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大将亲自指挥 2万越共战胜33万法国殖民军

鬼子六 收藏 2 7383
导读:越南抗法战争的胜利,是中越两国人民的共同胜利。它再次证明,一切反人民的力量,最终都是要失败的。 我原在云南边防民族第一支队(师级)当兵,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支队长周耀华给我们讲述的中国军事顾问团协助组织指挥越军取得援越抗法斗争的胜利,尤其是各战役精彩的战例让我惊叹不己。周耀华队长曾是顾问团顾问,赴越前,他受到毛主席接见。中国军事顾问团圆满完成任务后,周耀华被越南胡志明主席授予越南二级英模勋章。后来他又担任过中国驻老挝丰沙里总领事馆领事。本文是根据周支队长的讲述整理而成。 中国迅

越南抗法战争的胜利,是中越两国人民的共同胜利。它再次证明,一切反人民的力量,最终都是要失败的。


我原在云南边防民族第一支队(师级)当兵,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支队长周耀华给我们讲述的中国军事顾问团协助组织指挥越军取得援越抗法斗争的胜利,尤其是各战役精彩的战例让我惊叹不己。周耀华队长曾是顾问团顾问,赴越前,他受到毛主席接见。中国军事顾问团圆满完成任务后,周耀华被越南胡志明主席授予越南二级英模勋章。后来他又担任过中国驻老挝丰沙里总领事馆领事。本文是根据周支队长的讲述整理而成。


中国迅速组成军事顾问团


1950年元月24日,越南劳动党主席、国家主席胡志明一行秘密来到北京,访问中国,同行的有越南外交部长黄明鉴、驻华代表黄文欢、李班、阮山。


当晚,周恩来总理会见了胡志明。一落坐,胡志明心情沉重地说:“法国侵略者凭借军事技术的优势,在美帝国主义的帮助下,已占领我越南绝大部分城市和交通要道,封锁了中越边界,分割包围我抗战根据地。尽管我国军民进行了三年多的抗法斗争,终因武器匮乏落后,国家贫穷,老百姓只能用大刀、梭标进行抵抗,不能有效地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全国抗战形势十分严峻,急需中国的援助,包括军事人员和武器弹药。”


原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占领越南,取代法国的殖民统治,日本侵略者投降后,法国殖民者卷土重来,法国远征军占领了越南大部分城镇、交通要道和战略要地。法国侵略军是由现代化装备武装起来的10万陆海空军,又有美帝帮助,加上法伪军有23万,而越南人民军只有2万人,而且缺乏武器,干部缺乏作战经验。因此,侵越法军总指挥塔西尼,自恃有兵力和武器的优势,企图采取速战速决的闪电战术,公然叫嚣说:“快则三个星期,慢则三个月就要灭亡越南!”越南的危急形势牵动了周总理的心,他当即表态,坚决支持越南人民争取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的事业,同时立即向毛主席汇报。


这个时候,新中国刚刚成立才四个月,既要医治战争创伤,解决亿万人民吃饭穿衣等民生问题,又要准备剿匪进行土地改革,可谓百废待兴。可是,当毛主席得知胡志明提出抗法所需军事援助之后,坚决给予支持。毛主席和党中央根据我派出驻印支中央联络代表罗贵波考察的情况和越南的要求,决定由广西军区抽调一个汽车团,开辟从柳州经南宁入越南的运输线,负责运输武器弹药、粮食等物资。同时,越南人民军新建的308师和209、174两个团,开赴中国境内由中国武装,分别在云南砚山、广西西靖训练。解放军总后勤部随即在南宁设立援越办事处。


我方大量的武器装备、粮食随即运往北越根据地。4月17日,中共中央决定从各部队选调师、团、营三级全套顾问,担任越军高级指挥机关和部队的军事、政治、后勤顾问。由十兵团政委韦国清任顾问团团长,梅嘉生、邓逸凡任副团长。


