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二章(3)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因为你妈吗?”雷震霆忽然冷静下来,像是冷静下来的火山,又像是在准备着下一波不知什么时候的攻势。 周凯旋摸摸刚刚被雷震霆打疼的脸颊:“不止。这么些年,与上面失去联系为什么不主动联系?还有,他躲在那么个地方不算是苟且偷生吗?当年的事我有些了解,跟他一组的人全部暴露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因为你妈吗?”雷震霆忽然冷静下来,像是冷静下来的火山,又像是在准备着下一波不知什么时候的攻势。

周凯旋摸摸刚刚被雷震霆打疼的脸颊:“不止。这么些年,与上面失去联系为什么不主动联系?还有,他躲在那么个地方不算是苟且偷生吗?当年的事我有些了解,跟他一组的人全部暴露牺牲,为什么同样一起出任务的他还好好的,之后就和上面失去了联系,他真的在完成任务,他是不是——”他没勇气说下去,因为这两个字如果说出来有个人肯定会伤心欲绝,而且雷震霆绝对会现在就找枪崩了他。

“是什么?”雷震霆慢慢靠前,陈风想拉住他被他推到一边,“是不是叛变了是吗?”

周凯旋不说话,他不敢看雷震霆的眼睛,既然雷震霆说出来了,事情就不会有刚刚设想的结果。

“啪啪!”两个巴掌又上了周凯旋的脸,雷震霆从没这么揍一个队长,他今天不是以大队长的身份对分队长训话,而是一个长辈教训一个浪子。

“你知道你爸给你的那包是什么吗?”雷震霆虽然行动上属于火山爆发,但是口气冷的像是寒冰。

陈风在旁边着急的想办法,他就快拿脑袋撞墙了,陈风啊陈风,你不是好办法鬼点子多得是吗,今天怎么哑巴了还畏缩了!他暗暗的骂自己。

“那是有关现在国家一号大案的重要破案资料。到现在都没掌握的东西!你爸把他交给你再让你交给我你以为是他跟你套近乎?他是想让你有一份护送国家机密资料的功劳,你爸一辈子从没有因为一点私利动心,今天他出现的时候这破天荒的第一次破戒为了你,你他妈的是个什么东西!”雷震霆还想动手,但是最后决定放弃。

“算了,我不打你。你怀疑你爸爸叛变,这不是没有道理,当年我们也这么怀疑过。当年在那种情况下有这种可能,但是我们误会你爸爸了,你爸爸一直在拿生命换情报,直到去年年初,他还没放弃。周凯旋,你爸那个时候孤立无援,甚至面对自己的信念的考验,为了整体的任务,他甚至朝自己的战友开枪,他一辈子经历了你们一辈子也不会经历过的东西,甚至还要一辈子接受良心上的谴责。”雷震霆上够火了,他说这话的口气明显的平和了不少。

周凯旋不是无情了,是木讷了,想想之前自己的判断,那真是一个畜生的想法。如果不是有人在场,他早就给自己两个巴掌了,都说在卧底的时候战友的信任最重要,就算抛弃了所有也不能抛弃信念,他怀疑自己的生死战友,抛弃了自己的父亲,甚至愚昧的拿信念当掩护,只是为了掩藏自己的不确定和不信任。

“爸……”想到这周凯旋终于支撑不下去了。

“你爸这些年受的苦一般人想不到啊,他一度也以为自己被组织抛弃,但是正是你说的那份信念让他坚持下来,你想想,就凭卧底掌握的东西,就算不叛变干个什么也不至于混到你看到的那个地步啊!”雷震霆有几分痛心的解释。

周凯旋还有疑问,就算雷震霆拿枪崩了他也要说:“明知与上面失去了联系,拿命换一些可能不重要的情报有用吗?”

