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兵连的那些事——老兵阿力的军旅回忆之一

前面略去4321字


四、第一课和第一顿

这是北方某城市的郊区,我们的新兵营就驻扎在这里,

到达时已是晚上八点,我被分到了二排四班,领导简单的欢迎和交待之后,

几个热情的战士前来领路和帮助搬运行李,

哇,感觉真是亲切,同志们真是亲如一家啊,看来这往后的日子一定是很愉快了,

几位大哥可真是很有责任心,

这个教我如何叠豆腐块的被子,

那个向我介绍作息时间,

还有一位竟倒好了洗脚水!

这哪敢当。。。。我想说,真是兵至如归!

当然,几位大哥还教了我新兵的礼仪,强调这很重要,

据说新兵如果不懂这个,以后就别想在这混了,

第一课,当新兵见到老兵时,无论你是站着坐着躺着趴着,

都得立马像弹簧一样弹到立正姿势,同时大喊“班长好!”,

嗬,好大的排场,

虽然心里有些许不悦,但又安慰自己,西点军校不也是这么傻吗!

瞎想八想间,正争论如何叠被子的几位大哥忽然像弹簧一样蹦起来,

以标准的立正姿势,

对着五米远外路过的一战士同时引吭大吼“班...长...好...!”

这响亮,差点把我从洗脚盆里震趴下,

感情这几位和我一样,不过是早来了两天,

充什么老大啊,害我毕恭毕敬老半天,

一下子平等了,共同语言也多起来,几位兄弟互通姓名,

分别是浙江的老毅,山东的爱国、景涛,江西老表大傻,

以及江苏小生阿力,也就是鄙人,

一番交谈之后,我总结出军旅生涯第一个永恒定律:

以后凡是这种集体活动,一定要按时按点报到!

如果你提前几天到,哼哼,修桥铺路、抬床搬桌、打扫卫生,少不了你的...


聊着聊着,军旅生涯的第一顿饭也安排好了-----肉丝面,

这和我以后总结出的另一个定律有关:

不管部队的生活条件提高到何等程度,

炊事班总是会以一份肉丝面打发名义上受到特殊照顾的你。

话归正传,回到这军旅生涯的第一餐,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吃这种大锅下的面条,

软软的,烂烂的,像是一锅猪食,看上去就倒胃口,

但为了显得俺吃苦耐劳,我还是强迫自己硬吃了一碗,

然而,随后的三个月中,我忏悔啊,曾经有一碗,不,是一锅,

曾经有一锅肉丝面,放在偶的面前,偶没有珍惜,直到失去它时,才后悔莫及...

因为,自那第一顿后,我就再也没见到肉了,

除了白菜豆芽烧粉丝,就是粉丝豆芽烧白菜,

我知道是没指望了,因为我们亲手挖了个很大很大很大的地窖,

还亲手往里储存了无数的大白菜.....

三个月,作为肉食动物的我整整瘦了二十斤......


