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35.html


52

李勇先的坟墓旁,余晓波抚摩着墓碑哀伤地说:“李勇先,你该死你知道吗?这种时候当逃兵动摇军心,你是罪该万死!罪有应得!你是我带出来的兵,你的行为让我和狙击队全体官兵们丢尽了颜面,就凭这件事你也当有此报。我是你的长官,你做出这种事情我难辞其咎,你把我害惨了你知道吗?你给我们‘飞鹰’狙击队抹了黑,给五十五团抹了黑!你让我愧对大家,愧对五十五团的弟兄们!你会害得我害得我内疚一辈子的!”余晓波痛哭道:“你小子对不起我呀,对不起狙击队的兄弟们!你知道吗?!你就这么死了你不仗义!”

看余晓波在李勇先的坟前痛哭,战士们议论纷纷,胡炳义说道:“李勇先这小子当了逃兵,队长怎么还这么对待他?死了还在他坟前痛哭?!队长也太看得起他了。要我说这小子是罪有应得!”贾志国说:“队长这个人重情义,李勇先也是我们狙击队的一员,他虽然当了逃兵,可他毕竟是我们之中的一份子。他的逃跑不仅队长要负责任,就连我们也要负责任。队长平时对咱们怎么样咱们都知道,队长平时对咱们可是比对亲兄弟还亲呀!上次要不是队长,咱们都得死在森林里呀!所以呀队长的心情咱们得理解呀!”孟连海说:“李勇先不顾队长对他平日里的好处,竟然要抛弃咱们,这种不仁不义的东西落下这么个下场就是罪有应得!就是报应!”贾志国长叹一声说:“这也正是队长的伤心处哇!”

这时孟连海突然躺在地上,抱紧身体瑟瑟发抖,全身不停的痉挛着。贾志国见状问道:“孟连海你怎么了?”孟连海精神恍惚的喃喃地说:“冷,冷,我好冷。”贾志国当机立断:“张峰快去叫军医来,其他人快来帮忙把他抬起来!”其他人立刻帮他把孟连海抬起来,

余晓波见队员们乱糟糟的忙成一团,立刻从李勇先坟墓旁走过来询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贾志国和张贺正抬着孟连海,贾志国说:“孟连海突然病倒了。”余晓波说:“快去叫军医!”贾志国说:“张峰已经去叫了,可是还没有回来。”余晓波怒道:“周广田你在去叫军医来!”周广田说:是,队长。”

贾志国和张贺把孟连海抬到了一处干净的地方,苏成惠拿来一床被子为他盖上身体。余晓波紧紧握住孟连海不住的颤抖着的手:“孟连海,你感觉好些了吗?”孟连海有气无力地说:“队长,我觉得我快要不行了,你们被管我了,你们先走吧。”余晓波鼓励他道:“不行,你是我的兄弟,我们不能把你丢在这儿不管,咱们‘飞鹰’狙击队没有这个规矩!”孟连海非常的痛苦说:“我们没有药品你们医治不好我的,你们陪着我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这样做好无意义!你们快走吧!”

余晓波紧紧地闭上双眼长叹一声说:“孟连海,你娘还等着回家和她团聚呢!你忘记了她老人家的嘱托了吗?你要多杀鬼子为你姐姐报仇雪恨啊!你答应过你娘,等把小日本鬼子都打跑了,你还要回家和你娘过太平日子呢!你答应过你娘的事情你怎么能不办到呢?!现在小日本儿还没完蛋呢,你小子就不能死!我不能让你当逃兵,我不能让你当第二个李勇先。如果你死了,我和大家都会悲痛,可是你娘呢?你想过你死了之后你娘的感受吗?她会比我们更悲痛,你难道想让她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吗?”说到了动情处,孟连海难以抑制自己的悲伤,紧紧地闭上眼睛,眼泪无声无息的流溢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