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共产主义青年 收藏 2 13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天刚亮,Somlai tamang便出发开始一天的背夫工作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48岁的Somlai tamang是珠峰南坡尼泊尔众多挑夫中的一员。没有登山鞋,没有冲峰衣,甚至没有一双袜子,Somlai tamang头顶着100多斤的货物,冒着生命危险,徒步在尼泊尔北部高山区域索鲁孔布县Solukhumbu海拔3000多米以上的雪山中,为国际登山者征服珠峰提供了服装、氧气、各类食物等必需物质。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Somlai tamang是塔芒族,这个民族喜欢生活和居住在高山地区。塔芒族虔诚信仰佛教,寺庙中的绘画夏尔巴族相同,宗教仪式等到也与夏尔巴基本一样。“我们与夏尔巴人一样。”Somlai tamang骄傲地说。但是,夏尔巴人以登山闻名全球,而塔芒族却以背夫闻名。头勒一条带子,手中一根木制拐杖,背驮一个装满货物的竹篮,他们翻越雪山,穿过河流,攀附山崖,却如履平地。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Somlai tamang告诉记者,他七年前开始做挑夫,一天的收入在1600尼泊尔卢比(约22美元)至2200尼泊尔卢比(约31美元)之间。从卢克拉机场(2840)到登山者主要修整地之一的3440米的纳姆切巴扎(巴扎意为市场,为著名的夏尔巴人聚落),游客一般一天半,而Somlai一天能打一个来回。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我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已经考上了加德满都的大学。今天我背了90公斤,一天就能赚2200卢比,再干几年,我的几个儿子就都能读完大学了。”Somlai tamang说。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与年轻背夫不一样,Somlai tamang有自己的路线,虽然远点,但却更为省力和安全。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除背夫外,雪山牦牛和犏牛(牦牛和黄牛的杂交后代)也承担着高山运输。Somlai tamang告诉记者,雪山牦牛15,000尼币左右一头,如果有多余的钱,他也想买几头跑运输。与牦牛不一样,许多登山者 依然需要他们人力背夫,因为他们同时可以充当导游等角色。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Somlai tamang路上休息时的笑容。尽管生活艰辛,但Somlai tamang总能快乐地面对一切。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即将到达一天背夫工作的终点,纳姆切巴扎,Somlai tamang最后一次歇脚。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Somlai tamang最后一次歇脚启程。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进入纳姆切巴扎。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喜马拉雅背夫的一天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