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曝光:法国竟然挂出欢迎横幅中国共产党万岁

x810429303 收藏 1 1727
导读:[size=16][/size] 男爵的宾利(Bentley)载着一个特别代表团,离开一个不显眼的乡村机场,驰过夏洛莱牛场,到达他的庄园。庄园门口挂着一面欢迎横幅,横幅上用汉字写着“中国共产党万岁”。庄园里,冰镇香槟已经备好。   多年悄悄的人际沟通终于有了结果,令易思男爵(Jean-Christophe Iseux Baron von Pfetten)感到兴奋。这位法国贵族和中国政协首名外籍委员,向一个有中国军方背景的代表团,其中包括三名退休将军,敞开了他那18世纪的庄园大门。  

男爵的宾利(Bentley)载着一个特别代表团,离开一个不显眼的乡村机场,驰过夏洛莱牛场,到达他的庄园。庄园门口挂着一面欢迎横幅,横幅上用汉字写着“中国共产党万岁”。庄园里,冰镇香槟已经备好。


多年悄悄的人际沟通终于有了结果,令易思男爵(Jean-Christophe Iseux Baron von Pfetten)感到兴奋。这位法国贵族和中国政协首名外籍委员,向一个有中国军方背景的代表团,其中包括三名退休将军,敞开了他那18世纪的庄园大门。


很快,另一队人马出现了——来自梵蒂冈的三名有蒙席(monsignor)称号的官员,领头者是相当于副外长的埃托雷·巴莱斯特雷罗(Ettore Balestrero)。


这是上月末双方在法国勃艮第中心地区举行的一次非正式秘密会议。在两天的宴会与对话期间,双方对中梵历经60年仍未解决的问题——如何弥合巨大的分歧与不信任、以推动两国建交——进行探讨。


没人预期会出现突破。但罗马天主教教士与中国军方接洽尚属首次。过去15年,中梵仅有零星的、低层级的接触,迄今进展有限。


对易思男爵来说,如果能够萌发下述希望就足够了:即鉴于双方的资历及“开了绿灯”,他的斡旋可能推动中方向教皇的使者发出正式邀请,去北京继续谈判。


易思男爵在中国与罗马均非常有名。上世纪20年代,已故的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曾在男爵祖父的工厂打过工;而男爵本人则通过向跨国公司提供在华投资咨询而发了大财。


而男爵家族的圣徒渊源和长期信仰天主教的传统,将他与梵蒂冈联系了起来。


中式的宴会,配上勃艮第葡萄酒,打破了坚冰;梵蒂冈中国专家——詹弗兰科•格拉齐奥西(Gianfranco Rotagraziosi)承认自己不会用筷子的一席话,幽默地展示了双方的文化差异。


中国军队“面向世界的窗口”——中国国际战略学会(China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代表团领队人龚显福少将向易思男爵与他的意大利夫人娜迪娅(Nadia)赠送了礼物,并提议为“中国与欧洲各国”的友好关系举杯,但仍未提及“梵蒂冈”这个词


次日早晨,在看完易思男爵的猎犬后,双方开始在舞厅展开谈判。谈判双方分坐于一个长桌的两侧,本记者经双方批准列席观察。


随着双方开始温和地争论起来,一个事实很快便突显出来,即这不仅是两个存在固有矛盾体制(尽管都是依据类似的派系林立的等级制度建立——一方是非选举出来的红衣主教、另一方是政治局委员)特使之间的对话,同时也是两个古老文明拥护者之间的对话,中方对任何外来干预的提议十分敏感。


中方代表团内看似强硬的意识形态拥护者张林初上校表示:“欧洲人有一个根深蒂固的信念,即他们是世界的中心、他们的文明更有声望,他们可以通过增加与中国的交流来改变中国。”


他继续讲道:“欧洲想用它的自由与民主价值观来改变中国,但中国有自己特有的方式”。易思男爵打断了这段听上去可能将是冗长的、照本宣科式的演讲。


此时已是午后,中方代表团仍只字未提梵蒂冈。巴莱斯特雷罗果断做了一个尝试——宣布了梵方与台湾断交、承认中国大陆的条件,最主要的一条是主教必须由教皇、而非共产党任命。


他表示:“一个天主教教堂绝不能任命一个教皇不同意的主教。”但他接着指出,双方可以找到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即通过对话,找到双方都认可的候选人。


就在谈话似乎即将陷入僵局之际,龚显福少将打开了一个口子。他表示,尽管中国“在原则上决不动摇”,但“在实际操作中是很懂得变通的”,而且有找到双方都认可的解决方案的政治意志。


在罗马,贝尔纳多•切尔韦莱拉神父(Father Bernardo Cervellera)对中梵关系取得突破持怀疑态度。他是一名资深中国观察家、附属于梵蒂冈的《亚洲新闻通讯社》(Asia News)的主编。


他表示,不管中国多想夺走仍承认台湾的23个国家中对台湾最宝贵的外交资产,但它在满足梵蒂冈对宗教自由的要求方面还没有足够信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