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羊人一夜风流后碰上小姐家人。。。。。

dwzxc 收藏 4 25672
导读:几个收羊人无聊之际找了个小姐消遣,不料阴差阳错碰上了小姐的家人,一番纠缠之后,双方决定私了——由收羊人付给小姐家人5万元,此事就算作罢。但是,被敲诈的收羊人心有不甘,交钱后最终选择了报警。由于警方的介入,这起涉嫌卖淫嫖娼和敲诈勒索的连环案才渐渐浮出水面。 [img]http://img8.itiexue.net/1370/13709804.jpg[/img] 8月11日14点30分,蔚县的陆新(化名)给山西广灵的余斌(化名)打来了电话:“咱们去趟阳原,给人家送卖羊的钱,再看看有合适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几个收羊人无聊之际找了个小姐消遣,不料阴差阳错碰上了小姐的家人,一番纠缠之后,双方决定私了——由收羊人付给小姐家人5万元,此事就算作罢。但是,被敲诈的收羊人心有不甘,交钱后最终选择了报警。由于警方的介入,这起涉嫌卖淫嫖娼和敲诈勒索的连环案才渐渐浮出水面。


收羊人一夜风流后碰上小姐家人。。。。。

8月11日14点30分,蔚县的陆新(化名)给山西广灵的余斌(化名)打来了电话:“咱们去趟阳原,给人家送卖羊的钱,再看看有合适的买几只。”



于是,余斌就开上了自己的白色农用三轮车先到蔚县接上陆新,然后开车到了阳原的一个村庄,去找林二小(化名)。陆新和余斌认识七八年了,两人是收羊的老搭档。余斌不认识林二小,陆新告诉他说林二小是给他们提供买羊线索的人。找到林二小后,三个人去该村的一个饭馆吃饭,吃饭当中又认识了村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林勇(化名)。饭后,四个人开着车先去送欠下的收羊钱,送完钱之后,已经是晚上10点多钟了。



时候不早了,几个人觉得应该先住下来再说,于是就开车到了县城。没想到的是,大家都没带身份证,而没带身份证那个旅馆也不能住。后来林勇找到一个在县城做生意的同学,问那个同学那里能住一晚上。他的同学说,沿109国道往西,路边的饭店都可以住,还有小姐。听了这话,四个人便又上了车,沿109国道往西走去。



时间不长,看到路边有个饭店,林勇先进去打听情况。一会儿林勇回来了,神秘地说:“能住,还有小姐呢。”


余斌、陆新和林勇进了饭店,而林二小一个人呆在车上睡觉去了。余斌找到老板,问清楚了价格,玩一次50元,包夜最少250元。老板还说,玩一次他可以给看着点,包夜就不保险了。很快商量好,他和陆新两个人包小姐一夜250元。


余斌有点担心地问:“老板,有人来查吗?”老板说:“不一定,你们最好带走。”



听老板这么说,余斌就打算把人带走。老板说,我不认识你们,出了事咋办呀?余斌说他带了驾驶证,拿出来给老板看了,然后老板跟那个服务员说:“没事,明天就回来了。”



余斌给了老板300元钱,约好剩下的50元明天把人送回来再退。于是几个人就把一个20来岁,自称乐乐(化名)的女孩带走了。出来后,还是没地方去,只好又去了林勇他们村。



大约凌晨2点,几个人到了林勇住的那个村。林二小回了家,余斌和陆新带着乐乐去了林勇家。余斌、陆新和乐乐住床上,林勇自己睡沙发。一晃过去了个把小时,林勇说,他的父母要下班了,看见这几个人不好,于是余斌和乐乐上了车呆着。余斌在后面睡觉,乐乐在前面坐车玩手机。陆新和林勇在家里休息。迷迷糊糊之间,天色已经亮了起来

5万元私了



大约6点来钟,余斌等人喊上林二小,几个人继续去收羊。


他们先去了附近的一个村看了羊,因为没商量好价钱,没有收到,于是又往北边的一个村走去。路上,余斌等人和乐乐商量:“你先和我们去看羊吧,看完再送你,再说这么早饭店也不见得开门。”



见乐乐同意了,一行人驾车往北边的一个村赶去。到了北山根,车上不去,陆新和林二小就下了车。这时候,乐乐说这里有他们村的一个人,并和那个人打了招呼。



余斌下车后,陆新告诉他,这个人给乐乐他爹打电话了,看来这羊买不好了。“那咱们就回吧。”余斌便发动汽车,准备送乐乐回饭店。车往回沿路走了没多远,刚到铁道桥附近,就见两个人站在路上,挥手拦车。


车停下后,其中一人问到:“你拉这个女的干啥呀?”



