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三幕 东亚崛起 第二章 《莫斯科条约》 第七节 特战一旅

台海争锋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URL] 由于东北籍牺牲的战友数量很多,所以,我和刘亚男在东北三省整整跑了半个月,双眼所看到的,都是一双双亲人的泪水和皱纹,双耳所听到的,都是一个个家庭的忧伤和苦难。战争的悲剧,并不体现在牺牲战友们的陵园中,而是映现在依旧继续的亲人们的生活中。在回洛阳的火车上,我心中不禁有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由于东北籍牺牲的战友数量很多,所以,我和刘亚男在东北三省整整跑了半个月,双眼所看到的,都是一双双亲人的泪水和皱纹,双耳所听到的,都是一个个家庭的忧伤和苦难。战争的悲剧,并不体现在牺牲战友们的陵园中,而是映现在依旧继续的亲人们的生活中。在回洛阳的火车上,我心中不禁有些暗暗后悔,后悔自己回到部队的决定,因为见到了这么多泪水和悲伤,我怕将来不忍带着鲜活的生命们,再次投入到战争的烈焰中去……

回到营区,杨耀文和赵锐两人都来祝贺我,说是副旅长的命令已经到了,命令有两份,一份是总政、总参联合下发的,另一份一模一样的任职命令的末尾,却盖着“东亚联邦战争委员会”鲜红的印章。我不清楚别的单位领导的任职命令有几分,但是,特战一旅作为由中、日、韩三国精锐组成的首个地面联合单位,有两份任职命令,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中午在军官饭堂吃饭的时候,杨耀文他们告诉我说,东亚联邦的第一支联合舰队已经在组建之中,中国方面提供两艘巨型舰艇,一艘是经过大修后的泰山号航母,还有一艘大型的医疗补给舰;日本方面,提供整整一支八八舰队,共十六艘驱逐舰和护卫舰;韩国方面提供4艘潜艇以及另外一艘大型补给舰。虽然中国提供了整支舰队中的核心——航空母舰,但是舰队的司令员,按照日本方面的称呼——“提督”,却由日本人来担任,另外,为了照顾韩国人的情绪,连航母上的航空队长,也由韩国飞行员担任,虽然谁都能看得出,这种安排更多地是出于政治上的安排,但多多少少让许多中国军人和老百姓感到不满和不平。

饭后,杨耀文问我,要不要集合全旅官兵,我来讲个话,发表个“就职演说”。我考虑了一下,感觉自己还只是个副职,一来就兴师动众,不仅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而且,现在各部队每周只安排半天时间休息时间,让大家洗洗衣服、洗洗澡什么的,占用这种时间,没准还会给兄弟们留下官僚主义的坏印象,所以最后还是拒绝了,只是跟他说,晚上让旅里的主要军官到会议室,开个介绍碰头会。

七点半左右,当我走进会议室之后,人都已经到齐了,除了两三张面孔我没见过外,其他人我都认识。

看到大家正襟危坐的样子,我本来想让大家放松一些,但看到樱井枫那双依旧锐利的眼神,便不自觉地挺了挺腰板,并且打消了这个念头。

“今天晚上也不是什么正式的会议,这里大部分同志跟我也比较熟悉了,只是我对咱们旅现在的大体情况还不是很掌握,也有一些新同志跟我还挺陌生,所以,咱们大家互相熟悉一下。从我开始,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李拓,今天31岁,在来这个岗位之前,是我们战略情报与反应部,作战部特种作战处的副处长,在那之前,曾经分别在特战连、特战营担任过连长和营长。”最后,当我扫视到樱井枫和他身边那个陌生面孔后,补充道:“哦,对了,我是中国人,籍贯是江苏苏州。”

我介绍完了之后,先是一阵沉默,当樱井枫看到我和杨耀文都看着他是,便挺了挺身子说:“我是樱井枫,今天33岁,现任特战一旅参谋长,原日本防务省直属夜蝠中队中队长。”

“呵呵,老李,我就不用介绍了吧?”杨耀文笑了笑说。

“都简单说说吧!另外,如果是本单位军事主官的,把本单位的编制、任务和人员等等情况也介绍一下。”我回答说。

“好吧!我叫杨耀文,今年33岁,现任我们特战一旅政治部主任,按照上级一切机关一律从简的要求,我们政治部下面不再设科室,但有4名干事,分别负责组织、宣传、干部和保卫工作,另外,我个人和几位教导员、指导员,还负责中国军人方面的党务工作。”

“我是赵佳端,旅后勤装备处主任,处里有两名助理,一名负责财务和社会化保障的监督,另一名负责管理装备,另外还有一个武器装备维修所,编制一名技术军官和两名士官,还有十多名地方工人。”

我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你怎么也来了?我们在机关见过面,对吗?”

