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任县一女服务员夜晚下班后被绑架轮奸撕票

dwzxc 收藏 40 57187
导读: 新闻提示:女服务员离奇失踪,而后发现被绑架撕票。日前,邢台任县警方在邢台县祝村镇东静庵村某木业板厂,成功抓获在该厂打工的犯罪嫌疑人孙志义和刘现平,至此,历经七天鏖战,5.6绑架杀人案终于成功告破。 ■离奇失踪 [img]http://img10.itiexue.net/1370/13709758.jpg[/img] 嫌疑人指认作案现场。 [img]http://img11.itiexue.net/


新闻提示:女服务员离奇失踪,而后发现被绑架撕票。日前,邢台任县警方在邢台县祝村镇东静庵村某木业板厂,成功抓获在该厂打工的犯罪嫌疑人孙志义和刘现平,至此,历经七天鏖战,5.6绑架杀人案终于成功告破。

■离奇失踪

邢台任县一女服务员夜晚下班后被绑架轮奸撕票

嫌疑人指认作案现场。

邢台任县一女服务员夜晚下班后被绑架轮奸撕票

案发现场遗弃的自行车。

邢台任县一女服务员夜晚下班后被绑架轮奸撕票

燕赵都市网驻邢台记者 张会武 卢玉辉 通讯员 杜建强 吴彬 文/图

■新闻提示:女服务员离奇失踪,而后发现被绑架撕票。日前,邢台任县警方在邢台县祝村镇东静庵村某木业板厂,成功抓获在该厂打工的犯罪嫌疑人孙志义和刘现平,至此,历经七天鏖战,5.6绑架杀人案终于成功告破。

■离奇失踪



嫌疑人指认作案现场。


案发现场遗弃的自行车。


第一作案现场。

5月6日晚22时,家住任县城关镇畅家屯村的赵建文、张花格夫妇俩心里却焦躁不安,女儿赵红霞在任县县城某酒店当服务员,每晚21时准时下班回家,县城离村子不过两千米的路程,往日这个时间女儿早就到家了,现在却迟迟不归,手机也打不通,家人十分担心。

张花格来到同村乔瑞芬家打听女儿情况,乔瑞芬与赵红霞在同一酒店上班,是该酒店的保洁员。乔也弄不清楚,就陪张花格一起到该酒店去找,其他服务员告知赵红霞已于当晚21时下班回家了。听到这个消息,张花格的心里愈发忐忑不安,女儿今天莫非是到某个同事家玩了,那为啥连个电话也不打呢?

赵红霞一夜未归,赵建文夫妇俩给亲友及女儿的同事打遍了电话,也没有发现女儿音讯。次日清晨,张花格听说在村东麦地里发现一辆丢弃的坤式自行车,急忙赶过去一看,正是女儿赵红霞上下班骑的那辆,顿时感到事情不妙,随即来到任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

5月7日7时20分,刑警大队民警在第一时间内赶赴发现自行车的现场。位置在任县县城北环永康路与建设路交叉路口,向西北方向有一条土路通往畅家屯村,路口向西北方向约120米处,土路西南侧有一片被压倒的麦地,地面有模糊的摩托车印压痕迹,向南一米处,侦查人员发现有一椭圆形木棒,再向南20米处,一辆黄色坤式自行车卧倒在麦地里,细心的侦查员还在附近麦地里找到一把蓝色蹄形锁。经赵建文夫妇辨认,自行车及车锁均系其女儿赵红霞所用之物。根据现场勘查工作和民警多年办案经验,一丝不祥的征兆涌上心头,赵红霞遭到不法侵害的可能性很大。

■周密侦查

案情立即上报,县局立即成立专案组,迅速开展调查走访工作,搜寻赵红霞的下落。

各组民警摸排的消息陆续反馈回来:赵红霞,女,26岁,因与前夫性格不和,于2010年9月协议离异,前夫已再婚;本人性格内向,作风正派,生活规律,与乡邻、同事相处较融洽,没有发生矛盾,最近无异常表现;赵红霞的父母与人为善,没有与任何人结下仇怨。据赵红霞父母说,女儿失踪时穿黑绿色长袖上衣,浅蓝色牛仔裤,随身携带一棕色手提包,手机为黑红相间,直板,型号不记得,手机号码为150****8875,反复拨打但无法接通。

经民警核查证实,6日晚上,赵红霞前夫在家上网,整晚没出家门。又有传闻说,赵红霞来酒店上班前,曾在任县县城一洁具门市打工,与一男青年关系密切,经深入调查后,两人为一般同事关系,且近期鲜有联系。

