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


井方霖见张振汉边走边盯着Z-18和不远处停着的几架WZ-12不放,看出了他的心态,便按照《东方龙狂》计划所规定的解释范围道:

“振汉同志,我知道你们没见过这些会飞的东西,哦,对了,我还可以告诉你,在目前,你与你的部下是唯一见过我们的人,这些东西只有我们中华佑卫师才拥有。远处的那三架叫武装直升攻击机,想必你已经看到它的威力了。眼前这个大家伙叫Z-18野战医疗机,是专门在战场上救护伤员的,在这架飞机上没有做不了的手术,经过它救治的伤员,再重的伤,只要疗养半个月就可痊愈,一个月就可恢复战斗力。”

说到这儿,他们已经来到机下,张振汉的惊叹难以想象。登上了医疗机,张振汉这才体会到了什么叫巨大,这架医疗机内宽大的就像个大酒店,走廊两边都是房间。

“这里是手术区,你的伤员正在手术中。”井方霖将张振汉领到一个房间,请其坐下道:“你可以看一下手术情况。”说罢一摆手,张振汉对面的黑墙面(大屏幕)上突然现出了图像,就像放电影一样。

只见一个手术台上,一名伤员正在做腹部伤口缝合手术,张振汉当然知道,这是他的一个班长,肚子被炮弹片炸开了,是两个最重的伤员之一,他这种伤,在八路军的医院已经是没有救活的可能了。可现在他非常的清醒,听不到忍受巨大痛楚而发出的惨嚎,似乎一点都不痛。

为了减轻张振汉的焦急,井方霖低声道:“张队长可以问问他现在的感觉。”

“我……?”张振汉迟疑的道:意思是说我怎么问呀?

井方霖一笑低声道:“像我一样问。”说罢,他对着那面“黑墙”道:

“我是参谋长井方霖,请告诉我这个伤员的状况?”

“首长放心,手术非常成功,20天后他又是一个结实的棒小伙。”说话的人看样子是个主刀医生,他看着屏幕道:

话音清晰的就像在眼前,而让张振汉更加惊叹的是那个班长竟然转过头来,看见了张振汉。

“啊,是大队长,我很好,一点都不痛,他们说我会像没受伤一样健康。”

没错,这正是那个班长的声音,张振汉的焦虑刚刚消失,悬着的心又被揪紧了,因为图像换成了另一手术台,他的伤势最重的伤员好像不妙。

井方霖当然看出了手术台上的状况,急忙问道:“情况怎么样?”

“报告首长,这位伤员伤势过重,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在手术中停止了呼吸,正在进行心脏复苏抢救。”

“什么?”张振汉大惊失色,他急切的对井方霖道:“首长,救活他,一定要救活他呀,我的独立大队不能没有他。”

井方霖安慰道:“张振汉同志,有些时候会有奇迹出现的,军医们会尽最大努力的。”

两人紧张的看着那面“黑墙”,只见里面的一个军医翻看着伤员的双眼道:“瞳孔还没有扩散,快,三号强心剂两支,直接注入心脏。打开血流泵,注意观察血压,及时减压。 B型电击针准备。”

医生护士的动作快得令人难以置信,显然是经过严酷训练的,主治军医的医嘱刚下完,他们也就到位了。

张振汉看到主治军医眼盯着一个不知名的仪器(心电图谱仪)发令道:

“一次电击。”死去的伤员身体一抖,没有活的反应。

“二次电击。”还是没有反应。

“第三次电击。”主治军医语调没变,但脑门上的汗水却淌溜了。

“最后一次。”

突然,就连张振汉都看到了,那个不知名的仪器上平直的绿杠杠跳出了波纹。

“有希望,快, C型电击针。”

奇迹真的出现了,伤员竟然睁开了眼睛,咳咳的咳了两声虚弱的道:“你们干嘛用针扎我呀。”

“老刘,你总算活过来了,急死我了。”张振汉失态的道:

“啊,是老张,放心吧,我死不了,是马克思嫌我岁数小,一脚又把我踢回来了,我……。”伤员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主治军医严厉的道:

“闭嘴,我正在做手术,不许再说话。”

伤员“老实”了,而两位“窥视”者也被军医“赶”下了飞机,张振汉握住井方霖的手一再感谢道:“首长,你们的设备实在是太先进了,竟能起死回生,谢谢,太感谢你们了。”

