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龙狂 第一卷 第 九 章 历史相见

zwj3993261 收藏 0 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


对阵藤田大佐最后一名参谋,该“龙残”大队长耿黑锏出马了,否则好不容易出战一回,连个鬼子都没杀着,大队长岂不是“威风扫地”。

一脸的黑容带着残忍的微笑,背着手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犀利的目光死盯着你,这样的处境,那名鬼子的参谋不胆肝具裂才怪呢,扬起的刀还没砍下下来,就肝区剧痛,他的胆被吓破了,战刀当啷一声落地。

见自己的部下竟被吓成这样,藤田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即是气的,又是为自己竟有这样不争气的部下而羞臊,怒极之中大骂:

“八嘎,你的帝国军人的不是。”一刀劈下,砍掉了他的头颅。从抽刀到收刀,几乎是一个动作,显见他是真正的玩刀高手。

事出突然,令基地参谋长井方霖大感意外,而耿黑锏却气坏了,一指藤田破口大骂:“你他妈的八嘎,竟敢杀我的宠物,那你就顶替他吧,”说着,身形一闪就直奔藤田而去。

藤田嗨的一声大叫,战刀闪电般的劈出,家传的“湍流”刀术讲究的是招式迅疾连绵,看似一招实为三招,且招招致命,可是他还是砍空了。

应该说21世纪的人体素质要比80多年前强很多,耿黑锏又讲究速度,认为速度是最奇妙的招式,所以他苦练攻击速度,练就了超快的速度,在藤田的三刀之间的衔接空隙之中穿了过去。

藤田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脸颊剧痛,他一连挨了四个耳光,透过迸射的金星,他看到打他耳光的人竟然站得远远的冷笑。

藤田气坏了,堂堂的帝国军官,天皇陛下的武士,竟然被支那人戏弄着打耳光,这比杀了他还难受,他嚎叫了一声挥刀就想冲上来挽回面子。

耿黑锏见状猛然做了个要出招的起手式,又把藤田吓住了,然后向井方霖敬礼道:“首长,我没杀他,还给您留着呢。”

“呵呵,多谢耿大队长“手下留情”,要不就送给你“玩儿”吧。”井方霖笑眯眯的道:

“不敢不敢,那是首长的“玩儿物”,我可不敢夺人所爱。”耿黑锏忙摇着手道:

井方霖的参谋故意直接就把话翻译了过去。

啊,八嘎,堂堂的帝国军人竟被该死的支那人当作玩物来耍弄,藤田的双眼充血,嘴唇泛红,挥刀嚎叫:“你们通通死啦死啦地。”说罢迈着马步一步一步的向井方霖走来,藤田知道,这位定是对方最高指挥官。

井方霖的脸颊带着微笑,而双目却死盯着藤田,彪悍的身躯散发着无形的压力。他右手向后一伸,参谋将一柄带有龙鳞雕饰刀鞘的大刀递到他手中。

井方霖缓缓的抽出了大刀,众人眼前一亮,好一柄寒光闪闪的龙鳞紫锋刀。

握刀在手,井方霖挥出了一个简短的起手式,刀尖一指藤田道:“大佐阁下,赢了我一招半式的,你就可以带着秘密生还了。”

井方霖一语道破了藤田心中的企盼,但他一看那刀就知道完了。藤田佩戴的不是的94式佐官指挥刀,而是家传的“湍流”宝刀,不但削金断铁,更是适合实战格斗。它的重量是5.1斤,可对方那紫色锋刃的刀足有20斤,如果对方的力气足够大的话,两刀相格,他的“湍流”刀不是被斩断就是被震飞。更可怕的是对手充满自信和蔑视的眼神,对手是对方最高指挥官,没有绝多的把握他是不会冒险格斗的,而格斗的目的是要最大限度的羞辱天皇的武士,绝不能让对方的阴谋得逞。

唉,该为天皇陛下尽忠玉碎了,只可惜这把“湍流”宝刀了,即将成为中国人的战利品,而显耀的藤田家族也将随之消逝。

藤田大佐的心理活动井方霖当然不会知道,但从他那阴晴不定的表情看,应该是有什么阴谋,井方霖提高了警惕的等级,而藤田也终于回话了。

“指挥官阁下,我们大日本天皇陛下的武士尽忠有两种死法,一种是战死,一种是自裁,你猜我是那种死法?”