赵佳端微笑着说:“是的,另外在莫斯科和东京,我们都见过面。”

“屈才了!让你搞这些!”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没关系!哪个岗位都是干嘛!”他回答我说。

“赵锐,29岁,特战一营营座。”赵锐嬉皮笑脸地看着我和樱井枫一眼后,说:“本营下辖四个连队,其中三个作战连,一个重武器连,共三百六十五人,主要担负特种作战任务。”

“韩天宇,30岁,特战二营营长。下辖三个特种作战连,一个重武器连,共三百四十人,与一营的作战任务相同。”

“小田俊辅,31岁,特种侦察营(夜蝠营)营长,下辖特种作战中队、特种侦察小队和武装侦察小队各一支,共93人,主要负责敌后渗透、暗杀和侦察任务。我是日本人。”

小田俊辅也是同我们去西藏的夜蝠队员之一,虽然没说过什么话,但我很清楚,他是樱井枫最信任和左膀右臂之一。

“朴哲仁,36岁,韩国人,技术侦察营营长,下辖一个特战中队,另编有空中侦察、航天侦察、地面光电侦察和水下侦察四个侦察小队,共75人,主要负责依托高技术装备,进行全地形侦察和制导任务。”这个我们所有在座军官中年龄最大,又是唯一一名戴着眼镜的韩国人,最后还强调了一句:“我是汉城大学的计算机博士,麻省理工学院的微电子博士。”

听了这话,除了樱井枫和韩天宇之外,在座的所有人几乎全都轻声地笑了一下。

“旅里的情况主要就是这些吗?”我扭头问了杨耀文一句。

“哦,对了,还有件事!”杨耀文从公文包里抽出两份文件递给我说:“上面决定免去刘亚男特战二营教导员的职务。”

“哦!说是什么原因没有?”我看了刘亚男一眼,有些奇怪地问。

杨耀文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接着说:“为了与东亚联邦战争委员会关于特种作战部队体制编制改革要求相适应,我们把几个旅直属连队合并,由新组建的旅指挥所统一领导,并且任命刘亚男担任正营职指挥所主任,下辖指挥通信连、警卫连、机炮营和车队各一个,共编制350人。”

“这么大的指挥所?”我有些不解地摇了摇头,接着问:“樱井枫,你的司令机关总共有多少人?”

“军官6人,士官6人,分别负责作战、训练、侦察、军务、通信和火力支援,其他实务由各营连长兼任负责。”樱井枫流利地回答我。

我一边点着头,心里一边想:特战一旅尽管还只是在组建阶段,但在精简机关的思路上已经大大超前了,一个旅的司令机关、政治机关加上后勤装备机关,总共只有3名领导,外加12名军官和6名士官,这在战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行了,老杨、樱井枫,你们俩留下,其他人散会吧!”我最后说。

等大家离开会议室之后,若大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三人。

“没什么事,叙叙旧!樱井枫,我们多久没见面了?”我笑着问。

“三个月了吧!”大家都走了以后,樱井枫虽然依然挺着身子坐在那里,但神态间毕竟放松了不少。

“老杨,咱们也是三个月没见了,对吧!”我扭头说。

“是啊!那天你因为枪杀俘虏,被雷林的人给抓走以后,咱们就再也没见过面。”杨耀文笑着反问道:“没吃什么苦头吧?你小子让兄弟们好一阵担心!”

“我不是挺好吗!”我反问:“你们这三个月是怎么过的?”

“嗨,别提了!我们的日子可艰难多了!”杨耀文叹了口气说:“我们先从上海撤到你老家苏州,说是让我们休整,可雷林那小子,三天两头以东南战区司令员、总指挥的身份到我这儿来派公差。今天去敲个雷达站,明天去破袭个机场,都是命令的形式下的,我又不能拒绝。可那时候,咱们特战一营是个什么情况你也不是不清楚,你被抓走了杳无音信,田连长牺牲了,赵锐和周扬重伤住院,营里的干部就剩我、韩天宇、刘亚男和几个新排长,士气非常低落。你不在的那段时间,真是多亏了樱井枫,所有的作战行动都是他领导的,而且,牺牲最多的,也是他们夜蝠中队的队员。”

杨耀文感激地看了樱井枫一眼。

“到了六月份,我们接到去洛阳休整待命的命令,总算了雷林那个灾星远一点了,部队的情况也开始慢慢地好起来了,先是兄弟们听说你不仅没事,还去机关当了官;大伙而都替你高兴,接着赵锐康复出院;再后来,原以为是小道消息的组建国际旅,变成了真消息,而且也是以我们一营为基干,全国新补充的新兵,全都由我们先挑,原来剩下的骨干,基本上都提干了,干劲也挺大。而且,701海战,咱们的海军兄弟打得漂亮,也鼓舞了士气,兄弟们现在求战欲望很旺盛,你这次再回来任职,小兔崽子们别提有多高兴了,我看赵锐、韩天宇,还有那几个你们从老三连带出来的新连长们,晚上吃饭的时候都比平时多吃几口。”

“部队有士气就好!”我接着问:“樱井枫,你们那里情况怎么样?”

