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阿哥篇》 再读桐华的《步步惊心》,解读一下若曦和众阿哥

空陈 收藏 0 2604
导读:八阿哥篇 八阿哥这样的人,对女人是有很强的杀伤力的,十四曾对若曦言道:“爱新觉罗家老出痴情种,八哥如今又这样!”,可若曦心中明白,八阿哥“不是痴情种!他不是多尔滚,也不是顺治,他们能为美人舍弃江山,”而八阿哥不能。   尽管不太喜欢这个人物,我却不得不承认,八阿哥实在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否则他不会在康熙的众多皇子中出类拨萃,也不会在几百年后拥有这样多的粉丝读者。他对书中几位女子的爱也有感天动地之处,只是可惜了,很多时候,人的一生中存在太多的错过与无奈。   少年时的八阿哥,第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八阿哥篇


八阿哥这样的人,对女人是有很强的杀伤力的,十四曾对若曦言道:“爱新觉罗家老出痴情种,八哥如今又这样!”,可若曦心中明白,八阿哥“不是痴情种!他不是多尔滚,也不是顺治,他们能为美人舍弃江山,”而八阿哥不能。

尽管不太喜欢这个人物,我却不得不承认,八阿哥实在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否则他不会在康熙的众多皇子中出类拨萃,也不会在几百年后拥有这样多的粉丝读者。他对书中几位女子的爱也有感天动地之处,只是可惜了,很多时候,人的一生中存在太多的错过与无奈。

少年时的八阿哥,第一次见到若曦的姐姐若兰时就深深的陷入对她的爱恋中,我想,他爱上的应该是那个阳光下明丽如花的少女,那个骑在马上洒落一地银铃般笑声的少女,那个脸上绽放着幸福和青春快乐的少女,当他满怀期待和喜悦将这个少女娶回家时,娶回的却是一具完全没有欢笑的躯壳,这具躯壳的心已随爱情的破灭而死去……初得佳婿如斯,我猜想,若兰应该也曾度过一段虽不甜蜜却也温馨的婚后生活,腹中也曾为他孕育过一个幼小的生命,但随着草原上的噩耗传来,心上人战死沙场,且他的死多多少少与八阿哥有关,惊痛之下,孩子流产,自此紧闭了那扇感情的大门,缠绵病榻之外,便是青灯古佛为伴,再不过问世间俗事……

八阿哥的第二个女人是他的正妻明慧格格,也许他的一生从未真正疼惜过这个女人,但只有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用生命来爱他的,从她的妹妹明玉格格的口中,我们知道,明慧出身高贵,“自小聪慧不凡,言谈爽利,行事不让须眉,因此极得外祖父疼宠。外祖父议论朝事时,都经常抱她在膝头,让她旁听,”且“私下问答,时有惊人之语”,在外祖父的调教下,能文能武,马术超群,是一位不让须眉的巾帼女子。

这样出类拨萃的女子,却飞蛾扑火一般的爱上了温润如玉的八阿哥,爱情,在那个美丽的春天,在明慧出宫的路上,当她看到汉白玉桥上斜倚观景的八阿哥时,就毫无预兆的来临了。

任何一个少女见到这样的美景都会心动继而心醉的,“远远看去,洁白拱桥翠绿垂柳中的八阿哥竟象谪仙人一样,不沾半点凡尘,让人不敢惊扰”……八阿哥始终不知道,自此之后,他的点点滴滴、成功败绩、一喜一悲都有人在牵心,都有人用发自肺腑的喜和悲来相陪。

在这里,作者借明玉之口,巧妙的道出了八阿哥十五岁时随康熙远征大漠的往事,并且因为“戎行亲莅制机宜”而深得康熙赞许,这个人物的形象丰满了不少。他不仅是温润如玉的男人,也可以是横刀立马的将军,当这样一位丰神俊朗的男人在战场上厮杀时,那种风采一定是非常醉人的吧?同样在这一段中,通过明玉,我们又知道了在康熙的众多皇子中,八阿哥是最早的十七岁就获得贝勒封号的皇子,由此也可以看出他的出众。

但是他不爱明慧,他的心中只有若兰,后来又有了若曦,当然,更重要的,他的心中有江山。只是,当若曦断然拒绝了他的爱情,若兰又整日在佛堂诵经,灭顶的灾难袭来时,重病伤寒的昏迷中,皇帝的愤怒如潮水般倾泻而来时,始终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的,只有明慧,以超人的坚忍、毅力和手腕擎住整个八爷府大厦不倒的,也是明慧,在他失势之后“墙倒众人推”的时候,以最高贵的姿态出现,傲然扫视着众人、硬生生的顶回所有怀疑鄙视的目光的,还是明慧。

