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五章 雏鹰劲翮剪倭夷 第二节 酒楼风波

朱凯明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回想起参谋长眼睛盯着的一个战略要点,曾经担任过奉天特务机关长和天津特务机关长经验丰富手段老道的板垣征四郎的脑袋里渐渐的冒出了火花。 建昌。这是一个在北平和奉天之间距离几乎均等的黄金分割点,是南线日军作战辎重物资重要的囤积站。 由于有魏常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回想起参谋长眼睛盯着的一个战略要点,曾经担任过奉天特务机关长和天津特务机关长经验丰富手段老道的板垣征四郎的脑袋里渐渐的冒出了火花。

建昌。这是一个在北平和奉天之间距离几乎均等的黄金分割点,是南线日军作战辎重物资重要的囤积站。

由于有魏常友的可靠情报,熊再峰等人没怎么费周折就在建昌找到了第二联络人。但听到的结果却令众人鼻子喷火眼冒蓝烟。

第一联络人居然……居然死了?而且死了快半年了?

我——我去!CC那帮脑袋都是干什么吃的?谍工人员都死了快半年了,怎么就不知道呢?

原来“九一八”事变之前,南京政府向东北张学良控制的区域,谍报渗透工作没有引起高度的重视,撒网布局很不到位。“九一八”事变之后,因局势骤然混乱,本来人数就不多的谍工人员多数失踪或与组织失去了联络。仓促间再重新布局已经来不及了。加之日伪特工嗅觉灵敏,对占领区的统治和监察十分严格,血色恐怖,中央对沦陷区的补救工作也因工作重心放在南边“剿匪”上而一直没有跟进。原本就残破不堪的谍工网络就更显凋零颓败。

不过根据联络人提供的线索,他的接头人在凌源开了家兴隆小货场用于身份掩护,还有一个外甥帮忙打理,其他的事情就不太清楚了。

郁闷的飞鹰队马不停蹄地赶往凌源。

凌源城是连接东北、内蒙和华北的交通门户,是日军对华北作战的重要的前进基地。驻守一个旅团部,一个步兵联队。

在离凌源城迎春门不远的路旁林子里,飞鹰队正在隐蔽休息。

“一会儿进了城,应该先找一家馆子美美的海吃一顿,这几天晓行夜宿在山沟子里啃干粮,啃得我嘴里都淡出一林子鸟儿来了。”胡硕背靠一棵树,眼睛巴巴的望着大家伙儿,希望能引起共鸣。

“操,就这么折腾,也没见你掉二两肉,怎么还惦记着你家上面的进口,要我看你该管管你家下面的出口了。你他娘的吃啥玩儿意了?这一路上你家下面的嘴巴就没消停过,放出的气体熏得我脑瓜仁儿直疼,迎风臭三里,顺风能臭十里地。你不信问问后面的宋玉。”史招财恨恨的接过话茬。

“嘿嘿,威力真那么大吗?老宋,你也闻到了?”

担任队尾后卫的宋玉见胡硕厚着脸皮问过来了,没好气的耸了耸鼻子,冲他翻了翻白眼儿。

“嘿嘿,那啥,哥们待会儿进了城先整它两只烧鸡啃啃,再灌他一壶酒,保管你们在后面闻香的嗅辣的,改善改善生活。”

正侃着,负责侦察探路的韩冬回来了。

“老大,这凌源城刚刚加强了城防力量,出入城盘查的极其严格。不太好进去。”

“继续休息,天黑后进城。还有什么情况?”熊再峰冷静的问道。

“听说刚刚调过来一个骑兵联队。至于为什么,目前还不清楚。从昨天起城里实施了临时宵禁。”

“这么说今晚进城下馆子是没指望了。”胡硕小声的嘟哝了一句。

任务汇报完毕的韩冬看见胡硕靠着树小声嘀咕,上前踢了他屁股一脚:“今晚进城,你走在最后,哥们已经忍了你好几天了,嗅觉神经好悬被你给毁了。大家伙吃的都一样,咋就你的造粪工厂那么发达,居然能整出来这么操蛋的化学神经弹呢?再早些年在欧洲战场,你一个人都可以顶几个步兵师用了。”

夜幕降临没多久,迎春门一侧的城墙上,眨眼间掠过去八条黑影,晃得来回巡逻的日本士兵以为碰上了中国人常说的鬼,胆战心惊的从肩上解下枪,端着一步一回头的在城墙上巡逻。

按照熊家曲掌柜交代的联络点,飞鹰队在一家皮货店歇了脚。

皮货店的张掌柜,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烧了几桶热水让这帮浑身汗嗖嗖的小伙子们洗了一个澡,做了顿丰盛的晚饭,看着大家伙狼吞胡咽吃了个精光,欣慰的笑着对熊再峰说:“小少爷,你们都几天没吃饭了,看把孩子们饿的。今天先将就一下,明天领你们下馆子去,好好地补一补。”

