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郎咸平教授--清华大学演讲后的一点疑问

雨沉汉石 收藏 12 1653
导读:今天有幸看了郎咸平教授给清华同学做的一场演讲。整个演讲总的来说非常好,借古讽今,引外论中,字字珠玉,掷地有声。 谈到资本论的诞生过程,以及社会主义猜想的产生,终于让我明白这些影响世界的巨作的诞生经过,茅塞顿开。很谢谢! 但谈到最后政体改革这个敏感话题时,郎教授先是说民主不一定适合中国,因为它在泰国,台湾,菲律宾等国的实行均是失败的。后来又说香港政府和新加坡政府没有民主一样是最高效廉洁的政府。告诉我们其实也可以学习这两个成功的经验。对此言论让我沉思良久,因为它很震撼,震撼到的确要颠覆了

今天有幸看了郎咸平教授给清华同学做的一场演讲。整个演讲总的来说非常好,借古讽今,引外论中,字字珠玉,掷地有声。

谈到资本论的诞生过程,以及社会主义猜想的产生,终于让我明白这些影响世界的巨作的诞生经过,茅塞顿开。很谢谢!

但谈到最后政体改革这个敏感话题时,郎教授先是说民主不一定适合中国,因为它在泰国,台湾,菲律宾等国的实行均是失败的。后来又说香港政府和新加坡政府没有民主一样是最高效廉洁的政府。告诉我们其实也可以学习这两个成功的经验。对此言论让我沉思良久,因为它很震撼,震撼到的确要颠覆了我的一些看法。原来中国还是可以不要民主的。亚洲也看要不要。我自己想:民主都不要了,那民意还重要不重要呢?我智商不够,而且郎教授也没详细阐述,只能问这么幼稚的问题。

下面我就想通过大家受过义务教育的知识框架来推理一下郎教授的这番言论,我不会得出答案,只推理,结果大家自己选择。

社会发展的原动力是生产力是吧?(生产方式的矛盾运动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而在生产方式的内部矛盾中,生产力又是主要的方面,它决定着生产关系,并通过生产关系决定了社会生活的其他方面)这是中学初中课本的东西。

既然有什么样的生产力就要求有什么样的生产关系与之协调,那么如果不一样的生产力是不是生产关系也必然不一样呢?中国大陆的生产力和香港,新加坡一样吗?他们的制度适合我们吗?答案想必很清楚了。也就是说郎教授也不过是以一种模式来否定另外一种模式而已,最后还不是自己该产生的模式。

那么既然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么我国的生产力又需要什么样的生产关系呢?个人想不通郎教授这位大学者为什么不谈谈这个问题。

我个人认为这应该是生产力的拥有者生产者表示出来的。也就是说处在劳动第一线的各行劳动者的劳动过程中的呼声。那么其实社会的改革就简单明了了:劳动人民在劳动和生活过程中发现问题,需要生产关系进行调整,生产关系就应该相应调整就好了。也就是人民需要改革,改革就好了,这也是最实际最有成效的改革,跟那些精英的满腹经纶,借古讽今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所以最后我想说的是:脱离劳动第一线的改革,或者是忽略第一线呼声的改革,结局都是可以想象的,因为不尊重客观事实。所以即使搬用香港,新加坡模式也没用,生产结构不一样啊,又是一个张冠李戴。

怎么改革,改革什么,是不是顺应民意才是正道呢?我不知道,有人能回答吗?

改革到底是该由民意而产生要求,由内而外,生产力要求生产关系改革,还是生产关系无视生产力的客观存在,擅自改革生产力呢?

这只是我的一点疑问,望高人指点!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