整部作品,对明慧这个人物着墨不多,仅有的几笔,已是惊鸿一瞥,过目不忘。当她最后将自己和整座小楼都焚烧起来的时候,终于完成了她最壮丽的爱的表达,八阿哥面对熊熊燃烧的大火,终于明白了这个女人才是自己一生的最爱,而他凄厉的呼声,却再也唤不回自己的结发妻。

老八对若曦的爱,是真挚的,浓烈的,浪漫的,却也是不牢靠的。

很多人都无限推崇老八和若曦的那段唯美的、醉人的、浪漫的恋情,我却一直抱着自己的看法,老八在若曦身上倾注了太多本属于若兰的感情,初次相见时,老八的眼中是闪过了短暂的惊诧的,彼时的若曦,正值13岁的豆蔻年华,清新如朝露,绚烂如锦霞,尤其是那一张酷似若兰的脸,他怎样才能忍住心头的那怦然一动?若兰成婚后失去了的,若曦身上全都有:她会用恶狠狠的目光去进攻十阿哥,也会说出“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这样的禅语,她会在满院丫头的簇拥中如翩翩蝴蝶般踢起毽子,也会在漫天秋叶飞舞的下午发出“为什么自己的命运要听别人摆布”这样的对命运的拷问,她会在打架时凶得象只老虎,也会在事后怕得象只绵软的小羊……

这就是年少时的若曦,全身上下无处不充满了青春的热情与活力,她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当然了,受过社会主义的现代教育嘛),那样的光辉绚烂,那样的美丽灼目,在若曦与读者还毫无察觉的时候,他的目光便紧紧追随着她了。

于是便有了那个白雪皑皑的清晨,当天与地之间惟余那一片白茫茫时,天地肃杀所带来的那份孤独、凄冷和迷茫,都因他的到来而消失,请大家与我一同勾勒一幅最美的画卷:白茫茫的雪地上,漫天的雪花仍在飘舞,一个身披大红羽绉面白狐狸皮斗篷的美丽女孩,和一位“面目清润,风神超拔”的翩翩公子并肩行走着,他们没有前行的目标,只是随心的走着,甚至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是用心感受着对方的温度,正是因为有了初时若曦的清冷惆怅,当他意外出现时的那份温暖也才愈发动人。茫茫白雪中,天与地仿佛都失了颜色,只有这一红一黑两个并行的身影,是这天地间最亮丽最夺目的色彩。

喜欢这一段中八阿哥的沉默,喜欢他对若曦跌倒时的那一扶,更喜欢他那样霸道的牵着若曦的手而任凭她抽了好几次……每当回想这一段,我总会想起红楼中的“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也会想起《上海滩》中许文强和冯程程雪中的浪漫相遇,那是一种温馨的、毫不造作的、美到极致的一种浪漫,有此一刻,天地间再无有它。

我一直感到很奇怪的一件事情,文中老八每次出场,通常总是身着“月白色”衣服,与他那一身竹露明月的气质正好相配,反而是四阿哥通常总会身着深色服,为什么在这段老八的重头戏中,他却反而穿“黑色貂鼠毛斗篷”?初看时没想这么多,总觉得这“黑”就是与他整个人不匹配,想着如果换作月白缎的斗篷,那么此时的老八看上去该是多么的丰神如玉……

直到小说的后半部分,十福晋(明玉格格)在雪地中看到了穿着白衣的若曦,惊诧的说:“你如今看着越发清淡了”“觉得你淡得好似会随着雪化去一样。美是美,可太清冷了。”看到这里,我才猛然明白过来,作者用心良苦啊,在这么美的一段情节中,作者就是要用浓墨重彩来描绘这两个青春火热的人物,此时的老八,也不过二十二、三岁的年纪,在面对若曦时,他是一个有着能让天地失色的青春激情的贵公子,而不是那个总保持月白风清的八阿哥。

老八对若曦的喜爱,总是透着一股似有若无的柔情,细品时,却又浓得化不开。

他带若曦到书房里,自顾自的看折子,待紧张局促的若曦等得不耐烦,他却笑笑说:“你先回去吧”;十三带若曦出去醉酒而归,本以为会受到他的责难,他却强拉住若曦的手为她套上一只价值罕见的凤血镯——当年他为若兰准备的新婚礼物——且告诉若曦,“这是给我喜欢的人的”,然后叮嘱她,“永远不要拿下来”;若曦为进宫的事情担惊忧愁,他微笑着说:“我会想法子的,总有办法让皇阿玛把你赐给我的”;若曦进宫,他托十四求他的生母德妃帮忙(德妃的身份高于老八的生母),将若曦的名字排除在侍寝名单之外;若曦被指派乾清宫御前奉茶,他急怒焦躁,直到确定康熙对若曦完全没有心思才放下心来;怕若曦在宫中处境艰难,他上下打点,利用自己的关系和手段为若曦在宫内的生活开辟出一片晴空……