樱井枫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会儿后才说:“很不好!美国人在我们本土长洲港扔了原子弹,在那里阵亡的十万人,是我们日本这一代军人中的精英,我防务学院要好的朋友,多数都在那次爆炸中阵亡了,还有,我们夜蝠营一些士官的亲人,也在那次核打击中的死去了。”

“如果不是那次核打击,或许我们两个国家的军队,已经在上海并肩作战了。”我也叹了口气说。

“呵呵,不用假设了!”樱井枫苦笑着说:“就让我们替死去的人达成心愿吧!现在我们夜蝠营的士官们士气也很高,希望能尽早回到战场杀美国人!”

“后面的路还长着呢!不怕没仗打!”我点点头说。

“对了,现在训练进度怎么样?”我问。

“我们和韩国人的侦察营,战斗力没有收到什么损失,只需要通过正常训练维持就可以了,倒是你们中国的两个主力作战营,因为新兵的比例太高,所以进度上有问题,而且……”樱井枫说到这里,生生地把话给吞了回去。

看着樱井枫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握着他的手说:“樱井枫,我们都是一起从战场上回来的,你们夜蝠营,那么多的战士,把鲜血都流在了中国的土地上。尽管国家间的政治,有时候我们看不明白,但我们之间的情谊,你还不了解吗?你还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说吗?”

樱井枫点了点头说:“李拓,我现在虽然是这个旅的参谋长,但我们这个旅的情况真的太复杂,首先我们国籍不同,而且,我们两个民族关于历史问题上的看法,也总归是我们两支军队之间合作的障碍,所以,你们的战士对我表现出的成见,我可以理解。但他们对于我提出的一些善意的意见和建议,却总是心存疑虑,不仅不愿意采纳,有时候还故意跟我对着干,这就有点让我不好理解了!”

“老杨!还有这样的事吗?”我问。

杨耀文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回答我说:“教育也搞了,思想工作也做了,可不少新同志,对于樱井枫这个日本上级,就是有抵触情绪!”

“老兵呢?”我问。

“老兵都很尊重樱井枫参谋长,毕竟都是在战场上并肩作战过的,就是新兵还有那些新毕业的和从其他部队调来的干部不听他的招呼!”杨耀文说。

“看来这是我们旅目前需要解决的两个主要问题了。”我思考了片刻之后说:“第一,新兵的训练问题;第二,兄弟部队之间因为历史问题而引起的团结问题。”

杨耀文和樱井枫同时点了点头。

“第一个问题好办!大家现在求战欲望旺盛、训练热情也高,后面主要是看看怎么提高训练效率的问题了。”我说:“至于第二个问题,不仅关系到团结的问题,还直接关系到作战营和侦察营的磨合问题。老杨,你是做政治工作的,你得多动动脑筋啦!不过我倒是有个建议!”

看着老杨的注意力一下子变得集中起来的模样后,我说到:“樱井枫参谋长,老杨,你们辛苦一下,把夜蝠中队在西藏,还有上海作战时的英勇事迹,特别是牺牲兄弟的事迹整理出来,搞个宣讲提纲,给新兵、新干部好好讲讲。”

“这倒是个好主意,以前上面发下来的宣传材料,都集中在东亚三国文化的相似性、国家利益的一致性、还有共同抗美的需要性上做文章,虽然也蛮有道理的,但理论性太强,又太抽象,离兄弟们的实际太远,这次,如果我们把这些实实在在的典型再加进去,相信效果一定要比原来好得多!”杨耀文点点头说。

“还有两点注意下,第一是你们写典型的时候一定要求真求实,不要像以前那样,把典型都搞成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人,一定要还原出他们的血肉、还原出他们作为一名普通军人的人性,只有这样,才更能打动人、感染人;第二,宣讲团的成员,以咱们老三连,老一营的那些与夜蝠中队并肩作过战的老兵为主,材料以他们的回忆为主,这样,我们的士兵,从感情上、从心理上容易接受一些。”我说。

“老李,要不你来干政工算了,不然太可惜。”杨耀文笑着说:“我看你真有干政治工作的天赋!”

“什么天赋不天赋的,我就是从连队走出来的,知道兄弟们听什么、信什么,比起那些关在办公室里闭门造车的人了解情况而已。老杨,你现在也一样,都是基层走出来的,而且你笔杆子好!这段时间你和你们政治部的干事们辛苦一下,尽快搞出来吧!”

“没问题,老李,我还打算把这个材料好好琢磨琢磨,看看能不能在其他部队推广呢!将来联合部队一定会越来越多,而且不仅在军队,在民间,中日韩三国的团结问题,也一定会越来越突出。”杨耀文点点头说。

“对了,搞宣讲的时候,历史问题能讲清楚的就讲清楚,讲不清楚的就算了,能回避就回避,我们反正不是搞专门搞历史的,现在毕竟要服务于眼前的战争形势嘛!”

紧接着,我们又聊了聊国际旅未来的规划和整合,等回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