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夜探战场

雪山猎人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size][/URL] 陈毅和叶俊以及陈综英畅谈了很久,认为敌人此次对三边根据地的围剿宣告失败,接下来会有短暂的缓冲期,我们可以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加强两地的联系,发展经济,壮大红军,巩固根据地。挫败国民党利用内奸可能发动的骚乱、刺杀等破坏活动,据女医生讲述,在三边根据地,就有代号“蜘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陈毅和叶俊以及陈综英畅谈了很久,认为敌人此次对三边根据地的围剿宣告失败,接下来会有短暂的缓冲期,我们可以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加强两地的联系,发展经济,壮大红军,巩固根据地。挫败国民党利用内奸可能发动的骚乱、刺杀等破坏活动,据女医生讲述,在三边根据地,就有代号“蜘蛛”的特务存在,在星泽湖,这次抓获了“鹞鹰”。暗藏的特务肯定还有,决定星泽湖由陈综英主抓,三边根据地由叶俊具体负责。

陈综英已经由红军高级领导人的家属成长为有勇有谋的合格指挥员,她布置的李华明打入湖匪内部,里应外合一举铲除为患已久的大害就是非常成功的。至于叶俊指挥打仗还是满称职的,要他去抓特务对于他这特种兵来说真是勉为其难了。

他犹豫着不敢答应,陈毅笑了:“伢子,你为啥子没想过你的根据地就有不少人才,这要靠你慧眼识英雄咧,一人技短,十人技长。大胆启用,我们支持你。”

一席话让叶俊茅塞顿开,他站起身向两位领导敬礼,“是,坚决完成任务。”

陈毅看着他跃跃欲试的神情笑了,“伢子,敌人可不会给我们留太多的时间了,一定要赶在下一次围剿前侦破敌特,一网成擒。不然会误大事咧,你晓得不?”

叶俊坚定地点点头…………

两天后,叶俊独自回到了仿佛阔别已久的三边根据地,这里虽然刚刚完成反围剿的战斗,但是迎接他的战友们脸上却没有多少喜色。他心里明白,这次战斗中最激烈时,由于敌特的情报给红军指挥部造成较大的损失。战士们心情抑郁,同时也有一份担忧。

向陈树湘师长汇报工作以后,陈树湘冷峻着脸递给他一只缴获的“哈德门”香烟,让他坐下,却在屋内踱着步子,没有说话。

“师长,我们这次战斗中,各位大队以下干部表现如何?我们应该论功行赏啊。”叶俊看气氛有些沉闷,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陈树湘抬头瞄了他一眼,“小子,你说这话是不是乱弹琴?我们现在哪有心思山吃海喝地庆功呢,根据地藏着隐患还没有解决,谁有这心思?要论功行赏也是以后的事。我们这次不是大胜,是残胜,有何值得炫耀的?”

他顿一顿说,“你说的各位干部的表现,我跟你说,这次打得最好的不是我们以前红三十四师的老底子,相反表现出色的却是国民党解放的部队,是他们动作迅猛、行动果决冲垮了敌人的防线,也是他们采用层层阻击的战术拖延、疲惫敌人,为我们实施诱敌深入创造了有利的时机。相反,在战争最关键的时候,我们的老底子部队竟然一再贻误战机,尤其是林松这个混蛋,交给他完成对根据地布置诡雷、陷阱的任务没有很好完成,敌人屡次试探之后,竟然通过我们未曾布防的一条羊肠小路穿插到前线指挥部,我当时是不在场,要在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和你说话了。林松,我真想毙了这个混球。”

“那么指挥国民党解放部队的是哪一个?”

“黄志辉,你见过的,你不是对他挺欣赏的吗?他现在已是第二大队的大队长了。”说到这里,叶俊一下记起在三边根据地初创,奇兵打下顽固堡垒严家庄的国民党中的将才,是这小子,果真是好料,同时他也在为老战友林松难过,老战士了,怎么会犯如此低下的指挥错误?

回到支队部,老烟袋和战友们个个对支队长的回归都很亲热,但许多人脸上却看得出笑容是僵硬的,谁有心情笑啊?叶俊将一批从星湖带来的土特产分给大家慢慢享受,拉条长凳找块无人的空旷之处,像孝敬父辈一样从兜里掏出两包缴获的“白金龙”送给老烟袋,“大叔,您换换这个,这个可贵重了,都国民党高官抽的好烟。”

老烟袋接过放在鼻子底下嗅嗅又还给他,“老爷大人抽的我不习惯,我嘛,还是抽这个过瘾、来劲。”说着抖一抖手里的旱烟袋,压上一窝烟,美滋美味地抽起来。叶俊赶紧点上一支“白金龙”,要知道老烟袋的自制烟草,辛辣无比,烟瘾大的人在旁边闻了都头晕脑胀,与其抽二手烟,不如抽纸质香烟抵御那种让蚊子都避之唯恐不及的烟草味。唉,感觉好多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以毒攻毒呢。

老烟袋知道叶俊找他单独谈话的原因,他是二八年闹红时入党的老党员了,对革命无比忠诚,心怀坦荡。他闷声闷气地说:“队长,有啥话你就说吧,想问啥就问。”

叶俊有点感动了,他不是来自这个年代的人,后世的党员很少有这样坦荡无私、无私无畏的人。文革,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让真理蒙污,人人自危,很大程度上在后来改变了人与人真诚相待的作风。像眼前老烟袋这样把自己一切交给党的同志真是太少了。

“那我们都是党员,我们的话是党内的谈话,内容只限于你我知道。”

“我明白,那是自然的。你想问的是不是这次我们为什么险遭失败的原因吧?”老烟袋果然不含糊,一针见血。

“我们怎么会让敌人轻易通过我们的防线,我通过另外的渠道知道是有内奸送出了情报,为什么没有在反围剿之前送出,而是战斗最激烈时送出的呢?我们的防御部署还有谁知道呢?”

