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2.html


津浦路的日军就交给张灵甫负责,蒙阴地区的日军则交给胡琏去解决。此外,蒙阴战事结束之后,作战部队将前出到沂蒙山区,监控青岛、潍县方向过来的日军。至于活跃在黄河以北的部队,指挥部要求他们加紧压缩小鬼子的活动空间,破坏南下日军的物资运输通道。

紧接着李卫霖前往徐州第五战区司令部所在地,此前屯积在云龙山仓库中的军火物资和一批重型装备亦该移交李宗仁将军。再者,他还准备派遣一部分部队前往淮河防线,这件事情还需要与战区指挥部协商。

李卫霖在徐州只呆了两天时间,他和李宗仁将军一同分析了日军的作战意图,并达成一致意见。随后他就沿着陇海线前往海州,和陇海警备司令部共同协商下一步的工作计划。有一点必须明确下来,那就是德华经济特区将不对交战双方开放,包括东侧这截陇海铁路和通往各大矿区的几条支线。李卫霖可不希望把自己的家底子打烂了。

此时,陇海警备区紧急扩招了五万民团,其中大鼻子占了两万。加上此前武装起来的一万五千犹太人,万里迢迢来德华当兵的犹太青年已经有三万五千人了。这些人员一身的德国国防军军服,走动招摇的都是德国万字旗,很有一股拉大旗做虎皮的架式。随后,几大矿区全部增加了武装了人员,并派驻了坦克与装甲车。

李卫霖特意调遣五千犹太军人进驻枣庄,同时他还从君山划拨了两个团近万人换装成德华经济特区的警备部队。枣庄是君山的物资集散地,又是君山的能源和钢铁原料中心。所以,这一地区必须控制在自己手中。

随后,李卫霖又动用上千架飞艇把君山基地重要的人员与物资向五原基地转移,以期把君山基地的防御压力降到最低。如此一来,君山基地的各生产车间很快就分流到五原与德华经济特区,老弱病残幼亦被集中安置在邳城等地,只有等到本地的局势恢复平静之后他们才可能返回君山基地。

荻州立兵在江阴碰了一鼻子灰,面子里子丢地一干二净。随后他们就按照华中方面军的安排,在无锡一直休整了五天,等待上海方面补充兵力和军需物资。然后这才急慌慌地赶往南京,试图和进攻南京的几个师团共同分享攻占支那首都的盛宴。

不过,无论是中岛今朝吾还是谷寿夫、吉住良辅、牛岛贞雄、末松荗治等人都不人希望荻州立兵前来分一杯羹。结果,匆匆赶到的山田支队只好驻扎在紫金山下,根本不许进城。

气不过的荻州立兵干脆离开了南京地区,率领第十三师团北渡长江,进至安徽池河东岸的藕塘、明光一线。此时,日本大本营为打通津浦铁路,使南北战场联成一片,决定实行南北对进,首先攻占华东战略要地徐州,然后沿陇海铁路西取郑州,再沿平汉铁路南夺武汉。

为此,日军先后调动二十多万兵力,分别由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和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指挥。

1月26日,不甘寂寞的荻州立兵率领第13师首先发难,在飞机、重炮的掩护下冲破第31军池河防线,向安徽凤阳、蚌埠进攻。担任防御的第31军在池河西岸地区逐次抵抗,可惜战斗力比日军差了大大截,随后不得不向定远、凤阳以西撤退。至2月3日,日军先后攻占临淮关、蚌埠等地,进抵淮河南岸。

9日,日军第13师主力分别在蚌埠、临淮关强渡淮河,向北岸发起进攻。担任阻击任务的东北军第51军在于学忠的率领下凭河与日军展开激战,不过,在日军飞机大炮的攻击下,51军伤亡甚重,河岸阵地相继失陷。战至12日,他们不得不向澥河、浍河方向撤退。

第五战区急令第59军军长张自忠率部驰援,进至固镇地区,协同第51军在淮河北岸地区顽强抗击日军。此外,君山张灵甫亦安排李超然率领民17师带着重型装备赶赴淮河北岸,配合第59军、51军抵御北犯的日军。