不待井方霖回话,藤田突然使出了旋风身法,以极快的速度旋转着向井方霖袭来,刀光闪闪护住了身影,身法之快令人咂舌,但还没等井方霖出招又旋回了原地,只是此时他的“湍流”刀已插进自己的肚腹。

他顽强的挺立着,苍白的脸庞汗珠如雨,他吃力的道:“我是天皇的武士,你别想羞辱我。”

突然,他大吼一声,“玉碎无上光荣。”使尽全身力气握刀向下一划,彻底的开了膛,死尸仰倒在地,腹内的杂碎流满了一地。

井方霖眉头一皱,呸了一声道:“真没劲,想松松筋骨都不成。”

至此,藤田大队700多鬼子全部被消灭了,在空中,3架WZ-11侦搜机的搜索范围已扩大到30多平方公里,机载的红外探测仪和专门用于搜索散逃敌兵的生命扫描仪将搜索到的鬼子逃兵一一击毙,藤田大队是怎么覆灭的对日军来说将永远是个谜。

听完参谋对整个战场搜索的结果汇报后,井方霖命令道:“注意警戒,继续搜索。”然后,来到Z-15B指挥机下,先是转过身来望了八路军小部队几眼,然后登机低声对着屏幕道:

“司令员,是不是该和他们见面了?”

屏幕中是少建宁一脸的庄重:“好哇,这可是历史性的会见,与他们的谈话,要注意别越过我们商定的尺度。”

下了指挥机,就见一架巨型热核动力的Z-18正在降落,一名参谋报告道:

“首长,Z-18医疗机携带着一些相应的物资赶到了,10分钟之内即可抢救伤员。”

“唔,我们有伤亡吗?”

“没有。”

“好,立刻准备抢救八路军的伤员。”说罢大踏步的向聚在一起的八路军小部队走去。

那边格杀日军指挥官的战斗,张振汉他们看得清楚极了,这些来历不明军人的单兵战斗力实在太强悍了。

“队长,他们好像都是武林高手,你看那个夺刺刀的动作太快了,杀那两个鬼子就像玩一样。”

当看到鬼子军官自杀时,张振汉虽然没有听到他们都说了些什么,但能把日军军官逼死这也太离奇了。

当看到一个穿着怪异军服的军人跑过来时,张振汉知道,谜底就要揭开了。

那位军人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后道:“那位是指挥官,我们首长相请。”

张振汉还礼后道:“我是指挥员,我随你过去。”

“队长,你、你别过去……。”

张振汉一摆手制止了几位干部的担心,低声道:“大家安心的等待,照顾好伤员。”

就这样,相隔86年的两代军人相见了……。

张振汉在敬礼后,自我介绍着:我是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直属独立大队队长张振汉。”

还礼后,井方霖一边伸出手一边道:“你好,队长同志,我是中华佑卫师参谋长井方霖。”两双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一声同志的称呼,贴近了两人的距离。

张振汉激动的道:“万分感谢贵军的及时救援,否则我们就抗日未捷身先死了。”

井方霖道:“张振汉同志,我们是兄弟加友军,为兄弟部队解围是责任,只是我们要查清你们的身份花费了一点时间,否则你们的损失会轻一些。哦,对了,一会我们再详谈,现在有两件事马上需要办。”井方霖一指不远处的Z-18道:

“那是我们的野战医疗机,可以抢救重伤员,请你下令接受我们的治疗。第二,我们已经做好了饭菜,你们肯定也饿坏了,先请你的部队填饱肚子吧。”

“这……?”填不填饱肚子无关紧要,八路军战士那个没练过饿功,而可以治疗伤员对张振汉来说是雪中送炭,因为有两名重伤员再不施救的话,恐怕都拖不过晚上了。张振汉还没明白那个巨大的飞行怪物怎么能救护伤员,尽管有些不安,但救伤员心切,他毫不犹豫的表示了感谢。

而井方霖看出他的担心,就笑道:“张队长不用担心,一会儿我带你过去看看我们是怎么救助你的伤员的。”

双方指挥员协同安排,独立大队的13名重伤员都被医疗兵抬上了医疗机,轻伤员都被重新清理伤口包扎后,每人都扎上了一瓶消炎的吊针。

打吊针在那个时代还是稀罕事,伤员们被告知,扎完这一针少则三五天,多则六七天就可痊愈,特别是服下几片白色药片后,伤口不痛了,浑身有说不出的舒坦。可是不远处飘来的饭菜香却让他们的胃不舒服了,连续的转移和战斗,许多干粮都丢了,他们已经饿了一天了。

井方霖向张振汉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向那架野战医疗机走去,张振汉边走边盯着Z-18和不远处停着的几架WZ-12,眼睛那个不够用啊,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造出这么令人不可思议的东西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