赴越前,毛主席、刘少奇、朱德接见了军事顾问团成员师以上干部。就在顾问团准备赴越之际,越共中央发来急电:我拟发起边界战役,希望贵国另派一位高级军事指挥员,协助我进行整个战役的组织指挥。因为有了中国的援助,越方想尽快扭转被动挨打的战局。越北高平,是法国侵略军防守的重点,筑有永久性防御工事,防御工事内配套有核心工事。越军刚组建,没有进行攻坚战的经验,现在攻打高平显然难以取胜。因不便在电报中说服越军攻打高平是否适宜,中央决定已在广西南宁集结的军事顾问团79人,由韦国清率领启程入越。


与此同时,6月28日,中央根据越方及我方了解准备实施的越北边界战役的具体情况,决定指派西南军区副司令员兼云南省军区司令员陈赓,以中共中央代表的身份赴越,在军事顾问团的配合下,组织指挥协助越军进行边界战役。


接到命令,陈赓率22名工作人员,于7月4日冒雨从昆明启程。在赴越的途中,陈赓来到云南砚山训练越军的营地,认真听取了我方负责人庄田、周希汉等人关于装备和训练越军的情况汇报,并与越军308师师长阮清南、政委黄西宁及营干部座谈。


进入越南后,陈赓沿途向越军指挥员、战士、游击队员和地方干部群众了解情况,昼夜分析研究。在掌握第一手资料后,7月22日,陈赓将调查了解的情况报告中央,报告认为:越军决定先攻打高平时机尚不成熟,建议采取围城打援,先夺取外围孤立据点,取得经验,再攻打高平。7月26日,中央军委复电陈赓:“你的意见是正确的。”同意陈赓围城打援,先打小据点的作战部署。


又经过一个星期的长途跋涉,陈赓一行到达了越南太原、宣光两省交界的越共中央所在地,受到了早已等候的胡志明等越共中央领导人的热烈欢迎。


8月14日,陈赓一行到达广渊越军前指,与两天前到达的韦国清率领的军事顾问团会合。


8月16日,越南高平平溪山前线指挥部。陈赓在胡志明的陪同下,出席边界战役高级干部军事会议。越军参加会议的有总司令武元甲、总参谋长黄文泰、总政治部主任黄文观以及各师师长,中方有军事顾团全体顾问。会上,陈赓就为何放弃原先越方攻打高平的作战计划,改而先打东溪,然后打七溪及谅山之间的援敌,以孤立高平,从敌强我弱等战略战术上作了充分的阐述,使越方的高级干部完全接受了陈赓的作战方案。


边界战役获胜,越中边境线被打通


1950年8月16日,边界战役打响。


拂晓,随着“嗖!嗖!嗖!”三颗信号弹的腾起,越军的炮兵向法军阵地猛烈炮击。随着炮弹的延伸,越军174团1营营长黎纳木,命令一连、二连向敌东溪6号高地正面进攻,三连迂回断退路,机枪连在峡谷山坡阻击。


东溪6号高地守敌有法军一个加强连,180人,由法军副营长巴相率领据守。正在睡梦中的法军被越军突然的炮声、机枪声震懵了,仓皇应战。激战一个多小时后,天大亮了,不但没能阻挡越军的进攻,反而丢了第一道防线。眼看离中心据点只有50米远,副营长巴相率6个士兵急忙逃窜,企图退至公路开车逃跑,结果4个士兵被越军的狙击手打死。无奈,巴相又带着两个士兵返回据点继续阻击。


战斗进行到17日清晨,越军174团1营完全占领了东溪的6号高地,消灭法军150人,俘虏30人,俘虏中包括法军副营长巴相。获悉攻占6号高地,周耀华立即打电话表扬黎纳木营长:“黎营长你们打得顽强勇猛,祝贺你们旗开得胜打了个歼灭战。”黎纳木笑了笑说:“周顾问,还是你指挥得当,兵力部署周密,我服了你。”


