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选美冠军及男友被杀 女孩死前曾遭猥亵

高淳“荷花仙子”遇害案


法庭中央,两个被控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强制猥亵罪)、非法持枪罪的中年男人神色木然;旁听席上,两对痛失爱子爱女的父母肝肠寸断;门外还有一群家属,捧着遇害情侣的照片,不停地不解地问“这么好的孩子,咋就碰上了两头狼?”这是昨天上午发生在南京中院第三法庭的一幕,备受关注的高淳“荷花仙子”遇害案在此开庭。


照片上的情侣,男孩剑眉星目,英姿勃勃;女孩明眸皓齿,巧笑嫣然,实是一对璧人。如果没有4月5日晚的劫难,女孩已经以高淳县“荷花仙子”选美冠军的身份进入当地电视台。那天晚上,她跟狱警男友开车到高淳固城湖畔约会,被两名歹徒盯上,不仅财物和轿车被抢,还被歹徒带至安徽境内双双杀害(本报4月12日A8版曾报道)。


昨天,两名歹徒都表示认罪伏法,受害人家属唯一的要求就是“以命抵命”。因案情重大,法院没有当庭判决。


庭审直击


受害情侣事发当天“见家长”,第一次合影竟成遗照


受害人:晓丹,21岁,高淳县“荷花仙子”选美冠军;小王,23岁,高淳一监狱狱警。


一排小树前,一身休闲打扮的晓丹俏生生地依偎在男友小王身边,两人脸上都挂着甜甜的笑。这是他们相识后的第一张合影。昨天,晓丹的姨妈杨玉菊捧着照片,在法庭外泣不成声:“这是我亲手给他们照的啊,没想到成了遗照……”


杨玉菊不仅是晓丹的姨妈,还是晓丹和小王这对情侣的介绍人。今年春节期间,小王在一次联谊会上对晓丹一见钟情,巧的是,他的同事跟晓丹的姨妈杨玉菊是邻居。在邻居的热心安排下,杨玉菊见到了小王,并对他印象很好,于是欣然为他跟晓丹牵线。可喜的是,两个年轻人一见钟情,十分投缘。


4月5日,小王到晓丹家“见家长”,一家人一起吃了饭,又一块到漫城游玩,杨玉菊也去了,在漫城一排漂亮的小树前,她拿起相机,对着这对小情侣摁下了快门。谁也没有想到,这张甜蜜的合影最后会变成遗照。


禽兽劫匪12年前就抢过情侣,受害人狱警身份成杀人动机


劫匪:邢华军,33岁,高淳当地人;邢三杏,42岁,与邢华军同村。


33岁的邢华军是高淳当地人,小学文化,1997年到2000年间,三次因盗窃被判入狱。42岁的邢三杏跟邢华军是同村的旧相识,父母早年去世后,一直一个人生活,他也坐过牢。归案后,他们又交代了一起12年前在江阴犯下的劫案,那案子至今没有被侦破。他们交代,1999年的一天,他们相约到无锡“搞钱”,在无锡没找到目标,便到了江阴一公园,盯上了在公园谈恋爱的一对小情侣。那次,他们的作案工具是尖刀和铁锤,索要钱财未果后,邢华军手持匕首刺伤了男子,邢三杏手持铁锤砸晕了女子。


检察官从邢华军冗长的叙述中注意到一个细节:他总是带着刀,问他为何如此,他说,从小就喜欢刀,习惯随身带刀。他还补充了一句,“这些刀是夫子庙买的工艺品”。


检方指控称,4月5日晚,邢华军和邢三杏相约到事先踩好点的高淳县淳溪镇湖滨大道附近,准备寻找目标实施抢劫,邢三杏骑摩托车先到,带作案工具:钢珠枪、猎枪各一支,胶带、匕首等。邢华军稍后赶到。晚上8点左右,盯上晓丹和小王的车子。邢华军和邢三杏持枪劫得1100元现金,然后将晓丹和小王捆绑,开车带至安徽境内杀人灭口。


昨天庭审中,检察官问谁捅了第一刀,邢华军和邢三杏都说不是自己,相互推诿。邢华军说捅刀子的是邢三杏,邢三杏承认那把刀是自己的,但他说,邢华军得知小王是狱警,决定杀死小王,他将刀递过去,邢华军用他递过去的刀捅死了小王。


庭审中,邢华军和邢三杏交代了抢劫后又杀人的原因。抢的钱太少,不甘心,于是劫持了汽车往安徽方向开,本打算逼迫小王问家里要钱,谁知一小时后无意发现了小王的狱警身份。邢华军和邢三杏都承认,小王的狱警身份是他们决定杀人灭口的原因之一。杀死小王并抛尸后,他们毫无愧疚之心,继续胁迫晓丹,将车往安徽开。途中,邢华军强行猥亵了晓丹,而邢三杏则逼迫晓丹与其发生关系。在此之后,两人又合力将晓丹杀害并抛尸。邢华军说,是因为男孩已经死了,他们知道没有回头路了。


检方连用四个“极其” 建议法官判极刑


控诉两名劫匪的罪行时,检察官一连用了四个“极其”:“作案手段极其恶劣,情节极其严重,主观恶性极其严重,人身危害性极大!”最终,检察官以邢华军涉嫌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强制猥亵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数罪并罚,建议法官对其判处死刑;邢三杏,也因涉嫌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强奸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被检察官建议数罪并罚,判处死刑。


刑事部分审理结束后,受害人家属提出总计110多万元的民事赔偿。但他们均表示,民事赔偿的前提是判决劫匪极刑,否则宁愿不要钱。


两名被告人直言没钱赔偿。邢华军当庭请求法院判处其死刑,“没什么说的,我愿意捐献我的器官。”邢三杏也表示认罪伏法,“我对不起受害人家属,我向他们赔罪。” 因案情重大,法院没有当庭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