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越狱犯至少须突破4道关卡 曾当5年特种兵

普力马 收藏 0 1906
导读:截至昨天下午,深州监狱越狱犯王振轻尚未落网,这是他越狱的第8天,监狱官方称正在全力追捕中。记者走访数日获悉,王振轻系退伍特种兵,具有良好的反侦察能力,其逃出深州监狱至少突破了4道关卡。   家属称其当过5年特种兵   王振轻的哥哥称其曾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当特种兵5年,其老家村民称王振轻性格内向,家境一般。   深州监狱的协查通报,在王振轻越狱后就发到了其老家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虎岗乡王寨村。王寨村村委会主任王卫涛说,村里没有企业,年轻的村民都出去打工,其余的在家务农。  

截至昨天下午,深州监狱越狱犯王振轻尚未落网,这是他越狱的第8天,监狱官方称正在全力追捕中。记者走访数日获悉,王振轻系退伍特种兵,具有良好的反侦察能力,其逃出深州监狱至少突破了4道关卡。


家属称其当过5年特种兵


王振轻的哥哥称其曾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当特种兵5年,其老家村民称王振轻性格内向,家境一般。


深州监狱的协查通报,在王振轻越狱后就发到了其老家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虎岗乡王寨村。王寨村村委会主任王卫涛说,村里没有企业,年轻的村民都出去打工,其余的在家务农。


1968年2月,王振轻出生在一个大家庭,上面有4个姐姐和1个哥哥。二十岁那年,他参了军。据其哥哥王某称,王振轻在甘肃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当特种兵,5年后退役回了老家。


其间王振轻结了婚。因未能联系上他的妻子,相关情况无从得知。记者从村民处了解到,王振轻一儿一女,女儿已经出嫁,儿子尚在读书。


村民们认为王振轻比较内向,平时跟人话不多,不抽烟少喝酒不赌钱。和至亲的哥哥姐姐也并不亲密,都是各过各的。近些年,王振轻在北京、上海等城市打工,很少回家。据村民们介绍,就连女儿出嫁,他都没回家,所有事项都是妻子一人操办。


去年年初,王振轻回家买了一辆红色面包车跑客运。据王卫涛介绍,这种客运每次也就挣几块钱。几个月后王振轻再次离家,来到河北,与其余三名男子策划实施了一起货车扒窃案,被判刑后才来到深州监狱。


入狱不到9个月成功出逃


参与“公路盗窃飞虎队”、用编织袋制作绳索、与警方暗地周旋,这些行为都透露出王振轻具备良好的反侦察能力。


据河北省藁城市公安局官网显示,去年3月开始,刑警大队得到线索,藁城市张家庄镇村民梁某和几名社会青年驾驶货车,流窜境内公路主干道,参与盗扒运输货物犯罪,被称为“公路盗窃飞虎队”。


去年5月26日,王振轻等人再次扒窃货车后,还没来得及销赃,就被警方查获。


随后,河北警方赶往郸城县王寨村,向王振轻的家属通报了其犯罪情况。王振轻的哥哥对此记忆深刻,他记得警察说弟弟的腿部受伤,家人随即给他送去数千元治疗费。


参与追捕的人员透露,王振轻具备良好的反侦察能力。负责关押改造重刑犯的深州监狱,管理非常森严,绝不允许犯人从改造区拿走任何东西,但王振轻入狱还不到9个月,就躲避过狱警的视线,偷偷用编织袋自制了越狱用的绳索。


越狱成功后,王振轻更是发挥了反侦察能力,与上千警力暗地周旋。截至昨日,他已脱逃8天尚未落网。


服刑改造工作为加工服装


深州监狱关押的大多数是重刑犯,罪犯改造工作是进行服装裁剪和缝纫,王振轻可能是偷偷搜集编织袋,制作成了绳索。


出入过深州监狱大院的人士透露,只有和监狱有业务往来的极少数社会人士才能进入监狱内部,且必须经过重重关卡。


据了解,深州监狱罪犯的主要改造工作,是服装的粗略加工。监狱和一些服装厂有业务往来,这些厂一般会派固定人员前往监狱收送服装毛坯。


关卡的第一步,社会人士需手持身份证和证明材料,到监狱大门外开票,核实身份并登记。手持进门票据来到大门口,又须在门外执勤处进一步核实身份。进入大门后,社会人士必须拿出身份证,在门内的执勤处再次登记。而后来到第二道门处,经狱警又一次核实身份,方能正式进入监区。办完业务出门时,也要按照上述步骤重新核实身份才能出去。


