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今天出版的《城市导报》报道,“这瓶酱油多少钱啊?”“40元!”这么贵啊!”“现在还没有货,也没办法卖给你!”这一幕发生在第五届“2011中华老字号博览会”开幕日当天,上海本土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酱油“钱万隆”的展台前。“有价无市”的尴尬让钱万隆工作人员一整天都在为参观的顾客解释个不停。就在同一天,东方网开启上海老字号企业网上商城(http://lzh.sh.com.cn/),180家上海老字号企业正式集体入驻,老字号的传统销售有望迎来“第二春”。

老字号的尴尬:价高量少无处买

本人对吃较为讲究,尤其关注各类调料,因此一进入中华老字号博览会现场就直奔钱万隆酱油柜台,因为之前到处遍寻不得,连“万能”的淘宝卖家都表示“无货可售”。可是一到现场,记者就和众多顾客一样,被打了“回票”。

诞生于1880年的“钱万隆”官酱园,是酿造行业中唯一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老上海”都熟悉一句俗语:“一口香酥高桥松饼,妙不可言钱万隆酱油”。旧时的上海滩,钱万隆与来自海盐的“盐帮”、宁波的“宁帮”,并称为沪上酱园业的三大体系。1897年,钱万隆被清政府户部盐漕部院授予“官酱园”金字招牌。

18年来坚持购买钱万隆的朱老先生对记者说,钱万隆坚持凭良心生产,所以也值得我的等待,它贵得有价值!而且烧红烧肉只有用它才地道!

在钱万隆酱油小小的展台上记者看到大小不同的五六种酱油,最便宜的小瓶装的也要卖到16元以上。据悉,钱万隆强调纯天然、古法酿造、无任何防腐剂、添加剂,普通酱油厂15天就可以产出成品,钱万隆的酱油至少需要一年的酱作周期。“为什么你们的酱油没有某品牌那么鲜甜?”一位老阿姨提着大包小包冲过来询问。钱万隆市场部经理王奇诚无奈地拿起酱油玻璃瓶给老阿姨看,“你看看我们上面的配料表,黄豆、水都是最基本的原料,没有加一点点化学添加剂和增鲜剂。”“贵是贵了点,但确实是好东西。”王奇诚说。

贵为国家非物质遗产,那钱万隆酱油为什么“遍寻不到”呢?王奇诚表示,现在只是在第一食品商店的各个分店进行销售,再多的话,生产跟不上。而当记者问起淘宝上有个卖家将16元的普通装钱万隆酱油卖到22元时,王奇诚表示,那是主动来联络他们的网络卖家,这也是他们对于新的销售渠道的一种尝试和探索。“他们现在也没货了。”但办公室负责人罗连生称,“网络出售运输是个大问题,玻璃瓶折损率太高。”

而另一个“供不应求”、“奇货可居”的原因则是,由于钱万隆采用古方酿造,所以生产过程中采用的竹器和木器可能存在安全隐患,被勒令停产。目前正在跟浦东新区药监局商讨一个既能保护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又能保证食品安全的“两全之策”,记者了解到,最快下个月,就能重新恢复生产。而一旦恢复了生产,钱万隆也将即刻在“上海老字号企业网上商城”上线。


“年轻人老字号情绪重又苏醒”

曾经作为中国工业重镇之一的上海,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洋人忙于打仗,无暇顾及中国地盘的利益瓜分,中国民族企业才得以在艰难的困境中脱颖而出,形成几代国人熟谙和信任的老品牌老字号,从而打下了厚实的民族工业基础。新中国成立后,西方世界实行经济封锁,在政府的悉心关心下,反而令上海民族工业得到飞跃发展,并涌现出众多新一代老字号:如红灯牌收音机,上海牌手表,蝴蝶牌缝纫机……

究其深意,老字号的品牌价值也岂非近年来新创立的时尚品牌可以比拟的,历史沉积的品牌文化、几十年培养而成的消费习惯,再加之无可替代的独门“秘技”。上海的老字号每每都有自己独家特色,龙凤的盘扣、培罗蒙的奉帮剪裁技艺……其不可复制性让“后生”商家望尘莫及,而正是这些全手工的古法独门“秘技”,一方面保证了其最原始最精华的特色,另一方面也流失了巨大的客流量。时间一久,很多老字号就是这样淡出了年轻人的视线。

而颇让人玩味的是,那些通常不被广告大客户认定为主流消费人群的中老年人却意外地成了老字号品牌有力的消费者。据记者观察,活跃在本届老字号博览会上人流中的,绝大多数都是热情的中老年人,且现场购买力强劲。而从小耳闻目睹的第二代,也日渐成为了老字号坚实的拥趸。王小姐是记者的朋友,前阵子她结婚前特意去做了一套龙凤旗袍,买了雕刻了金龙造型的全铜“汤婆子”,喜糖舍弃洋品牌“费列罗”改用益民食品厂的“话梅糖”和冠生园的“大白兔奶糖”,婚宴的最后一个环节还换上了“海魂衫”和“回力鞋”。王小姐说,“我们年轻人盲目崇洋媚外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本土的、优质的、传统的意识正在苏醒,而老字号就是我们的首选!”

中国最为摩登的上海怀旧之风日渐浓烈,我们也不禁感叹,这就是老字号的魅力,它不是物理化地存在于城市的空间,而是化学性地将其元素与城市人的血肉之躯相融在一起,注入我们基因中,成为几代人的集体回忆。

“平民”老字号的新生命

在以往的报道中,我们常常提到某某老字号被评为了市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某某又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而某某又带着老字号走出了国门。而这些某某和某某通常是价值不菲、可以堪称为艺术品的老字号产品。这样的老字号虽然也让我们感觉骄傲,却始终离我们有点距离。

在老字号博览会上逛了一圈,记者碰巧遇到了老凤祥的新闻发言人恩生先生。他“头势”清爽,戴着金丝边眼镜,腔调十足。他举起手上的上海牌手表,“人家都问这是江诗丹顿么?我每次都会说,no,这是Shanghai!”他说老字号对他而言,最关键的就是融入在生活中,乐趣无穷。恩先生说,这其实就老凤祥作为老字号但同时能够在新时代焕发出新生命的关键所在,老字号不是高高吊起的招牌,而是人人喜爱的服务。

据悉,当年老凤祥在全国第一个提出金条回购,近几年来又第一个提出了钻石的回购。这一方面是一种便民服务,也是老凤祥经营上的创新。“在我们老凤祥购买的指定款式的钻石回购时,我们还在原价上补贴10%的增值费。”此外,恩先生透露,这是对外的经营创新,对内还让一些高级技师参与投资项目、持股,老凤祥也因此更有凝聚力。

而对于人人喜爱的金饰品,不少来参观的顾客都表示老字号“越来越好看了”,据悉,设计师每年出国“取经”,在南京路总店里,高级技师还“一溜坐堂”,接受个性化高级定制。

恩先生作为一名“有腔调”的新闻发言人,他说,老字号,尤其是老百姓日常生活需要的老字号,除了创新就是要宣传好。据悉,这位老“克勒”如今已在《新民晚报》上开设了专栏,讲述老凤祥的前世今生。

近年来,许多老上海一方面在感叹诸多老字号纷纷撤出南京路,而又有更多人发现一些老字号搬入了陕西北路的老字号一条街,此举是个很好的开头,但老字号品牌的聚集效应依然不够明显,力度也不够大。而此次老字号集体入驻东方网老字号网上商城,显然有望为老字号的集体发力提供新的销售模式,网上商城的上线不仅为众多老字号提供免费宣传的平台,同时也为酷爱老字号的市民架起了一个安全、放心的销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