司机说:“这个女的是我们半路捎的。”


“这是我闺女,你们拉着她往山头上跑干什么?你们是收羊的还是收人的?”一个男子自称是乐乐的父亲,并开始大声质问起来。



接着乐乐的父亲上前就拔下了车钥匙,并开始对余斌拳打脚踢起来。陆新见势不妙,瞅个空子拔腿就跑,跑出了100多米,还是被抓了回来。


这时候,又有几个人接到乐乐父亲的电话赶来。这几个人上来就打,余斌和陆新两人挨了不少拳脚。


乐乐的父亲要把余斌和陆新送到公安局去,余斌说,这事传出去对大家都不好,私了算了。乐乐的父亲想了想说,想私了就给出10万元。



余斌等人觉得太多,要求再给降点。后来林二小和乐乐家那边的几个人商量了一番,乐乐的父亲同意给拿5万元就没事了。余斌和陆新身上都没这么多钱,陆新说他附近有个村里有两个熟人,可以去那里借钱。钱是和余斌和陆新要的,余斌在阳原没有熟人,就让陆新先去借钱,先把事解决了,然后两人一块还。于是,余斌留下做人质,陆新和其中两个人去借钱。



过了大约4个小时,陆新给余斌打来了电话,说钱给他们了,让他们放你吧。乐乐的父亲和前去拿钱的那两个人核实后,就把钥匙给了余斌,让他走了

选择报警



8月13日22时22分,阳原县治安警察大队接到报警,报案人余斌称他在某村附近被人敲诈了5万元钱。办案民警迅速出击,将设案人员一一控制。



进过调查,办案人员发现,这起案件并不是一起简单的敲诈案,其中还涉及卖淫、嫖娼、介绍他人卖淫嫖娼等违法活动。



据乐乐上班的那家饭店老板说,十来天前的一个晚上,一个男的开车送来了一个女孩,就是乐乐,说让她住一晚上。男的走后,乐乐和老板说她是阳原某村人,21岁,别的也没多说。第二天一起来,乐乐就忙前忙后地给打扫为生。正好店里缺个服务员,老板心想,要是她想在这里上班就上吧。当天上午10点来钟,乐乐的妈妈和舅妈就找到饭店来了,让她回家,而乐乐死活不肯回去。老板就和她们说,要是孩子不想走,你看这样行不行,饭店正好缺人,就叫在这里孩子当服务员,我一个月给她1000块。后来乐乐的妈妈同意了,走时叮嘱她,不要干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老板说,放心吧,除非她自己愿意,我不会让她干坏事的,不行你隔几天就来看看。乐乐就留在饭店当服务员了。


8月12日晚12点左右,来了三个人找小姐,把乐乐给接走了……



乐乐的父亲说,8月13日上午8点多钟,他正在地里干活,接到了正在村北山上放养的一个朋友的电话:“你闺女在一个收羊的车上,你过来看看吧。”



乐乐的父亲就喊上了妻弟,一人骑一辆摩托车往铁道桥的路口赶去。约8点半的时候,一辆白色的农用车从北边开下来,被他们给拦住了。他见乐乐在车上,就问她,他们欺负你没有?看到乐乐点头,乐乐的父亲就开始追打余斌和陆新。最后余斌提出私了。乐乐的父亲见乐乐没什么事,心想私了诈点钱算了。



后来乐乐的父亲拿到了那5万元钱,把乐乐领回家去了。回家后,他把钱交给了妻子保管。


8月13日,那三个人又到了饭店要那50元钱,问那个女的呢?说是送回家了。老板说那钱是乐乐的,等乐乐来了才能给你们。事后,王建国等人越想越生气,就报了警。



乐乐的父亲因涉嫌敲诈,已被刑拘。余斌、陆新、乐乐等人因涉嫌卖淫嫖娼等违法活动,每人被处以罚款5000元、治安拘留15日的处罚。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