对于罪犯而言,他们休息和活动所在的监舍区外围还有一堵墙,门口设有狱警,非特殊事项罪犯不得出监舍区。


知情人士称,深州监狱的管理一直较为规范,罪犯要想通过重重关卡从大门越狱,可能性极为微小。因为罪犯改造所做的是服装的裁剪和缝纫工作,可能是王振轻躲避狱警和监控的监视,偷偷搜集编织袋制作成了绳索。


据了解,在建的新深州监狱,监控设施极为完善,改造区厂房修建整齐划一,罪犯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收入监控摄像头。


越狱至少须突破4道关卡


目前官方披露的信息显示,王振轻越狱是其个人作为,并没有他人配合。那么,他翻墙越狱,至少要突破4重围墙或铁丝网。


深州监狱称,王振轻于清晨6点15分翻墙越狱逃脱。记者了解到,若此说法属实,王振轻至少翻过了4道围墙或铁丝网。


值班武警的交接时间为清晨6点,罪犯们的起床时间为6点半。王振轻的越狱时间,是武警刚刚交接完毕,罪犯尚未起床之时。


按照高古庄村民的说法,王振轻是从监狱的西南方向逃脱。据了解,西南方向是深州监狱的改造区,因此,王振轻走出牢房第一步,是跳过监舍区和改造区之间的一堵围墙,进入改造区。


知情人士透露,深州监狱改造区的监控设备不多,且厂房建设并非整齐划一,可能给王振轻逃过岗楼哨兵的视线提供了机会。


改造区和高墙之间,还有一道2米左右高的铁丝网。知情人士称,这道铁丝网主要起警示作用,一旦罪犯越出铁丝网,岗楼上的哨兵可以用枪击之。


接下来是监狱的外围高墙。根据我国的监狱设计标准,一般监狱的外围墙高约5.5米。


王振轻翻越这道墙后,外面还有一道绿色的铁丝网拦截,高约2米。铁丝网内,有手持防暴棍的流动哨兵实行24小时巡逻。


监狱附近的村民称,9月11日清晨6点多,听到监狱传来一阵追跑声,还响起警笛声,随后便传出消息说,有人越狱了。


大片田地提供掩体和食物


深州监狱周围是大片玉米地和果园,不仅为王振轻提供了掩体,也能让他不致饥渴。此外,还有一条连接石家庄到德州的铁路。


据村民提供的线索,王振轻从监狱西南角越狱后,逃向深州南部。记者发现,监狱周围是大片田地,长满尚未成熟的玉米,王振轻若是藏身其中,不易被发现。


事发后,监狱、公安、武警三方联合,发动上千警力合力追捕王振轻。武警每隔50米设哨兵站岗,其余人持防暴棍,钻进玉米地进行地毯式搜捕。


按照村民们陆续提供的线索,最可靠的一个线索是,警犬从地里叼出了被人啃过的生玉米棒。


部分村民和参与搜捕的人员认为,在这个季节找到王振轻实为不易,一是庄稼没成熟,为他提供了掩体;二是玉米和水果为他提供了食物;三是他身上连一个金属片都没有,警方甚至无法启用定位设备。


前天上午,武警撤离深州时,部分村民甚至断言,王振轻有可能没在玉米地,早就沿着石德线,扒着一辆货车逃远了。


协查通报越狱三天后印发


王振轻越狱的第三天,深州监狱印发有他照片的《协查通报》,监狱之外的社会人士才得知越狱犯的长相。


虽然事发当天,深州监狱所在的太古庄乡就通过大喇叭,向辖区内25个村庄传播了王振轻越狱的事,但村民们得知王振轻的相貌特征,已经是9月13日。


太古庄乡一位副乡长说,9月11日上午,乡里就安排每个村都要广播罪犯越狱的事,提醒村民们注意安全,特别是要亲自到学校接送孩子。至于罪犯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操什么口音,村民们一无所知。


深州监狱虽然坐落在太古庄乡高古庄村,但对村民来说,它是神秘的。这名副乡长介绍,监狱的工作人员都是河北省监狱局直接管辖,几乎不在当地招工。因为监狱管理森严,工作人员少有和外界联系。基于上述原因,王振轻越狱后的两天,村民不知道他的具体信息,只能以小心防范为主。


网上也陆续传出深州监狱罪犯越狱的消息,甚至传言三人越狱,狱警受伤。直到9月13日,深州监狱正式公布《协查通报》,披露了越狱犯王振轻的照片和具体信息,并悬赏10万抓捕。


与此同时,《协查通报》被发到查车的民警手中,用以询问路人和司乘是否见过王振轻;也被张贴在深州市南部的每个村庄,用以征集抓捕线索。监狱之外的社会人士才得知越狱犯的长相,这时王振轻已经成功越狱超过48小时。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