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送兵探家记

梦回沙场秋点兵 收藏 49 869
导读:送兵探家记 提笔写当兵首次探亲,是因为近来时常夜梦,梦中常现那从军的岁月和把我培养成材的部队首长和同志们。一一梦回沙场秋点兵题记 探家一一是每个从军军人从当兵那天起就翘首以盼的事情。现在的军人,当兵一至二年就可以探亲。而我们七十年代的军人探亲却不那么容易。那时,总参军务部对服役军人探亲曾有明确规定:战士服役满四年才能探亲,每次十五天;已婚干部,每年可探亲一次,每次二十天;干部家属,每年可来队探亲一次;已办理家属随军的干部,每三年可探亲一次。 不光是上级有规定,我们部队内部规定也

送兵探家记



提笔写当兵首次探亲,是因为近来时常夜梦,梦中常现那从军的岁月和把我培养成材的部队首长和同志们。一一梦回沙场秋点兵题记


探家一一是每个从军军人从当兵那天起就翘首以盼的事情。现在的军人,当兵一至二年就可以探亲。而我们七十年代的军人探亲却不那么容易。那时,总参军务部对服役军人探亲曾有明确规定:战士服役满四年才能探亲,每次十五天;已婚干部,每年可探亲一次,每次二十天;干部家属,每年可来队探亲一次;已办理家属随军的干部,每三年可探亲一次。

不光是上级有规定,我们部队内部规定也很严格。因我们部队不仅是野战军,同时又是总部的战略值班部队,因此,对战士探亲卡得尤紧。记得快轮到我们有资格探亲时,因部队一九七O年从云南下关调防至豫北的安阳,战备工作和一九七一年的’九.一三事件’,使不少应当探亲的老兵没能探亲•当时,各连队六八、六九和七O年兵才开始排队,再加上部队规定每月每个连队探亲不能超过三人。因此,尽管我们思乡心切,在连队也只能往后摆了。

我的第一探家是在当兵三年时,因送老兵出差到重庆找机会回家的。记得那是一九七三年的十月下旬,当时我正在团轮训队集训。有一天,时任团参谋长的宋德开首长打来电话,通知我到他办公室去一趟。我接通知后,立即赶到团部首长办公室。参谋长告诉我说:部队即将进行老兵教育,为了能保证老兵安全离队,军决定由我团抽调二名副职干部,一名首长提前到重庆设营,建立中转站,负责川东老兵安全返家;一名首长担任列车长;届时送老兵安全抵达重庆。团首长研究后决定,吴国平副团长提前赴渝设营,让我担任警卫员照顾首长;王显尧副政委担任列车长;随后送老兵返家。交待完任务后,参谋长反复嘱咐我:’照顾好首长,送完兵赶紧回部队,有事等你回交办’。受领任务后,我立即找吴副团长报到,并于当晚从团轮训队搬回我帮忙工作的司令部作训股。

经过二天准备后,管理股已买好我和吴副团长的车票,并将我们送到安阳火车站上车。当时,吴副团长坐的是卧铺车厢,而我因为是战士只能坐硬坐。这样一来,坐车的辛苦就让我尝到了。白天,我必须陪首长在卧铺车厢,帮他打水买饭,照顾首长;晚上,根据列车规定,我还得到硬坐车厢熬夜。好在时间不太长,列车经过二夜三天的行驶后,我们在重庆菜园坝火车站安全下车。下车后,吴副团长带我搭公汽来到了上清寺兵站住宿。

上清寺位于朝天门和解放碑之间地段,交通十分方便,属于重庆的繁华地段。正因为交通便利,所以办事也比较方便。我记得当时我们不到一星期时间,就办完了从菜园坝火车站转场车辆,六八年万县地区老兵返家轮船船票和六九年重庆江北、江津老兵回家车辆事宜。办事之所以顺利,一是那个年代地方政府拥军热情高,把部队事当作政治任务和自已事在办;二是我们部队朝鲜回国后至一九六九年,一直驻防重庆。再加上原来有些部队干部转业后安置在重庆工作,有的已在地方掌权,所以熟人好办事,有时一个电话就解决问题。

联系好工作后,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都是在迎来送往中渡过。由于我们部队从朝鲜回国后一直到六九年离开,一直驻防重庆的壁山,文化大革命中又在重庆支左;再加上吴副团长从回国后一直在部队担任连长、营长、副团长,战友和部属复员、转业到重庆较多。得知吴副团长来重庆后,来看望和请客较多。每天中、晚两攴都被安排得满满的。而我们呢,由于事已办完,心中没有牵挂,因此来者不拒,整天周旋于酒桌之上。

这样的日子过了二十多天,接军发来电报,告知王显尧副政委担任列车长的专列已启程,望我们作好迎候准备。我们赶紧从酒桌上抽身,到有关单位再联系一次。专列到达重庆后,一切都较为顺利,我们又忙乎了近一天时间,老兵都顺利中转回家。但王副政委这次送兵却不顺利。原来,进川和出川的两个专列老兵在宝鸡兵站吃饭时打了一架。当时情况是,由于出川专列先到,在他们快要吃完时,我们进川专列才开饭。于是出川专列有的老兵就去抢进川专列老兵的菜。这样一来,双方老兵在兵站大打出手,兵站被砸了,双方都有不少人负伤。看到情况不对,出川专列赶紧呜笛开车,才使这场大战结束。怪不得我们接专列时看到不少老兵头扎绷带,衣服上布满油污、扣子全被扯掉。由于宝鸡兵站事件,王副政委和对方列车长被总参各打五十大板,全军通报批评。这也是在我回部队后担任保密员时看到的。