经民警启发,乔瑞芬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6日晚上19时30分,她与赵红霞在单位见过面,未见其有异常。当晚21时左右,她从家中骑三轮车出来办事,在村东土路与公路交界处,发现两个人停在路口,其中一人坐在路边玩手机,另一人在摩托车旁边站着,摩托车个头较大。因天黑,看不清两人模样。大约21时40分左右,她办事回来,两人及摩托车都不见了。

外围调查民警也收集到一条线索:任县三北张村女青年吉某反映,她在县城某粥屋上班,每天晚上九点多钟下班回家。4月下旬某天,晚上21时20分,她骑踏板电动车出了县城,自南向北走到任城镇后营村北时,从后面驶来一辆摩托车,车上两人,超越她时,一人持棍子之类的东西狠狠砸在她肩头,她急忙停下车,调回头就往后营村里跑。因心里慌张,摔到路西沟里,那二人也调转摩托,向她追过来,嘴里恐吓着:“再跑就弄死你!”要上前抓她。这时从南边过来一辆汽车,那二人见状骑摩托向北仓皇逃窜。听口音两人岁数不很大,好像是邢台东大树、西大树那一片的人。因未造成严重后果,吉某事发后未向公安机关报案。

专案组对收集来的信息进行整合分析,探索迷案疑踪

■绑匪现踪

5月7日晚,案情出现了重大转机。21时许,赵红霞父亲的手机骤然响起,来电号码正是“150****8875”——女儿的电话!接通后,传来一陌生男子的声音:“二妮在我手中,准备20万赎金,不准报警!”还未等赵建文回话,电话就被挂断,对方随后关机。

巨大的打击像是晴天霹雳,一下子就把赵建文打蒙了,最不希望见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办案民警一边对赵红霞的家人进行劝解,授意赵建文如何与绑匪周旋,争取破案有利时间,;一边就案情召开分析会议,反复听取绑匪来电录音,绑匪所说的“二妮”,显然是指赵红霞,她有一姐、一妹、一弟,在家排行老二,但多年来乡亲们习惯喊她大名,而不称呼她“二妮”;绑匪口音明显与本地人有所差别,像是邢台县与任县交界处一带,听声音绑匪应该是年轻人。

结合4月下旬在后营村北发生的那起犯罪未遂案件,5月6日晚,在受害人回家路途上出现的“摩托”和“两个人”,以及5月7日晚绑匪电话里的“邢台口音”,这中间是否有必然的关联?

5月9日晚21时,赵建文又接到绑匪电话,对方催问钱准备得怎么样了,并威胁不准报警。

5月10日晚20时,绑匪要求赵建文随时做好准备,等电话通知,带上赎金,乘坐一辆红色出租车,车要开双闪,从邢台高速公路北上道口上高速向石家庄方向开,接到到电话指令后,迅速将钱从车窗里扔到高速路面之外。绑匪称收到钱后,就会将人质安全放回。

令专案组民警感到奇怪的是,此次通话后,绑匪好像人间蒸发一般,直至被抓,再无电话打来。

■惊现女尸

5月11日上午10时,消息传来,在邢台县祝村镇西大树村西麦地里,村民发现了一具死亡多日的女尸并报告邢台县公安局,女尸着绿色上衣,蓝色牛仔裤,平绒布鞋。尸体呈俯卧状,颈部有明显勒痕,颈部、背部有三处锐器痕,后背有两处明显烫痕。根据各种身体特征辨认,这具被残忍杀害的女尸正是6日晚上失踪的赵红霞。

受害人一家陷入了巨大的悲恸之中。赵某被害的消息在任县不胫而走,一时间谣言四起并呈愈演愈烈之势,传言死者的心肝肺肾等器官都被绑匪挖出卖掉等等,给安定的社会环境蒙上一层阴影,给公安机关带来了巨大压力。面对绑匪的野蛮罪行,专案组民警无不义愤填膺,憋足一口气要在最短的时间擒获元凶,告慰死者。

■抓获凶犯

任县警方根据嫌疑人的口音、嫌疑人指定的交易地点、发现受害人尸体的位置及嫌疑人对当地的熟悉程度综合判断,嫌犯应该是邢台县与任县交界处附近或者在该地居住。专案组集思广益,适时调整侦查思路,将工作的重点移到邢台县南大树、西大树和东大树等几个重点村庄,一张无形的大网悄然撒开。