若曦究竟爱不爱老八?我认为,她爱的。没有一个女孩会对这样一位翩翩佳公子不动心的,入宫后那天长日久的思念,每次看到他时的心跳与激动,这些都是骗不了人的。每个新年的第一天早上,他总会派心腹小厮为她送去一封信,那温柔而深情的句子,无一不在呼唤着若曦“胡不归”?若曦对他虽然没有承诺,但心底的那份渴盼,新年时收不到信时的失落与惆怅,听到他不利消息时那种惊心与牵挂,遇到刁难时他的处处回护,她的心存感激……这一切说明,若曦心里是有他的。

但若曦却不能、不敢、不甘投入他的怀抱:他是她名义上的姐夫,她不能忍受多女共侍一夫,尤其是自己的姐姐,他的最终结局很悲惨,她不甘心明知那个结局还要飞蛾扑火,她曾经说过,如果明天他就去死,她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但却不能忍受嫁他后在妻妾们的勾心斗角和日后的悲惨经历中将彼此的美好感情消磨殆尽……

有一处情节,初看时就特别打动我,为了写评又辗转看到这里时,眼泪竟不知不觉流了下来。这种感动远远胜过若曦和老八草原之恋后雪地中的分手,还有结尾处他二人的生死离别。若曦的十八岁生日,因为感叹韶华易逝,思念远在几百年后的双亲,心中充满了凄苦,不知不觉间竟走到了太和殿外,也许是牵挂他才刚在朝堂上经历了一场政治的风暴,也许是心疼他这样风姿的人物居然被康熙责令“锁系”,也许是因为那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牵动了若曦的愁绪,也许什么都不因为,她只是想看看他,那样强烈的想要看看他。

等候多时,百官散朝,那个熟悉的身影走出大殿,她就那样定定的看着他,大脑中一片空白,看着那个似乎更加“单薄瘦削”的熟悉的身影走下了台阶,“又看着他走过殿前的广场,”“周围虽还有其他人相伴,却只是觉得他是那么孤单寂寞,正午的阳光虽然照在了他身上,却照不进他的心。正如那苏格兰荒野上的欧石楠,表面极尽的绚烂,却无法掩盖那寂寥的灵魂。”

这时候最揪心的一幕发生了:他猛然顿住身形,转回头朝若曦藏身的方向看来……我看到这里,猛吸了一口气,这神来的一笔啊,把人的一颗心整个揪痛了起来,若曦当然是吃了一惊,赶紧隐了身形,作者似乎嫌蓄势的感情不够强烈,于是若曦忍不住一路飞奔到午门附近再次远远望着他,出人意料的,“临出午门前他又突然顿住身形,转回身子,仰头向我藏身的方向看来……”看不下去了,我已是泪如泉涌,无论大家对他们的感情有过怎样的诋毁和否定,看了这一段,我都不会再有任何怀疑,他们的感情曾经是怎样的真挚感人?两颗同样孤单的、凄苦的、渴望真情的心是怎样在痛苦中挣扎?又是怎样在苦难的尘世间与命运做着勇敢的抗争?

那个孤单瘦削的身影终于消失,看着若曦“一点一点地慢慢滑倒,坐倒在地上”,她的心被掏空了,我的心也痛到了极点。第一次,若曦对自己那来自于21世纪观念的坚守,产生了怀疑:“如果我不是念念不忘那个最终的结局,勇敢一些,是不是会好一些呢?如果我不那么狷介,要求少一些,能接受与其他女人分享一个丈夫,是不是会好一些?如果我单纯一些,肯简单地相信他是爱着我的,是不是又会好一些?”


那个最是迷人的草原的夏天终于来临了。

老八和太子陪同康熙塞外秋围,朝中有变,十四乔装改扮潜进若曦的帐篷要她想法子安排他和老八见面,若曦安排了,却不留心被太子的眼线察觉,太子以抓贼为借口放箭,想趁机除掉政敌,混乱中,老八为十四挡了一箭,伤在了胳膊上。

老八不愧是老八,为了掩盖胳膊受伤的事实,硬是命贴身侍卫拿滚烫的茶水当着太子的面泼在了自己未受伤的胳膊上,如此一来,便有了正当的理由可以不用骑马打猎,又躲过了太子的怀疑和搜索……于是,他和若曦之间便有了一段悠闲的、可以独处的、温馨浪漫的时光。


对于八阿哥,我是疼惜的,就连桐华本人也为他唏嘘不已:在桐华的微博里这样写到:八爷最喜欢的茶是日铸雪芽,芽细而尖,遍生雪白茸毛,产地是浙江会稽山,盛于宋时的文人墨客,康熙时被列为贡茶,这茶我没喝过。为八爷选这个茶,只是因为这个名字,名字美丽到极端,可日出雪化,空留泪痕,看似的美丽原是一场不能长久的悲伤,当时就觉得还能有比这更美丽悲伤的茶吗?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