可是,越军174团二营进攻东溪二号高地却进展迟缓。眼看预定的时间快到了还没拿下,伤亡不断增加,攻至半山腰已有50人牺牲,伤45人。尽管炮兵不断延伸炮火,奇怪的是敌人的火力反而越来越猛,而且该地域平坦,火力点就是打不掉,营长孟益勤火了,又命令五连组织敢死队进攻。

消息传到陈赓的耳里,陈赓命令二营停止进攻,立即挖壕沟炸毁敌人的暗堡。


工兵迅速行动,一个通宵挖通了一条长达40米长的战壕沟,通向二个暗堡,装上了炸药。


18日凌晨,越军拉响炸药,随着“轰隆!轰隆!”两声巨响,两个暗堡被炸飞,部队随即发起攻击,二号阵地被攻下。


到天亮,仅用了两天两夜,东溪县城被解放了,共歼灭法军475人。


侵越法军苦心经营多年的东溪被攻下,拦腰斩断了法军4号公路防线,孤立了固守高平据点的敌军。消息传到河内侵越远东法军总司令塔西尼的耳里,他气急败坏地走到地图旁,指着高平对手下说:“快,调兵!一定要保住高平的部队不被消灭!”法军立即出动一个机动兵团向七溪靠拢,又出动5个机动营,向越北根据地首府太原发起进攻,企图一举消灭越南地方党政首脑机关。


敌人的目的十分清楚,一方面吸引攻打七溪、高平的越南人民军,全力从东溪撤回来解救地方首脑机关,另一方面解救高平一带的法军。中国军事顾问团将敌人的意图向越军作了说明,希望按原定作战计划,继续驻守东溪,埋伏在深山树林峡谷中,待增援法军进入伏击地带时将他们歼灭。越军前指听从了中方指挥,作战部队按原计划进入攻击位置不动,只从预备队中抽出两个连阻击进犯太原的敌人,协助越北根据地的地方领导撤退。


为了进一步迷惑法军,陈赓建议人民军前线指挥部,派出就近的174团向七溪的敌人实施佯攻,以造成越军试图穿越东溪赴太原解救根据地首脑机关的假象。


9月29日,人民军174团接到佯攻七溪法军的命令后,团长吴山沛立即命令炮营先向法军阵地炮击,一营向敌机动二营的3号高地发起攻击。法军在七溪的守敌有4个机动营,1个兵团,实力强大。为首的法军勒巴兵团知道,越军在七溪周围兵力薄弱,所以向法军进攻是造成威胁等待援军。勒巴兵团认为重新夺回东溪时机已到,他仅用一个营抵抗越军。第二天晚上,借着夜幕,勒巴兵团全部出动,朝东溪急进。在勒巴司令看来,占领东溪后,就可将已经孤立的高平沙格东兵团安全撤出,不至于被越军全歼。


勒巴兵团的出动,完全在中国军事顾问团的预料之中,他们是想接应高平的沙格东兵团南逃。勒巴兵团沿东溪的4号公路向谷社山地区前进,这一带两面是山,沟壑纵横、树林茂密,地势险要,敌人企图凭借险要地形,阻挡越军的进攻。


陈赓和军事顾问团人员一起详细研究了战役发展的态势,认为眼下是全歼巴勒兵团和沙格东兵团的最佳时机,立即与越军总司令武元甲商量,希望马上发起攻击。


10月1日清晨,越军308师和209团、一个独立营接到命令后,如猛虎下山迅速出击,紧紧追击敌人。在追上敌人后,越军与法军短兵相接,展开肉搏战,吓得敌人一个个仓皇逃窜。