老烟袋细眯着眼睛,低着脑袋想想,“队长,我们的防御部署是早已制定的,按照你离开时的精神指定的,基本没有漏洞,只在战斗最激烈时却发现一条隐蔽的小路没有布防,而这是属于林松防御范围的。他太轻敌了,没想到敌人竟然发现了,而且乘虚直入,给我们造成很大损失。”

叶俊想想觉得世上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我们疏漏的防线就被敌人发现,而且能一路直袭前线指挥部,我军是开展诱敌深入,但是敌人为何全线待命攻击,只在偷袭之后一举反攻呢?如果不是陈树湘以牙还牙,反戈一击。已是疲惫之师,草木皆兵的敌人恐怕没有这么大胆。问题出在哪里呢?获悉我军部署的内奸,必须有接触部署的机会,难道会是林松吗?

他晃着脑袋,极力摆脱这种痛苦的思索,林松,是他的老部下,也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更是林梅的哥哥,他们一家都对他有恩哪。在处理林梅的问题上,很难说自己没有不够冷静的时候,这使得他暗自有些汗颜。觉得愧对老猎户一家,从内心深处,他不希望林松会出问题。

事实胜于雄辩,百闻不如一见。他觉得有必要亲自前去探查一番那条几乎使得这次反围剿功败垂成的羊肠小路。老烟袋走后,叶俊一个人默默地抽着烟,坐了很久,身边走过的战友和他打招呼,他也恍若未闻。

他去看了正被关禁闭的林松,林松明显地黑了廋了,叶俊本想他可能会跳起来找他要妹妹,也可能低下头一语不发,恍如木人。但是林松看见他只是苦笑一下,像往常那样,伸出手来,“队长,来根烟,这里潮湿蚊子多,蟑螂耗子还不少,这也罢了。没有烟抽真是要了人命。唉,你不知道,这里每天只发三根烟,顶个屁啊,两口就唆没了。害得老子掰成一节一节慢慢地抽。”

叶俊也不说话,将老烟袋拒收的两包烟全给了他,林松抽出一根大口大口地吸着。

“我知道我妹妹没和你一起来,要不然这丫头片子早闹起来找我了。她没事吧?”林松抬起满是血丝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叶俊,生怕从他嘴里说出不想听到的消息。

叶俊无力地笑笑:“她没事,这次她留在星湖大队有重要的任务。过段时间再回来。”

“没事就好,我妹子也不知转错哪根筋,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可你似乎并不在意,你可不要亏待了她。否则咱们老战友也没得做了。”林松有点惨笑。

叶俊一掌挥掉他的烟蒂,“林松,你说说你为什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战场指挥失误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吸收的教训还不够吗?你个混球,牺牲那么多战友,你早该死十次,”

林松没有争辩,痛苦地抓着头发,泪水从他清瘦的面颊滑下

黄昏时,他匆匆吃完饭,就带着童晓凯携上路了,说是前去视察战场,任何人不许跟着。两个人漫步在硝烟仿佛未尽的战场,看着残阳如血,像看到牺牲的战友的鲜血在流淌。他在心里发誓,即使自己能力不足也要竭尽所能,抓住可恶的内奸绳之以法。

走上那条羊肠小路,四周传来不知名的小虫和蝈蝈的鸣叫声。松涛阵阵,发出隐隐山呼海啸的声音,山野的凉风习习,使人舒爽,这使得叶俊满心的愤懑驱散不少。

沿着山路上行十几里,已是万籁俱寂了,这里人迹罕至,只有鸟雀偶尔在枝头飞来飞去,仿佛叶俊他们的夜行打扰了即将入睡的它们。童晓凯不明白支队长为什么会在黑魆魆、视线不佳的情况下视察这里,明天不是更好吗,风和日丽,空气清新,视野也开阔许多。但他不敢发问,因为他看出队长边走边在思索。

突然,叶俊抬手制止了他的脚步,虽然两人早已练就夜行无声的本领,但叶俊还是很慎重。童晓凯觉得奇怪,队长莫非发现了野兽?

顺着叶俊手指的方向,童晓凯举目一看,在前面山半腰的一处隐蔽的拐角处透出昏暗的灯光,如果不细看还真的不容易发觉,要是在白天也许就忽略过去了。

那灯光是从一间草屋里发出来的,走近细听,里面隐隐有人声,“婆婆,你就把这碗药喝了吧,喝了药就会好的。”

“我不喝,我要见到我的红军儿子才喝。莲妹子,做孽哦,红军儿子再也不回来了。我还是死了好。”

“妈,您别这样说,您喝了药我就去找他。”

“找他,这都第几天了,他连个影子也不见,哪里还能再见到他?你别宽我的心。”

叶俊和童晓凯在屋外听得奇怪,这显然是对婆媳,这个红军儿子会是谁呢?

他们在屋外徘徊良久,觉得还是不应该这时去打扰她们,黑灯瞎火的两个妇道人家的屋里,男人闯进不方便,正要离去。却听见里面的婆婆大骂儿媳,“你个扫把星,你沾谁不好你沾我红军儿子,他要死了,我也不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