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日,有事开车去石家庄,一路舟车劳顿,终于在2日凌晨2点进入石家庄。又因家家客店客满,费尽周折终于在3点左右入住青园街上的亚太大酒店。本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了,结果让我的人生阅历又抹上了一笔“不凡”的色彩。

睡梦中,隐隐约约觉得双手举过头顶,还被什么东西紧紧地卡住了,身上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迫感,起初还以为是梦魇了,努力挣扎了几下,猛地睁开眼睛,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个身穿蓝色半截袖衬衣的彪形大汉,吓得我倒吸一口冷气,“呀,打劫的?”,定定神,仔细看看,是警服,喔,可能是警察,警察安检、查房?不对呀,安检也没这么亲密的吧——一边俩个擒着我胳膊,手里拿着拷子在那比划着,身上再趴着一个,床脚那还立着一个,手里拿着一把警棍,保持着棒球手的姿势,看样子,随时准备给我当头一棒。这时候耳边传来一阵吵吵“醒了,醒了。”“别动、别动”“不许动、别说话”。

我这时候也彻底清醒了,看看那几个大汉,还有那不定什么时候就落下了的棒槌,乖乖的在床上躺着。“你什么地方的?你叫什么?”回答了问题以后,提问者没有得到他想得到的答案,显然对我的回答不满意,回头看看一群大汉中略微矮点的,挂着“二督”警衔的,那人撇撇嘴,提问者又向我要了身份证,仔细比对一番,还是不死心,问我在哪上班,“我是**县局政治处的”。

几个大汉的神色有了变化,“你也是警察?”“我在公安局上班,不是警察”,我又跟着问了一句“你们哪的?”“我们是裕华分局刑警大队的”。“让我看看警官证。”“滚jb蛋,小心弄你。”另外一大汉接过话茬,“你jb悄悄的睡你的,不许乱动,别打电话,不然把你丫的拘半月!”一伙人扭头出去了。

最后我也没弄明白这些人是否是警察,悄无声息地进入我的房间,打扰我休息,审讯我,威胁我,算不算违法,是不是给警察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