁开,只能隐约见到几个身影站在门口,又见两人走了过来,不由分说抬起她就往外走,自己吓得大叫起来,不停地扭动着身躯,不料一人一拳打来,正击在她的面部,张素素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