一听说下馆子,刚刚吃得都快阻脖子的胡硕眼睛依然亮晶晶,闪绿光。

“您老客气了,用不着。倒是想跟您打听个事儿和人。”熊再峰连忙说道。

从张掌柜那儿了解到,这凌源城里真有这么一家兴隆货场。老场主是个老实巴交的人,生意不是很好,春节前后得了一场病死了,膝下无儿,自己的外甥接手了货场。这是一个吃喝嫖赌都在行的主儿。他舅舅活着时还知道收敛,现在忽然跟日本人混在了一起,不知道干什么勾当,也没见他怎么打理生意,反正是忽然有了钱,天天像个暴发户一样,穿金戴银,吃香喝辣的,没少欺负四邻和同行,老场主生前打下的和气人缘,都让这小子败坏光了。

听了张掌柜简单的信息介绍,熊再峰眉头皱了起来。

第二天,熊再峰和韩冬两个人去了兴隆货场,装着跑货的客商将货场里里外外的看了一遍,除了七八个伙计外没见到那个正主儿的面。不大的货场,生意并不红火,倒是墙上贴着招工的告示前,有不少人在看。打听了一下,那个正主儿叫杨明辉,平时不怎么过来,倒是经常往日本人的冶矿株式会社跑。

“想找你们东家谈点事儿,在哪儿能找到他?”看见一个挺机灵的伙计像是知道点情况,韩冬随手抛出去一块大洋。

伸手麻利的接住,伙计说道:“有时中午,东家常在福瑞来饭庄请东洋人吃饭。”

“晚上他一般去哪,我也想请你们东家吃一顿。”

“晚上……嘿嘿,不好说,反正除了下馆子就是去老客街那里。”所说的老客街,韩冬知道就是几栋新盖的日式楼盘,里面是吃喝嫖赌一条龙的吸金窟。

“哦,谢了。嗳,我说,你家生意看来不太兴旺,怎么还招这么多工呢?”转身欲走的韩冬随意问了一句,那个伙计听了,眼神闪烁了一下,没吱声。韩冬也没多想,跟熊再峰走出了货场。

回到皮货店,一听说中午去馆子里侦察踩盘子,胡硕央求老大熊再峰,说什么也要跟着去蹭一顿饭。接着麻利的把自己打扮成跟班护院的保镖模样,往熊再峰身边一站,死活就是赖着不走,眼巴巴的瞅着老大。

众兄弟哄笑。

熊再峰看着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保持乐观情绪的弟兄们,心里暖暖的,突然一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心中瞬间有了计较。

临近中午,在福瑞来饭庄左近的大和旅馆,住进了四位客人,稍事休息洗漱之后,这几个客人走出旅馆,几步来到了福瑞来饭庄。

中午福瑞来饭庄生意火旺,一楼客满,二楼以中间楼梯为界,左侧为中国人的临窗雅桌,右侧是专为日本人服务的临窗雅桌。此时中国人这一侧已经客满,唯有右侧的三个临窗雅桌还剩下一个。

一身长衫罩体,打扮得像个中国世家公子的熊再峰在跟班的史招财和保镖胡硕佯装低调的簇拥下,稳步走向二楼。

按照韩冬事先的桌位预订,上了楼,径直拐向了右侧。史招财在前面一掀隔断的竹门帘,熊再峰目不斜视,昂首走向了最里面剩下的那张临窗雅桌。

四方的雅桌,每桌可坐四个客人。第一张桌是三个日本人,其中一个穿着军装。另一张桌子是一个中国人和三个日本人。不用说目标是第二张雅桌。

三个掀开竹门帘一身中式打扮的客商模样的人,一进入日本人的专属用餐区域,几双小眼睛立时飘了过来。竟然有中国人敢进到这里用餐?

慢腾腾的走在最后的胡硕在经过那两桌中间时,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竟然又没有管住自家的后宅门,放了一个声音不大却让两桌吃饭的人刚好都能听得到的不长不短的屁。那个本该不雅的刺耳的屁声,偏偏让胡硕挤出了几分《君之代》的韵律,就像一个并不高明的歌手勒着嗓子吃力的唱出来的高音区,瞬间雷倒了两桌正在吃饭的日本人。

有五秒钟的愣神功夫,两桌人都齐抬头看着一个中国装束的猛汉自然的放完屁后,居然还停顿了片刻,浑身上下惬意的抖落了一下,如同男人小解之后习惯性的抖落一下尿颤一样,粗鲁而舒适的抖落了一个屁颤之后,猛汉悠然抬腿慢腾腾的走向最靠里的那张雅桌。

集体发完呆之后,终于又集体反应过来。看着三个支那人嚣张的走进大雅间,又如此嚣张的在他们的饭桌旁放屁,所有的日本人几乎同时愤怒的站起来。

“巴……”那个穿军装的日本人一拍桌子,怒目圆睁,正准备张嘴大骂这三个不知深浅的支那人,“嘎”字尚未脱口,一股浓烈的甲烷气体就如同海涛般汹涌澎湃气势磅礴的涌来,直拍日本人的面门,只片刻就呛得两桌小日本全都是满脸通红,声泪俱下,涕液横飞。

“巴……嘎。咳儿咳儿……这是什么的……干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