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意志 正文 84 撤职

ssn786 收藏 0 1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8.html[/size][/URL] “你一定还没有理解,总理所说的‘一劳永逸’是什么意思,将军阁下。”辛格不客气地说道。 “一劳永逸?这就是空军不断地轰炸杰赫勒姆大坝的目标?”帕斯阿德说道,他知道今天自己很可能被解职,所以有些豁出去了。 也许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帕斯阿德的话还是让一侧的空军参谋长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8.html


“你一定还没有理解,总理所说的‘一劳永逸’是什么意思,将军阁下。”辛格不客气地说道。

“一劳永逸?这就是空军不断地轰炸杰赫勒姆大坝的目标?”帕斯阿德说道,他知道今天自己很可能被解职,所以有些豁出去了。

也许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帕斯阿德的话还是让一侧的空军参谋长比夫拉塔为之一振。30分钟前,他刚刚收到了新一轮攻击的损失情况,这个数字远远超过了他所能预想到的最坏情况的上限。这次攻击非但没有彻底摧毁那座天杀的大坝,而且创纪录地损失了11架战机和8名飞行员。

第29(蝎子)中队,和第22(迅捷)中队各损失了4架米格27UPG攻击机,从空军作战原则上讲,这两个中队在短期内都无法继续投入进攻了。而第14(公牛)中队则损失了3架美洲虎,其中一架美洲虎竟然被一架异常凶悍的中国制苏27一路追击到境内,最后因为油料用尽,无法返回基地而被迫在一片稻田里降落才损失的。那架苏27大摇大摆突破到了根加纳格尔的第16步兵师师部上空(离边界25公里),才回转,所有的地面火力都拿他毫无办法。他现在有一些相信陆军参谋长帕斯阿德可能是正确的,印度不应该在眼下的时机卷入一场大战,因为技术上的优势并没有彻底地确立起来;拿空军来说,虽然已经有大量的新式飞机,但是空军的另一半却还停留在70年代,大量二线的中队保留了很多陈旧的飞机等着换装。不过他更清楚,自己只能跟着国防部长的路线走,因为那也是总理的路线。

“你说得没错,破坏这座大坝可以阻挡拉合尔以北所有的巴基斯坦地面部队。可以为下一步的计划铺平道路,从这一点上讲,我们眼下的损失与敌人在几个星期内即将复出的代价相比,可以忽略不计。”辛格无所谓地回答道。

“但是,今天的攻击仍然无功而返,那座大坝还在那里。这样的攻击再持续几次,依我看比夫拉塔上将是不会同意的。”

帕斯阿德的话直接点了空军参谋长的名,倒不是为了拉盟友,因为比夫拉塔不可能有勇气和自己站在一起,他这么说只是为了反驳辛格授意制定的那个胆大妄为的进攻计划。果然,比夫拉塔选择沉默。

“战争必然会有损失,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辛格说道,他发现对面站着的这个老头竟然拿印度的挫折来挖苦自己,简直形同叛国,“我们必须认识到,如果回到陆军参谋部的作战方案,这些损失全都会变得毫无意义。”

“毫无意义?只有更大的损失,才会使战局变得有意义?印度的作战原则一向是依照国力行事,灭亡一个有核武器的中等国家,这肯定超出了我们的国力。”

“你是说我们国力不济? 我们的军事实力是他们的几倍,坦克和作战飞机的性能远远超越他们。”

“按照你的计算方法,我们确实可以压垮巴基斯坦,但是你还没有计算敌人盟友的力量,这是一个你永远无法确定的因素,比如今天出现在拉合尔上空的苏27,就在你的计算之外。我得到的情报,他们的空军曾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但是眼下已经偷偷补充起来了,被摧毁的跑道正在修理当中,新一批的歼10型飞机也会到货,而我们向俄罗斯订购的武器和零件,却一直在涨价。”

“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讨论一个速胜的计划。不能让战争无休止地拖延下去。”辛格提高了嗓门而,显得稍有些气急败坏。

“你竟然望靠坦克来解决所有的政治问题?”上将反问道,他也有些失去冷静,他的这句话无意间伤害了在场的几名装甲兵指挥官,当然这些军官对这位一向更重视山地部队建设的参谋长,早已有所不满。

站在一旁的斯潘加中将有一些按捺不住,他最见不得自己长官的这种论调。帕斯阿德的观念明显还停留在冷战甚至是一战时期。他认为印度的一举一动,都必须看大国的颜色,而依托地利和工事防守是印度陆军的主要任务。不过现在 还轮不到斯潘加说话,因为辛格早已怒不可遏了。


“你认为你的陆军打不赢这场战争?”

“打赢?我甚至不知道你的战争会在哪里收场,所以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很简单,现在的巴基斯坦政府必须下台,他们的情报体系和军队体系必须被拆毁。地缘上,巴基斯坦与中国接壤的陆地通道也必须被切断,在那些地区,最好有一个新国家产生,这将使得我们的地缘安全发生本质的变化。”辛格滔滔不绝地谈论起一个空中楼阁般缥缈的结果,似乎他从来不考虑失败的可能。

“建立一个新国家?我倒很想听听阁下对地缘安全的看法。”

“我们要做的,当然是谋求印度一千年的安全,那些可能对印度构成威胁的方向都必须按照印度的国家意志发生积极的变化。在这种意志力量的鼓舞下,现在的地图上已经没有东巴基斯坦了,而现在,我们只是要走的更远些,如此而已。”

“扩张性的地缘政治是危险的,新的边界会产生新的敌人,而且会在周边树敌过多;很多强大国家在追求地缘绝对安全的过程中灭亡了,去翻翻20世纪前40年代的历史,你就知道没有国家会在扩张中变得更安全。”

帕斯阿德说道,他早就猜到辛格要夸夸其谈的那一套,无非是为了长远安全的考虑云云,但是这一套绝对会将国家拖入短期内的危机。

“……既然将军阁下与政府的既定政策有这么多格格不入的看法,对陆军参谋部所指挥的陆军能力也没有足够的自信……我希望阁下立即提出辞呈。我想……这不是对阁下这40年为陆军服务的否定,而是……出于对本届政府的人事需要,和新的军事变革的需要。”

辛格终于亮出了底牌,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虽然帕斯阿德被赶走是预料之内的事,但是辛格在上将提出了一个他无法回答的问题后,突然祭起行政权力压迫对方的做法,还是让人不寒而栗。

帕斯阿德也有一些吃惊,他原本还想回旋一下,设法使得新的计划收缩一些,不用调动太多其他方向的力量,没想到会议才进行了一个小时,辛格就把这层纸捅破了。他后悔刚才让辛格有一些下不来台,倒不是为自己着仕途着想,只是他知道一旦自己离开这个陆军参谋部,辛格就必然会安插一个心腹在参谋长位置上,这样,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拆毁这些年自己所经营的心血,可以想象为了斯潘加那个大而无当的进攻计划,整个西北防御会被抽调一空,这将势必形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危险的局面,一个辛格和他最看好的装甲兵天才很难应付的局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