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剑出鞘 正文 第三章(3)

hs5204163cs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5.html[/size][/URL] 林锐和成子在村庄中跑出来后,其他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他们也遇到袭击了,看样子是钻到原始森林里了。”林锐看着杂乱的痕迹分析。“那我们只能自己去D点跟他们汇合了。幸好我拿了些战略物资。”成子笑呵呵的晃了晃手中的背囊,“这够咱俩吃一阵子的了,在林子里还不能生火,还不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5.html


林锐和成子在村庄中跑出来后,其他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他们也遇到袭击了,看样子是钻到原始森林里了。”林锐看着杂乱的痕迹分析。“那我们只能自己去D点跟他们汇合了。幸好我拿了些战略物资。”成子笑呵呵的晃了晃手中的背囊,“这够咱俩吃一阵子的了,在林子里还不能生火,还不让带干粮。这不存心让咱们演人猿泰山嘛。”“你小子到哪都不忘拿东西啊。”“搂草打兔子嘛,顺带脚的事儿。来,接着。”林锐和成子在一个树洞里嚼着野战干粮。“咱们得尽快赶上他们,这一路上不好走啊。”林锐感叹道。“大不了增加训练量。现在让我回去,我丢不起那人。咱侦察兵个个儿都是硬汉子,担心个球啊。”成子满不在乎的说着。“走了,咱们不能跟他们走一条路。苦日子开始了。”成子拍了拍林锐的肩膀。


正如成子所说,苦日子开始了。林锐拿着砍刀在前边清理着挡路的荆棘和树藤。腐烂的落叶使人踩在上面难以借力,腿部肌肉很快就感觉到了疲惫。林锐抓着树藤荡了出去,胳膊圈住了一个落单的特种兵的脖子。摆荡时的冲力一下就把那个特种兵扑倒在地。“兄弟,你挂了。”林锐笑眯眯的把匕首横在特种兵的脖子上。这几天挨的虐好像一下子讨回来了。这是处理的第几个落单者他俩已经记不清楚了。“林锐,你这都是跟谁学的啊。侦察兵可没有专门训练过。”看着林锐一连解决掉好几个落单的特种兵,成子有点不可思议。“你是不是在军区有什么关系啊,他们看见你就放水。”“你丫也真会想,我要是有什么背景我还用得着跟着受虐吗?这是闷雷教我的,他家世代都是山里的猎人。而且他爸爸跟越南猴子捉过迷藏。”“怪不得闷雷丛林徒手作战时成绩那么好,徒弟都这么厉害,别说师傅了。有空我也得让他给我开开小灶。”成子一脸的坚决,好像吃定闷雷了。


就在林锐和成子往D控制点赶的时候,罗刚他们也正在加紧着脚步。“咱们要不要给他们留点痕迹啊,省的他们找不到。”负责清理痕迹的陈明雷见林锐和成子还没有跟上来,有些不放心。“你留点痕迹招来的不是林锐他俩,是假想敌。他们一看我们不在了,肯定明白是怎么回事。就那俩猴精猴精的兔崽子,他们还会跟我们走一条路?”赵振国回答道。“停止前进,前方桥上有重兵把守。”闷雷打了一个隐蔽的手势。湍急的小河上,一座木桥的桥头架设着两挺重机枪,沙包掩体、铁丝网。好像在专门等待着有人来自投罗网。“**,还让不让人活了啊,围追堵截也就算了,不给武器也不说了、丫现在连唯一的一座桥都堵上。怎么不给他们一人发一单兵战略导弹,撵着我们屁股后面炸算了。这也太无耻了吧。”赵振国有些不爽。“行了,别发牢骚了。这就是战争。我们顺着河往下走,刚刚闷雷探路时在下游发现有一棵枯木倒在河面上,这号可以过桥。”罗刚小声的说。


河的下游,一棵长满青苔的枯树横卧在河面上。罗刚小心翼翼的在这个特殊的独木桥上挪着。就当快到对岸时,罗刚脚下忽然一滑。右腿膝盖重重的跪在了布满石子的河滩上。赵振国也顾不上丢人了,抱着树干爬了过来。“别动,我看看伤到骨头了没。”赵振国按住罗刚。当罗刚的裤腿挽起来的时候,膝盖已经肿的跟馒头似的了。后边赶来的闷雷连忙找出了止疼片为给罗刚。“罗刚,你现在不能走了,我们几个人轮流背你走。”闷雷说着就蹲下身去要背罗刚。“没事,我还能坚持。咱们现在的任务是突击救人,不是带着病号观光。我不想拖你们后腿,要是走不动了我宁愿退出。”罗刚一脸的坚决。“我靠,都什么时候了,再说了我们说的同生共死是屁话吗?我们是亲兄弟,这是通过地狱周时你自己说的。”闷雷有些急了。大概是止疼片起了作用,罗刚脸上的冷汗少了些。“我还能行,到我累了少不了要剥削你们。”他挣扎着站了起来,砍了根树枝撑着往前走去。


林锐和成子这会也碰上了麻烦。在通过沼泽地时,成子一不小心陷到了泥潭中。林锐急忙抛出了攀登绳,成子抓住了绳子,一点一点的往上移动着。忽然成子觉得脖子一阵发凉,一条竹叶青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他的背上。“别动,千万别激怒它。我想办法把它弄走。”看着已经昂着头吐信子的小蛇,林锐连忙轻声的提醒道。 林锐单手拽住绳子,左手掏出了匕首在衣服上慢慢的摩挲着,发出沙沙的声音。小蛇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林锐这边。林锐慢慢调整着匕首的角度,阳光被放射到了蛇的眼睛里。那条竹叶青终于爬走了。林锐把成子拽上来以后成子抓过水壶就要喝。“你小子不会是吓尿了吧,这么着急喝水。你先喝我这壶,半壶水一动出响儿。你那是整壶的先留着。”林锐把自己的水壶塞给了成子。林锐拿着海绵在树叶上吸着露水。“你干嘛呢,河里不时有水嘛。”成子不解的说。“在战争情况下河水有可能会被投毒,但是露水不会。好多东西经常用才不会忘记。”在收集了一壶水后,林锐往里面放了几片消毒片。“走了,兄弟。要不他们该着急了。”两人又踩着落叶和枯木混合成的烂泥上路了。


傍晚时分,A组终于在D点集合了。每个人腿上都被不知名的毒草好了几条口子,伤口红肿疼痛。“下边就是关押被俘指挥官的地方了,咱们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陈明雷贫嘴到。“行,那你去吧。”“不是,我去了你们干什么啊。”“你傻啊,他们就在村里安排那几个人?外边肯定有他们的潜伏哨。咱们没有夜视仪,所以必须在天黑之前把人救出来撤退。否则丛林将是咱们的噩梦。”“那还不好说,咱们老太太剥玉米,一层一层来。先把他外围的给他灭了。”陈明雷说道。“好,现在两人一组行动,别暴露目标。闷雷,你留下监视他们。”罗刚分配着任务。闷雷点了点头。“好戏开演了。”林锐一脸的坏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