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88章 基隆港

亦浩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越往南走,天气就越热了,气温逐渐升高到二十多度了,这是在中国东北夏季的温度,船舱里已经成了蒸笼,还穿着冬装的士兵们渐渐抵挡不住了,舱里很多士兵都已经是赤身裸体了,开始,军官们还管束着士兵,不准赤身裸体的,士兵们嚷嚷的实在受不了了,包括军官也是燥热难捱了,也就睁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越往南走,天气就越热了,气温逐渐升高到二十多度了,这是在中国东北夏季的温度,船舱里已经成了蒸笼,还穿着冬装的士兵们渐渐抵挡不住了,舱里很多士兵都已经是赤身裸体了,开始,军官们还管束着士兵,不准赤身裸体的,士兵们嚷嚷的实在受不了了,包括军官也是燥热难捱了,也就睁眼闭眼放任了。即使这样,也难以抵挡日益升高的温度。

大统舱里的温度也越来越高,栗原医务官所担心的是,那么多的人挤在大统舱里,早晚会有大事发生的。

栗原把想法报告给义田,说,这样下去会出事的。

义田就带着军官们下到大统舱里面,逐一检查了里面的情况,栗原医务官反应的情况是属实的,义田面临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以前从非洲往美洲贩卖黑奴,人口贩子为了降低成本就用大统舱船一次运送几百上千的黑奴,很多黑奴抵抗不了途中的拥挤高温饥饿疾病乃至瘟疫,就死掉了,死掉的黑奴就被扔进海里,据说,从非洲运到美洲的黑奴存活率只有20-30%,大批的黑奴死在了途中。那是以牺牲黑奴的性命换取金钱的方式。

这一船是士兵,能打仗的士兵,要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让大批的士兵殒命,他义田是有逃脱不了的责任。

所以,面临现状,义田必须做出决断。

义田向军官们询问办法的时候,军官们七嘴八舌的说了几个办法。

一, 赶快给士兵们包括军官换发夏季服装,这个随行物资里面带有夏季军服,义田马上就能办到。

二, 士兵们的饮水供应应该放开,至少供应量应再加大一些,只有多饮水才能缓解一些不适症状的蔓延,这个要看淡水储存的情况再定,不能贸然决定。

三, 减少统舱内的人数,让一部分体质比较弱的士兵到甲板上来,当然,这样做就会违犯出航的规定,这点义田是要想办法的,突破规定也是无奈之举,即使被上峰知晓不会说什么的。

四, 要是把士兵转移到甲板上来,但是,甲板的钢板被太阳灼烤的滚烫,白天是呆不住人的,得想法给甲板加上一层遮阳棚,并在甲板地面上铺上凉席一类的物品。这点不可能做到,因为船上根本就没有相关的材料。

五, 最后一招,就是就近靠港,上岸采购物品。这一条义田肯定没有权利决定。

总起来说,就是在现在还没有暑热和病情爆发的时候,尽可能想办法降低温度,减低人和人之间的接触密度。提前预防因暑热产生的疾病以及可能因疾病带来的瘟疫爆发,毕竟船上的人的密度太大。

而栗原医务官还要做的是,每天要按时给统舱和其他空气不流畅的地方消毒。


义田下令,提前分发了夏季军服,这在他的职权范围内,他可以马上就去办了。士兵们换上了夏装,感觉凉快了很多,着实高兴了一阵子。


但是,靠岸补充物资的事情,这是义田不敢胆大妄为的。

无奈,义田只好发电报给安田将军,详细报告了船上的情况,并提出了潜在的危险,最后要求就近补充物资,以免不利事情发生。报告发出去了,安田将军不予批准,义田也没有办法,他是不能擅做主张靠岸的,那样的话,义田至少会觉得他已经尽力了,不批准就是上边的事情,至少,他的心里会有些许的安慰。


安田将军在沉默了一天以后,回电,“命你船于明日上午停靠基隆港,补充所需物资,军部已通知驻扎基隆的部队提前准备,到达后尽可能缩短停留时间。”

看着电报的文稿,义田可以想象到,安田将军是做了多少工作才说服军部那帮老爷们的。

船又走了一夜,次日早晨,船上的人终于看到了码头的影子了。


当运兵船终于停靠在码头的时候,义田稍稍松了口气。

码头上布满了持枪站岗警戒的士兵,就连海面上,也有汽艇远远的警戒着,义田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义田安排川崎带领栗原军医官和两个士兵下船接洽相关事宜,义田瞥了一眼各处的岗哨,告诫川崎,“码头的停靠时间不能超过三小时,这是安田将军下达的命令。”

川崎大声的说,“明白,不超过三个小时。”