可是敌人已无处逃遁。通往东溪的4号公路已被越军封锁,退回七溪的退路同样已被越军切断,敌人被包围在4号公路的谷社山地区,勒巴司令和士兵边退边打边寻找山洞躲藏。勒巴率4个营去接应高平守敌,如今他不得不下死命令:三个营占据山崖山洞拼命抵抗,另1个营则在山洞里紧紧保护自己。岂料,越军穷追猛打,越战越猛,激战到第三天消灭法军200多人。


一直躲在山洞里的勒巴不得不拿起无线电报话机向河内法军总指挥大声呼救:“总司令,快救救我们,眼下我们已经损失1个营,伤员无法救治,弹药已经不多了,四周已经被越军包围,我们无法突围,总司令你无论如何要派几架飞机将我们救走!”总司令塔西尼安慰勒巴说:“你无论如何坚守一天,我马上命令高平的沙格东兵团来救你们,直升机马上就到!”


沙格东兵团3个营接到命令,立即朝4号公路开进,去营救勒巴的部队,可当他们离开据点六公里时就被越军的2个营断了退路。越军的主力仍对勒巴的4个营一刻不停地猛烈进攻,到了7日中午已全歼3个营。下午眼看已坚守不住,河内法军终于派出2架直升飞机来接应勒巴。岂料刚接近山头,就被越军的机枪手黎山春击落一架,另一架直升飞机只好仓皇掉转机头飞走了。8日上午,勒巴的4个营被全歼,勒巴司令及参谋指挥人员共30人全部被俘。


勒巴兵团被全歼,使越军腾出兵力迎头痛击沙格东兵团。越军师长阮清南率部仅用两天时间,就将沙格东3个营全歼,同时活捉了高平省伪省长阮鲁溪,解放了高平。


高平解放后,越南人民军挥师南下攻占了七溪等地,七溪、东溪、高平、同登、凉山、亭立等地的法军被全歼,进攻太原的法军及驻守老街、沙巴的敌人纷纷撤离。边界战役共歼灭法军4600余人,法军在越中边境苦心经营达6年之久的封锁线,全线崩溃,越中边境被打通。


法军侵略者在越中边境的失败,震惊了世界。1950年10月14日,美国合众社报道称:“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法国在中越边境的精锐部队4600余人全部被歼,越军在一夜之间为何变得如此强大?原因是他们遭受到了在新中国邻邦受过良好训练和武装的越盟军队的强大进攻,法军大部分被消灭。如今精心布防固若金汤与中国接壤的250英里地区已完全没有防卫能力,这是法军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军事失败。”


法军失败的消息传到国内,法国总统撤换了侵越远征军总司令塔西尼,改由纳瓦尔担任侵越远东法军总司令。


1951年元月,边界战役结束后,陈赓奉命回国,协助越军下一阶段的作战任务由韦国清为团长的中国军事顾问团担任。越中边境的打通,中国援越武器弹药、粮食、药品等作战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了越南战场,使越南人民军的战斗力大大加强。从1950年12月至1953年12月,中国军事顾问团一直深入在越南前指,协助越军组织指挥了西北战役、红河中游等战役,歼灭法军20000余人,伪军40000余人,解放了莱州南部、山萝、义路、安沛等地,人口500万,巩固了越北根据地。


1954年1月,我军事顾问团根据越共中央和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团长韦国清、政治总顾问罗贵波、顾问团副团长邓逸凡等人,深入战场,反复研究敌我兵力部署,拟定了全年作战计划,其中重点是奠边府战役。


越共中央政治局通过了中国军事顾问团拟定的作战计划。1月中旬,越军调遣316师3个团及325师、304师各1个团向西北进军,准备攻打奠边府。已在中国境内装备训练的榴弹、高炮和高射机枪部队,人民军原有的炮兵、工兵部队和增调的312师,利用深夜,伪装好后陆续部署在奠边府的周围。