与此同时,在淮河南岸,国民军第48军固守炉桥地区,第7军协同第31军迂回攻击定远日军侧后,迫日军第13师主力由淮河北岸回援。民17师、第59、第51军乘势反攻,战斗一直持续到三月初,淮河以北阵地全部收复。活跃在淮河南岸的第21集团军和第31军旋即向北岸集中。

期间,君山集团多次出去飞艇部队夜间轰炸荻州立兵所部,第十三师团损失惨重,伤亡兵力不下一万三千之数。此时,第十三师团已经无力再次发动攻势,不得不等待增援的第三、第九师团。于是,中日双方再次隔淮河对峙。

北线战事早就一月中旬就已经开打,张灵甫、胡琏两人亲自指挥,在川军第二十二集团军的配合下,一西一东横扫突入鲁西南的日军各部,把南下的日军包围在济宁、兖州、泰安三地。

由于日军第二军的战线越来越长,兵力逐渐捉襟见肘,西尾寿造不得不安排配属第二军的“中国驻屯旅团”第二联队进入济南,担任警备任务。在得知济南日军守备情况之后,张灵甫就计划给第二军来个黑虎掏心。

君山基地一直就和济南方面有商业来往,李卫霖很早就在那里埋下了很多暗桩,储存了大量的武器弹药。一月三十日正是大年三十,此前已经有一千多位特战队员借着采购年货的名义的潜入济南城,准备配合民十二师在今天夜里拿下济南城。

“兄弟们都已经潜伏到目的区域了吗?”师长李东珉问道。

“城内反馈回来的信息表明他们都已经各就各位,就等着夜间这一家伙了。”参谋长范进回答道。

为了拿下济南城,张灵甫专门用飞艇从君山吊了两门305mm的要塞炮,准备用这两个大家伙轰开城墙,以便减少战士的伤亡。这两门炮当然不虚此行,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轰埸了四十多米城墙。随后,他们又向小鬼子的兵营发射了三十多发炮弹,搞地李东珉他们根本没用多少心思就拿下了济南城。

让君山将士不爽的是矶谷廉介这老小子竟然逃脱一劫,这家伙去济宁前线视察,当晚没有回来。想来也是这家伙命大,要不然今晚绝对要玉碎。

日本鬼子很多年前就开始经营济南,想当初蒋委员长北伐的时候他们还在这里制造了一个济南惨案。现在可到了算总帐的时候,于是,抢劫队、拆迁队纷纷出去,凡是和小日本有染的人员、单位纷纷遭到了洗劫。其技术不要太专业,真地是兵过如洗。

到后来,这帮拆迁工不但把火车机车与车厢都空运去五原,就是铁轨亦被他们拆了六十上公里。至于鬼子屯积的作战物资,更是一点都不会给他们留下。不但如此,原本生活在济南及其周边的民众亦被他们动员前往五原城,只给小鬼子留下了一块白地。

由于张灵甫动员了四个师的部队牵制小鬼子,李东珉在济南城一直折腾了五天,这才欲求不满地离开这里。临行前,他安排人员把黄河桥再次炸毁,所有的钢铁全部被运走,一颗螺丝都不给鬼子留下。

这种搬家行动一直扩散到整个华北地区,君山集团不但拆回上千公里的铁轨,同时还收获了数百辆火车机车和近两千辆火车车厢。搞地小鬼子的机动能力一下子降到冰点,不得不把有限的钢铁拿来生产钢轨,迟缓了海军部分舰船的生产进度。

山西战事结束之后,日军第五师团东进保定进行修整,顺便补充损失的人员。不过,自从君山集团加大了对华北诸省的骚扰力度,扩大了袭击的范围之后,寺内寿一再也坐不住了。特别是津浦路的攻势严重受挫之后,他不得不命令第五师团兵进青岛,在此新建一物资中转基地。然后以青岛为基地,准备从鲁东开辟一条新的进攻路线。

此时的青岛根本没有什么防御部队,面对强大的日本海军,国民政府早已决定放弃这个军事重地。所以,青岛只有沈鸿烈所部保安队和一部分海军陆战队驻扎在那里,根本无力抗击华北方面军直属的第五师团。再说了日本海军中将丰田副武率领的第四舰队,早就开始执行封锁青岛的任务,根本没有什么部队能够从海上增援青岛的守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