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七章(2)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仪我诚也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深知人人欲诛之而后快,因此平时深居简出,几乎从不迈出重兵把守的特务机关那幢大楼。这次因事关重大,才亲赴北平。他乘坐的专列装有可以防止炮击的钢板,车头车尾也架起了轻重机枪。但在他休息的车厢里,除了贴身的几名警卫守住两头进出的通道,他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仪我诚也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深知人人欲诛之而后快,因此平时深居简出,几乎从不迈出重兵把守的特务机关那幢大楼。这次因事关重大,才亲赴北平。他乘坐的专列装有可以防止炮击的钢板,车头车尾也架起了轻重机枪。但在他休息的车厢里,除了贴身的几名警卫守住两头进出的通道,他身边只带了一个副官。

副官名叫三木,年龄与仪我诚也差不多,两人相貌也极为相似。最为重要地是三的神态、说话的腔调都像极了仪我诚也,经常令不熟悉仪我诚也的下属,分不清谁是机关长,谁是副官。仪我诚也走到哪儿,都要三木与他同行。能够让三木知道的事情,也从不隐晦。其实,两人心照不宣,三木名为副官,其实是仪我诚也的替身,关键时刻三木会用自己的身体来保护仪我诚也。

仪我诚也望着车窗外在空中飞舞的雨丝,轻轻叹了口气,他对三木说:“天津和北海道一样,受海洋性气候的影响,几天前华北平原还秋高气爽,殊不知海上刮来几次寒冷的季风,就结束了短暂的秋季……”

三木望着五十开外,精瘦的仪我诚也,此人城府很深,从不形喜于色,永远也看不透他那双眼睛背后隐藏着什么。

三木试探地问仪我诚也:“将军对北海道情有独钟?”

仪我诚也:“我出生在那儿,还渡过了童年、少年时期……”

三木:“难怪,生于斯长于斯……有多久没去过了?”

仪我诚也:“自从我跟随土肥原将军经营满洲里,就再也没有去过,有二十年了吧!再去北海道,只怕是乡音未改鬓毛衰!”

仪我诚也望着车窗外漆黑的夜空,任带着雨点的风吹拂他的脸。

三木:“没想到犹如钢铁般的将军,也有几分柔情。”

仪我诚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是军人,不属于军人应有的情,”他指着自己的的心:“我把它深深地隐藏在这里!”

三木无言,默默地看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仪我诚也。

列车减速,平稳地驶向月台。

月台上身着秋装的士兵,在寒风中挺直胸膛,专注地望着缓缓进站的列车。

仪我诚也望着月台上还来不及换上冬装的士兵,眉头皱紧了:“三木君,昭和十七年,也就是一九四二年……是我们在华最困难的一年。战线拉长、兵力分散、以及支那人顽强地抵抗、占领区人民此起彼伏地反日活动,阻止了皇军前进的步伐。眼下冬季提前到来,对我军作战更为不利!”

三木从衣帽架上取下仪我诚也的军帽,递给他:“阁下,X计划启动后,也许可以改变……”

仪我诚也打断三木的话:“不是也许,是一定!土肥原贤二将军制定的X计划,可以说是空前绝后,”

三木疑惑地问:“将军,X计划就这么灵验?”

仪我诚也没有回答三木的问题,他反问道:“支那人几千年的文明,靠什么支撑、延续?”

三木茫然不知,呆呆地看着仪我诚也。

仪我诚也自问自答:“靠的是它悠久的历史、文化、佛学,诸如孔孟之道、道家、法家、阳明学说等等,这些学说深入人心,形成了承上启下的思想意识,融化在支那人的生命与血液之中……X计划,就是利用佛学文化,强化支那人的思想,改变他们的思维、信仰,信奉皇军进入中国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东亚的共存共荣!”

三木仍然有疑惑:“一部经书,就有这么大的力量?”

仪我诚也反问道:“三木君知道西方的圣经?”

三木:“我在英国留学时,看过一些,略知一二。”

仪我诚也:“圣经,是信徒们思想,乃至行为、举止的准则,信徒不得越雷池一步!可以这么说,我们将要得到的那部经书犹如西方的圣经。佛教要求信众宽厚、包容,宣扬天下大同、四海之内皆兄弟,这正合我中日一家、中日亲善的对华宣传。”

三木不以为然:“我虽然没有研究过佛教,但也接触过一些经书,不像将军说的那样……”

仪我诚也打断三木的话:“错,圣经也好,佛经也罢,都是先知们根据自己的意愿写出来的。据我所知,唐代高僧在翻译这部经书时,就揉合进儒家的思想,甚至还有老子的道德经。我们得到这部经书之后,将把大日本的对华政策,融化在佛的教义里,将会对支那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支那四万万五千万人中,佛的信众就有九千万!重庆的达官贵人、军队中的高级将领、知识与实业界的精英中,许多都是佛的信徒,倘若从上至下改变了支那人的思维,就可以达到孙子兵法说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三木茅塞顿开,频频点头。

仪我诚也戴上军帽:“我已经从东京请来一空法师,由他主持重译这部经书。”

三木由衷地感叹:“将军有几分把握?”

仪我诚也清瘦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犹如鹰鹫的眼里闪出光来:“稳操胜券!”


火车在站内停下,宪兵们立即控制住仪我诚也所在的车箱,方圆几十米以内,不准任何人靠近。

临下车时,三木将仪我诚也的黄呢披风披在身上:“阁下,为了您的安全,让我先出去!”

仪我诚也拦住三木:“不,这是在我驻防的天津,”他指着月台上荷枪实弹的士兵,附近制高点上警卫的宪兵:“没人能在皇军的眼皮下动手!”

车库顶上,陈志从瞄准镜中,搜索到仪我诚也所在的车厢,他压下子弹,拉动了扳机。

萧寒对陈志说:“看准再打,务求一枪毙命!”

陈志用瞄准镜搜索着可能出现的目标:“明白!”专列上,三木对仪我诚也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还是我先走一步!”

仪我诚也默默点头,不再坚持。


陈志透过瞄准镜,看到从列车上下来的三木,此人与他看到仪我诚也的像片一样,肩上还披着将军特有的黄呢披风。他对萧寒说:“我看到了,仪我诚也来了!”

陈志瞄准三木的眉心,开枪了。


枪声一响,三木应声而倒。

仪我诚也一惊,随即被五六个军官及他的侍卫用身体团团围住。

横木大佐张望着四周,辨别刺客所在的方位。当他证实枪声是从他曾经怀疑过的那幢大楼发出的,他咬紧了牙。好在仪我诚也安然无恙,他抽出军刀指着大楼,宪兵们如潮水般奔向枪声传来的地方。

萧寒为了证实仪我诚也被击毙,他拿过狙击步枪,当他从瞄准镜中看到了军官们用身体掩护着的仪我诚也,才知道打错了人,然而,已经失去再次枪击仪我诚也的机会。

萧寒恨恨地收起枪,叫陈志随他赶快撤走,两人在地下党的接应下,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

仪我诚也被人簇拥着从三木身上跨过,在几个军官的护卫下钻进等候在月台上的轿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