奠边府位于越南莱州以南约75公里,紧靠老挝孟溪、孟夸,是越西北高原的一块较大盆地。南北长18公里,东西宽6至8公里,四面环山,人烟稀少,交通闭塞。法军在这里投注了血本,建有49个据点,分为8个据点群,3个防御分区。配有步兵、伞兵、105榴弹营、155榴炮连、工兵营、坦克连、1个空军飞行队,法军每天200架次飞机向奠边府空运400吨物资。在老挝建立有连结上寮和奠边府的南乌河防线,包括外围据点,总兵力在40000人,奠边府内核心据点为16000余人。


面对有中国支持的人民军的猛烈进攻,新上任的纳瓦尔总司令意识到:过去的战线拉得太长,已经无法固守,必须调整兵力部署。因此,从1953年下半年,纳瓦尔就精心计划:继续扶植伪政权,集中优势兵力与越军主力在北部决战,消灭越军主力,力争在三年内使侵越战争转败为胜。奠边府重兵把守就是法军重中之重的战役计划。


法国国防部长在视察了奠边府阵地防御工事之后,拍着纳瓦尔的肩得意地说:“总司令,你不愧为我军最有天才的军事家,我放心了,奠边府是任何人也休想攻破的钢铁堡垒。”美国国防部长也被邀视察了奠边府防区。美国国防部长也夸赞道:“奠边府的工事布局,让我犹如处在一个梦幻之中,太完美了,它是东南亚的‘凡尔登’,任何人也攻不破它!”


敌人的飞机确实对越军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因为没有制空权,敌人的飞机轰炸每天都对越军造成伤亡。1954年2月1日上午11时,法军出动轰炸机,对奠边府9号路进行狂轰滥炸,造成越军62人牺牲,伤56人。


面对严峻的空中形势,中国军事顾问团团长韦国清马上与胡志明、长征(原名邓春区)、越军总司令武元甲商谈,建议现在在中国境内装备训练的4个37毫米高炮营,由中国教员随行指导立即返越参战,以改变越军目前被动挨炸的局面。越方同意了韦国清的建议,马上命令在中国装备的4个高炮营从云南砚山提前回国,在奠边府周围隐蔽起来。由于4个高炮营是新组建的,中国为每个营配备了4名顾问教员。

2月20日上午10时,敌人4架运输机在4架战斗机的掩护下,飞抵奠边府上空,越军4个高炮营突然开火,当即击落两架运输机。首战告捷,打破了法军的空中制空权。


根据与中国军事顾问团拟定的作战方案,越军先拔除奠边府外围的敌据点群。3月13日凌晨,越军312师师长阮崇明率部向芒清朗9号、10号高地发起进攻。这个据点是由比利时、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外籍士兵组成的步兵营把守,到天亮,经过5个小时的激战全歼敌人,俘获86人。第二天,越军308师师长武海贡率部奋战6个小时,全歼14号、18号高地外籍步兵营,并占领了芒清机场,切断了敌中心区与南分区的联系。


扫清芒清周围据点群后,特别是切断了他们中心区与南分区联系后,敌人慌了手脚,企图让在越边境老挝孟夸的3个营前来支援,但被越军一举歼灭,法军向老挝上寮撤退的后路被切断。


切断了奠边府四周法军的退路,拔掉了他们的据点群,使奠边府中心区成了一座孤岛。堡垒中的最高指挥机关尽管使用电台无线报话机每天都向河内发出求救的呼叫,因为越军有了密集的防空高炮,使法军的飞机不敢靠近奠边府堡垒据点,空投失败。敌人失去了制空权,使越军进攻奠边府的速度大大加快。


