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如烛,欲望似火

1945南京 收藏 3 871
导读:父亲说:“孩子,我考你一道题。” 他静静地坐在父亲对面,等待着那道神秘的考题。 “房间里点着五支蜡烛,刮来一阵风,吹熄了一支,那么,第二天早上还剩几支呢?” 他稍稍思忖了一下,答:“五支。” “为什么呢?” “一支熄灭的,四支燃烧的,总数还是五支啊。” 父亲摇了摇头:“不对,孩子,只剩一支了。” “为什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父亲说:“孩子,我考你一道题。”


他静静地坐在父亲对面,等待着那道神秘的考题。


“房间里点着五支蜡烛,刮来一阵风,吹熄了一支,那么,第二天早上还剩几支呢?”


他稍稍思忖了一下,答:“五支。”


“为什么呢?”


“一支熄灭的,四支燃烧的,总数还是五支啊。”


父亲摇了摇头:“不对,孩子,只剩一支了。”


“为什么?”他困惑。


“因为那四支都燃尽了。”


这是多年前的一个晚上,发生在一方斗室里情景。那时,他还不到十岁。


现在,他长大了,并且是纪检委的一个领导,而父亲,已经去世几年了。


他有四个要好的朋友,分别居于四个处级单位的要职。有空时,他们免不了常聚聚,都不怎么说官场事,只叙旧,回忆同窗时无忧无虑的日子。不过,分手时,他还是避免不了他的“职业病”:


“兄弟官做大了,都悠着点啊。”


朋友就笑,说:“不怕,有纪检委的哥们儿罩着呢。”


他也笑笑,不说什么了。


他的家很清贫。父亲没给他留下什么,他又找了个家在农村的妻子,也是他的同学,写一手好文章。只是,负担太重。


那天朋友中的一个登门,坐在老式家具上,直摇头。朋友说:“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年代不同了,提高提高吧。”


“惯了,挺好。”他说。


朋友一叹:“佩服。”


这年,岳父母相继患了脑血拴,一个左偏瘫,一个右偏瘫。住在偏远的乡下,医护条件跟不上,万一有个意外,只怕误了大事。妻子放心不下。他也不放心。他对妻子说:“把二老接过来吧,好有个照应。”


妻子眼圈红了:“只怕委屈了你和孩子,孩子太小... ...”


他笑笑:“一家人挤着,倒热乎些。”


房子本来就狭窄,两个病人住下,真的是磨不开身了。朋友又登门了,说是看看老人。临走,朋友没说什么,递给他一把钥匙。他不解。


“换套房子住吧,哥们儿一点心意。”


他真有点心动。他知道朋友很阔,房子好几套。但他哪来那么多钱?他敲打过朋友,但朋友很坦然,说:“别担心,不会给哥们儿找麻烦。”... ...他把钥匙在手上掂量了一阵子还是还给了朋友。


朋友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走了。


不久,他接到了许多举报信,反映朋友的问题... ...


“兄弟全看你的了。”朋友说。


他抬起头,许久许久一言不发。末了,他说:“咱们还是看看良心吧。”


朋友人狱了,他一个人跑到一个僻静处,悄悄地流了一通泪。


几年后,他当上了纪委书记。而他的四个朋友,相继栽在了他的手上... ...


闲暇时,他常常静坐窗前。窗台上,总有五支蜡,他点燃它们,烛光中便浮出父亲的笑容。父亲说:“生命如烛,欲望似火。人的一生,就是在和欲望较量。”他又想起了多年前的那道题,现在,他是五个好友中唯一一个没有倒下的人了,就像那支唯一剩下的蜡烛。而当他在诱惑面前动摇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吹熄它!”这是一个严父,也是一个老纪委书记的的话。


是的,吹熄它,爸爸。他把蜡烛全部吹灭,放在窗台。五支蜡烛,笔直的挺立着...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