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律师费未付,代理律师海明向桑兰开炮,原本兄妹相称的两人矛盾就此公开。9月6日,海明首次向桑兰道歉,两人的关系似有缓和。然而昨天,桑兰在15日给法庭的证词中表示,性侵案是在被海明“误导”的情况下去美国检方控告刘国生和薛伟森父子的。桑兰的这番证词很可能让海明丢掉律师执照,海明得知此事后,痛骂桑兰是“陷害”。桑兰的官司最终有什么样的结局,我们还不得而知,不过快报记者昨天从桑兰的经纪人兼男友黄健处得到消息是,“一定会找到合适的律师接手桑兰的案子。”言下之意,桑兰还要将官司打下去。


矛盾再起


桑兰称性侵案被“误导”


桑兰于7月19日向美国检方报刑事案,指控刘国生和薛伟森父子俩当年性侵她。美国检方调查后认为桑兰的证词“证据不足”,故不予立案。此后不久,海明以桑兰不交律师费为由提出辞职,并将桑兰的5页秘密性侵证词提交法庭。此证词很快被媒体公布,桑兰的隐私顿时变成大众一览无余的公共信息。


让外界意想不到的是,桑兰昨天表示,她是在被律师海明“误导”的情况下,才去向美国的检方控告“恩人”性侵自己的。桑兰在昨日给法庭的这份证词中说,她的律师海明在她不知情也不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向检察官报案,声称桑兰当年遭到了性侵。海明催促桑兰快点来美国,以便当面向检察官指控刘国生和薛伟森当年对她实施了性侵。海明说,报性侵案对桑兰打官司有利。桑兰称,报案当天,在检察官开始问话前,她曾经一度“犹豫”,但检察官向她保证,她的证词绝对不会为外界所知。桑兰表示,正是海明的“虚假陈述”“误导我向检察官报了案”。


不过,桑兰没有提及她所指控的性侵之事到底是不是确有其事。初到美国时,她曾在记者会上说性侵“怎么会没有呢”,还说海明是她的律师,完全听命于她,告谁不告谁完全由她自己决定。


海明怒斥


桑兰是想陷害我


依据美国法律,如果律师教唆客户作伪证,律师会受到惩罚,甚至丢掉律师执照。现在,桑兰给法庭提供“被误导”这番证词,可能会让海明丢掉饭碗。


桑兰的言行激起了海明极大的愤怒:“桑兰采取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我真替她可惜。她开始揭我的‘老底’,甚至有些属于律师客户之间的保密谈话email(电子邮件)都被她公布出来到网站上。她心里表面想的是陷害我,但是,她也害了她自己。我和她的电邮是互通呀,她怎么不公布她那一方是怎么说的呢?不敢吧?”海明说,自己与桑兰的个人恩怨不重要,不怕桑兰告,他只是十分惊讶桑兰的所作所为,“我起初像别人一样同情和爱护桑兰。但是她到底是怎么了?告完这个告那个。”


桑兰经纪人


会有律师接手案子


在桑兰又传出被“误导”的新言论后,昨天,快报记者联系上了桑兰的男友兼经纪人黄健。对于是否付清了给海明的律师费,黄健不愿过多回应,他说,“关于律师的问题,我不便表达意见,但是我相信一定会找到合适的律师接手桑兰的案子。”言下之意,这场官司桑兰还要继续打下去,此外,黄健还透露,过几天桑兰将带着医疗器械回北京。