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的阻力来自地方官吏

周康伟 收藏 8 7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改革的阻力来自地方官吏


周康伟


30多年改革开放,我国实现了三大社会经济转型,从封闭半封闭社会向开放社会转变,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向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变,走上了现代化、市场化、城市化、全球化的发展轨道。由此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和社会体制相应发生了深刻变化。

三大社会经济转型带来了贫富差距拉大,出现了两极分化。三十多年以来,以“社会主义自我完善”为旗号,一点点蚕食了社会主义阵地。国企改革的过程就是把国企卖给个人经营的过程,这一过程近乎空手套白狼:用企业资产做抵押,然后从银行贷款将低估的企业买下。企业的买家基本上是原来企业的党委书记、厂长等管理层,这导致了财富向权力的积聚,形成了权贵资本。在全国范围内对工人搞大规模下岗,明明是失业,叫减员增效,理由是冠冕堂皇的“社会主义自我完善”,有时也会搞几个下级行政干部来装门面。认真查一查,全国范围内有几个高官同工人一起下岗,以减员增效的?可以说一个也没有。在各行各业对社会主义公有制搞大规模的否定,明明是重返私有制,却叫股份制,理由也是冠冕堂皇的“社会主义自我完善”,还搬出马克思所讲的个人所有制来为自己可耻的背叛行为辩解。一部分人富起来,理由仍然是冠冕堂皇的“社会主义自我完善”。但另一部分人,大多数人,有没有跟着富起来?有没有走向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没有。相反,三十多年来,人们看到的是,富的越富,穷的越穷,同旧中国没什么两样。“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历史在重演,全国百分之零点四的人口,却占有了全国百分之七十的财富,与旧社会相比,不说大有过之而莫不及,也可说,基本一样。

改革开放后产生权力腐败和社会腐败。一般官商勾结经济腐败,是世界各国都有的现象。我国腐败的严重性在于第一卖官买官盛行,导致吏治腐败,败坏党风、政风、社风,影响恶劣。沈阳市慕绥新、马向东买官卖官案,涉及市长、法院院长、检察长等16个第一把手;黑龙江省韩桂芝、马德买官卖官案涉及干部900多人,多名省级领导、上百名地市级领导卷入,引起全省领导干部大调整。

孟德斯鸠说“一切有权力的人都会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经验。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

依我看,只有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才能遏制腐败。******必须复兴毛泽东思想,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解决前一段改革遗留下来的问题,最大限度的实现社会公正。相反,如果不进行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民主化改革,随着阶级分化的加剧,等待中国人的或许是一场悲剧。温家宝看到了这一点,他不断呼吁******,督促民主化,这是中国的希望所在。但最高层尚未在此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因为地方党政干部强烈抗拒,以消极怠工、政局瘫痪来对抗。他们是改革开放以来先富起来的既得利益者。

中国体制内的政改推动者、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昨天在于大连举行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再次为******发声。他强调,中国须要改变权力绝对化与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改革中共和中国国家领导制度是“紧迫”任务 。

此次正在大连举行的达沃斯论坛上,总理温家宝发表了迄今为止他对于政改的最为最为全面、系统、周详的表述。具体为以下五点:第一,坚持依法治国。一个执政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依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并且严格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这就需要改变以党代政,把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第二,要推进社会公平正义。第三,维护司法公正。保证检察机关和司法机关应有的独立性,不受任何社会团体、社会组织和个人的干涉。第四,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第五,坚决反对腐败。

坚持依法治国。一个执政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依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并且严格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这就需要改变以党代政,把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为此,必须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这个任务是邓小平在30年以前就提出来的,在今天尤为紧迫。重回80年代,不知是一种悲哀,还是迟来的幸运。

推进社会公平正义;通过改革发展经济,并且改变收入分配不公和差距过大的现象,让人民群众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都能够享受改革和建设的成果。

维护司法公正;保证检察机关和司法机关应有的独立性,不受任何社会团体、社会组织和个人的干涉。他指出:“这一点也是早在30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提出来的,我们要认真加以贯彻。”

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要扩大民主形式,要巩固村民自治。扩大民主可以先从中共党内做起,由党内逐步扩大到党外。

同一天,温家宝总理在回答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的提问中,再次重述了上述五点。温家宝总理坦言:“今天下午的会议我也认为是互动的,不仅是我同在座的各位互动,我脑子里想的实际上是我同全国人民的互动。因此,我感到责任重大,必须准确地、坦诚地谈出我对各方面问题的看法”。

温家宝说,在上述5项工作当中,其中最为重要的,也是难点和重点,那就是有序的扩大民主,毫不动摇地推进社会公平正义,坚决反腐败。如果这样做下去,我们就会使人心平静下来,使每个人都有安全感,使弱势群体得到帮助,使大家对国家的未来充满信心。

温家宝总理的言语,这些话实在是太重要了,太出人所料了,甚或说有些石破天惊。每一条、每一句都可圈可点。并且,很显然,温家宝总理已经挑明,是希望与“全国人民互动”的。也就是说,他希望他的话引起全国人民的反响,希望得到全国人民的支持。

对于中国以及中国人来说,上个世纪末以及这个世纪初兴起的变革浪潮,以及从此遭遇到的注定永远是失败的命运,已经磨平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棱角,已经淡漠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希望——推翻帝制,是先声也是绝唱;辛亥变革,是先声也是绝唱;40年代的历史机遇,是先声也是绝响;毛泽东发动文革,是先声也是绝唱。

那么,再一次的****宣言,终究会是先声,还是绝响?这样的定论,或许,至少需要同样百年长时段的历史以为回答。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4楼x.god

真的是地方吗?好像我们的国体不是联邦制吧?说白了问题还是在根上,咋个能怨树叶啊!官员层层包庇难不成县委管中央了?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