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豪包养酒吧女 遭勒索1.2亿元“分手费”

意图勒索X富商1亿多元的酒吧女公关祁春艳(右二)需还押续审。


人民网8月25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亿万富豪X先生邂逅酒吧女公关,岂料是“酒吧孽缘”,过去4年来疑被女公关恐吓杀害他全家,继而意图勒索巨额“分手费”,期间X先生先后5次共支付1千万元给女公关,希望可平息其仇恨以保障一家3口安全,但女方“食髓知味”,继续威胁索款1.2亿元,并扬言“你(X)放心,我不会让你先死,我要令你身边一个一个人死先,才对你有最大的惩罚。”X先生认为事态严重,在极度惊慌下报警揭发此案。


现年38岁女被告祁春艳为早年丧夫的寡妇,育有现年15岁女儿。其貌不扬的女被告身高约5呎3寸、蓄长发及肤色黝黑,昨束起马尾坐在犯人栏内,X作供2小时内从没有正视对方。被告被控9项勒索X及一项妨碍司法公正罪名受审。


现年50岁的X先生昨被安排在屏风后作供称,他已婚育有一女,2006年暑假在跑马地一酒吧内邂逅任酒吧公关的被告,被告离职后从事“走水货”。不久,他与被告发生亲密关系,2006年尾,更在深水桋帝景峰租单位供被告居住,被告每月向他索取6万至8万元生活费,2个月后更有一名年约12、13岁的少女同住,被告指该少女是其胞姊的女儿。


X先生称,2人关系在2007年初转差,因为被告经常问他要钱。他间中会到帝景峰过夜,2007年7至8月,当他提出分手后,双方关系极度恶劣,同年8月至12月间,被告聘请私家侦探跟踪他和妻子行踪,被告之后对他说:“你老婆做过什么,你一家3口成日双宿双栖,我一个人就孤苦伶仃,我要你地一家3口家破人亡,我在深圳找个人要多少钱,我都查了。”X指不断遭被告出言威吓,2007年12月,他与被告在其房车内谈判时,遭被告要求一次过索取80万元“分手费”。虽然X表示银行户口没有足够金钱,但被告却建议X将公司股票转给她,X只同意转总值40万元股票,被告却嫌少,并大发雷霆。

X忆述,被告曾说出私家侦探查得他的去向,又准确说出他当日去过哪一间律师楼及投资银行,令他深信不疑,甚至他和公司Y先生按摩时双方的对话,都能了如指掌,被告扬言“Y先生挑拨我俩关系,还怂恿你离开我,所以我十分憎恨Y。”被告更声言“你叫他跟孩子有空多玩玩,我都要杀他一家3口。”


X称一次和被告在车内为钱吵架,被告重复恐吓说话,要求索取200万元,被告并扬言手上拥有他一家3口的照片及住址,令他感到被告的威胁已经“升温”。至2007年12月27日被告又再次出言恐吓,要他先付100万元,为了家人及Y先生一家的安全,他签了一张面额100万元支票给被告。


2008年初,被告表示有了身孕,X是肚内男婴的父亲,被告再要求X支付800万元让她到加拿大待产,但他一直拒绝付款,虽然他觉得被告腹中块肉,有可能属于他,但亦清楚表明2人无法复合。据他所知,事隔一年被告前赴加国一小镇的亲戚寓所居住,而被告从没有诞下婴孩。


其貌不扬的女被告是于2006年夏季,以短约形式在跑马地名人酒吧Piano Bar(已结业)任女公关而“搭上”亿万富豪X先生,3年内成功从X身上取得1千万元,并疑运用所得款项聘请私家侦探跟踪X先生夫妇,取得“情报”企图再威吓X1.2亿元。被告更重金礼聘著名刑事资深大律师骆应淦为她出战打这场官司。


主审法官鲍理贤为免X先生“庐山真貌”曝光,昨午先将法庭“清场”,安排X先生由法官的通道进入法庭内,然后再让记者及旁听人士入庭。而在散庭后,法官亦下令记者及公众人士先离场,然后才由警方护送X先生离开。不过在案件审讯期间,X在作供时一度冲口说出Y先生的名字,幸被主控官提醒。


X先生称,在一次争拗中,被告即时拿起手机,扬言召来黑社会分子,还说“你一家3口买定棺材。”被告更携利刀冲到他位于跑马地的寓所按门钟,以及不断以电话滋扰其寓所,X即通知家佣切勿应门及应答电话。后来他翻查闭路电视,确认被告不但成功进入其所住屋苑,更进入大厦,并乘升降机到其所住楼层,故在极度恐慌下决定报警。


X又忆述,2007年10月11日他驾车到被告寓所外与被告见面,双方争拗了2小时,被告都不肯让他离去,还在车上出手打他,后来他看见有救护车经过即大呼救命,救护人员上前协助企图将被告拉开,结果事件惊动警方,警员到场,被告仍扯着X不放手,警员终要把被告戴上手扣带返警署,并扣查了一晚,而X则送往医院验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