五、班长

我们的班长姓赵,河南人氏,

庆幸的是赵班长基本上属于温和派,

所以在我们班,打骂体罚新兵的事少有发生,

只记得在一次全连考核我们拿了倒数之后,从排头到排尾每人吃了他一拳,

而且是打在背上,估计他是不忍面对我们龇牙咧嘴的表情,

拳头咚咚而过的声音和随之的惨叫程度,对应了每个人刚才的表现,

还好,有些军训底子的我,受到的只是象征性的一击。

新兵连的班长基本上全有点变态,

赵班长也不能免俗,

也是一次考核,我们班又是垫底,

赵班长多云的表情预示了将有不祥的事在等着我们,

果不其然,当晚,凄厉的紧急集合哨连续七次划破了冰冷的夜空,

不过,即使变态到如此,也没有打破另一个班一晚13次紧急集合的超级记录。

相对而言,赵班长的管理还算是人性化的,

但对于那些变态班,我们的训练成绩常常落后一截,

我常以此为典型案例,思考善与恶的力量谁更高效。


六、班副

在新兵连的每个班,都设有副班长,简称班副,

这是个由班长指定,新兵担任,在班内官居二品,任期三个月的临时职务,

这个职务,基本上相当于维持会长,以夷制夷、狐假虎威的一个角色,

而且,和维持会长一样,当上的人颇为自豪之,没当的人极为鄙视之,

鉴于人性的弱点,通常被班长指定为班副的,大多是特会来事的那种,

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比如班长坚定到不被小恩小惠和谗言谗语所左右,

爱国兄是我们的班副,他就很会来事,

班长掏烟到嘴边,爱国兄的火机必然是分秒不差的随之点燃送到,而且还是防风的姿势,

班长想坐下,那怕是一空地,

放心,他总能闭着眼睛却安然的坐在爱国兄递去的小凳上,

班长要洗漱,爱国兄已然把牙膏挤好,热水倒上......

总之,当班副很累,比当孙子还累,

但也有回报,那就是,当班长不在时,他可以对其他新兵吆五喝六,找回尊严。

。。。

本节只是以点带面的介绍下班副的强大功能,只有恶搞,没有恶意,

爱国兄还是个好同志嘛,不许拿班副不当班干部。


七、难兄难弟

本着“好事不出门,糗事传千里”的光荣传统,这里隆重介绍下同班兄弟:

班里共有十位兄弟,来自五湖四海,

班副爱国兄的光荣事迹上文书已经略表,此文不提,

我的上铺是山西老表大傻,

大傻同志常常傻得很无辜,甚至是傻得让人佩服:

就比如,他能在踢正步时同手同脚并保持绝对的自信和趾高气扬,

以至于观望者总觉得有某处不对劲,却楞是找不出任何原因,

大傻是我的结对帮扶对象,这绝对是个需要耐心的差事。

和我头顶头的是战友阿黄兄,俗称黄阿婆,

阿黄来自大上海,动不动就是“阿拉上海伶”如何如何,

但新兵连的上海帮却拼了命的极力把他排除在外,

因为阿黄身上的上海特点实在是过于鲜明,以至于连上海帮都为之唾弃。

每次发给大家的劳动手套阿黄是从不用的,他只用别人丢掉的,

而新的他会存起来,攒足了一打去卖掉,

甚至衣服也是这样,他会向老兵要旧的穿,新的攒起来卖掉,

到食堂帮厨,他常会揣回来两口袋鸡蛋,

如果别人问鼓鼓的是什么,他会说“莫呀”,

一次有好事者双手一拍,蛋黄蛋清流了他一身……

晚上就寝前,不管多累,

阿黄总要悠闲的用掉我们仅有的一点热水洗洗他白白的臀部,

面对大家的疑惑,他总是得意的说“阿拉上海伶每天都要打屁屁的啦”,

可这时上铺下铺的上海帮们定会齐探出身来,投以极鄙视的一个“啊...呸!”

“侬个戆驴!侬个上海不是阿拉上海......”

阿黄是个不屈的受气包,

他那华丽又丰富的市井词汇是他最大的武器,

这令他在与上海帮的对骂中常常舌战群儒却毫无败绩,

几乎每个夜晚,我们都要领略那一场场惊世骇俗的沪式对骂。

小骏、秦菜就是上海帮的代表人物,是和阿黄一个车皮拉来的冤家对头,

和阿黄毫不遮掩的上海小市民特质不同,

他俩竭力要展示的是一个骄傲的国际化大上海形象,

只要有时间,他俩就会掏出小镜子小梳子捣侈捣侈,

在那种吃不饱穿不暧倍受摧残的恶劣环境下,

他俩竟仍有心情保持发型的一丝不乱。

性格温吞的唐老鸭和温仔来自广东,

当有天早上起床发现外面在下雪之后,俩人兴奋到在雪地里又滚又跳,

欢声大叫“下糖喽...下盐喽...”不能自理,

浙江的阿毅,是全班年纪最长的,办事沉稳老练,

在新兵连毅兄好像没什么出格的事迹,一切循规蹈矩。

跃进弟来自宝应,是个迷糊可爱型的人物,

有一晚,当所有人紧张的紧急集合了三回,才发现他还在床上没醒过来,

死命的摇了半天,他才勉强撑开眼皮,哼了个问号,接着又昏睡过去,

几乎疯掉的班长不得不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下达命令:

“给…我…用…水…泼!!!”