一阵饭香飘来,令人的鼻子产生了自然的反应,两人都不自觉的闻着。连续几天的战斗和饥饿,令张振汉体力严重透支,现在心理一放松,他要支持不住了。

井方霖连忙扶他坐下,知道他的伤不重,只是连累带饿体力不支,忙用内置式耳麦下了一道命令。

很快的,一个军用小方桌摆到了他们面前,先上来的是两份面条。送餐的战士道:“请首长先垫个底儿,菜马上就好。”

张振汉从来都没闻到过这样香味,实在是太诱人了,他的胃不由自主的收缩着,排出的空气使肚子咕咕作响,嘴中更是不停的吞咽着口水油。

这是张振汉从未吃过的面条,酱香四溢的清汤中漂浮着碧绿的青菜、暗红的肉块,甚至还有一个荷包蛋。弯曲的面条中红椒点点,透出辛辣的气息。

常人都知道,人在极度的疲乏和饥饿中,要是有一碗香辣的汤面下肚,绝对会疲惫顿消,通体舒泰。中国军工部门正是根据这一点,研制出了军用食品方便面,使方便面由垃圾食品变成了营养丰富,具有快速恢复体力的功能。野战的军用方便面的配比是一包面,配以两根火腿肠和一个二两重的条形面包。

实在是饿坏了,不等井方霖说声请,张振汉就连吃带喝起来,吃的那个香啊。

井方霖帮着撕开了火腿肠和面包的包装,指点道:“别急,搭配着吃。”接着拿起一包介绍道:“这是我军配备的军用方便面,凉水也可以泡食,怎么样,合胃口吗?”

“真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比这再好吃的面了。”张振汉半碗下肚,张振汉已经精神起来了,脑门也微微见汗。

“呵呵,看来这方便面蛮对你的士兵们胃口嘛。等你们走时多带点路上吃。

张振汉可没工夫回答,他已吃上了第二碗。而他的战士们吃的更欢,用他们的话说,这是他们出生以来吃到的最好的东西。他们说的没错,都是穷苦出身的战士们常常连肚子都填不饱,更别说吃肉了,现在,面包加猪肉火腿肠,面中还有牛肉和鸡蛋,什么都全了,吃的能不香吗?望着面前堆积如山的各种食品,独立大队的战士们放开了肚子可劲的吃。

此时,张振汉面前的小桌子上,已摆上了四个菜和一瓶酒。

井方霖倒满了两杯看着张振汉道:“怎么样,我们是初次相见就喝几杯吧。”

张振汉肚子里有了底儿,精神头也就来了,虽然他不善饮酒,但此时焉能不喝。两杯酒下肚,两人谈起了抗战的局势,对双方的使命都避而不谈。

而在独立大队那边,“酒足饭饱”的战士们又出现了另一种饥饿,那就是对枪支弹药的眼馋。

中华佑卫师的战士们正在打扫战场,他们把完好无损的枪支就堆放在独立大队战士们面前,许多枪支都被打坏了,显示出了WZ-12直升攻击机电磁机枪的巨大威力。不过还是有400多支完好的。

看着那些清一色的三八大盖,二十多挺轻重机枪,甚至还有两门山炮和六门迫击炮,独立大队的战士们眼都直了,那种馋劲儿比饥饿都甚,可干眼馋却不能下去拿一些。因为八路军部队都有规定,谁是胜利者谁来打扫战场,战利品就归谁。而而围攻他们的鬼子是被眼前这些不知名的部队消灭的,战利品当然要归人家啦。

独立大队中有一个大个子机枪手,他已经把机枪玩得出神入化,每次战斗,他的那挺破旧的机枪就成了鬼子轻重机枪手的死神,使独立大队的战士们大大的减少了伤亡,只要听见他的机枪响,再危急的战斗,战士们都信心十足。只可惜,他的机枪被弹片削坏了只能点射不能扫射了,看着枪堆里的机枪他馋的直吧嗒嘴,两手不停的搓着,只可惜,那都是人家的。

正在整理枪支的一位不明的军人,似乎看到了大个子的谗相,拿起一挺崭新的捷克式轻机枪把玩着,还故意的念叨着:“好枪,捷克斯洛伐克布尔诺国营兵工厂的最新设计,30发弹匣,连续射击3000发无故障,呵呵,这可是最好的压制火力。”

听到这话谁最难受?大个子实在是受不了了,霍地一下站起来大嗓门一张道:“兄、兄弟能借我看看吗?”

不料,那位不明军人竟十分的大方,拿起一听崭新捷克式轻机枪对大个子机枪手道:

“喂,大个子,看什么呀?把你那个破机枪扔了吧,给你个新的。”说着把那挺捷克式抛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