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权力经营者

驱除_特权规则 收藏 1 201

受人们生活环境中对于某些体验的影响,社会学的术语容易产生歧义与误解,甚至可能被人利用,正如古代的巫术那样成为某些人迷惑他人攫取个人权力、地位乃至利益的工具。例如“政治”一词的含义,这个词从直观上理解,应该是与正义的关的社会事业,出现这个词的初衷也应该是出于有益人类社群生活的,而不是让某一部分人占据欺压其他人的位置,从而造成人类无休无止的恶斗乃至搏命。

中国对“政治”的理解是《尚书•毕命》中说的“道洽政治,泽润生民”,意思应该是尽可能尊重人类群体生存有益的“道”,由悟“道”的开明智者进行群体事务的管理;西方对“政治”一词的理解,是指城邦中的城邦公民参与统治、管理、参与、斗争等各种公共生活所有行为,意思就是尽可能让更多的自由民参与到群体管理中来。如果从“道”的抽象性来看,应该也可以解释为有利于群体生存和谐的管理方式就是“政治”,至于这种管理方式由哪些人担当并推动没有仔细讨论,因为中国哲人是推崇悟“道”者担当社会事务的。

西方对于社会学概念的态度是非常严谨的,这与西方人追根溯源的治学态度相关,他们会尽可能把社会学的概念与具体的社会实践过程联结起来,让人们在实践中领悟这些概念的内涵。在今天,政治一词毫无疑问就是指一种民主生活,大众共同参与社会事务,依据共同的和各自的利益诉求不断进行社会关系的规则确立和调整。当然,中国的情况常常不同,因为改朝换代总是让人们打断社会关系的延续,一个新朝代一出现,就必须迅速形成一个社会服从和服务中心,为了这个中心,任何被称为“道”的社会生存和谐关系会被重新解读,中心需要的保留,中心讨厌的抛弃,这就相当于给社会关系的“道”的寻找加上了一个“箍”。

因为东西方对“政治”理解的差异,所以西方对于“政治”,就一直能够客观地进行研究,所以“政治”才能不断走向开明,并最终走向今天的社会大众共同参与的政治时代。但是东方人对“政治”的理解却大不相同,政治似乎是不可触碰的东西,政治就是血腥,就是卑鄙阴谋,能够触碰政治的人只有过去经历过血腥和剔除了心灵善性的人,政治成了一种垄断,一种避讳。

在东方,政治成了权力经营者的垄断经营领域。那么什么叫做权力经营者?就是取得权力并使用权力让自己在社会生存中处于有利地位的人。经营这个词,就是让自己的行业能够不断扩张,并从这种扩张中取得更多的利益。一个社会,正常的经营应该是物质和文化财富的经营,这种经营不仅对自己有益,对于丰富整个社会物质和精神财富也是有益的。但是权力经营却不同,权力经营不会给社会带来财富的增长,只是把更多的财富从社会流入权力经营者的腰包,在权力经营者取得权力的过程中,经常是破坏社会财富的积累,让更多的人投入权力经营者组织的团体,成为权力经营的合伙人,以便加强权力经营的能力。

王朝时期,当旧王朝权力彻底堕落,权力经营超出了社会的“道”的范围,让其他遭受权力经营者压迫的人们无法生存下去时,社会就会出现一大批新的权力经营者。这些权力经营者许多可能是因为旧王朝权力的无限扩张已经彻底丧失生存基础的赤贫者,他们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为了能够顽强地生存下去,他们只有铤而走险,用自己的生命进行搏击。随着拿命搏击的人的增多,随着压迫带来的仇恨加深,旧王朝会在力量不断增强的众多新的权力经营者面前变得相对弱小,并可能出现权力经营的破产。

我们都知道明朝的朱元璋最初是一个最底层的贫民,元朝时期的权力经营者因为长期生活的骄奢淫逸让自己的权力不断扩张,以至于最底层的人们最基本的生存条件都全部丧失,无处躲藏的朱元璋,为了顽强活下来,与其他类似经历的人们结成了反抗元朝统治的潮流,并在反抗中,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权谋机变从众多权力经营者中脱颖而出,成为最成功的权力经营者。而与朱元璋同时进行权力经营的其他人,许许多多当然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剩下不多的人则成为权力经营集团的一员,大家结成一个新的权力经营集团。

权力经营者一旦成功,恢复正常的行业物质和精神方面的生产和经营就成为了权力经营者的想法,但是经营的准入制度却对权力经营者的权力经营非常重要,任何物质和精神上的经营者必须得到权力经营者的认可。这时候,权力经营者就只要坐着享受其他人带来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努力让这些财富更多地流向权力领域。

但是权力的集团的权力等级秩序的调整以及更迭同样会让权力经营者难以放松警惕,权力经营带来的巨大财富享受让许多人极为向往。这样权力集团往往分化为两个部分,绝大部分权力集团的成员,只要专心经营权力巩固权力背后的暴力机器就行,他们考虑的就是怎么让暴力机器正常运转,并让暴力机器保持对权力核心的支持,维持对权力服务人员的任命提升,让权力服务人员尽可能忠诚。权力服务人员成为了权力经营者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这个部分可能会努力让权力能够顺应社会物质和精神生产及经营的需求,但是权力服务人往往对权力经营与社会生产中的矛盾冲突非常清楚,所以会要求权力经营者进行某些权力方面的调整,但是这些要求大多数一定会遭到权力专职经营者的否定。

权力经营者最不放心的是权力可能被颠覆,所以他们努力把权力的触角伸向社会的各个领域,让权力无所不在,让更多的想进行权力经营的人们参与到权力集团中来。当然这种权力经营的扩张带来的不利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让社会的生产受到某种破坏,因为有太多的人已经脱离了社会生产领域,进入了权力经营领域,社会一旦产生问题,庞大的权力经营机构就会产生众多的后遗症。

改朝换代的不断革命的社会,必然有众多的投机者加入权力经营的领域,许多职业的革命家参与权力经营,冀求运用权力资源获得无限的利益和财富。权力经营者没有社会创造,只是凭借权力对社会财富的掠夺。专业的权力经营人员,就是社会寄生者和反动派。

如果一个社会造就了一种赌徒式的权力经营气氛,那么这个社会将永远难以摆脱权力经营带来的社会秩序的破坏,因为权力经营对社会的掠夺是社会分裂和冲突的最终根源,本来是正义的对极权的反抗会受到权力的压制,社会除了最终走向生死对抗,没有第二条出路。

本文内容于 2011/9/25 7:58:40 被lisonna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