阿黄一脸奸笑提起一把开水壶,天真无牙的问,“开水行不啦?”

立遭上海帮蓄势已久的一顿狂扁……


八、受训还是受虐

新兵的训练大都是简单的基础科目,没有多少技术含量,

这里的重点是打磨和训服,吃苦才是重中之重,

班长、排长在训练中的权威完全是一种不可抗力,

所以在这里,你往往分不清目前是在受训练还是受虐待。

生活中也是如此,比如开饭了,如果本班的集合动作令班长不悦,

班长可以让所有人爬着去食堂,无论路上是泥泞还是碎石。

对于未经历过风雨的年青人,这里就是残酷无情的地狱,

弱者只会吃更多苦头,别想受到任何照顾,

除非你真的不行了,比如像阿黄那样,

阿黄在一次训练中被自己的枪托砸断了脚趾骨,成了瘸子,

伤筋动骨一百天,伤后的阿黄大概有两个月的时间在饮事班帮厨打杂,不用训练,

凭着不占便宜就是吃亏的本性,黄阿婆大概是整个新兵营唯一长胖的家伙。

对于他的英勇负伤,上海帮坚持那不过是为躲避训练的自残,

并常以此为理由口诛舌伐,

阿黄当然不可能承认,但只要看到上海帮训练归来疲惫不堪、东倒西歪的熊样,

他就会露出得意莫测的微笑.....

大傻是训练中最吃苦头的一个,搞不清为什么,他总是和别人相反,

大家向左转,他必定是向右转,大家向右转,他必然是向左转,精准无比,

我不得不悄悄给他出了个主意:

下次你听到口令后,先想一下,你如果决定要向左,那么就立刻改成向右。

结果,在听到下一个口令后,他摔倒了……

严肃点!训练中最严肃的大概是投手榴弹,

由于新兵的投掷水平和心理素质普遍不高,所以新兵投弹通常是从山上向山下扔,

尽管如此,还是有危险,而且每年都会在新兵中上演,

有人会因为高度紧张,在扔出之际把手榴弹滑落在自己脚下,

而此时生命只剩下不到3秒,

为此投弹处挖有两个大坑,当出现这种情况,边上的教员会把这个新兵扑到坑里,

如果来得及,教员也会选择捡起来扔掉或踢到另一个坑里,但这风险太大。

训练中最人性化的也是投手榴弹,

发手榴弹时,平时凶狠的教员会和蔼的与你聊上两句,

确定你不会太紧张时才让你投出,当然,如上所说,意外也总是有的,

不过,在意外发生后,教员都会为新兵保密,

否则这个新兵以后可能将面对嘲笑无法再抬起头来。


九、曙光即将到来

终于,三个月地狱般的日子就要结束,

我们这几百号人将要被分到三十多个部队去,

基本上按肥瘦搭配的原则进行分摊,

一个好兵搭一个差兵,甚至一个牛兵搭几个差兵。

我不知道我是按好兵还是差兵计算的,不过我有自己的打算,

城市部队坚决不去,在关系横行的地方,必定没有太多公平可言,

我要到偏远地区,这对于我来说是人生一大准则,宁当鸡头不做凤尾,

于是,本着服从分配的原则,我和五位兄弟被确定分到某偏远山沟,

这是营长的部队,被他选中可是一种荣耀,

听到这个消息,我和兄弟们都很兴奋。

走的前一晚,我接到本帮的邀请,参加最后的晚餐,

本帮成员是不吉的13人,自称十三罗汉,均来自N市,

聚会时间是大食堂开饭后三分钟,这三分钟是13人从食堂逃出来的时间,

地点在新兵连废弃的一处空房,所有窗户均用雨衣遮挡,内点腊烛,

饭菜是之前向围墙外的一户人家预订的,我是才知道还有这一秘密,

13人中,只有我一个去了山沟,其他均是城市,这一点他们很是不解,

这也正是我暗自以为比他们高明的地方,但他们还是安慰了我一番,

在各自展望未来并相互提醒不要忘了兄弟友谊之后,

晚餐迅速结束,大家分批撤离,混入从食堂出来的人群之中......

次日一早,分兵开始,

一批批的人按名单被带走,不少人又是一番泪流满面,

我知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不过才刚刚开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很不错的帖子,人物刻画相当的传神,活灵活现,毕竟是亲身经历呀!顺便指出一点笔误。第四段所提到的“大傻”是江西老表,到第七段却成了山西人,麻烦改正一下。

 以下是引用www921796008 在第17楼的发言:
伙食费又被部队当官克扣了,按楼主伙食标准是每天不足10元。

可是听部队的军官讲现在每天有28元。

你说的太天真了,部队有贪污的现象,但是战士的伙食费一般没有人动。第一这是军队的大忌,第2伙食费的账目很直接,简单。战士都知道每天自己多少钱,去买菜也是轮流出去记账。到一定时期战士还有代表查账。这个老兵估计是80年代的兵,又是北方。可能在伙食上面差一点,我91的武警,每天的菜金2.5元,驻守的单位每天补5毛,我觉得伙食就不错,早餐馒头稀饭,咸菜,中午,晚上3菜一个汤,其中有一个肉菜,周末加一个菜,晚上吃一顿面条。这是因为有北方兵。这个情况比陆军要特殊点,因为武警一般驻守在城市,而我在的中队又是待遇最好的,因为驻守单位有补助,水电气不花钱。

恩,当兵三个月没吃到肉这我信,我是深有体会的,不仅是三个月没吃到肉,衣服也是三个月没有换!印象当中最好的一顿是油豆腐烧大白菜!三个月后7月份,被安排出公差,趁机在驻地的市场上买了几斤肉,让老板给烧个红烧肉,还有一人一笼肉包子!老板娘看了唏嘘不已,直叫可怜!那一顿到现在都是记忆犹新的,吃肥肉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吃的,以前碰都不碰!后来形势好转,也就正常了!顺便说句,空军的伙食还不算差!

本文内容于 2011/9/19 14:40:10 被小编a12编辑

别的部队我不知道,我的老部队,是肉管够给你,就怕你吃不进!

你要是廋了,只能证明你累到吃不进的地步,体质差,这种人我也见多了!

或是吃饭速度不够快,一分钟六个大馒头见过没!一分钟一大碗肉见过没。我们的新兵吃饭三分钟这是规定,速度什么叫速度!后来看了解放战争的书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快,因那时还有边跑边吃饭的!

早上一个二点五公里,单双杠等.白天全天训练,晚上没事再拉上个五公里,这才叫新兵连。累倒的人不在少数,还有崩溃的。但绝大多数都能通过,锻炼出合格的意志力。所以我看《士兵突击》也一定无名的亲近感。真像我的老部队,练的真玩命。

你什么部队呀,几个月没肉吃,你那部队是信仰佛教的吗?

你来广州的123看看,一餐两肉两素,节日加菜还有啤酒和可乐,他们几乎三天内不会有重复的菜谱出现.但他们95%以上的官兵都是瘦瘦黑黑的,不是部队的伙食差,而是训练量特别大,要是没穿上军装看上去那象个军人,简直就象山村里的农夫模样.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