4月11日,越军308师2个营进攻奠边府西侧据点。当攻击时间来临,突然乌云密布,闪电雷鸣,哗哗下起倾盆大雨。整个山头阵地被云雾大雨笼罩,对进攻极为不利,敌人从暗堡里疯狂地用机枪扫射,用高射机枪平射,强大的火力,使越军当天进攻伤亡300余人,进攻受挫。随着伤亡人员的不断增加,参战人员极度疲劳,越军前指提出暂停攻击奠边府,部队轮换休整。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法国害怕越军继续进攻,为了挽救在奠边府即将的失败,急忙请求美国援助。美国为了自身的利益,紧急援助法军50架战斗机100架运输机,派出2艘航空母舰进入北部湾,在越南海域进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威胁越南。4月15日,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雷德福发布广播电视讲话,他挥舞着拳头叫嚷到:“现在是到了消灭越军的最佳时机,我们要派出B-29战略轰炸机,轰炸奠边府的越军,如果B-29战略轰炸机还不能达到目的,我们将使用原子弹,看到底是越军厉害还是我的原子弹厉害!”雷德福的讲话从某种程度上动摇了越军的军心,要求暂停进攻奠边府的呼声在越军内部不断有反映。


越军暂停进攻,急坏了中国军事顾问团。团长韦国清在前指面对胡志明、武元甲等越南领导人,开诚布公地说:“目前,雨季来临,我们的进攻受挫,伤亡增大,困难增大,这是事实。但是被我们包围的法军他们的日子比我们更难过,伤员运不出来,粮食、武器得不到补充,他们犹如惊弓之鸟,是在作垂死挣扎。眼下敌我双方缺的不是精良的武器,而是意志,谁意志坚强,谁敢于拼搏,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如果我们停止进攻或撤出,就会前功尽弃,正合法军之意。至于美国派出航母在北部湾游戈,扬言要丢原子弹,他们是在恫吓我们,我相信,只要我们不理他们那一套,坚决贯彻既定的作战方针,一鼓作气,拿下奠边府指日可待!只要拿下奠边府,侵越法军的气数就已尽!”


越军终于同意继续进攻奠边府。5月1日凌晨,越军总司令武元甲向前线作战部队下达总攻的命令。越军主力316师、315师在强大的炮火支援下,向奠边府东西两面法军外围据点发起攻击,仅用两天时间就将1号、5号、6号、11号几个据点摧毁,全歼守敌2000余人。随着对外围据点的攻击,敌人增援和撤退的计划落空。


紧接着,人民军304师、312师,向敌最高指挥部的中心据点发起攻击。在攻击中,刚从中国装备运抵前线的12门火箭炮发挥了巨大的威力,发发炮弹射向敌中心指挥所。更要法军命的是,5月6日在我工兵干部指挥下所挖的地道直抵敌最坚固的暗坑道,越军埋下2吨炸药。随着导火索被点燃,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后,敌最坚固的核心坑道被炸垮,守敌1000余人全部死亡。


眼看越军已逼近最高指挥部的指挥所,奠边府的最高指挥官准将官德卡斯特里,脸色苍白靠在椅子上掏出手枪想自杀。两个警卫冲上去夺下了他的枪,另一个参谋已将一面准备投降的白旗递到他的面前。官德卡斯特里本不想去接,可是坑道外面已经响起了越军怒吼的声音:“缴枪不杀!越军宽待俘虏!”无奈,官德卡斯特里望了望一个个想活命的官兵,为了仍活着的10000余军人的生命,5月7日下午2时他拿起白旗,带头从指挥所走了出来,紧随其后的是大校、上校、中校,按官阶大小一个个举起手出来,向人民军投降。


整个奠边府战役,共歼灭法军18000人,其中俘虏10900余人。正如中国军事顾问团团长韦国清早已料到的:攻下奠边府,侵越法军的气数就已尽。1954年7月20日,在关于印度支那的日内瓦会议上,法国代表不得已在日内瓦协议上签字,确议越南、老挝、柬埔寨印支三国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越南全境实现停火,法军撤出越南和整个印度支那,宣告了法国侵越战争的彻底失败。


之后,中国军事顾问团应越共中央的要求在做了帮助越南加强军队建设等一系列工作后,1955年6月,根据中央的决定正式撤销,所有顾问团成员回到了国内。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