任务完成后,由于王副政委的到来,在重庆的战友请我们吃饭更多。在此期间,我随王、吴二位首长到重庆气象局落实了一位干部的平反工作,看望了几位老首长。由于忙于事务,以至战友毛锡雄的老父亲多次来请我们赴宴都未见人。毛锡雄战友时任特务连文书,美术字在全军较有名气。当时,他在团政治处出差。但他的提干因家庭历史上有点小问题一直未提成。我们到达后,他的老父亲多次来看望,王副政委到后,他又两次请我们吃饭。他家由于祖籍是下江一带人吧,满桌酒菜则是甜食居多,带有明显江浙风味。毛锡雄战友后来与我同时提干,战后调往原武汉军区政治部工作。

重庆送兵任务完成后,王吴两位首长召开送兵人员会议,安排送兵人员探家和返回部队事宜。会前王副政委曾问我想不想探家,我说:离家已三年了,确实想回去看看。就怕吴副团长不同意。王副政委说:’你就准备回去一趟,我来作吴副团长工作。’得知我要回家消息后,吴副团长非常不高兴,他跟我说:’小姜,你不能回家,你陪我回安阳再走。’后来王副政委跟他说:小姜当兵才三年,回部队就不可能探家了。我让我的警卫员小邱陪你回安阳,你让小姜探家吧!结果王副政委让二机连司务长(六六年入伍的渠县人,原准备探家)陪吴副团长回部队,安排我从重庆回家。在这里,也将吴王二位首长以后情况顺便叙述一下,两位首长都是东北人,一九四八年入伍。吴副团长后来在一九七四年左右转业到长沙医学院任武装部长。王显尧副政委则战前调任师炮团政委,战中荣立二等功,战后调任平顶山市武装部任政委,后转业到平顶山市民政局任局长。

确定探家后,我立即赶赴朝天门码头购买了当天赴武汉的船票。行前,我在重庆买了一个皮箱和几样四川风味小吃礼品准备带回,吃过午饭后就登船出发了。一路上,那高兴心情确实令人难以形容。这次探家,既可不算正规探亲假,还可观看沿途三峡风景;更重要的是,离别三年,回家即可见到父母和家中的亲人。

晚上八点左右,船停万县上客,我上岸在码头上用十斤全国粮票换了一床大竹蓆,两个圆竹蓝带回家。万县盛产竹器,价格比我家乡便宜。

晚十点左右,船到奉节,在江中停航休息。因为出了夔门就进入三峡了,那时晚上大轮还不能在三峡航行。第二天凌晨五点,轮船冲破三峡迷雾,鸣笛起航,一路上,我爬上轮船的观景台,纵情欣赏三峡秀丽风光,并写下了两首诗词。一首是:三峡行


千姿百态世无同,三峡风光入眼中。天接神峰江似练,云盘发髻雾如龙。

船穿巴楚悬崖动,关入夔门叠嶂雄。拍浪惊涛声不息,搏翻今古唱恢宏。


另一首是填词,西江月•过三峡


一路烟波烘衬,两舷叠嶂相迎。树移山让候船行,断续涛声入韵。

旭日初衔青岭,红云漫染沙汀。遥看神女影亭亭,绝代烟鬟雾鬓。


经过一天航行,第二天下午五点左右,船至宜昌。那时三峡大坝还未动工,我在轮船进入葛州坝库区和过船闸时,首次饱暖了库区景色,并写下了葛州坝.宜昌车溪风景区诗各一首:


葛州坝


葛州坝内水连天,胜计高科变自然。库大流分泾渭色,闸宏机送往来船。

驯龙蓄泻滋千里,发电伸延越远山。满眼风光赏未足,佇看峡坝起人寰。


宜昌车溪风景区


车溪壑峪洁流长,两侧云峰巧弄妆。土族风情标异彩,天龙石壁射奇光。

绿丛李橘争遮月,紫簟茶桃竞向阳。喜坐江轮翻坝上,欣观旧曲谱新章。


晚上十点左右,船至沙市,我站在船上观看长江之水,这里江面开阔,一望无际,感觉西来之水与天相连,东望海天浩渺。心中不仅感慨万千,于是又写下了眺长江一诗:


浩瀚长江水,相终宇宙留。历经褒贬议,复返仕民谋。东望海天渺,西来昼夜流。悠然如此逝,洗尽古今愁。


十点半左右,江上簿雾弥漫,我才返回船舱休息。第三天下午一点左右,船靠终点站汉口,我赶紧过江搭车赶回家中。在家休息三天后,即接部队:’立即返回’ 的电报。于是,又身不由已、恋恋不舍地告别亲人返回部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姜伯父,你好。


我QQ是:85528745.有空加我啊。



谢谢。冉阿让。

晚上十点左右,船至沙市,我站在船上观看长江之水,这里江面开阔


现在更好些,但泥沙淤积也严重起来!

探家的心情!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