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这篇文章前,我先来个申明,这是我的个人所遇,绝无哗众取宠嫌疑。另本人胆子较大在江边摸过溺水身亡人的骷髅。也曾在乱坟岗中睡过觉。所以一般情况是吓不倒我的,但我所经历的那三次却一次次吓的我冷汗着冒。

第一次碰到的事是在我十二三岁时,也就是八十年代初。那时住的地方很小而父母亲呢又是比较节约(那时的人多差不多)在外面捡到一根木头多要拿回家。好在打家具时凑个档啊凑个框啥的。月积日累家里的这种木头是越来越多,大概有三四百斤。由于房子太小于是就在我睡觉的床上方用绳子做了个简易的阁楼,就放放那捡来的木头,那阁楼离我的床也也就1.5米高度。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也没觉得有啥不妥直到有一天我外甥来。他家在外地,寒假回外婆家休息的。晚上睡觉他和我睡一张床,一人一头一直没啥异样。但有一天半夜,忽来吊那阁楼的绳子外边两根断了三百来斤的木头全砸在我们两人身上没几根落地,在睡梦中反映过来,一看满满一床的木头。但神奇的是楞是这样我俩连皮多没伤一块。

这个还好用巧合来说,但下面这事就有点匪夷所思了,八十年代的房子多是老房子为主,是一种砖木结构,框框架架多是木头的,屋顶也是可燃烧的芦席。我家是四合院,那时我家为了节约煤气费,那原有的灶膛就没舍得拆,时不时的凑凑手。那年十月份时,住我对门的人家他老爸死了。于是借我家灶膛烧饭烧菜(那时真没上饭店的习惯,省钱啊)。呼呼啦啦烧了一天,到晚上八点多结束,整整烧了一天。深夜,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早早的睡了,只有丧家还在守灵。凌晨一点多时,突来,我让哔哔啪啪的声音给吵醒了。抬头一看,我的妈呀,一个碗口大的橘黄色火球放出耀眼的光芒在烟筒的上方两根椽子交接处不停的旋转,不停的滚动既不见烧着了旁边的木头和上面的芦席,也不见掉下来。它就这么烧啊,转啊,要知道那是个干糙的季节,很长时间没下雨了,而这样的房子基本属于一点就着的状态。那个火球估计也已不是烧了一小会了,时间也不短了。灭完火后大家大眼瞪小眼,谁也没多说啥,但那气氛却是很神秘。没啥好解释也解释不了,一句老祖宗保佑就概况了所有。很长时间我多纳闷,明明它已烧穿了俩根木头交接处,明明它已烧了不是一会半会,它为啥就没酿成火灾呢?它就是在转啊转啊它为啥就没吊下来?火球遇水是要炸的,但在灭火时它好像很配合就这么轻易就灭了。。。。。。搞不懂啊搞不懂。估计要请中央四台走进科学来解释了。

而下面这事就像一把刀深深刻在我心里。90年我当兵在杭州。当兵时我父母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就是我父亲好一口酒。一天两顿,八两到一斤一天,酒也不是啥好酒反正有酒则行,菜呢,就将就点无所谓。他们那一代人没啥文化以体力活为主,所以大部的人也多好这口。出来时没觉得父母身体有啥不好的就是父亲有偏头痛的毛病当时也没当回事再加他性格比较倔死活不去医院检查劝了N次后见无啥效果就再也不当回事了(其实事后分析当时他已有了脑血栓的嫌疑了)就在那一年的九月我在部队得了大叶性肺炎在空军总医院(在笕桥)医治。那是个准军事化的地方,晚9;30熄灯睡觉。再加上那时这种医院人不多,到晚上空荡荡的蛮那个的。这样半死不活的治疗了快十天,白天叫我去做了个检查来后通知我后天早上出院说好了(郁闷啊,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鸡连皮狗接骨:的那中生病容易好的也快的那种?没见咋给我治疗啊)就在检查的当晚,熄灯的铃声响后没啥吊事的我,也有一搭没一搭的睡觉了,不知啥时我被听见了那苍老但很熟悉的哭声,循着那哭声我来到了一个像我家但又不像我家的房子前,但我看到的却是个灵堂。一条白布横在了房子中间,我好奇的问谁死了?还是那个苍老的哭声告诉我说;你的亲人跑了(就是死了 的意思)你的亲人跑了。。。。恐惧中我惊醒了,冷汗在背后流淌明显我感觉到我的衣服全湿了,我拿过毛巾搽了把还在流冷汗的脸,心在剧烈的跳动。连着抽了几根烟才勉强平息了心头那无名的恐慌。几十年过去了我还记得那天晚上的那个梦以及以后发生的事。在这有必要补充一点我父亲就我一个,我也是他最疼爱的人。我细细的把家里人挨个想了一遍但我真没发觉有人有去的迹象。。。。。。那一晚注定是我不平静的一晚。第二天一份电报送到了我手头,说我父亲病危,其实在回家后我才知道我收到电报时,那时父亲脑溢血发作正躺在医院里抢救,六个小时后,父亲去了,他在失望中去了,他最想看到的我却在他弥留之际没在他身边送他一程。第二份报丧的电报整整让我的指导员扣了很长一段时间。当我心急火燎赶回去看到的情景却让我头皮发麻,它太像我梦中所见了,那哭声,那场景。。。。。。

我不知道人是不是有某种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的特殊功能,为啥我们会异口同声?为啥我们会说曹操曹操到?为啥我们会心心相印?为啥古代有巫术?为啥林肯回梦见自己的死?很多的未知让我们无从解释。是不是当我父亲知道自己要去了,于是他的潜意识让他把最后的信息传送给我?可当晚他还没发病啊,说巧合,可为啥那场景那哭声就像真的一样在当晚将我吓醒?而实际回家看到得就像昨晚我已看到的?一切的谜团无法解释我也不想解释但那是真的,我唯一俄遗憾就是最后没送到我父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