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兵之黑白风云 第一卷 作茧自缚 073.撒旦之约

周于仲谋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size][/URL] 黑夜来得猝不及防,不经意间已是华灯初上。街面上,路灯装扮着深圳璀璨的夜景,五颜六色点缀其中,夜幕下,往来的车辆大灯肆意照射着远方,给绚烂的夜景增添少许亮色。 榕树下,穿梭而过的人群行色或徐,或匆,背影转瞬消失于人海。落叶飘坠而下,俏姿如反弹着琵琶的飞天在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黑夜来得猝不及防,不经意间已是华灯初上。街面上,路灯装扮着深圳璀璨的夜景,五颜六色点缀其中,夜幕下,往来的车辆大灯肆意照射着远方,给绚烂的夜景增添少许亮色。

榕树下,穿梭而过的人群行色或徐,或匆,背影转瞬消失于人海。落叶飘坠而下,俏姿如反弹着琵琶的飞天在半空中寂寞飞舞,却无人喝彩。

谢哥的小腿经检查没有大碍,仲谋胳膊上的淤青也渐渐减轻,两人在监控室内百无聊赖,嗑着瓜子,谈论起军营的韵事。

“谢哥,六安的老婆有哪点不好?无缘无故离婚,道理何在?”在部队仲谋曾见过战友的爱人,小姑娘清纯可人,嘴巴甜美,其父亲也有权有势,实在不明白谢哥为何弃之如敝屣?

“两个人的世界中,没有谁对谁错,只有适不适合,等你成家,你会理解的!”战友神情漠然。

“仲谋,谢豪杰,带上武器,随我出门!”总经理的电话打断两人的闲磕牙。

去房间请出两把哑巴兄弟,回到监控室,谢哥也在清理武器。一直不曾见到过战友佩戴枪支,乍看台面,仲谋很吃惊,“谢哥,这么好的货色也不早拿出来让兄弟鉴赏?不地道!”

一把黑幽幽的前苏联原版托卡列夫手枪搁在监控台上,套筒上的刻纹和弹匣下的半环彰显出其正版身份,仲谋只听说还没真正见到过大名鼎鼎的原版TT-33,抄起枪支,细细把玩。

“其实山寨版的54不见得比它差,威力相差无几,大致平分秋色。”低头整理身上枪套,战友轻叹,“又得要冒险!”

“怎么?任务危险?”小伙轻声询问。

“能让你我同时出动,不会是小事,我先上楼,你安排一下兄弟们!”上司快速把枪收入枪套,人旋风般出门。

“李尧,你等会开车跟在我们后面,记住,拉开间距观察,发现异常马上到街边找电话通知,明白吗?”冲着刚进门的部下,仲谋小声叮嘱。

上司拎着旅行包,一行三人快速下楼,停车场内,奥德赛静静的在等候。

“赵哥,卓秋蝉带着她的两个部下乘奥德赛出‘天上人间’,往东而去。”负责盯梢的干警紧急向上级报告最新情况。

“跟上她,通知其它兄弟,在龙岗十字路口换班跟踪,不要被她察觉!”上司兴奋的话语给下属打了一针强心剂。

挂地方牌照的面包车拐出路肩,跟上奥德赛,一辆尼桑随后悄悄的离开停车场,上大街,融入滚滚向东的车流中。

“沿龙岗反复兜圈,看后面有没有跟踪的车辆?”后座上的老板面沉如水,人咪上眼睛,进入假寐。

深圳的夜,睡得比较晚,深夜中,街面来往的车辆比白天少不了多少,绕着圈圈,上司发现问题,“总经理,刚才有一辆普桑一直跟着后面,但现在没看见踪影!”

“继续绕圈!”女人眼睛也没睁开。

“怎么我们的车也跟着?”见尼桑紧跟不离,上司认出车牌。

“我吩咐的,让李尧观察后车!”仲谋赶紧解释。

重新回到十字路口,谢哥小心报告,“总经理,还绕圈吗?”

“往东走,仲谋,盯着后面,我们有可能被跟踪!”女人在怀中摸出手机,“钱局,怎么有人跟踪我?你能查查吗?”

仲谋裤兜内的手机同时响起,“朋友,有警察盯着你们,请小心!”话筒内传来一个似曾熟悉的男人声音。

“你是······”可话筒中指剩下嘟嘟的回音。

“总经理,有朋友通知,我们确实被警察跟踪!”大声向老板报告着最新消息,小伙绷紧神经,开局不利,此行小心为妙。

“谁让你们盯梢卓总的?简直乱弹琴!”办公桌后,钱局大发雷霆,“没有通报我,就擅自自作主张,谁给你的权力?”犀利的眼神直盯着气踹嘘嘘赶到的支队长。

“有人举报卓秋蝉从事非法活动,我安排人员去盯梢的,还没来得及跟您汇报!”支队长脸上在冒汗,通红的脸庞中,不见任何慌乱。

“卓总是我们深圳著名的企业家,不能这么对待,马上取消盯梢!”可能也发觉自己的表现过激,男人脱下警帽,“不能根据一点捕风捉影的所谓消息,就伤害到他人,要学会甄别,下次记住先汇报!”

“好!”支队长领命出门,胳膊拧不过大腿,暂时执行上峰的命令为妥,不要没扳倒这女人,自己倒先一步倒下。

“再兜个圈看看!”总经理久经战阵,办事滴水不漏。

确认无人再跟踪,奥德赛直奔此行的终极目的地,深圳市郊的朗元大道。

工业区聚集的朗元大道上,车辆稀疏,路边无人照料的野草蓬勃生长,在灯光的照射下,摇曳的身姿迎风摇摆,注视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时间已过转钟2点,略显冷清的街道上人影几无,穿过野草纵横的田间小路,奥德赛停在一处破败的钢架结构大厂房前。

“下车,仲谋,注意警戒!”女人推开车门。

又不是啥好事,肯定见不得人,一步跳下,仲谋环顾四周。孤零零的厂房前荒芜田地间,野草丛生,低矮的灌木丛四处可见,视野倒也开阔,如果藏人怕难得藏住。

左右也全都是野地,远处的街道中,偶尔驶过的车辆闪烁着大灯,快速消失在远方。

谢哥拎着旅行袋推开车门,总经理在前,上司居中,仲谋殿后,3人走入不设防的厂房。

宽敞的厂房内,黑漆漆一团,掏出强光手电筒,总经理小声嘱咐,“看好方位,小心中埋伏!”人同时拍拍手。

两支电筒同时大亮,灯光中,远处的工作台旁站着两个男人。前面的那人很是闪眼,光秃秃的脑袋上铮亮铮亮,发射着手电灯光,侧边的长发青年一袭黑风衣,手中也拎着一个大旅行包。

“林董,你好!”女人迎上去,伸出双手。

“你好,卓总,希望我们合作愉快!”秃顶中年男人快步上前,紧紧握住女人的小手。

仲谋的眼睛在黑暗中慢慢适应,余光中,不远处一个用帆布遮盖的大货柜吸引住小伙的视线。

人走近,撩开帆布,仔细查看,货柜的柜门虚掩,看不清里面的东西,旁边有一根硕大的钢梁,随处都是被废弃的木质包装箱,用脚踢开路上的小障碍物,仲谋走回女人身边。

站在老板背后,拎着包包的上司神色沉稳,毫无惊慌之色。交易黑货也不是一回两回,从来没出过差错,这次理应也会平安度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