“什么情报有用?”雷震霆桌子上的一个卷宗飞了出去,不偏不倚砸到周凯旋身上,被打的人接住。

“打开看看,”雷震霆气的不看他,“就在这个时候,那面已经开始了。”

周凯旋迟疑的打开卷宗,里面是一份关于捣毁边境一个黑势力组织枪械制造基地的命令。他惊讶的看着雷震霆。

“现在战斗已经开始了,考虑你们刚执行完任务,所以我让其他人去了。”雷震霆解释道,陈风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天看别的分队一大早就往机场赶。

“那又怎样?这么明显的组织早晚都要捣毁的。”周凯旋合上卷宗。

连陈风都想上去抽他两个巴掌了。

“不止这些,其他的更重要,考虑到保密原则,其他的我不能告诉你,我告诉你的是,你爸这些年做的关于这个案件的情报,比你我还有这个基地做过情报的人加起来还要多!”雷震霆不知哪来的耐心。

“‘匕首’的精神,你从没想过。”雷震霆失望的看着他。

许久的沉默,不难看出周凯旋心里的斗争。

忽然,周凯旋终于忍不住了,他高大的身躯蹲下来,悔之莫及的大喊着:“爸——儿子混蛋啊!”

雷震霆摇摇头,陈风不知如何是好。

一扇门开了,那个门后面本来是大队长临时休息的地方。现在出现在门后面的是政委和李国豪,刚刚的一切他们在后面听的一清二楚。开门看见满地的狼藉和蹲在地上的周凯旋,政委刚开始愣了一下,他尽量装作无事。李国豪慢慢的走上来,看着蹲在地上的周凯旋。

“站起来。”他的声音平静异常。

周凯旋没注意也没想到这房子里还有别人,听到声音后他抬起头,看见自己的父亲正用威严的眼神看着他。

“站起来,让我看到你还能站起来!”他的声音加了几分严厉。

雷震霆看着窗外,陈风看着政委,政委看着满地的凌乱的纸张。

周凯旋在父亲的威逼下慢慢站起来。

“我的儿子可以恨我,但不会是懦夫!”他给周凯旋狠狠的一脚。

认了,今天反正已经挨了大队长那么多下了,周凯旋看着自己的父亲,忽然“扑通”的一下跪下:“爸,你打死我这个畜生吧!”后悔的话语伴随着泪水汹涌而出。

政委不忍的别过脸,他走开也不是留下也不是,终于他找到一件活:捡地上的别雷震霆打翻的文件。他舍近求远,走到陈风那面,陈风也终于找到活了,本来能几十秒之内完成的工作他们故意慢慢的来,捡的时候还对对页码。

雷震霆依旧看着窗外。

“爸,我不是东西,我只顾自己,没想过你过的什么日子。”周凯旋顾不得什么形象了。

李国豪脸上的沟壑没有反应,他已经习惯了一些事,也必须去淡漠一些事。

“你可以恨我,但不能就此把自己毁了。”时间可以打磨掉一些东西,可人骨子里的东西只会历练的更坚韧,李国豪就是。

李国豪从地上扶起自己的儿子,话语中也夹杂了些颤抖:“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当兵的没得选啊——”

两个校级不等的军官终于捡完地上的文件了,他们把它放回原处。

雷震霆站起来,整整自己的衣服,和另外两人看着面前这对尽释前嫌的父子。

“匕首”,让他们联系到一起。

周凯旋其实应该感到幸运,因为多年以后他还能见到以为已经牺牲的父亲,或者幸运的同时也要承担一些压力,那就是对于幸存下来的人的种种疑问甚至是否定。这就像人生,总不能什么都摆在你面前告诉你怎么做什么是对的,总要有让我们自己选择的时候。

好不容易出来办公室,陈风看见徐青林今天格外清闲——他在浇花。

“我说老徐啊,咱家这花啊草的都是一刀切,你让它长快了兄弟们还得麻烦。”陈风今天就想找点事,是高兴的,这妖孽是郁闷了也想找事高兴了也找点事。

徐青林不以为然:“这天这么干,到时候干死了可说咱大队的人懒得眼看着花干死了都不管。”他手上的水管子换了个地方。

“这是冬青,耐着呢!”陈风从后面提醒他。

徐青林再木跟着陈风这么些年也混出来了,他感觉有些不对:“我说队长啊,您老今天又咋了?”

