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电话第5次响起问我要不要特殊服务时,已是北京时间零晨2点15分,我此时的大脑已接近愤怒与崩溃的边缘。


爬了一天的#山,刚从鬼门关回来似的,周身已然散架,就是八仙女下凡也勾不起我的性欲,何况这#山脚下的一束野花。


第6次电话没响,门却在无声无息中被推开,影绰间一个女子如幽灵般向我床前飘忽过来,我快速按亮床头的壁灯,把话急忙撂出:“再迈前一步,我就开枪!”


“哇塞,还有枪,问一声哥哥是铁管枪还是麻花枪?我好怕怕呀!”话落处,那女子也停在了原处,离我床头不足丈远。恶心的是都什么年代了,还说着十年前而今却是老掉牙的“哇塞”嗲嗲腔。


我已十二分明白过来,今夜确确实实碰上了艳遇,大有推之不去的理由。可理智告诉我:“此乃黑店,定不亚于孙二娘开的那家,咱一孤家寡人地生人不熟的弄不好会人财两空,决不能上钩被套。”决意已定,就铁了心的要做回柳下惠老前辈的壮举。


那女子见我没了下文,又踩着碎步向床前飘来。


“你最好别靠我太近,否则受伤害的是你!”我又发出了警告。


那女子又“哇塞”了一嗓子,细声细气的说道:“什么样的哥哥我都见过,还真没见过哥哥你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


“我靠,我不识人间烟火?你若是在我的地盘上如此这般撒娇,我不把你的三百斤朝天功废了才叫个怪呢!”我边暗暗的使着很,边透过灯影细瞧了她一回,果见这小妮子生得虽不似海棠醉日,梨花带雨,却也艳冶,特别是嘴角边微微现出的那两个中级酒窝,此一刻直迷煞人也!这也正应了那句老话:“灯影下看娇娘,胜白日十倍,好似画儿上摘下来。”看着看着,不禁心中痒痒起来。


痒痒归痒痒,只要心中不生邪火,痒痒亦会自然遁去,可眼前的这女子如何才能让她消失,看来只有用孔方兄打发了。


我从囊中扯出两张百元大钞,摇了摇往地上一扔,冲那女子发话道:“这两张天下硬通货也够你今晚的劳务费了,就此回屋歇息去吧!”


那女子又是一串的“哇塞”后,猫腰捡起地上的纸币,讪笑着飘走了。


一场艳遇本该烟消云散就此剧终,讵知它不但没说再见,反而又演绎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片,使我对#山彻彻底底的产生了恶感。


约摸一根烟的工夫,门复被推开,进来三个手执尺二电棍且身穿保安制服的男子,其中甲保安一手还提着一只肥肥胖胖的套子,站在室央下话道:“爷们,你干的好事,拿两张就想摆平这事,说得过去吗?”


**,这真是“凭空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还让不让人出门,这陷阱咋的就一个接一个,这店咋就黑成了哇五,这要放在平时,就我这个爆脾气不把他几个煸炒成肚片还真就不出锅,可当下,咱得若施小计以智取为上。


笑谁都会笑,关键是你如何去笑,当然了,这笑声里面得有杀机,否则你笑了也是白笑。就在我笑出了杀机把那三个保安笑得如丈二和尚还在发毛的时侯,猛的从枕头下抽出枪来,“啪”的一声往床头柜上一放,恶狠狠地道:“想玩是吧?爷们奉陪!”


乙保安见状,嬉笑道:“拿个破玩意哄人,谁没见过!”看得出,这小子是江湖老手,见过大世面。


甲丙保安几乎同时扯了下乙保安的后衣襟,这动作我懂,他们是想行三十六计中的走计。


此一刻,我倒生出了要玩就得玩它个淋漓尽致的想法,遂冲甲乙丙保安道:“三位今夜之举,乃在下十日之内碰到的第五起讹诈事件,殊不知前四起均以失败而告终,究起原因,乃爷们我无有阳物,所以你们千算万算都是人算,这老天爷之算你们没有算上。”话音方落,我一脚把毛巾被挑到床下,在0.1秒之间褪去内裤。


甲保安手执套子的手不自觉间颤了一下,随即把那玩意装进了裤兜,右手食指捅了乙保安一下,旋即脸挂笑容道:“误会误会,纯属误会!”扯着乙丙保安就要折身而走。


我岂能放过这快意一瞬,大叫一声站住,那仨个专业老斗立马伫下,忙问:“爷们,还有啥吩咐?”


我手指仨人数落道:“鸡有鸡道,行有行规,你们如此不仁不义之举,总得给爷们我个说法吧!”


甲保安小心翼翼的问道:“依你之见如何?”


我快速穿上衣裤,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枪,厉声道:“在110民警赶来之前,谁要踏出这房间半步,我手中家伙会把他打个透心亮,若不信,即可试上一试!”甲乙丙保安闻言,瘫软成了一团。


十分钟后,110民警赶到,把甲乙丙保安及那个女子和我一并带上了警车。


甲乙丙及那个女子如何处理,我不得而知。


我被处理如下:因用玩具手枪充当真枪,扰乱了社会治安云云,被罚200元。我说我用给那女子的200元顶数行不。民警笑而不答,我又从囊中抽出两张大票,算是破财消灾。


对了,最后要交待的是:我那阳物很健全,夜半使出的那招,乃是在下运用了独练多年而如今江湖几近绝迹的“缩阳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