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为离婚抢劫求入狱 自称不堪忍受家暴

598655948 收藏 0 13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自称不忍“家暴”进监狱求保护,取保候审后与丈夫离婚;公诉人称没有证据证明存在“家暴”

本报讯 44岁的张兰(化名),曾是北京一普通的公交售票员,3月2日在宣武医院前持刀抢劫了一名出租车司机。

与其他劫犯不同的是,她抢劫完了并未逃跑,而是下了出租车,平静地对警察说“我就想进监狱”。昨日,张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要进监狱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躲避家暴,和前夫离婚。近日,西城检察院公诉了这起少见的抢劫案,目前,张兰已被取保候审,并与前夫离婚。

怕受伤医院门口抢劫

抢劫前的心理斗争只有一个上午。张兰说,今年3月2日一早,她到菜市场买了一把水果刀。想了一上午,中午下班后,她已经决定不回去了。傍晚,她决定抢劫出租车时,曾担心和司机搏斗后会受伤,于是,选择将在医院门口实施抢劫。

当晚,搭上出租车时张兰身上还穿着公交公司的工作服。大约7时许,她搭乘出租司机马先生的车由西单到宣武医院前实施了抢劫。尖刀抵在司机肚子上,对方还以为她在开玩笑。

“她用刀抵着我跟我要钱,我说没有。她问你一天拉的钱呢,我说我刚出来,你要钱干吗使?我现在没钱,我给你去取。”被抢的出租车司机马先生说,他按照张兰要求继续开车,并趁机启动了车内的GPS报警器。

GPS中心和民警相继给司机打电话锁定了司机的位置。当出租车开到牛街南口时,马先生驾车向西转弯行驶,走了大约100米说要去厕所继而逃走。三四分钟后,民警赶到,将还在出租车内的张兰控制。

抢劫后被单位开除

抢劫后,张兰见到民警第一句话就是“我就想进监狱”。今年3月3日,张兰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刑事拘留,3月23日被取保候审。

取保候审后,张兰与前夫顺利离婚,租住在6平方米大的地下室内。因涉嫌抢劫,她此前供职的北京公交集团公司已与其解除了合同,于是将自己的房子租出,转租廉价的地下室取得生活费。

张兰患有糖尿病、高血压、肾炎等病,因此引发的类风湿也在这几天犯了。昨日,她坐在床角,每转一次身就要搬动一次双腿。

“为了离开前夫,我就想进监狱,能离婚就行。”张兰说,她和第二任丈夫婚姻不幸,但只要提离婚就被打骂,走投无路后,才决定抢劫,“进了监狱就有公安机关保护了。”

对于张兰的说法,其前夫只承认骂过她,否认“家暴”。

■ 说法

公诉人:犯罪未遂但存故意

“女性抢劫的很少,还用这种暴力方式抢劫的就更少见了。”本案公诉人白春雪表示,作为司法机关能够接受张兰关于犯罪动机的说法,但是,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触犯了法律,还这么去做就是犯罪故意。

因张兰犯罪未遂,且社会危害性小,有严重疾病,因此对她取保候审。但承办人表示不会当庭对其提出从轻意见,因为目前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她曾遭受家庭暴力,如相关的报案记录、诊断证明及伤情显示均没有。而检察机关在发表从轻公诉意见需要这些证据。白雪春表示,如法院对其从轻处罚,检方也可以不提出反对意见。

■ 对话

“进监狱就是为离婚”

昨天下午,张兰6平方米的房间里,霉味掺杂着午饭的菜味。墙壁、桌子、简易衣柜上布满污渍。破旧的桌上散放着一些药和零钱。

“这是我所有的钱,8块。”张兰坐在床角,面无表情。在叙述她和丈夫的矛盾、抢劫的整个过程中,她平静也没有哭。她说,3月2日,除了抢劫犯罪,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方法去躲避前夫。

“他曾用鞋抽我的脸”

新京报:为何用抢劫这样极端的方式离婚?

张兰:第一次提出离婚是去年11月份,因为他有外遇(未得到其前夫本人证实),我提离婚遭到拒绝。他说,如果你要提离婚,我就天天打你。后来,我在他面前不敢提离婚两个字。

新京报:他真的打过你吗?

张兰:刚开始用鞋抽我的脸,我脸都是青的。打完我他还不让我出门,免得邻居看到。

还有一次,大概在今年1月,我为了躲他,搬出来了,通过电话跟他提离婚。他威胁说,我若不回家,他就打电话给我妈妈和妹妹,把她们弄死,再弄死我。

回去后,他就打我脸,还动了菜刀,后来我跪地求他,他才把刀收了。

新京报:为什么他不愿意离婚?

张兰:我和第一任丈夫离婚时,分了半套一居室的房子,他要卖了买车做生意,一开始我答应了。后来后悔了,感觉他和我结婚是为了钱。出了事儿(抢劫)后,他还和看守所管教说对我一点儿感情都没有。

我此前和他说,房子是留给女儿的,他说你想都不要想,让我3月4日以前必须把房本拿给他,要不就天天打。

新京报:为什么决定在3月2日那天抢劫?

张兰:案发当天下午,他威胁我让我赶紧回家,不然就没好日子过。我想我怎么能躲过这一天啊。回家我也打不过他,还是进派出所才安全。我那天劫了出租车。

新京报:抢劫时,什么心情?

张兰:情绪挺稳定的,就想进去了就完了。抢完之后,我很镇定,我的目的达到了。下了出租车警察问我,我说我就想进监狱。到了派出所,我直接跟警察说,我进监狱的目的就是为了离婚。

没后悔进监狱

新京报:为什么这次抢劫后就能顺利离婚了?

张兰:出了这事儿后,警察老去找他,和他说,我抢劫对他名声不好,他也怕警察三天两头找他,就同意和我离婚。我取保候审出来后,就和他离了。

新京报:现在这个境遇也不后悔吗?

张兰:怎么谈后悔不后悔呢?现在单位也给我开除了。但我也不后悔,通过这个方法离婚离成了。如果我不离婚的话,我的病情比现在更严重,我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下,对我的病不好。我现在心情好了点,也不至于天天看着他们俩(前夫和其女友)在我们家坐着。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走到这一步因为什么?

张兰:我太相信男人了。(叹气)

新京报:将来有什么打算?

张兰:我现在什么打算也没有了。

■ 链接

“家暴”尚存法律空白

日前,“李阳家暴”案也曾引起媒体关注。对此,白春雪表示,全国妇联正在推动反家庭暴力的立法,但离立法还有相当一段长的距离。他认为,立法的推动将保护家庭暴力中的弱势群体。

“如夫妻打架的事情,即使报案了,打得很厉害,都会认为是家庭内部矛盾,公安机关不能介入,不利于保护弱势一方。”白春雪说,如果反家庭暴力法出台,公安机关介入会使这种行为有一定节制。“在西方不仅夫妻之间、父母和孩子之间存在‘家暴’也不行,警方可以介入调查,还能暂时剥夺监护权。”白春雪说,在家庭暴力立法方面我国尚属于空白。

“其实很多严重家庭暴力行为是由于轻微家庭暴力升级造成的。”白春雪说,如果在事件冲突的开始有司法外力进行约束和调节,就不会发展到极端行为,比如现在经常能见到的“因不堪忍受家庭暴力妻子杀害丈夫”的案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