陈风赶紧后退一步:“没,没什么。”

徐青林也觉得自己多想了,回头继续浇花。陈风哼着小曲走开,他走到徐青林接管子的水龙头前,他要不找事今天就不舒服了,他把水管子拧到最大,然后赶紧跑开,一会儿徐青林的声音骂起来:“谁不想活了啊!”

晚上,中队的会结束后陈风被叫到雷震霆的办公室。

徐青林传达这个命令的时候脸还拉着,今天下午陈风开水管子的时候激了他一身,这天外面还是够冷的。

“知道李国豪拿了什么情报吗?”雷震霆让陈风坐下。

陈风看着整洁的办公室,下午被他搞得一团糟现在看起来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应该和我们的事有关。”陈风十拿九稳的说。

雷震霆点点头:“没错,李国豪有个重大的情报,如果不是他发现了你们,这个情报拖过明年就晚了。”

陈风扬扬眉毛,这个看似轻松的动作其实内涵了巨大的隐忧。

“他们准备控制卫星。”雷震霆不紧不慢的说。

陈风想到会是很大的行动但没想到会是这么大的行动:“什么?怎么可能,我是说卫星不是一般人说能控制就能控制的。”

“首先他们不是一般人,是国际性质的恐怖组织,你干了这么些年特种兵你不知道什么性质才能够得上恐怖组织?不扯这些,他们还没有足够的能力现在就控制卫星,据情报分析,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不到货,如果这个东西到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什么东西?该不会是——”陈风想说什么把话咽回去。

雷震霆眼里闪过一丝光:“是什么,你有什么瞒着我?”

陈风摇摇头,说:“没什么,刚我想问高参谋的事了,如果他真有可能,那他们也不会到李国豪前辈知道情报的那个时候还在找。”他激灵的反应过来。

雷震霆看着他的眼,陈风回看过去,他尽量不让自己的眼睛有任何迟疑和惧怕的目光,僵持了能有三十秒之后,雷震霆首先放弃,看似不经意的说:“你说我能相信你吗?”

陈风浑身一震,他站起来:“大队长你什么意思?”他感到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放松,放松,就是开玩笑罢了。”雷震霆打着哈哈让他坐下。

“这玩笑我以后不想从战友嘴里听到。”陈风感觉有些受伤。

雷震霆也知道刚刚有些过火了:“好啦,我错的地方我认错。不过,李国豪在面对这样的情况的时候可没像你这样跳起来。”他脸上挂上微笑。

“我不是他,也不如他。”陈风心服口不服。

雷震霆正经起来:“话归正题,今天找你来不是跟你打哈哈的。陈风,现在的情势对我们双方都不利,你来之前我想过,我是不是该选没有太多情感只有信念的周凯旋。”

“但是你选了我。”陈风骄傲的说。

雷震霆满意的点点头:“对,我选了你,你有太多的缺点,周凯旋恰好可以避免你身上很多的缺点,狂妄,一头热,重感情……你知道为什么最后我选了你?”雷震霆意味深长的点燃一支烟,随手把烟盒扔过去。

陈风一抬手接住,从里面抽出一支,有些无奈的说:“我这样的容易控制,只要我认为重要的我会一头走到死,这既是我的缺点也是算得上优点的优点。火机呢?”他看向雷震霆。

雷震霆像是夸张的拨拉一下把桌上的火机推出去,陈风还是顺手的接住,给自己点上。

“你的缺点会害了你。但这也正是我看中的地方。”雷震霆明显不是说自己看中陈风的缺点,而是陈风这样的人这样的性格,就算战场上你叫他站起来堵枪子,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站起来,只要他可以全心的信任,他不会质疑对方的目的,这是一个放心的卧底的前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