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风云录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再行扬州(八)

隐世绝刀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URL] 就在这几个景教门徒们愤怒之时,从破庙外走进来两个人,一个年纪大约六时左右,生的金发碧眼,手中端着一个圆盘似的怪异兵器;背后跟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双淡蓝的眼睛中射出凌然不寒而栗的寒芒。 庙内正在互相埋怨的几个人见这二位进来之后,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就在这几个景教门徒们愤怒之时,从破庙外走进来两个人,一个年纪大约六时左右,生的金发碧眼,手中端着一个圆盘似的怪异兵器;背后跟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双淡蓝的眼睛中射出凌然不寒而栗的寒芒。

庙内正在互相埋怨的几个人见这二位进来之后,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吓的脸色发青,急忙上前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齐声道:“不知法王和圣童驾到,还请恕罪!”

老者眼皮微张,冷声问道:“教主让我们来看看你们事情办的如何,圣物是否已经请回?“

跪在地上的几人头都埋的低低的,憋了半天也没有动静。

老者左手随意一挥,便见五人齐刷刷的倒向一边,老者怒道:“果然不出教主所料,一群废物,这么一点点小事也不能办成,要你们何用!”

五人吓的瑟瑟发抖,连滚带爬的挤到老者面前,哀求道:“属下无能,属下无能,请法王和圣童饶我们一命,我们定会将功补过。”

老者不耐烦的说道:“行了,都给我起来!我有事情要交代,如果这次再办不好,你们也就不用再回长安了。”

五人急忙千恩万谢的叩头感谢,并谄媚的道:“请法王示下!”

老者回头看向少年,只见少年微微点头,并未说话。

老者拿出一个香囊,冰冷的说道:“你们想办法将这件东西送到诸葛不凡手中,并告诉他如果想要他女儿活命,就乖乖的将圣龙铁卷交出来,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其中一个人恭恭敬敬的接过那个香囊,坚定的说道:“我们一定会完成任务,请法王放心!”

法王鄙夷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五个人,冷声道:“记住,告诉诸葛不凡必须在三个时辰之内将圣龙铁卷送到这里来,否则将永远见不到他女儿。”

五人频频点头,一溜小跑的挤出破庙,眨眼之间已经不见了踪影。五人边向扬州城的方向奔走,边商量该如何将东西送进去,可是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其中一个人憋了半天说到:“我看我们就大大方方的进去,反正我们手里有诸葛不凡的女儿做保命符,量他诸葛不凡也不敢轻举妄动!”

另外一个人接口道:“那万一要是把诸葛不凡激怒了,我们还能活着离开扬州城吗?”

五人又是一直阵沉默,最后那个叫桑德罗的人对年纪稍大的人说道:“大使者,这里你最大,你说怎么办吧?我听你的!”

那个被称之为大使者的中年人看了看桑德罗,露出一副大义凌然的表情,沉声道:“诸葛世家就算我们怎么去都不安全,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进去博他一博,就算丢了性命也还能保住颜面。”

桑德罗点点头,道:“我听大使者的!”

其他三人见桑德罗都这么说了,他们也不能再说什么了,也都默许了这个方案。

五人一路疾行,不消片刻边进了扬州城,此时城内的人并不多,所以五人的速度也没有减慢多少,就在他们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大声道:“那不是偷我们钱的老头吗!”

其他四人随着他指的方向果然看见了甄永辉装扮成的老头,发现甄永辉的人刚想飞身过去抓住甄永辉,却被大使者伸手呵斥住了。

大使者道:“不要节外生枝,那个老头也绝不简单,能悄悄从我们身上把东西拿走能是普通角色吗?我们现在办正事要紧,不要在乎那几锭银子,如果误了大事,我们的脑袋可就真的搬家了!”

其实五人看见甄永辉的时候,甄永辉也同样看见了他们,甄永辉正犯愁该怎么摆脱这五人的时候,五人却像不认识他一样从他身边穿行而过,弄的甄永辉好一阵奇怪,若不是他此次折返扬州城是为了查探甄大娘的下落,他一定会暗中跟着五人看个究竟。

且说五人大摇大摆的来到诸葛世家门前,其中一个人紧张的上前叫门喊道:“我们是景教的人,要见你家家主诸葛不凡。”

时间不长,一个家将开门上下打量了一番五人,转身又将大门紧闭,惹得叫门的景教门徒一阵郁闷,回头看了看台阶下的其他四人。

大使者怒道:“没用的家伙,继续叫门!把诸葛不凡叫出来为止!”

叫门的景教门徒臊得满脸通红,转身用力得拍打着门环,喊道:“叫诸葛不凡出来!”

此时诸葛府内原有的寂静被彻底打破,看门的家将急忙跑到诸葛清风的住处通报,大约一盏茶的时间诸葛清风才缓步走向大门,张云龙等人都被着吵声唤醒,只是不方便出去而已。

诸葛清风看见这五个金发碧眼的景教门徒之后,眉头皱的紧紧的,冷声问道:“几位大清早就跑到我们诸葛府来有何贵干?”

刚才叫门的人看了大使者一眼,只见大使者微微点头,他才转过头极其傲慢的对诸葛清风说道:“赶紧叫诸葛不凡出来,否则让他后悔莫及!”

诸葛清风双眉倒立,怒斥道:“你们算个什么东西,敢直呼家父的大名,有什么事赶紧现在就说,否则我要送客了!”

那个人好一阵尴尬,虽然心里生气表面上但是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得再次回头看向大使者,大使者这次则是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狠狠的白了一眼那人,随后上前一步从怀中掏出法王给他的香囊,手腕一抖便将香囊甩向诸葛清风,口中发出冷笑,问道:“诸葛大公子可认得这个东西?”

诸葛清风伸手接过香囊,手臂也被隐隐的震的发麻,待他看清物件之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双眼瞪的溜圆,大声道:“你们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大使者再次冷笑,道:“诸葛大公子是个聪明人,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诸葛清风强压怒火,骂道:“卑鄙小人!”双拳也已经撰的咔咔直响

大使者不以为然继续道:“如果还想让大公子的妹妹能安全的回到诸葛府,就带着圣龙铁卷在三个时辰之内赶到西城外的破庙处去换人,否则我可不敢保证大公子的妹妹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诸葛清风怒吼一声,道:“你们若敢动我妹妹一根汗毛,我就要让你们景教所有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说到这里,诸葛清风握紧的拳头便要击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