川崎领命而去。


现在,川崎里俊这才知道,他们停靠的地方是台湾北部的基隆。


码头上一个上尉接待了他们,并提供了一份物资清单,他们提出要的物资都准备齐全了,栗原医务官又提出要一些药品,并拿出一张清单来交给了上尉。

上尉看了一眼说,清单上的几种药品军部的物资储备仓库里没有,要是现去采购的话,三小时的时间肯定来不及,栗原说,先去准备吧,时间方面我去和义田大佐交代。

栗原知道,那几种药品都是严格控制的,一般很难搞到,即使是军人也得有相当级别的批示才可以的。

上尉说,“那,我就去试试看。”就拿着清单走了。

同时,补充淡水的水管已经接到了船上,这是一个好的状况,有了大量的淡水使用,尤其是饮用水,情况会好很多。


这边,川崎和岸上的一个少尉还有一些士兵一起,看押着码头工人往船上搬运物资。

需要补充的物资很多,十几个码头工人搬了很长时间才搬完。

看着堆垛在码头上的物资越来越少,川崎心里有一种不详的感觉。

果然,当最后一批物资搬运完了,工人们要下船的时候,几个士兵上了船,用枪逼着工人回去,不准下船。

工人们吵嚷着,要下船回家,甚至和阻挡的士兵发生了推搡,士兵用枪托击打工人的身体,其中一个士兵甚至开枪恐吓工人,工人被迫无奈,只好退了回去,工人们就被关闭在一个小舱室里面。

那个少尉告诉川崎说,“这些工人就给你们留在船上做苦力了,”

川崎的预感证实了。


一辆汽车疾驰而来,从车上卸下了十几个箱子,上尉过来和栗原做了交接,栗原逐一看了,是他要的药品。

上尉指着清单对栗原说,“有一样没有找到,没办法了。”

栗原看看,正是一种防治瘟疫的药品,最重要的就是这个,栗原无奈的摇摇头,嘟囔一句,“那就只能看士兵们的造化了。但愿。”


川崎和栗原回到船上,舷梯拉起来。

“呜……”这艘没有舷号的轮船破例的鸣响了汽笛,起航了。


船缓缓的离开了码头,义田大佐拄着军刀表情凝重的看着船舷旁的码头越来越远。

直到海岸线已经看不见了,站在义田身边的川崎才对义田说,“大佐,请回舱休息吧,您站在这里都一个上午了。”

义田这才“哦”了一声,慢慢的转回身去,向舱室走去。

义田交代说,“先让那些工人出来活动一下,吃饱饭,下午就安排施工吧。”

“是,大佐。”


川崎走到关着工人的地方,有两个士兵在看守着,川崎命令打开门。

舱房里一共关了十三个工人,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川崎说,“我是川崎里俊中尉,是来带领你们干活的,请你们不要怕。”

里面有个人在喊,“我们要回家,放我们回家。”

门口的士兵就喊道,“不准嚷嚷。”

川崎就对士兵说,“不要这样对待他们。”士兵就站到一边去了。


川崎让士兵拿来午饭,分给工人吃。饭不错有菜还有肉。工人看样子很久没有吃饱饭了,更没有吃到肉了,吃的很快很多。

一边吃着,川崎说,“吃完饭,你们就要工作了。”

工人一边吃着,一边听川崎说话,有几个人还点头回应着。

工人显然对午饭很满意。很快就把所有的都吃完了。


川崎就让工人们到甲板上来,川崎昨晚就已经画好了草图,正跟工人说着,怎么弄遮阳棚的事呢。

突然,一个工人向船舷跑过去。等人们反应过来,工人已经到了右船舷,持枪的士兵叫喊着追过去,已经来不及了,他翻过栏杆一个鱼跃就跳进了海里。

川崎跑到船舷边上,看到工人刚刚从水里浮上来,几个士兵拉响了枪栓,已经举起了步枪,就要准备射击,川崎制止了士兵,“不要开枪。”士兵们收回了枪。

看着那个工人在海面上沉沉浮浮的越来越远,川崎自言自语的说,“他不愿意跟我们走,就由着他自己去吧。”这里离开码头已经好远了,不知道那个工人的水性如何,能否游回到岸上,好在刚刚吃饱了饭,体力应该还行吧。川崎这么想着,海里的人影就逐渐看不见了。

川崎回身看看,工人们也围拢在旁边,看到川崎阻止了士兵开枪,还相互很是不解的样子。


回来继续和工人讲解安装棚子的事情,几个工人围拢在川崎身边,听川崎的解释,最后川崎问,“明白了吗?”

一个看起来像个小头目的工人回答道,“嗯,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川崎说,“那就开始干吧,有什么问题再问我。”

小头目问,“太君,我们干完活不会把我们杀了吧?”

川崎笑笑,“你看我像是那样的人吗?”

“那倒不是,只是,我们干完活,也回不了家了,还能怎么样?”

川崎就说,“先放心干活吧,干完我会安排你们的,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

工人们半信半疑的去干活了。


草图是川崎和栗原两个人商量着画出来的,栗原从通风遮阳的角度提出了要求,川崎是学工程的,画这个草图在行,两个人一商量,草图就画出来了。

刚才川崎在分派工作的时候,栗原一直在舱里忙活,这会也完事了,就到甲板上来看工人干活,看看都是按照他的要求做的,也没他啥事,就站在一边和川崎聊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