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解放后的毛泽东时代,很多民国“培养”出来的旧文人、步入中年以前都生活在旧社会时期的 各个领域的“旧知识份子”(例如老舍、傅雷)在政治运动中自杀身亡, 为什么他们最后连保住自己的命的欲望都没有了?为何他们宁可选择自杀而死也不愿苟且偷生,苟活于世?写检查、检讨,写批判自己的材料、发言稿,在批判会上作“自我批评”,“骂”自己,批判自己,侮辱自己,放弃自己的尊严,作践自己,这无论对于有气节、有“士 可杀不可辱”思想的、儒者式的旧文人,还是对于曾留学欧美,有“不自由,勿宁死”思想,向往“思想自由”和独立的人格的“自由主义知识份子”,都是一种无法接受的事情!自由主义知识份子崇尚人格独立、思想自主,而当时一些人却强迫有自尊的知识份子放弃尊严,精神上或行动上臣服于他们,因此知识份子中很多人宁可自杀而死,也没苟活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