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英雄传 正文 第六章 谁是兄谁是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3.html


随着这声断喝,一位大汉出现在他二人眼前,只见这位大汉身材高大、消瘦,高颧骨,深眼窝,目光凌厉,头上扣着一顶小圆帽,两侧头发竖起。

梁祝急忙站起抱拳,朗声说道:“在下二十九军梁祝,特来拜会孙永勤先生。”

大汉目光凌厉的打量着梁祝等二人,突然从腰间掏出一柄驳壳枪对准他二人声音中略带沙哑的说:“俺孙永勤不过是一个粗人,可没听说过你们什么二十九军、三十九军的,你们少唬人,老实说,你们到黄花川来干什么?”

没听说过二十九军?赵存飞傻眼了,张大嘴看着梁祝。

梁祝神色不变上前一步,面带微笑说:“孙大哥,难道没有见过令表妹赵秀凤带我捎给你的信吗?信上说我很快会登门拜访。”

孙永勤冷笑:“什么鬼信?我怎么看过,你们还是跟随我到保安团走一趟吧。”

“既然弄错了,那就告辞了。”梁祝向赵存飞使了一下眼色。

赵存飞立即会意,趁孙永勤不注意,飞起一腿正中孙永勤右手腕。还未等驳壳枪落地,赵存飞已经双手并出,十指如沟,用的竟然是小擒拿手。

孙永勤反应还算灵敏,飞起一腿直踢赵存飞面部,赵存飞侧身闪过,顺势抓住孙永勤的脚跟。孙永勤双腿并起,使出连环腿。

二人你来我往扭打在一起,梁祝并未插手,只是右手握紧刀柄,密切注视着二人动作。

突然赵存飞飞身后退,不知何时手里多了柄小刀,白光闪闪的仿佛瞬间就能令时光停顿。

待孙永勤正要上前时,只见到刀光一闪,飞刀脱手而出。

一柄金背大砍刀几乎同时挥出。

例不虚发的飞刀竟然未中孙永勤,击在了大砍刀上面。

再一瞧梁祝手持大刀已挡在孙永勤身前,冲着赵存飞说道:“你小子怎么下手这么狠?不知道这是孙大爷吗?”

他不再理会愣在一旁的赵存飞,对着孙永勤刀柄冲下,双手一抱拳说:“孙先生,得罪了。”

孙永勤这才微微一笑:“先生不敢当,小兄弟的功夫确实了得。其实那封信我早就看过了,刚才我只是试探一下二位的虚实,两位受惊了。这里不是讲话的地方,二位若不嫌弃随我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先行歇下,怎么样?”

梁祝微微一笑:“那就有劳了。”

他二人跟随孙永勤继续翻山越岭。

日落西山,弯月如刀。

沿着山间七拐八拐之后来到一座山洞前,梁祝定眼一看“三宵洞”三个大字,问孙永勤这是哪里。

孙永勤说:“这里是我的好友三宵道人的住所,二位里面请。”

走进这山洞后越发觉得不一般,里面竟然越走越宽,越发宽敞,里面竟是一处可容纳百人的平地。只见灯火明亮,有三个人打好的地铺,此时都已站起。

为首的是一位长发飘飘的道士,头上打着结,见到孙永勤,便说:“孙团总,这两位是什么人?”

孙永勤神情庄重的说:“他们是二十九军留下的的义士,来这里拜会。”

他身后一个腰板挺的笔直的人站出来,一副惊喜的模样说道:“你们是二十九军的?哪个师的?”

梁祝回答:“我是刘汝明的暂编第二师,三营五连排长梁祝。”

那人笑了,说:“我也是暂二师的人,我叫赵四川。”

梁祝也笑了,大笑:“这下子好了,遇到老战友啦!快说说你怎么沦落到了这里?”

赵四川神情庄重起来,诉说起了他的故事,他的故事也是二十九军的悲歌。

二十九军原系冯玉祥的西北军,后经张学良允许改编为第二十九军,军长宋远哲。

二十九路军受蒋介石嫡系部队排挤歧视,武器装备低劣,全军只有野炮、山炮十几门,重机枪不过百挺,轻机枪每连只配备了两挺轻机枪。

二十九军分散部队接手了长达一百五十公里的长城沿线,坚守了长城三十四天之久。

刘汝明的暂二师负责驻守至关重要的罗文峪。

日军第十三、十四旅团装备精良,有飞机坦克大炮支持,硬是没有拿下长城各关口。

后来日军选择防卫较弱的冷口,集中优势兵力突破,一线突破,满盘皆溃。

部队被打散了,当时他受了伤,被孙永勤救了。

等他伤好了后,部队早已就走远了。

他决定暂时隐居起来,待时机成熟再抗日。

梁祝听后紧紧握起孙永勤的手说:“想不到您还救过二十九军的战士?”

还没等孙永勤回答,赵四川已经在旁边说道:“孙先生曾经和关大哥一起到二十九军送过情报,对部队抗日贡献很大。”

站在他一旁的精瘦的汉子说道:“我哪里做什么,都是表兄的功劳。”

梁祝握住这人的手,说:“莫非您就是仗义有为的汉子关元有?”

那人表情庄重的说:“不才,正是在下。”

这时,赵四川问:“梁兄,你眼下有多少弟兄?”

梁祝沉吟着说:“实不相瞒,自从咱们二十九路军长城沿线之后,我与部队失散后留在关外,靠着战场上带走的几十条枪招兵买马,召集三四十名弟兄。前两日在通往热河的咽喉要道,打劫了鬼子的一批运粮队伍。不想却损失了一多半兄弟。”

梁祝看了看赵四川,又瞧了瞧孙永勤,继续说道:“有幸在激战中与赵家兄妹相识,听闻孙先生英雄,特来拜会,希望能够一起抗日。”

孙永勤沉吟:“自从九一八之后,日寇侵占我东三省,又犯我热河,如今日寇实力已经扩展到关内,如果不加以遏制,恐怕用不了多久,我中华之大好河山,尽皆落入日寇之口。我早有聚义抗日这样的想法,只是力量太弱。”

这时,那道士说道:“孙团总,自古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如今日寇侵略我河山,实为失道者也,我等若能打着救国为民的旗帜,定能迅速聚集人气。如今隆冬将至,正是聚义的大好时机。又有梁兄相助,定能驱逐倭寇,安定长城内外之民生。”

孙永勤缓缓点头,看了看众人,说道:“孙道长说的是,既然如此,我们今日就定了聚义的大计。”

孙道长继续说:“今日梁兄弟与团总相见正是天意,既然缘分天定,何不结拜为兄弟,做一对同生死,共患难的兄弟如何?”

赵四川与关元有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太好了,这样子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我们就可以不分彼此大干一场了。”

众人都看着梁祝,梁祝迟疑片刻才说:“道长的说法不失是一个好主意,我也非常愿意。只是我还有一些兄弟,不能丢下他们,不如你们随我到五指山与众兄弟一起结拜如何?”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赵四川走上前说道:“梁兄,难道在这里结义不好吗?”

梁祝没说话,却冲身旁的赵存飞使了一下眼色。

赵存飞立即心领神会,大声说道:“义结金兰确实很不错,在这里也可以,可谁是兄谁是弟,总该有个说法吧?”

众人皆愕然,孙永勤沉着脸突然用力一拍身后墙壁,说道:“原来梁兄心里早有打算,看来小弟真是太愚笨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