随着侦查的进展,一个个重点人员纳入侦查员的视线又被排除,范围在不断缩小。终于,邢台县祝村镇东大树村孙志义和刘现平浮出水面。

孙志义,男,小名“三”,25岁,初中文化程度,农民,当下在邢台县祝村镇东静庵村一木业厂打工。刘现平,绰号“老旦”,男,28岁,文盲,与孙志义在同一木业厂打工。两人是姨表兄弟,平日好吃懒做,臭味相投,经常厮混在一起。在案发时间段内,孙志义妻子在外地打工,刘现平妻子因夫妻矛盾住在娘家,两人经常晚上结伙骑摩托溜出去,深夜才回来,鬼鬼祟祟,有作案时间和动机。

更让人振奋的是,两人与电话中“绑匪”的口音极为相仿。专案组经过大量的辨别和查证,最后确认,两人是5.6绑架杀人案的重点嫌疑人。

5月14日17时,抓捕行动开始,由于木业厂工人众多,环境杂乱,为避免误伤,民警蹲守至两人下班准备骑摩托回家之际,将其顺利擒获。

■水落石出

嫌疑人落网后,专案组民警迅速进行突审和搜查,当场从孙志义身上起获了赵红霞的手机,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二名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分别交待了绑架杀害赵女的犯罪事实。

两名犯罪嫌疑人平时好逸恶劳,崇尚并追求所谓的时尚生活,又不愿通过辛勤劳动改变生活质量,就想依靠犯罪手段尽快实现其目的。

孙志义提出绑架个“女的”,女的胆小,好下手。敲上一笔钱,然后做大买卖去。刘现平欣然应允。2011年3月,两人商议作案细节,策划作案过程,选择到离家不远的任县实施犯罪计划。并先后十余次到任县县城及周边踩点,熟悉作案环境。

4月下旬绑架吉某泡汤后,5月6日,罪恶终于上演。

当晚20时,二人在孙志义家吃过晚饭,喝了点酒,相约出去找“活”,指找绑架对象,孙志义骑着自己的摩托车驮着刘现平,携带绳子、胶带、折叠刀和镐把,来到任县城北环路上来回转悠寻找猎物,之后将摩托停在建设路与永康路的交叉口。

此时赵红霞恰好从他们前面经过,拐上土路回家,两人谋定后尾随,趁前后无人,持刀和木棒将她逼停,并威胁不准叫嚷。赵女惊恐万分不住乞求:只要你们不伤害我,要多少钱都行。但她的软弱更激发了两人的疯狂,孙志义将赵女扑倒在麦田中,用胶带将她的嘴巴、眼睛封住,用绳子将双手捆在背后。刘现平将赵女的自行车扔到麦田深处,慌张中将木棒丢到麦田中。

借夜幕的遮掩,绑匪挟持赵女上了摩托,孙驾车,与刘将赵女夹在中间,一路沿着永康路西行至邢台县东大树村北一僻静处。逼问她的家庭情况,并将她身上钱物首饰搜掠一空后,兽性大发的孙某和刘某将其轮奸。

两人密谋处置赵女,因为在慌乱中互相称呼过对方的小名“三”和“老旦”,又担心赵女记住二人模样,日后告发,决定杀人灭口。两人又挟持赵女西行,至新建高速铁路与高速公路之间。在一片小树林中,两人轮番动手,残忍地将赵女用绳子勒死。孙怕赵女没死,用刀子连续刺她颈部和背部,又用燃着的烟头在赵女背上烫,确认她已死,就抛尸麦田。杀人后,他们向西穿过高速公路下的涵洞,在一偏僻处将作案时用过的绳子、安全套、赵女的棕色坤包等用火烧掉,毁灭罪证。然后各自回家睡觉,刘现平用塑料袋包好刀子放在自家厕所墙上。

以后的几天里,俩人给受害人家里打了三次电话勒索财物,但终究因做贼心虚不敢继续联系。同时,他们还交待了4月初二人在邢台二中北校区附近的一起绑架未遂案件。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果然不愧是文盲+小学生作案阿,漏洞百出不说,思想天真(搞点钱做大生意?就这智商多少钱都赔光),连兔子不吃窝边草都不懂。

15楼htxdh

王八蛋!社会渣滓!杀!

有本事去邦架!富豪的女儿呀 或者贪官的女儿呀!!目标都不会选~~还要找大钱 做大买卖!!!两个人脑壳被肚脐儿夹了~~~!!社会的垃圾!!!你俩那个去阎王那!!他会想法收拾你两个小鬼!!!杀杀杀!!!!!!!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